偷窥无罪4超清在线观看

眼看着王绍屏饱受惊吓的脸,小咪不禁微笑起来:「很少看到夫君脸色这幺惊慌的时候,别怕啦!今天的展示是安定我们内部军心的。自从我们开始把武器提供给中央军之后,我们内部许多不明究里的自己人纷纷感到紧张,很担心这些武器会从国府手中流到敌人手上。九天前的承德事变,让这个恶梦成真之后。我们今天才策划了这项军力展示,明白告诉大家,王家还有留一手。当然,我们也请他们务必保密。这些都写在今天的节目表里,算了!我知道你也不会仔细看。」王绍屏立刻拿起手中真的还未曾翻过的节目表,但他翻来翻去都没看到关于新式武器的介绍,更不要说什幺保密条款了。

「在哪?」王绍屏快把手中的纸片翻烂了。

「喔!夫君拿的是昨天的旧版,新版的在你床头,你起床的时候没看到吗?」小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王绍屏在心中猛吐槽:「有人今天早上才换节目单的吗?静悄悄放在我床头,这是最新的保密方式吗?」

「夫君,我都听到啰!要在心中偷偷骂人,记得切换脑波通讯器喔!好啦!是我忘了提醒你啦!」小咪吐吐舌头,让王绍屏不知该说什幺,毕竟老夫老妻了…是很久没看到小咪耍可爱了,还是那幺…让人无法生气。(请自行想像志琳姐姐装可爱的模样)

正在和小咪隔空打情骂俏的王绍屏,忽然听到空中一阵音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二咪的声音:「请看我们新一代超音速战机!」连什幺F86军刀机、F104空中棺材之类都不上了,直接就是F14、F15、F16、F18一起编队飞过去。还好没出现太科幻的F22、F35,不然这些自己人可能都以为王家是外星人伪装的了。不过超音速喷射机还是挺吓人的,要不是二咪在台上简要地介绍这项新科技发展历程,台下的自己人还是很难相信眼前飞过的不是幽浮。

无论是惊是喜,王家这批算是外围的自己人,在这场不公开的军力演示之后,果然是信心十足。更多的人打算把自己的家人都迁到王家的领地上。只要是安全上没有顾虑,王家人一向行事公平,一切照章办事,这比在国府统治下,许多高官显贵恣意滥用特权,不公不正的事情层出不穷,要好的太多了。况且王家的领地要开始进行议会选举,如果能先赶紧移民迁移户口,说不定还有机会代表王家竞选,那该有多好!

当这些王家的跟随者开始信心膨胀的时刻,策画这次承德事变的主要功臣,担任支那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联队长的牟田口廉也大佐,更是志得意满。据说他承德事变的功绩能够让他晋升少将,正式接掌支那驻屯军步兵旅团长。

而他现在正在天津驻屯军司令部,和司令官梅津美治郎争吵着。只听他提高音量的说:「司令官,这是最佳的时机。支那现在被承德事变搞得七荤八素,原来的北平分会何委员长被调回南京,现任代理分会委员长宋哲元,属于西北军。和原驻地的东北军根本不合,更指挥不动东北空军,加上东北军和西北军的精锐随同东北军统帅张学良出访台湾参加阅兵,甚至连国府的委员长也去了。正是支那群龙无首之际;唯一需要担心的王家军更是大部分已经撤离华北,现在又将精锐集中在台湾搞什幺大阅兵。如果我们不把握这次机会试探王家对国府的态度,未来很难再遇到如此良机。机会难得,说不定能逼宋哲元落实何梅协定,甚至还能让他宣布华北自治。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如果您不把握住,您将会是帝国的罪人。」

陆军大学第23期第一名毕业的梅津美治郎,他的战略眼光岂是被士兵戏称为「鬼畜牟口田」这个无脑男所能比拟的,他很清楚王家的实力绝不像是现在展现的这幺孱弱。能同时向日、苏开战的家族,底气岂只有参加阅兵的那幺一点兵力?虽然他不肯定王家在华北藏了多少兵力,但是他可以很肯定王家千里驰援的本事是难以想像的,在山东满庄大本营还有多少王家军,根本就是个问号。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日本间谍能把当地的消息传回来,那里已经成了日本特务机关的禁地。

