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世界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就在委员长开始烦恼着该找什幺藉口到台湾和王绍屏当面谈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台湾的请帖,这下他的烦恼解决了。而王绍屏一行的烦恼也解决了,因为他们找到一家不错的俄式餐厅,然后狂吃到酒足饭饱、人人肚子圆滚之后,才回到伊尔库次克指挥总部。受到上次江山楼外带的启发,这次王绍屏没忘了给冯玉祥、林蔚外带一桌俄式酒席,连带李诚熙都沾了光,蹭了一顿大餐。

当一行人一踏进指挥部,已经恢复绝世容貌的仙子忽然「咦」了一声,然后低声问黄潮生说:「那个胖老头是什幺人?他被人种了蛊喔。」一旁的王绍屏也听到了,大吃一惊,连忙问道:「他是冯玉祥将军,会有事吗?对健康有影响吗?」另一旁的狐仙则开口说:「这不是蛊,而是一种心灵的催眠种子。看起来是刚刚种下不久,应该很容易解。他喝过强健剂,所以对健康没啥大碍,最多解除之后,会有点倦怠。」

「胡…姐姐,那赶紧帮他解…。」王绍屏紧张的差点叫出全名,好容易改成姐姐地对狐仙说。

「这简单!」先出手的竟然是仙女姐姐,她一副我先发现的,当然是我动手的表情,可是吓坏了一旁的人。

「不…!」王绍屏怕又要吐两小时,赶紧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仙女手一挥,冯玉祥应声倒地,还好林蔚就站在一旁,赶紧伸手想要扶助冯老,但没想到快百公斤的冯大将军,一屁股坐倒连带将他一起拽倒。

只见容颜未改的仙女姐姐可爱的吐吐小舌头,一脸抱歉的说:「啊!不小心用力过猛,抱歉!抱歉!」依照惯例,狐仙势必要讽刺几句,但当她发现黄潮生竟然像是未卜先知的朝她看来(这需要未卜先知吗?错觉,眼睛业障重啊!),原本吐槽的话,瞬间吞了回去。

「原来非战斗的施法,不会变脸。难怪我以前都没见过…噁!算了当我没说。」莱西咕囔了两句,但想到那张如花般的丑脸,一阵噁心感袭来,就立刻暂停了这个话题。因为牠怕吐完又要再吃一遍,即便牠再爱吃,面对不习惯的俄罗斯菜色,牠实在也吃的…有点累了。牛排太老、黑麦麵包太硬、汤太鹹…。莱西开始转而唠叨地嫌弃今晚的菜色,可是当时吃的时候,牠也没命的猛塞啊!

「那多久会醒来?」王绍屏比较关心这个,没去理会那只碎碎不停的狗样背后灵。

「我再来一次就醒来。」仙女正打算再挥手,黄潮生抓住她的手,温柔的说:「没关係,让冯老休息一下,他跟着我们年轻人跑一天了,睡一下也好。」黄潮生没说出来的是,他担心张惜福再搧一次,冯老的年纪受不了仙力加持,不知道会发生什幺意外,毕竟张仙女是战斗型仙人,她的仙力…也就是一种特殊电波,比一般神仙强劲很多。

「还是让我来吧!张姐姐…今天战斗了一下午…,也休息一下。」狐仙主动开口帮忙,后面的话,她还真是很勉强才挤出来,毕竟现在得遵守约定,大家得和和睦睦的。仙女瞪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连狐仙都走到冯玉祥前面开始在他头上画符,仙女都还没反应过来,可见刚刚那段话有多震撼,有多幺不可思议,完全脱离仙女的惯性逻辑,让她当场当机了。

「瑶瑶她的法力来自符咒,所以她得靠近点。」黄潮生对一脸担心的王绍屏解释说。王绍屏则是一脸讶异地看着他,黄潮生不解的问:「我脸上有饭粒吗?」王绍屏摇摇头,小声地说:「我还杀很大咧…。」怕黄潮生没反应过来,他又补了一枪:「白马马力夯!」对于偏向巨乳控的王绍屏来说,他可不会错过历史所有童颜巨乳的女星。黄潮生这时才反应过来,敲着他的头说:「你脑袋里到底都装什幺啊?」

「装很多问题呀,比方泰忒坦星人到底多厉害,会不会大规模入侵地球,还有莱西说如果他们学会进化成有机体,地球就玩完了,那是什幺意思?还有,还有,你其他媳妇和你一样能吃能喝也就罢了,那个仙女、女鬼不是没有躯体吗?怎幺她们也这幺能吃?喂!不要臭脸!最后,保证是最后一个问题,你不觉得表嫂们的名字有问题吗?你怎幺能这幺大方在别人面前唸出来?」王绍屏放弃了和生哥打嘴砲,而是一本正经的提问,而且保证完了,还是问了两个问题。可见王绍屏数学有多差,二和一傻傻地分不清楚。

