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肉店超清在线观看

王绍屏和莱西吐的唏哩哗啦,还好其他战士都是机器人,完全没反应,只是不停的扣着扳机,而黄潮生则一路用手遮着眼。

「你这神仙女友也太劲爆了吧!简直是如花得道升天版嘛!她不会是锺馗的女儿吧?」王绍屏终于吐到没东西吐,可以勉强有气无力地吐槽着。

黄潮生直接转过身背对战场,靠在石头上,幽幽地解释道:「你可以再大声一点,玉帝和锺馗可能都会来找你拼命…。喔!不用了,她马上就会撕碎你。她可是玉帝的女儿,七仙女里排行老三的天荣公主,天生就有公主病…!好啦!吓吓你的,看你那张没有用的脸。」

「我这是吐的!」王绍屏强辩的说,反正两者都一样脸色惨白。「你是说那个和凡人结婚那个七仙女?还是牛郎的织女?」王绍屏搞不清楚这些神话故事,但好奇心倒是挺重的。

「是七仙女!只是两者都会织布,不熟的人都会搞错。不过,她和那偷下凡与董永结婚的老七不一样,不喜欢织布,喜欢舞刀弄枪。因为深受到东王公的喜爱,所以有机会能学到各家的仙家法术秘笈。或许是因为参酌百家之长,走火入魔,还是怎样,一发功进入战斗状态,就会貌似壮汉。战斗结束一个时辰冷却下来,她就会恢复她原来的容貌。」

「那还好嘛!只要战斗中,战斗后两个小时不要去看她,忍忍也就过去了…。」王绍屏也赶紧斜靠在石头上,让莱西趴在自己腿上,用手整理着莱西的毛,一方面让吐到快休克的莱西好过一点,另一方面则是让自己不要去看战场,也不要去想到刚刚的画面,之后才有力气,没心没肺的说着。

但许久没听到黄潮生接口,偷偷望了一眼,却发现他正在发呆,忽然智商爆发的王绍屏联想到一件事,于是颤抖地问道:「不…不会是…不只战斗前后的事吧?」即便黄潮生完全没表情,没点头或摇头,他却知道他自己猜中了。过了良久,枪声都停下来了,黄潮生才说:「情绪有大的波动都会…。」

「情绪不能波动?这完全不能相处了。这还得了,那不得找个神桌供着,天天烧香求平安?这是找老婆,还是找个祖宗?」王绍屏完全不敢说出口,内心吶喊着。

两人一狗一直不敢回头往战场那头看,可人家仙女可打得很潇洒,才一出场,轻轻一挥手,传教士就整个身体折叠地向后飞去。只是即便教堂倒塌的差不多了,仍有很多梁柱残骸,也因为这些阻挡,才让传教士飞出去没多远就摔倒在地。即使如此,这个大家都奈何不了的怪物,也是过了一会儿才爬起来。

「桀桀桀…。」爬起来的传教士再次发出邪恶的笑声。

「咦?」仙女空灵般的轻轻咦了一声,再次挥手。这下子传教士竟然如同钉在地面,浑然不动。

「喔~!被人加强过了躯体和精神能量…。」仙女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然后「汰」了一声,手指一弹,只见怪物的头颅瞬间被打碎了一半。可是即便如此,传教士依然没倒下。

「桀桀桀…。」传教士再次笑了起来,碎裂的头颅,竟然快速的修复起来。而且原本就高瘦的身躯,忽然开始增高、膨胀,开始有绿巨人变身的趋势。

「我就不信…。」仙女两手同时一弹,噗噗两声,传教士两只曾经瘦弱但现在已经比大力水手卜派还粗壮的手臂,应声断落,他的两个肩膀也碎成肉块,整个人成了一根粗一点的电线杆。

「桀桀桀…。」随着笑声,传教士本来空荡荡的双肩,肌肉快速的长出来,断臂竟然开始重生。

仙女忽然抬手指向天空,口中斥喝着:「九天神雷,风火雷电劈!」

黄潮生顾不着自己可能呕吐的风险,一听到仙女喊出这句话,立刻转过身阻止她的大喊:「天荣,你不能动用那座气象武器,会造成气候异常的。」但已经来不及了,一阵乌云忽然在天空中涌现,一时之间天空中雷声大作。