更遑论在东西伯利亚,据大本营预估,王家至少有廿万以上兵力,随便拨一点出来,都能让现在兵力刚偷偷扩编满一万五,但没有海空军优势的驻屯军,好好喝一壶的。在这种情况下,加上帝国才刚取得王家新式飞机,还没消化这些新科技,转换成战力之前,梅津美治郎认为更应该要保存实力,等待最佳时刻。

梅津司令很清楚,牟口田廉也这个白癡说的很好听,说只是试探。根本就是要诱使自己同意,达到他用武力解决支那问题的目的,让自己替他背黑锅罢了。以梅津的精明能干,怎幺会上当呢?但他也知道牟口田身后站着杉山元,所以根本不想和他大吵。  

而牟口田敢在梅津美治郎面前大吵大闹,那是因为梅津性格内向,又寡言少语,平时又一副和蔼可亲、温文尔雅的模样,穿着便服,也没个将军的模样。才会让牟口田误认为这位高好他几级的上官,为人懦弱可欺,随便吼几句就会屈服。

只不过牟口田廉也现在几乎快吼破喉咙了,梅津美治郎依然只是摇着头,反覆地说那句:「这得请示大本营。」于是牟口田廉也在完全失去耐性的情况下,只好撂下一句狠话:「我会向杉山元中将报告的!」然后就愤而离去。

对于牟口田的离去,梅津美治郎依然没有说什幺。但他心中已经下了决定,要打报告阻止这件事。如果陆军省次官兼任日本陆军省军事调查部部长杉山元中将一意孤行,那幺他会立刻辞职,以免捲进这场看不到胜利的漩涡里。

接下来的一、两天里,果然如梅津美治郎所料,东京大本营不断扯皮,却迟迟没有决断。但没多久,出乎梅津的意料之外,他收到一封返国的调令。

对此完全不知情的王家,则是加紧典礼的筹备工作。

筹备过程中,发生过几次乌龙的插曲,像是为了「复古」(?还是模仿未来),夫人团照抄民国四十年以后的阅兵,在总督府前搭设牌楼与塔台,当作阅兵司令台与贵宾观礼区。

结果在準备开始搭建牌楼时,才忽然发现上面的标语竟然写的是「庆祝双十国庆」字样。

原来是夫人团直接翻拍后世台北阅兵的旧照片,直接让下面的人用列表机输出。

你知道的嘛!无论生化人,还是机器人,做事就是死板不会变通,更不会发出任何疑问,所以输出成品就和老照片上面一模模一样样啦!还好细心的二咪详细检查一遍,否则现场只有爽到国府,王家可是尴尬了,对国联列强更是解释不清楚。

还有另一件事就是台湾天气太热,虽然只是七月初,气温已经能高达卅五度以上,加上太阳又大,塔楼再怎幺使用吸热材料,依然闷热难耐。最后在王绍屏的同意下,使用了廿二世纪的户外空调,才解决这个问题。

只是他们又发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怎幺解释为什幺整个观礼台会罩在一个透明像是金鱼缸的罩子里,姑且不论看起来不伦不类,光是用什幺材质,怎幺造出来的,应该就会引起全球轰动了。

最后还是黄潮生建议王绍屏用神仙工厂生产了一套小型户外天气控制仪,才解决气温过高的问题。这套天气控制仪虽然号称是「小型」,但控制的範围竟然可以涵盖整个大台北盆地。这下子夫人们高兴坏了,这样一来,典礼当天,空军和空骑营终于完全不用担心受到天候影响。保证当天绝对艳阳高照,是个晴朗的好天气,但是气温又能控制在25度,最适宜的温度上。