「包装了半天,不就是想问有关她们的问题吗?先不管泰忒坦的问题,那个我没有莱西熟,毕竟只有牠遇过泰忒坦人。至于这群女人,我先回答简单的。你以为只有我们碳基生物有强健剂吗…?」生哥用看向白癡的眼神看着王绍屏。

「我的电系生物栏位是锁住的,难道你的解开了?」王绍屏狐疑地回看了黄潮生。

「不需要到电系生物栏位,碳基生物有个附属的栏位,叫做灵基生物。你现在可以用遥感方式,重新翻翻卷轴看看…。」

黄潮生一说完,王绍屏立刻喊着说:「真的耶,有灵基生物强健剂。什幺?他们喝到第二剂就会自然而然生成肉体,即便大白天,进化为鬼仙的鬼魂也能在阳光底下跑来跑去?而且还能在战斗中,随时转换形态,这还算什幺鬼啊…?」王绍屏会唸着说明,然后直接干瞧出来,原因在于他忽然想到,家里未来不断上涨的伙食费…。「这下子得多赚钱了…,不!赚钱没用,是得寻找食物来源,钱不一定能换到食物,而且还是顿顿吃大餐…。依照我们这群人的食量,许多珍贵食材,恐怕很快就会变成保育类动植物…。」

正当王绍屏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黄潮生继续说:「至于名字…。她们存在这世上的时候,你认为那些名字会有那个意思吗?她们当中最年轻的就是艾芙了,不要说中文唸法对她的名字没有意义,光是年纪,她都快超过三百岁了,虽然这对阿曼达星的精灵族来说,还是非常年轻。至于狼女娇,一千多年前会用『性交』这个字眼吗?『敦伦』都让人害羞了!你以为这些名字的谐音对她们有意义吗?这下子你知道我的痛苦了吧?和一批至少是高祖母的女人谈恋爱…,不论她们长的多美,都会让人起鸡皮疙瘩…。」

王绍屏露出能够体会的表情:「苦了你了,生哥。」黄潮生一愣,随即又一指头敲到他头上:「你那是什幺意思,是我必须为全天下男人做出牺牲的意思吗?」还真不是盖的,两个人默契已经越来越好,一个眼神,都能体会对方的想法…,咦?默契用在这好吗?这样还能一起好好玩耍吗…?

被夫人团训练到已经是反射动作的王绍屏立刻岔开话题:「胡姐在冯老头上画符,这样好吗?会不会留下疤痕?还是变成刺青?」又是一记爆粟:「瑶瑶的有着两千多年的功力。她不用凭藉任何东西,都能在空中画符,你说会不会留下印记?你别想岔开话题!」

就在众女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看着两个人打打闹闹的时候,冯大将军悠悠转醒了。他还没开口说话,狐仙就先说:「老将军,你太过操劳了,得好好休息几天。」几天来舟车劳顿到处奔波的冯老看着陌生的女子,这才开口说:「你是新来的医生吗?」

王绍屏见到冯大将军悠悠醒来,立刻一个箭步冲到老人家面前,看似关心,更大的原因是想逃离黄潮生的魔掌。然后赶紧为冯大将军介绍着说:「胡姐和其他姐姐都是生哥的女友。胡姐会点医术,您最近的确是太累了。」

冯老忽然若有所悟,之后鸡同鸭讲的对王绍屏说:「原来你们整个家族都保持着三妻四妾的古风啊!我还以为就你这小子好色。」王绍屏真是躺着也中枪,顿时哭笑不得。

听到冯老的话,完全对什幺三妻四妾地话题不感觉脸红的狐仙,这时靠过来悄悄地说:「小弟弟你不用担心,我在他身上画了一道平安符,以后那个人想在催眠老将军都不容易了。」王绍屏一听到有了这道保险,又看冯玉祥一脸疲惫,就放弃了追查真相的企图。

反正冯老不会再被催眠了,而这件事摆明是时空狙击者干的,他们铁定不会留下蛛丝马迹让自己顺藤摸瓜的,所以就不要自寻烦恼了。王绍屏是不烦恼了,可怜的洪熙田却莫名其妙的失蹤了。等到冯玉祥回到海参崴想要再见见这位老部属,派人去寻找时,得到的回报是洪某人回内地做生意去了。果然,谢先生…反正他不在,就这样任性的称呼吧!谢先生做事果然滴水不漏,安排的合情合理,最后这件事就无疾而终,冯老再也没见过洪熙田或谢先生。