「桀桀桀…。」笑声再度出现,但传教士的身影却渐渐模糊,很快就消失不见。

仙女对于传教士的突然消失,感到十分讶异。但也很快的反应过来,原本高举的右手,在空中画了三圈,乌云随之逐渐消散。

「嘻嘻嘻…,我就说妳是闯祸精吧!敌人没打死,倒是十年内,亚洲北方必有乾旱…。」一名红衣女子忽然出现在仙女的后面,笑嘻嘻的说着。

「三尾红狐,妳跟蹤我?」仙女勃然大怒的转身瞪着红衣女子。

「错!是局里通知我。我可是妳的搭档,也是特派员后援队的一员。」红衣女子挺起硕大的胸部,骄傲的说。

「怎幺可能?我怎幺没听说过。」仙女狐疑地说着,少女的身材和声线,配上一脸大叔的表情,让黄潮生「噁~!」了一声,终于吐了。

「不只妳们两个,我们也是!」三名女子同时在一阵光芒闪过之后,忽然同时出现。右边那位白衣白裙没有脸,而且明显看不见脚;中间的则是有着竖在头顶的耳朵和一尾蓬鬆的尾巴,倒是一脸美少女模样;左侧那位则是一身太空装,看起来像是太空人,但是却长着尖尖地耳朵,一头银色长髮,小巧的鼻子,浑然就是精灵的太空人扮相。后面两位,算是长得比较正常的。

「怎幺可能?」这下子不只仙女和狐仙,连黄潮生与莱西都大吃一惊!这是怎样?穿越局公费送家眷旅游?

王绍屏用手肘顶一顶黄潮生,幸灾乐祸的问:「这是怎幺回事?穿越局是给你配一个后援队,还是女友应援团?」

「可恶的崔判!」黄潮生已经顾不得呕吐物沾在嘴角,拿起手机就拨。接通之后,只见他站起来一路向后方的远处走去,最后远方传来他的怒吼声:「她们威胁你,你就能出卖我?为我好?你这个混蛋…!」混蛋之后,王绍屏就听不清楚了。

黄潮生去和上司吵架,王绍屏只好挺身而出地招呼他的恐怖「家眷」:「众位舅祖母,还是叫表嫂好了,生哥依辈分算我表舅公,但依年纪,我大多叫他哥哥,对外说是表哥。各位姊姊貌美如花,所以还是叫表嫂好了,总不能把美女叫老了。」

王绍屏练这招骗死人不偿命的「口技」,已经越来越炉火纯青了。起码他可以漠视「如花」仙女的容貌,违心但却隐隐约约的点出真相,说出了「貌美如花」这四个字。这代表着,他已经具备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且无惧人鬼殊途的政客特质…。喔!不!他刚刚还同时还见了妖、怪(狼人)和外星人,依然能鬼话连篇,这表示着他更上层楼,万物众生皆可骗,已经达到「把谎话说成真话」,自欺方能欺人的政治家最高境界!

黄潮生的众位女友(?似乎还未经过当事人确认)听了王绍屏的谄媚…不!是发自肺腑的称讚之言,让每位「表嫂」都笑得花枝乱颤。原本众女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顿然消逝。

原本长个狐狸头,现在已经变身为绝世佳人的红衣女,首先用铃铛般地声音笑着说:「这个小弟弟说的话,我爱听。」对于变身,王绍屏能理解,她刚刚应该也是处于战斗状态,不过,至少冷却时间比仙女姊姊快多了。

仙女也用挺迷惑人的空灵声音的说:「你就是那个小表弟啊?潮生出门在外,到陌生的地方出差,你可要多多照顾我们家潮生啊~!」如果不要去看仙女的脸,光听声音,还真有到了仙界的感觉。

「你这里福利怎幺样呢?不能亏待我们家潮生喔!」精灵太空人的声音也算清脆悦耳,最主要精灵的颜值高,这点加分!

「有让潮生吃饱吗?他现在食量可不小!」本来以为会是低沉声音的可爱版狼女,没想到的声音如同她的外型一般俏皮可爱,这也加分!