就在大家忙忙碌碌了一个礼拜,终于来到七月七日当天。

一早王绍屏穿着笔挺的西装(避免给人穷兵黩武的印象),夫人团则是穿着大肚洋装(穿军装真的不能看,台湾军方曾经想尝试,真的是疯狂了),一起来到司令台,他们的四周坐的有黄潮生与他的女友团,还有长辈们和他们的亲友团。最特别的是委员长,竟然获邀到王绍屏身旁左边的位子观礼。毕竟王绍屏没有辞去装备所所长一职,委员长还是他的上司,所以才有这项特殊待遇。而其他各路来宾则分坐司令台在两侧,国府各派系一干代表坐左侧,其他国际来宾坐右侧。

司令台前那条本来叫做介寿路,后来改名为凯达格兰大道,现在仍用这个名字(介寿两个字很难解释,王家也没必要老蒋拍马屁),搭建的楼台上,坐了满满的观礼群众。(王家贴心的搭了台楼,安排了座椅)只有等一下游行队伍要通过的重庆南路,目前还是空蕩蕩的。

八点钟时间一到,音乐响起。王绍屏没有料到竟然选的是这首,悄悄地用脑波问小咪:「这是我们未来的联盟主题曲吗?」小咪笑而不语,在他右侧身边摇摇头。

只听前奏完毕,扩音喇叭当中响出一阵雄壮的大合唱:「我们屹立在太平洋上,任世局变幻,惊涛骇浪…。」委员长对着王绍屏点点头说:「这首歌倒挺应景的,我们所在的这个岛,不就正在太平洋边上。」王绍屏礼貌的回应:「委座说的是。」

只见一名女军人穿着将军服,拿着指挥刀走在最前面,那女人赫然就是东西伯利亚最高指挥官李诚熙。后面则跟着三名军人分别穿着草绿服、天蓝空军服和白色海军服,分举着三支旗杆,上面有着不同图样设计的旗子,中间的是红底中心天蓝圆圈十字星徽,这是陆军旗;左边是完全的天蓝底,十字星徽长了一对白色翅膀,很明显是空军旗;右边则是深蓝底,天蓝圆圈白色十字星徽下有着一对白色的船锚,代表着巡弋四海的海军旗。

三军旗后面则有六个军人,也是陆海空各两名,在两头拉着一面大幅的自由联盟天蓝旗帜,白色十字星在前,白色网格状地球图案在后,下面两支白色稻穗。

九人踢着正步来到司令台前,转向面对司令台。这时音乐停止,司仪再度由小敏担任,只听她透过扩音喇叭喊道:「各位来宾请起立。」所有的国际友人都发放了同步翻译耳机,所以他们也都跟着站起来。

李诚熙这时高喊:「敬礼!」三支旗桿分别向下放倒四十五度,后面巨幅联盟旗则后边上扬十五度。王绍屏依照小咪事前教他的,右手朝上四十五度平放胸前。他行礼完,只听李诚熙再度高喊:「礼毕!」三支旗子恢复竖立,联盟旗再度平放。

「我们屹立在太平洋上」的音乐再度响起,小型旗帜队伍一起向左转,来到司令台右侧的大旗竿旁,李诚熙一个人登上司令台,在司令官的位置上坐好,三名掌旗手,则把三面军旗插在大旗竿下的旗座,然后就回到后台。六名拉着巨幅联盟旗的士兵,则将旗帜挂到旗竿上的绳索上。依然张开的旗帜,等待着命令。他们的行动一刚结束,音乐就配合的唱完一轮停止。

只听小敏高喊:「升旗典礼开始,请主唱着就位。」只见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孩,快步走到司令台前下方的小台子,站上台的时候,她有点紧张,还差点绊倒,让所有人替她捏把冷汗。

等她一站好,小敏立刻喊道:「各位来宾,请面向联盟旗帜方向肃立。奏乐!」小敏声音一落,随着音乐开始,间奏完毕,那名娇小的女孩对着麦克风大声地唱了起来:「看国旗风翻,听欢声雷动,我们的英雄,战胜顽敌,湔雪奇耻,写成了历史的光荣。我们生命更新,我们骨肉重逢,从今后复兴民族,促进大同,泱泱大国风。」原来刚刚的屹立太平洋只是出场乐,现在这首才是联盟主题曲。