冯老休息了两天,王绍屏安排小妮的另一个学习专门处理民事的堂姐,陈安仪,来协助李诚熙处理伊尔库次克的治理问题。然后就準备沿路接回长辈们,返回台湾筹备建政、建党的阅兵典礼。

六月底,当王绍屏从新踏上台北土地的时候,忽然接到一则让他错愕的消息:「委员长将会亲自来台湾参加阅兵大典。」这是要回到民国四十年,国府播迁来台,老蒋复行视事后的第一次阅兵的气氛吗?委员长的决定,顿时让王绍屏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应邀来台参加典礼的还不只委员长,美国派出的人数最多,谁叫王绍屏在美国的好朋友最多呢?总统夫人爱莲娜、安瑟与安妮的教父教母哈利·霍普金斯夫妇,前国务卿、现在担任国务院特别顾问的亨利‧刘易斯‧史汀生。好吧!王绍屏和史汀生算不上好朋友,但起码见过面(似乎还不大友善),而且他大力支持中国对抗日本,算是友华人士。这应该是白宫决定加重筹码,特别塞进来充数的人物吧?

当然还有正规一点的代表团,那就是王绍屏不大熟悉的副总统约翰‧南斯‧加纳和现任国务卿科德尔‧赫尔。除了罗斯福自己必须留在美国处理叛乱弥平之后的重建与安抚事宜之外,白宫把能打的牌全都押上了。就是希望能进一步与王家和解,看能不能多得到一点金融援助。美国的经济在骷髅行动党和华尔街商人联手的政变破坏下,形势完全不容乐观。

但是罗斯福之前对王家的小动作太多,他实在拉不下脸让派驻在王家的郝沃德,再次开口求援。所以只好派出大规模的使节团,乱枪打鸟之下,看看能不能有意外惊喜。

英国派出财政大臣张伯伦为首的祝贺团,其实地位也不低。不过比起希特勒决定亲自来,那诚意又差了一点。但英国比上不足,却是比下有余。法国总理达拉第的政权不稳,他根本不敢离开巴黎。而身为总统阿尔贝‧勒布伦和达拉第可是不同阵营,他正打算好好的看达拉第的好戏,当然他也不会轻易离开法国。

最后内阁磋商的结果,只好派现任外交部长约瑟夫‧保罗‧邦库尔出马。至少他是达利第上任之前的前总理,而且起码算是左翼联盟,比起总统阿尔贝那个号称中间路线的民主联盟可靠多了。反正这个时期的法国第三共和非常乱,有些总理只当了几天,约瑟夫‧保罗‧邦库尔至少干了快一个半月。

其他重量级的来宾还有遭到暗杀但已经康复的教宗庇护十一世,他算是亲自来道谢,感谢王绍屏的救命之恩。另一个来道谢的则是阿比西尼亚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他也是亲自来感谢王家救了阿比西尼亚。相对来说,沙乌地阿拉伯就稍稍诚意不足,只派了和王绍屏熟悉的王储绍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绍德。

不过这还真不能怪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绍德无法亲自来,毕竟沙国仍得面对叶门的威胁,国内局势也还不稳定。内忧外患期间,他这个国王如果一离开,恐怕问题会很多。

于是他只能指派王储代表他前来,但为了弥补他不能亲自过来的遗憾,他让自己的儿子带来一份贺礼,就是将王家的租借地永久送给亚洲自由联盟,成为自由联盟在西亚的一块领地。其实他这样做事有私心的,他知道自己要对抗英国、土耳其需要王家的奥援,但摆明要和人家加盟,王家一定瞧不上他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但如果自由联盟在自家边上有块地,双方就变成邻居。万一自己真有个闪失,难道王家会见死不救?

另一团比较特殊的团体则是锡安议会,由议长哈伊姆‧魏茨曼、副议长亚当‧罗夫纳两人为首率领犹太代表团前来祝贺,而对王绍屏有偏见的秘书长西奥多‧纽曼‧考夫曼这次就没来了,锡安议会怕他和希特勒当场打起来,于是直接就把他排除在名单外。

除了这些老朋友之外,其他国联会员国都派了重量级的代表,看起来有在台北召开国际联盟会员大会的气氛。当然有些国家想来,但却不得其门而入,比方日本、泰国、墨西哥…等等,和王家结过怨,想要藉此缓和一下双方的紧张态势。其中最令王家人噁心的莫过于日本,明明就才刚在承德下黑手,现在又眼巴巴的想派出祝贺团。两面三刀做法,让王家承办单位一口就回绝了他们的要求。不过后来王绍屏想到可怜兮兮一直窝在基隆求见,不敢离开的土肥原,最后还是答应土肥原以个人身分参加建政典礼。苏联倒是十分硬气,史达林连封电报都没发,完全是破罐子破摔,全然撕破脸的架势,王家当然也不去管他。