「潮~生~过~得~还~好~吗?」倩女幽魂的声音不能说不好听,甚至还是五人(鬼?妖?怪?仙?)当中最温柔婉约的,但是可能是发音方式的问题,每个字拖长音,再加上类似仙女的空灵感…不!是空洞感…,听起来总有点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如果再配上咻咻咻~胡胡胡的鬼叫声,那真的可以去拍贞子主演的「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了。至少现在大白天的,王绍屏就已经有想泼黑狗血的冲动。要不是她原本空白一片的脸蛋,重新长出细緻而清秀的五官,王绍屏已经给莱西放血了…呃!抱歉莱西不是黑色的,可现场只有一只狗,委屈您了,莱西!待会儿给您吃点好的补一补。

眼前任何一位拉出去都是一个故事的主角儿,而且每一位都是分分秒秒能把王绍屏撕成碎片的主,不小心伺候可不行。王绍屏在这些姑奶奶…不!是舅奶奶跟前,为了让她们放心,只好不停地自夸表舅公在这里过得多好,吃的多棒,差点乐不思蜀…呃,说错了,就是因为总是思念各位表嫂,所以才没胖两圈,变相扑选手。

王绍屏又是陪着说好话,又是不停地许诺:「薪水一个月调一次,好!(貌似薪水是穿越局发的!)

配两个助理,有!(回去随便找两个倒楣蛋)

不能配女助理,是!(我也不想残害女性同胞)

配车,绝对没问题,让生哥自己挑,什幺车都有!(列印机印印就有…);

配房,落伍了,我们这都配庄园的。(西伯利亚地方大嘛!)

什幺?各位也要来这里上班…。」

挖坑给自己跳的王绍屏,这下子连死的心都有了。

还好,正当王绍屏为了自家表舅公身边这群特种女友,特别客串演出这段「万里寻夫」地戏码,就在他跑龙套跑得汗流浃背之际,(不流汗,可能吗?至少是冷和直流…)正主终于回来了。

「这下解脱了,生哥,我能体会你『逃婚』的心情,和这样子的女友说话,第一头不敢抬,怕随时吐出来…;第二生怕她们一不高兴就动手,那可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第三…第三,就看你自己了。」王绍屏同情地看了走回来的黄潮生一眼,心中替他唉叹着。

原以为黄潮生回来应该也是跟自己一样,得对着这群超级野蛮女友陪笑脸练小话(台语,说疯话)。没想到,只见黄潮生往这群女人(鬼、妖、怪、仙)跟前一站,霸气十足的开口:「我可以同意你们都成为本特派员的后援队队员,也能同意你们都待在这个时空区,毕竟刚刚你们也看到了,局势不是那幺乐观,这次遇上的时空狙击者不是那幺简单的。不过呢,我们得约法三章。同意的,才能留下来。」

黄潮生应该从上司那里捞到不少的好处,不然怎幺能屈服淫威…不是,是达成协议。而众女更是开心,自己都没开口要留下来,心上人竟然主动要求了…。

「偶像啊!」一旁的王绍屏心中大为佩服,面对这群恐怖的女性生物,能说出这幺霸气的话,不是偶像,那怎幺样才是偶像?

「生哥一定下了很大的决心,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团感情毛线…呃!是感情纠葛才对,这才会把她们留下来。」王绍屏心底更加佩服黄潮生的魄力。

如果他知道真相是黄潮生在看到泰忒坦星人之后,担心自己战力不足,穿越局又无法马上给出其他支援,所以只好忽悠準女友们留下来帮忙…,王绍屏会不会想狠狠地揍人呢?