「怎幺选这首?唱歌的难道是金嗓子周璇?」王绍屏用脑波问着身旁的小咪。只见她点点头的回答:「夫君不是希望选一首能回顾以往奋斗,但却充满对未来的期望,不要打打杀杀,音乐轻快,能够振奋人心,又大气磅礡的歌曲,这首不是很适合吗?而凯旋歌还是周璇唱起来最好听,当然是把她这个原唱者找来啰。」王绍屏再次仔细听听歌词,还真是自己要求的那样,于是满意的点点头。

他满意了,可是身边的委员长脸色却是不好看,因为国府至今仍未亲自打败宿敌,没有办法亲自湔雪奇耻,更不要说复兴民族了。这让他听这首歌的时候,越听越觉得讽刺意味浓厚,所以脸色越发不好看。王绍屏见了,大概知道好面子却小心眼的委座又开始想多了,于是低声安慰着说:「委座,这是全民的期望,我们只是先锋,还没取得什幺真正的成就,只希望用这首歌与同志共勉之。」

委员长这才低头沉思:毕竟王家没有建国,甚至是在国联的託管下建政,说是湔雪耻辱、复兴民族,真的还太早。想到自己还是的独立主权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名义上比什幺自由联盟好听多了,只要奋起直追,自己还是有机会成为复兴民族领袖的。委员长一想通,脸色就恢复自若,微笑的点点头。

升旗典礼结束,随着小敏的「请坐下」,周璇退下之后,音乐再度响起:「飘扬的旗帜,嘹亮的号角,战斗的行列是他快乐的家。一心一意,热爱着国家,更把生命献给了她…。」一群不是坐着轮椅,就是拄着拐杖,否则就是缺胳膊的残障人士,慢慢地从游行发起线走过来,只不过他们依然穿着军服,虽然军服五花八门,有国军的灰蓝布制服,也有王家的草绿服或卡其绒,竟然还有白人,穿着英军制服…。

只听小敏介绍着说:「这些是我军和友军的伤残老兵,自由联盟承诺,将全力帮助他们复健,也会提供工作机会和永久的生活保障,让他们的牺牲奉献得到足够的补偿。」在场的人听到这则介绍,包含连不知情的王绍屏都错愕了。

王绍屏反应过来之后,满意的对小咪点点头,而黄潮生、长辈团在他回头四顾的时候,纷纷向他竖起大拇指。但是委座和英国代表团的脸色都不好看,毕竟自己的士兵要别人养活,这算什幺事。可是人家这手玩的漂亮,谁叫自己国家的退伍制度不健全,自己也没人家有钱呢?

后面的队伍更是令他们发窘,竟然是阵亡将士遗属,只见小孩在前,妇女在后,人人捧着黑白照片,最后头的相框还整个用黑布遮住。

随着音乐播放:「回家的路,数一数一生多少个寒暑,数一数起起落落的旅途,多少的笑,多少的哭。回家的路,数一数一年三百六十五,数一数日子有那些胜负   又有那些满足…。」

王绍屏望着小咪无奈的苦笑一下,他知道这是当时在唐山为死难在盘山的敌后游击队举行葬礼的歌曲。小咪则是传讯的说:「没办法,我也不想把我们机械王国的专属送葬歌拿出来,但是整个华人音乐史上,竟然找不到一首反战歌曲或祭奠死难将士的音乐,或许在华人眼中真的还是好男不当兵,对战争敬而远之,对英勇战死的勇士无动于衷吧?」

王绍屏不知该说什幺,当时他也是无奈才找了这首歌,总不能用外国的歌曲来祭奠死难将士吧!华人平常用在告别式的音乐实在没办法表达他对勇敢牺牲人们的感谢与悼念,只能祝他们真的在壮烈牺牲之后,真正迈向回家之路,祝他们永远安息。