除了国际上的贵宾,国内各大派系,东北军、西北军、晋系、桂系、川系、马家军,甚至没啥往来的滇系,反正能叫得出来大小军阀都準备派人过来祝贺。让王绍屏讶异的是,连周恩来都以老朋友身分,要来参加典礼。好嘛!乾脆直接在这里开国是会议算了,反正大家都到了。还真不要说,王绍屏的乌鸦嘴能力真强…,不过过程和他想像的不大一样就是了。

看完所有的宾客名单之后,王绍屏这才有时间关心一下整个典礼的流程。不看不知道,知道当然就吓很大一跳:「喂!夫人,这…邀请和我们一起参战过的部队来参加阅兵是谁想的啊?英军也就算了,国军这…?摆明是挖墙脚啊!委员长知道吗?」

「本来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也同意了。应该是承德事变,让他下定决心,完全不想得罪我们。」小咪解释完,小敏正想补充她对挖这些部队的看法。但王绍屏却跳跃式的问另一个问题:「那这个各领地轮流办,又是怎幺回事?人家国庆日只搞一天,难道我们建政要搞一个月?」

「呵呵,没办法,我们总不能把各地的实力都显露出来吧?同一天各地一起办,只要算数不太差,马上就能算出我们有多少人马。这样一来,我怕各国政府会从吓得半死,变成直接吓死,然后一起组团把我们轮殴致死。但如果只办台北这场,这样又不能震摄其他领地,所以最后就只能这幺做啦。各地轮一次,反正纪念日就一天,其他就算扩大庆祝了。其实这样做,我们很累的,好吗?」小咪娇嗔的撒娇,让王绍屏不知道该说什幺,但他有预感,这个典礼已经开始走钟了。(台语,有了偏差的意思,正确一点应该说「走精」,就是失去精準的意思。)

即便王绍屏有点担心,但他却不想再看下去,因为他怕自己的心脏受不了。小咪她们则是兴致勃勃的让他明天七月一日,先去大直新建的三军联训基地参加预演。这个联训基地就是后来的海军总部,小咪她们已经把外双溪那头的山都打通,把后世的衡山指挥所也纳了进来,打算打造一个世界最大的作战指挥中心。只是目前尚未完全完工,先拿来当作阅兵预演的场地。

小咪她们九人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让王绍屏头痛欲裂,恰好黄潮生和他的女友团刚好走过来。王绍屏连忙大手一挥,阻止了夫人团的疲劳轰炸:「妳们不是一直想见见生哥的女友吗?穿越局很大方,公费让她们组了个探亲团。来!我让生哥给妳们介绍介绍。」自己不想介绍的原因,大家应该都很了了,实在让人太害羞了。

果不其然,黄潮生的介绍,让夫人团个个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眼见脱线的小爱就要脱口而出:「妳们用这样的名字,真的没有关係吗?真的不害羞吗?」王绍屏赶忙用脑波广播把黄潮生说的那套解释,对各位夫人都说一遍,这才打消了小爱的冲动。

听了解释,夫人团又是同情心氾滥,当然同情的不是黄潮生,而是生哥口中「高祖母」们。夫人团一致认为黄潮生太坏心了,竟然隐瞒这些高祖母们这幺久,让她们在背后让人笑话。于是主动热情的和生哥女友团熟稔起来,希望找个机会向她们说明白。

眼看着十四个女人开始叽叽喳喳起来,王绍屏有点感到不妙的对黄潮生说:「你说,我刚刚是不是干了一件蠢事?」黄潮生点点头:「好像是我们两个一起干的。哇操!这下惨了,双方相互交流融合,破坏力会不会倍增?」黄潮生刚说完,只见王绍屏已经向门外落荒而逃的跑走,连忙大声叫道:「去哪?等等我!」管他去哪,先逃离现场再说!这是王绍屏此刻的心声。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比晚餐稍早一点的时间,王绍屏和黄潮生带着莱西来到江山楼,打算私下搓一顿。没想到,却见加菲已经和那群莺莺燕燕在门口等候了。「我说吧!他们会来这的。喵!」似乎和这群女人一起待久了,许久不见的加菲竟然说话开始装可爱了。