只听黄潮生继续说:「首先,以任务为优先,不准使小性子,动辄发脾气。」女鬼、女狼人和精灵太空人齐齐转头看向狐仙和仙女。「哦~!」王绍屏心中明了哪两位才是情绪风暴的中心了。

「第二,不准撒娇,也不准赖皮不做事。」这下子众女一起瞪了狼女一眼,只听她弱弱地反击:「又不是只有我…。」「原来这是个鱼干女…。」看着衣着华丽的狼女,王绍屏偷偷地给她下了个评语。

「第三,不准哭哭啼啼,有事好好讲…。」话还没说完,女鬼已经开始瘪嘴,但又挤眉皱眼的,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从眼角挤出来。众女都还没有任何动作,已经有人不打自招了…。「这是葬花女啊(出自红楼梦)!要小心了,通常会是心理变态…。」王绍屏偷偷警告自己,葬花的行为有可能扩大到葬房子、葬男友…或是葬男友的亲戚…,越想越是毛骨悚然啊!

「第四,不准擅自行动,不能逞英雄,不听指挥…。」众女的眼光齐齐向精灵太空女身上飘去,太空女则环顾一圈,叨念着:「只有我吗?真的只有我吗?」她的目光所及,众女立刻把眼神望向别处。看来这个毛病,人人都有,只是太空女特别严重罢了。

「我靠!整一个杨门女将嘛!这还是穆桂英来的,火大会生擒老公那种,…要离她远一点。」整个介绍下来,王绍屏几乎是断绝了和「表嫂」们打交道的念头,甚至回去还打算禁止夫人团靠近这几位…以免近墨者…自己就厌世了!

黄潮生还打算继续说,女鬼幽幽地说了一句:「不是说约法三章,这都第四条了…。」但看了黄潮生一眼,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王绍屏眼看当前气氛有点尴尬,于是连忙出头的说:「生哥,给我介绍介绍诸位表嫂吧?…」虽然不想靠的太近,但也不能把印象搞坏,王绍屏心里打着两边讨好的如意算盘。

但黄潮生却伸手一挡,阻止了王绍屏的打圆场,伸出食指:「最后一条,大家变身的时候,请把面纱戴上…。」说完立刻转头大吐特吐起来,还好王绍屏一直眼神放空看着远处,练就一身面对怵目惊心的环境,依然能挥洒自如的境界…噁~!竟然还是吐了!?谁叫他最后一眼,竟然喵向还没把面纱带好的仙女…。

或许是吐晕头了,黄潮生起身时,依然没有纠正刚刚王绍屏「表嫂」的说词,反而开始为王绍屏介绍起来。即便众女已经都蒙上的面纱,王绍屏还是能强烈感受到面纱后头,充满笑意的脸庞正在发光发亮!

「这位是蔡晓婉。」黄潮生指向女鬼的说。「菜小碗?那怎幺吃的饱?还好没姓范。」王绍屏在心中吐槽的说。

「常杏娇。」黄潮生介绍女狼人时说。「可以这幺大方唸出来吗?没有消音吗?生哥,你会不会太豪放了一点?」虽然槽点满满,但王绍屏心中仍无比震撼,传说中的霸气名字竟然出现了。

「艾芙‧曼德拉。」这是精灵女太空人。「爱抚慢点啦?这种名字可以说出口吗?」王绍屏都感到一阵害羞。

「胡銮瑶。」狐仙的大名。「胡乱摇?这是和精灵太空女搭配,特意唱反调的意思吗?」王绍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你知道的,天荣公主…。」黄潮生还没介绍完,只听仙女抢先的说:「奴家本性张,闺名叫做惜福,小名叫喜喜。天荣是公主尊号,但我不大喜欢…。」

有人这幺介绍自己的吗?又是奴家,又是闺名,快把王绍屏搞疯了。而且这位仙女看来没有公主矜持,怎幺听来像菜市场大妈般的聒噪?不过人家现在还是如花状态,任何不满,他也不敢说出来。避免对方急着争辩,一不小心,掀了面纱…。

「张惜福还好,叫成髒洗服都勉强。不过张喜喜?髒兮兮?」王绍屏还是忍不住把仙女的名字联想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奇葩啊!连名字都这幺奇葩,难怪生哥冻袂掉(台语,受不了)。太小碗,髒兮兮都还能接受,其他那些是什幺鬼?到了床上,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王绍屏眼见所有人都一脸正常的样子,只好努力摇摇头,想把这些骯髒污秽的思想甩出脑袋。没想到莱西一拐一拐地走过来,在脚边不停拉他的裤管,他只好蹲下来,听莱西低声说:「吓到了吧?连我这个喜爱窈窕淑女的君子,都受不了她们的名字。」这下子王绍屏心底更加烦躁,心中暗自狂谯:「追求窈窕淑女的不一定是君子,更多的是色狼!你认为你一只狗,自称君子,合适吗?」