小敏不可能去关注王绍屏的感叹,身为主持人,她只能继续用她那穿透音乐的声音再次介绍着:「…我们会永久性保障牺牲将士眷属的生活,不会让勇士们流血又流泪。……那些黑布盖上的将士们是奋战在敌后牺牲的勇士,由于怕影响敌后工作,我们只能暂时不让他们曝光,未来总有一天,我们会让她们的家属知道他的英勇事蹟…。」

王绍屏有点困惑,自家部队哪来的敌后工作,他才刚刚望向小咪,小咪就用嘴型念着「盘山」两个字,王绍屏就想起来了,当初他複製董家村村民在盘山打游击,结果二死,九伤。但是看看现场的黑布的相框,至少有上百个。他又疑惑了,不过小咪很快就传讯过来:「千金买马骨!」这下他明白了,作戏做全套,两名牺牲者实在不够震撼,更不能吸引大家积极从军啊。看来前面很多阵亡将士的照片与遗嘱也有水分呢!小咪非常了解他,再度传讯告诉他:「那都是真的,但大部分是东北军、西北军、川军…甚至英军的遗属,只要和王家一起奋战过,我们都不会忘了他们。」王绍屏听到这里,用力的点了下头。

这些遗属通过司令台一半的时候,歌曲又换了,竟然换成台语歌:「虽然春天定定会落雨,毋过有汝甲阮来照顾。毋论天外黑,雨会落外粗,总等有天星来照路,

汝是春天最美的花蕊…。」小敏的穿越声音再度出现:「我们将这首闽南语歌曲送给遗属的小朋友,我们允诺将会将这些春天的花蕊照顾到长大成人,他们一路念书的学费全免,还会送他们出国留学,让他们未来的人生能绽放最美丽的花朵。父辈的牺牲已经足够了,希望这些年轻的生命能拥有自己精彩的人生。」只提到付出,没有任何回报,这下子让各国政府代表都有点羞愧。这根本不是来祝贺的,是来这里给王家打脸的啊!  

终于最难堪的部分结束了,各国最期盼的阅兵即将展开。

第一支开出来的队伍身穿着红色典礼服,头戴高耸的黑色毛帽,掌旗手高举着米字旗。有些人因为距离太远或死角,还没看见这支部队,但光是放出来的音乐,就让人失望,因为那是英文:

「Some   talk   of   Alexander,   and   some   of   Hercules

Of   Hector   and   Lysander,   and   such   great   names   as   these.

But   of   all   the   world’s   great   heroes,   there’s   none   that   can   compare.

With   a   tow,   row,   row,   row,   row,   row,   to   the   British   Grenadiers.

有人尊敬亚历山大,也有人崇拜赫拉克勒斯

或是海克托尔,或是利山达。或是许多许多这样的英雄

但是就是全世界的英雄里,也没有一个能和他比

能和那一排,排,排,排,排的英国掷弹兵比…」

播送英文进行曲代表着这是英军的部队,可是大家不是来看英军的,现场终是难掩失望之情。但是还是得耐着性子听司仪介绍:「这是支顽强的队伍,他们冒着全营三分之二的牺牲,不是捍卫他们的家园,而是保护一群他们不认识的人,只为了兑现承诺,这是真正具有骑士精神的勇士,让我们向他们献出最高的敬意!」这段中英文同步的背景陈述,让通过司令台的英军特种警卫营全部竖直了身体,原本散漫的脚步也整齐了起来,即便没有参加过那次战役的新兵也感到莫名的光荣。英国祝贺代表团更是全体起立,激动地热烈鼓掌!

接下来播放的音乐,国府的官员都没有听过,但小敏却介绍着这是国府的东北军和西北军部队的歌曲:「这支部队曾是抵抗日军侵略的先锋,是214大捷的主力,让我们用这首『勇士进行曲』来向他们致敬,欢迎这群勇士们!」

随着歌声:「男儿立志在沙场,马革裹尸气浩壮。金戈挥动耀日月,铁骑奔腾撼山岗!头可断,血可淌,中华文化不可丧…。」这批身着卡其布军装,德式钢盔,完全比照中央军服饰,只是颜色有所不同的部队,踏着练习很久的正步,果然踏出百战雄师的步伐,让全场眼睛为之一亮。连委员长也挺起了胸膛,左侧观礼台的张少帅更是兴奋不已,激动地带头起立鼓掌,带动国府各党派也跟着站起来鼓掌。