「加菲,杨永泰先生剩下的魂魄找到了吗?」王绍屏全然忘了他下午才决定远离这群女人的决定,一看到加菲立刻飞扑上前,蹲在地上问。

「废话,你不看是谁出马?」咦?怎幺换个人对话,加菲说话又正常了?难道真是近墨者…?王绍屏赶紧甩开脑袋里莫名其妙的想法,赶紧追问:「那杨先生醒了吗?」

「还没!时间太久,他的生物电波受到一些无可避免的自然环境电波影响,产生了一些损坏,所以我特意回老家订购了一套高阶修复生物电波的设备,刚刚送到,我才会直到现在才回来。放心吧!大概再十来天,等他的生物电波修复,就应该会清醒了。」加菲解释完前因后果,王绍屏才放下心来,然后豪爽地说:「谢谢你,我请你吃大餐,走!」

「说的好像你不是来这里吃大餐似的!」莱西忍不住吐槽的说,接着就被王绍屏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过,他也只能这样,眼前这两位猫、狗大仙,他是一个也打不过,一个也得罪不起…。

当然,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大家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抢食大战。,人比上次多了五位,食量却比上次多了三倍,对了,最后还是记得外带回家几桌,孝敬长辈团。

第二天一大早,王家一大家子,包含长辈团全数出动,连许久未露面的杨庄和他的夫婿,还有电台那批工作人员都齐聚大直的联训基地。大家都兴高采烈、兴致勃勃的打算看看王家军有什幺压箱宝的东西让人惊喜。

似乎大家都知道今天夫人团有什幺大动作,连生哥女友团都很期待,只有王绍屏、黄潮生和莱西被瞒在鼓里。只听着曾昭吉为其他长辈团介绍着说:「今天只是当天典礼的一小部分,主要是装甲车部队和空军的演练,剩下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我忙着和国府那批小伙子扯皮…。」王绍屏听到这里,就觉得大事有点不妙,不是说好,杨师父忙没关係,曾师父一定会盯好这批小妮子的吗…?怎幺又变不清楚了呢?那样的话,接下来会是惊喜呢?还是惊吓呢?

没多久典礼开始,一开始还中规中矩,只听习惯担任司仪的二咪…,喔!小敏负责其他部分…,好吧!其实本来应该是她,但碍于二咪想给自家乾爹长长脸,她临时被赶下来了。反正就是二咪在报幕:「现在通过司令台的是我空军健儿…。」正常的P39、P38、A20这空军老三样,外加比较少出现的A1天袭者攻击机,各自四架,共计十六架,各自以菱形编队低空飞过司令台,现场响起了一片欢呼和掌声。

接着履带声隆隆作响,只听二咪继续介绍:「目前通过司令台的是我装甲兵部队,和空骑营骁勇战士们!」天空中,出现了十六架休伊直升机的编队,和九架C46伞兵运输机,以人字形大雁编队,通过司令台前方上空。接着地面部队,以M8轻型装甲侦查车打头阵,后续依次为M4薛曼坦克、M18驱逐战车、M7牧师式自走砲、M13半履带防空车、M3人员运输半履带车,看来也都还算正常,不是在世人面前露过脸,就是外观上和这个时空的科技力差距不远。

但当这些二战的车辆快走完的时候,二咪忽然接着报幕说:「接下来是我新一代研发的装甲部队进场…。」王绍屏看了差点没晕倒,M48、M60、M1艾布兰主战坦克、M2布雷德利…这是怎样?新武器大观吗?怕各国不知道王家很难搞吗?还是认为王家敌人不够多?要不要把我在神仙工厂製造的变形金刚拿出来?难道不知道来的贵宾里有希特勒、墨索里尼这两个好战份子吗?

是的!墨索里尼拜託希特勒捎上他,于是他的义大利代表团就大大方方跟着德国祝贺团一起搭王家飞艇前来,没有像其他没交情的欧洲国家,得自己想办法準备交通工具。整个欧洲,也只有英、法、德和教宗获得这样的优待。

还好目前现场的观众都是王家亲友团或为王家工作的高阶人员,消息还没走漏。如果让那些战争狂人看到了这些二战后的武器…,M48、M60还算好,砲塔还是传统铸模式。但M1、M2焊接式菱状砲塔就能看出它们和前一代坦克不同,还有M1狰狞的120毫米滑膛砲,光是外观上粗大的砲管,就能知道这个武器的威力…。最离谱的M2上面还有拖式飞弹,也不拆掉,这是怎幺掩盖的住?如果被希特勒看见了,以他死缠烂打的尿性,非得紧紧拉住王绍屏,死活都要和王家绑在一起。而且他确定…自己铁定脱不了身…。

  • 名称:感官世界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6: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