就在王绍屏被这群怪物,包含莱西,搞到躁郁边缘的时候。只听莱西似乎要掩饰两人刚刚的悄悄话,用了正常的声音说:「我饿了。」王绍屏配合的「喔」了一声就站了起来。没想到莱西又拉拉他的裤脚,加大声量再次的说:「我饿了!真的饿了。」

王绍屏以为牠还在演,于是再次蹲下来说:「好啦!不用演了,他们一群人正在卿卿我我地说悄悄话,一时顾不上我们。」莱西喉咙先传来一声低吼,然后愤怒的说:「你以为我堂堂爱汪星伯爵需要怕任何人而演戏吗?」王绍屏愣了一会儿才说:「那先前你为什幺要小声说话?有本事就大声一点!」莱西当场蔫了,弱弱地说:「看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泰忒坦星人下手可是很重的,我得吃点东西,补补元气。」没想到王绍屏先前的幻想,立马成真。

虽然还没五点,离吃晚饭时间还早,但王绍屏看到莱西身上被自己越理越乱的毛髮,心中这才感到愧疚地,顺水推舟的说:「原来爱汪星人大战之后的疗伤就是大吃一顿喔?好啦,早说嘛!我们到前线阵地前沿指挥中心吃。」

莱西摇摇头:「我不要吃军营难吃的伙食,我要吃大餐!这样才能恢复过来。」王绍屏无奈,只好让所有人重新上车,掉头回伊尔库次克市中心去找餐厅。

本以为太小碗和髒兮兮会用飞的,没想到她们也挤上车,或许她们的用意不单纯是想节省体力吧?

无奈的王绍屏,只得刚上车又下车,把车子让给黄潮生和他的女友们,并且狠下心来,不顾黄潮生哀求的眼神,没良心的带着莱西上了另一辆。开玩笑!帮了黄潮生这一把,不是把自己推向地狱吗?这点认识,王绍屏还是清楚的。

虽然战斗一开始,悍马车就被摧毁了一台,后来又被莱西撞坏了一辆。只剩下的八辆,但机器战士们挤一挤,还是勉强坐的下。

正当王绍屏他们为了吃大餐,而稀里糊涂折返之际,原本蓄势待发的俄军竟然也开始陆续将主力后撤。

位于伊尔库次克西北方的安加尔斯克,这是苏联面对王家军的最前线。原本驻守在白俄罗斯的铁木辛哥很不情愿走这一趟。毕竟从情报上,他已经了解到王家军的火力过于凶猛,不是现有的苏联所能对抗的。既然双方已经各自片面停火,王家也没再继续推进的意思。以他的想法来看,铁木辛哥认为这个时候应该是巩固战线,加紧研究新武器,尤其是空中武力和装甲部队,之后才有可能试图反攻。

但总书记竟然在当前没有胜算的情况下,下令西部防线的卅万大军转移到东线。集结到安加尔斯克,準备发起反攻。做出这个决定,代表着不是总书记疯了,就是总书记不懂军事,被身边的疯子骗了。

距离总攻击发起的时间只剩一个小时,铁木辛哥焦躁不安地在指挥部里走来走去的来回踱步。他不是担心自身安危,他是烦恼这卅万大军万一毁于一旦,东西两侧的国防门户将从此洞开。东方的王氏集团,或是西面的宿敌波兰,抑或者刚崛起但野心勃勃,成天高喊着生存空间的纳粹德国,无论三者中的哪一个,都能给予还在搞大清洗,弄到虚弱不堪的苏维埃联邦,致命的一击。

「将军,国防委员会的紧急电报。」传令兵拿着电报走进来。这个原本在1941年才会成立的机构,随着王氏集团入侵,大清洗的开始,竟然提前成立了。而且一举取代了中央委员会成了最高权力中心,当然主要的核心主席,还是由总书记史达林担任。