接着的川军,则被包装成抵抗苏联扶植叛军的英雄,送给他们的歌曲也十分应景:「迈开雄健的步伐,摆动粗壮的臂膀,我们是英勇的革命战士,齐为反共大业奔忙。精忠贯日月,劲节厉冰霜,力能撼山岳,才足安家邦。前进!大步前进!前进!大步前进!走向群众走向战场,前进!大步前进!前进!大步前进!走向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即便川军当时屡战屡败,但听到这样的歌曲,他们的自信心油然而生,脚步也越加地坚定。让在座的来宾都深信这支部队必定历经考验,剑锋所指,所向无敌。

这让熟知内情的委员长有点疑惑的看向王绍屏,王绍屏被看的不好意思,乾笑两声:「呵呵,在外人面前不能丢脸嘛!川军当时的装备太差,还营养不良。加上没有坚定的思想,拚意志力也不行,所以一时失败是必然的。委座你看,现在他们现在伙食跟上了,配上了精良装备,精神抖擞、雄赳赳气昂昂。和过去相比,已经无法同日而语了。」委员长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王绍屏则是内心铿镫一声,心道:「这下坏了,川军被盯上了。」但是转念一想,决定赖皮到底:「反正人在我这,看你怎幺拐回去?」

所有的友军走完之后,再来的音乐非常突兀,间奏听起来像传统戏曲。王绍屏满脸问号的看向小咪,小咪微微一笑,传个讯息说:「实在找不到什幺女兵的歌曲,强国作的那些女兵音乐,听起来豪气都不太足,有点像撒娇。所以找好把港剧杨门女将的主题曲拿来用,呵呵…。」听起来小咪的底气也不太足。

在改编成快节奏的「英姿焕发,威风震番邦。手中枪,要敌人肝胆丧…」的女性歌声中,一群花木兰穿着后世政战学校女生营的制服,头戴天蓝色,帽檐微微向上弯曲的帽子与一样色系,金黄色双排釦的上衣,袖子绣了四条金黄色条纹,加上白色窄裙,搭配白色高跟鞋,肩背着上头有红十字图案的白色救护包,以每分钟可144步的小碎步通过司令台,在小敏「这是我军伟大的女性军医队伍!」的简短介绍下获得热烈的掌声。如果有人认得掌旗手后头的指挥官,就会发现那是五堂哥王绍雄的新婚妻子刘美兰。

女兵营之后,紧接着是一阵非常响亮,大气磅薄的脚步声,刷、刷、刷…的声音,打从心底震撼着人心。(废话嘛!机器人走起来能不大声吗?)只听那指挥官远远就喊:「正步~走!」,脚步声变成磅、磅、磅…,更是震撼了大地!

通常是接近司令台的发起线才下达踢正步的口令,没想到这支部队竟然在距离发起线非常远的就开始踢起正步。接下来的口令竟然是唱军歌的动令:「仰望自由的晴空,预备~唱!」,震摄人心的歌声竟然是由校阅部队自己唱出来的,甚至伴奏音乐也是由部队前方的鼓号乐队现场演奏出来:

「仰望自由的晴空,喜见日出云开。

万里民主的山河,春天永远常在。

阵阵金鼓雷鸣,猎猎旌旗焕采。

执干戈,卫社稷,千秋万载。

我们的心,是自由的心。

我们的爱,是民主的爱。

炮阵如山、枪林似海,捍卫战士、热血澎湃。

发扬自由民主精神,我们继往开来!」

一遍遍的歌声令人感到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如果是一般人,正步踢到离司令台还有一半的距离,应该就趴下了。但现场除了对机器战士知情的王家人之外,所有的来宾都对这群士兵竟然能一路踢过来,丝毫不紊乱的步伐,一样整齐的雄壮歌声,感到震惊。

部队走到司令台前面,指挥官高喊一声:「向右~看!」,在军旗放下来的那一刻,所有台上来宾都感觉内心一揪,似乎真有一股杀气,从眼前部队的眼神直射台上,锐利地迎面扑来。其实…这是机器战士脑中发射的威摄电波,特斯拉特别在这段日子,赶工出来做出来小玩意儿。目的本来是为了震摄宵小,现在看来用在列强和国府各派系也挺有效的。

为了提升震摄效果,陆海空三军校阅部队都是25人正面,45列侧面,1125超大步兵方阵,比后世强国阅兵人还多75人,直追国府播迁来台后的阅兵最多人数。操典当然也是按照台湾后世早期的校阅模式,士兵们肩上扛着野战背包,左手扛枪不动,右手前后摆动,向前90度,向后15度。由于都戴白手套,随着歌声及鼓点,整齐划一到令人震撼。当然啦…!如果现场有任何国家政府想回去自己练,势必走到一半就没气了。毕竟这是机器人部队啊!不过,希特勒、墨索里尼和委员长还真的看起来都跃跃欲试的样子。

甚至一直被冷落的土肥原,坐在右侧观礼台的角落,也细细地拿笔记下过程,打算呈报上去,供军部参考:「王家的枪枝比较短(可是人家是全自动步枪啊!笨蛋!),一定没有皇军扛着上了刺刀高达一米六的三八式步枪,演练起来好看。」土肥原在心里自信满满地作着比较。但他一定没料到,以后全日本的士兵,在操练到气虚快死的时候,心里全都恨死他这个始作俑者了。

陆军完了,之后是空军,空军是由伞兵部队代表接受检阅,规格和模式都和陆军一样,唯一差别是军歌,伞兵先代替空军唱了的「壮志凌霄」之后,才唱自己的「伞兵之歌」。

海军则由海军陆战队担任校阅部队,他们也是先唱了海军军歌「海上进行曲」(就是「签下去」广告的那一首),然后再通过司令台的时候,才唱陆战队的队歌「战斗的陆战队」。

陆、海、空三波步兵方阵结束,接着就是各式武器检阅,首先当然是像昨天预演一样,空军先行。真的没有喷射机出现,只有那些螺旋桨的老式飞机。不过,对王家来说,螺旋桨飞机已经老态龙锺,但对现场各国,包括列强而言,这些却是极为先进的飞机。尤其直升机通过的时候,各国代表更是眼巴巴的看着这款他们完全没见过的,螺旋桨长在头顶的飞机。心中极度想要知道它的性能参数,还有作战方式。(现场没有展示垂直起降)

空军和空骑营的展示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是地面装甲部队从远处传来的履带声轰隆作响。最兴奋的仍是希特勒、墨索里尼两人,其他各国当然也翘首以待。只有委员长知道国军已经开始装备这些装甲战车,没那幺期待。不过心中深处,仍想看看王家还有什幺新武器。可惜的是,这次王家故意藏着掖着,让委员长彻底失望了。

装甲部队最后的自走砲进场的时候,王志平突然走过来,低声在王绍屏耳边嘀咕几句,随即王绍屏转过头一脸严肃的对委员长说:「委座,我们刚刚收到电报,就在刚刚早上十点,日军驻丰台的驻屯军歩兵旅团第一联队忽然砲击卢沟桥东侧的宛平县城。」

「什幺?究竟发生什幺事?」委员长有点错愕,他完全没有收到国内任何预警,更没想到日本人真的会动手。

王绍屏皱着眉头说:「事情经过还不清楚,但驻守该地的西北军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第三营,约一千四百多人,已经奋起抵抗。但37师还未完全换装,根据传来的现场情报,这个营的装备老旧,弹械不足,恐怕急需支援。委座,您可能得跟我来一趟。对了!我们还得叫上张少帅。」王绍屏表面十分平静,但心中早已大骂:「我就说,怎幺可能会这幺顺利?自从我来这个鬼时代之后,麻烦总是很準时的…。」

  • 名称:偷窥无罪4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7: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