「唸!」铁木辛哥认字不多,虽然仍不停努力识字,但为了避免看不懂时要请教下属,不仅出糗,还会导致威信尽失。所以他和其他草莽出身的将领一样,总是让身边的侍从官负责唸电报。

「东方集团军于接获命令起,撤销一切原有作战计画。除前线必要防卫外,主力后撤至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待命。」随着侍从官的声音结束,铁木辛哥也鬆了一口气,毕竟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来这里快要有上千公里,算是安全地带,这下子卅万大军可以保全了。

既然要撤军了,铁木辛哥反而担忧起王家会不会对集结的大军突然发起攻击。为了避免军队异动,后续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不敢赌一把的铁木辛哥,急忙下令:「立刻执行OT计画!让政委们盯着,造成骚乱者,不问任何理由,立即当场枪决。」铁木辛哥不知道总书记为何改变心意,但他却知道在这个时间点,如果后撤部队自己杂沓混乱,让王氏集团有一点可趁之机,手中的卅万大军仍可能一夕间覆灭。

苏联部队后撤的行动一开始,李诚熙就已经收到消息,毕竟除了高空飞艇,还有不少无人机在苏军头上侦查。她正想请示王绍屏,但冯玉祥却阻止了她:「先看看是不是陷阱,万一苏军是佯装后撤,其实布置了一个口袋,那我们不就上当钻了进去?」他的假设是基于正常人对于胜利的贪婪。面对敌人的退却,正常人都会採取追击的行动,起码将对方逐出一定安全距离,何况苏军还盘据在安加拉河上游。如果能一举清除安加拉河西侧,那幺可以增加王氏集团的防御纵深。

但王绍屏不是正常人,王家军也不是普通的军队,他们根本不考虑敌人的威胁。在这个时代,除了时空狙击者,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能威胁到他们。所以王绍屏考虑的决不会是纯军事上的利益,而会是如何巩固领地的政治上思考。以当前情况来看,王绍屏是不会考虑追击的,因为他缺乏治理人才,当前领地的管理已经显得相当吃力。但李诚熙不知道王绍屏的想法,于是她对于冯玉祥的建议十分信服,而王绍屏也就因此没有及时得到任何通知。

对外界情势的改变,毫不知情的王绍屏,正在悍马车上向莱西讨教着有关泰忒坦星人的事情:「你是说他们就是我在神仙工厂里面看过的电系生物?」

「别那幺讶异,不以为只有深遂宇宙中的气体星团才会有这种生物,我们身边也有,只是型态不同罢了…。比如你刚刚见过的仙女和那缕幽魂,都是算是广义的电系生物…。对,她们都是以电波形态生存着…,只不过她们是捨弃肉体进化而成。而类似泰忒坦星人这种电系生物则是原生种…。嗯,原生种的确比较少见。因为他们经常待在四、五度空间当中,较少来到三度空间…。

所以他们来到三度空间,通常是採取寄生模式…。对啦!就是你们说的夺舍或借尸还魂…。为什幺啊?主要是他们缺乏神仙或鬼魂那种进化过程,不大熟悉三度空间有机生物的生命结构。所以他们不能像进化种一样,也就是…神仙或灵魂啦,在足够的电波…,也就是你们说的灵力,只要有足够灵力就能重新凝聚新的有机体,嗯~!就是你们说的肉体啦!跟你说话真是麻烦。」莱西十分不耐烦边问边答的模式,因为得不断暂停再启动,这对发声项圈的能量磨耗很大,但牠还是尽力解答了王绍屏所有的问题。不尽力也不行,谁叫牠…,唉!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嘛。

「最后一个问题,那今天那个泰忒坦星人也是寄生吗?你怎幺知道那是泰忒坦星人,不是其他气体星云的电系生物?」王绍屏看出莱西的不耐(很明显,好吗?),所以赶紧抛出自己最后的疑问。

「笨蛋!你这是两个问题,好吗?前一个还是白癡问题,不是寄生,难道是进化吗?如果原生种电系生物能够学到进化,我只能说,你们地球麻烦大了!至于我怎幺发现的?银河系就只有泰忒坦星云有电系生物,你说我怎幺发现的呢!好了!我饿得无力再说一句话,直到吃饱之前,我不会再回答你任何一个问题。」饿到乏力,还能说那幺多?这也够让王绍屏震撼了。

不过他竟然在莱西已经摆明「罢工」的情况下,又问了一句:「所以泰忒坦星只是个代号啰?代表你知道的原生电系生物,对吗?」莱西懒的开口,翻了个白眼点点头。

王绍屏看莱西这个样子,摆明是不和他一起玩了。但他还有一些想知道的…,比如地球为什幺麻烦大了…之类的问题。(貌似只是感叹词,但王绍屏认真了。)要得到答案的前提就是得把莱西餵饱,于是他朝着司机喊了一声:「拿出你开救护车的本事,加快速度进城!」

没想到王绍屏加强语气的形容词,被机器司机当真了。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个性和家主一模一样,都会在奇怪的地方较真起来。就看这个司机不知从哪掏出个吸盘式警灯,一把放到车顶,这辆悍马车竟然开始鸣笛闪灯,化身为警车,疯狂的超车向前冲去。

前一辆车子里,被众女友故意赖在自己身上,而被挤得七荤八素的黄潮生,突然看到后面的车竟然闪起了蓝色警灯,喔咿喔咿…的越过自己和年面的车子,绝尘而去。当场傻眼的自言自语:「这是怎样?忽然军车变警车?难道出了什幺事?」搞不清楚的情况下,黄潮生也命令自己的司机跟着冲!更傻眼的是,他的司机竟然也拿出警灯,于是他们的车也开始喔咿喔咿…。接着八辆悍马都跟着响起警灯和警笛,一路风驰电掣的狂奔,引起路人纷纷侧目,不知发生了什幺重大刑案。

「演习如同作战」到了王绍屏这里,竟然变成「吃饭视同作战」。会用警灯开道,飞车赶去吃饭的,大概只有「视饭如命」的王家人才做得出来吧?

而另一个也飞速赶路的谢先生就没那幺嚣张,他只是在苏联匆忙撤退的时候,偷偷地抢了一架飞机…呃!对了,他纠正过的,他叫谢盖尔,不能叫谢先生。反正无论何种称呼,他已经早一步回到号称「隐形之城」的阿拉卡伊姆城。

谢盖尔没有像之前拉斯普丁那样站在城堡的殿外,而是站在殿内,沐浴在一片紫里透着靛色的光芒中,亲疏远近,一目了然。「回报主人,试探已经完成,您的师兄果然派了五度空间生物帮助目标者,所以事情很棘手。」

空中传来空洞的声音回应道:「有没有把尾手处理乾净?」声音的主人似乎对整件事的成败,是否棘手,并不在乎。

「有的,拉斯普丁的躯体我们已经回收,按照目前细胞分裂,以及精神承受力的情况来看,他再出战个两、三次是没问题的。」谢盖尔头也不抬,尊敬的说着。

「我不是问你这个,是那个中国的将军。」声音透露着不耐,这让谢盖尔的冷汗直流。

「主人,我已经把知情者都处理掉,那个将军被我在心灵深处种下潜伏的催眠种子,只要不发动,没人能知道我动了手脚。」谢盖尔终于有点期待,希冀这次小聪明的安排能得到夸奖。

没想到,换来的竟然是一阵怒吼:「笨蛋!你和拉斯普丁一样翅膀硬了吗?开始也自作聪明了吗?明知道对方可能有五度空间的帮手,你以为这种小手段能瞒过对方吗?」谢盖尔整个人趴到地上,直呼不敢。

「去吧!重用那三个未来人,让他们去捣蛋,其他就暂时不要动了。还有,我希望自以为是的情形,不要再发生一次…。」光芒闪烁几下,终于黯淡下来。全身溼透的谢盖尔连滚带爬的逃出城堡主殿之后,这才觉得自己真的已经逃出生天。不过他知道自己还处于亘古者的感知範围内,于是他不敢多想,以免被主子侦测到自己的不满。连忙开了车,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 名称:情欲肉店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