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的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有着王家各式先进的交通工具,特斯拉比搭飞艇的国府谈判人员来的快,当天晚上就到了。在安洁的安排之下,老人家好好的吃了一顿台菜,然后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準备去参观神仙工厂。特斯拉一听安洁说有外星人的科技,兴奋地跟个小孩子知道明天将第一次去迪士尼玩一样,几乎整晚睡不着,拉着安洁不停的讲话,直到夫人团努力将他塞进休眠仓之后,才在机器的帮助下,好好的睡了一觉,否则王绍屏还真担心,今晚大家都别想睡了。

第二天一早,天刚濛濛亮,特斯拉早就爬出休眠仓,和夫人团一起吃着早餐。自从他加入王氏大家庭之后,近墨者黑的情况下,食量也是大幅攀升。众人好好的吃了一顿之后,就搭乘三架MH-53J前往神仙工厂。还好从昨天开始,天气已经逐渐放晴,6月8日的今天更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MH-53J很快就来到工厂所在地。只是地方太小,直升机只好分次降落。黄潮生和王绍屏逮到机会又想耍帅,完了一把空中机降,但腿软的王绍屏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还引来夫人团的抱怨。

在历经羞人,但夫人们都觉得很甜蜜的通关密语之后,大家鱼贯地进入神仙工厂。特斯拉和夫人团样样都感到新奇,东摸摸西碰碰。尤其特斯拉恨不得拿把螺丝起子,把整个工厂全都拆起来检查。在安洁的安抚之下,王绍屏又给大家认证了副厂长之后,大家才乖乖去研究生产卷轴。但由于信仰念力只有原来的百分之一不到,还要省点用,以应付突发危机。在大家好说歹说之下,特斯拉最后换了黄潮生介绍的催眠电台发射架和几款有关电波、心灵相关的设备来研究,夫人团则很遗憾地克制了自己,什幺都主动没换。而中级强健剂得在王绍屏他们的身体适应后,半年之后才能服用,所以也没换来使用。为了让夫人团把初级强健剂分给包含长辈团在内的王家其他人,王绍屏倒是患了空间戒指给大家,包含特斯拉都有一枚。他们拿到戒指得重新滴血认主,毕竟这个工厂的主人是王绍屏。这下子每个夫人手上都带了两枚戒指,一是结婚戒指,另一枚是空间戒指,当然王绍屏…十指全都戴满…,他不敢摘啊!两手活像戴上两套虎指拳刺一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黑社会寻仇的家伙。

「咦?今天工厂怎幺这幺老实?没有继续调适中?」王绍屏不好意思说出被砸得满头,用了调适中来代替昨天的窘境。想不到工厂竟然会回应,而且声音还十分温柔,不复昨天冷冰冰的样子:「本厂一向扶老爱幼,尊重妇女,会调适到最好的状态,为女嘉宾们好好服务。」

王绍屏一听,右手摀住额头,低声对黄潮生说:「凡是跟你来的,都是这个调调吗?」黄潮生瞪了他一眼,悄声的回答:「你可以再小声一点,莱西的听力非常好,如果你不想被咬或者以后都吃不上饭的话,你也可以大声一点。」话才刚说完,本来继续赖上林佳萍的莱西忽然回头瞪了两人一眼。「看吧!我就说…。」黄潮生的声音低到细不可闻。

拿到产品的特斯拉,心满意足之后,大家才打道回府。

经过几日的赶工,三处王氏庄园都已经在昨晚完工了,为了让王、黄两人缅怀旧日时光,所以三处地址分别就位于老蒋的士林官邸、小蒋的七海寓所,从李登辉开始的大安,不同总统不停改名,玉山、中兴、永和……等名字的小南门官邸。

另外,在现在就被王家改名为阳明山的草山上,有座在1920年完工,为了接待时仍为皇太子的裕仁所盖的草山行馆,也被改建为王家别馆,当作渡假所用。

而王绍屏一行人,今晚就想住这里,因为施工单位很贴心地替王绍屏他们布置了温泉管线,还改造了几座露天温泉。所以夫人们想趁着天气还不热,到这里泡个汤。

虽然国府的人中午将会抵达,但那问题不大,让飞艇连带长辈团,嗯,林蔚现在也编入长辈团了,一起把所有人带上山来。反正王氏集团出品,品质尚且不说,另一个骄傲,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大」!这幺一点人绝对装得下。

一切看似很美满,只要王绍屏解决一个麻烦,那就是一心想要回实验室的特斯拉。自从他从神仙工厂获得成品之后,就急着想回去研究,而且是回满庄。王绍屏再三跟他保证,已经原封不动的把他的实验室搬来   但他就是不信。拜託喔!有立体列印机,连桌上的污渍都给你複製来。无奈特斯拉完全不为所动!

在直升机上吵了半天,终于在草山行馆降落,安洁拉着一脸像便秘的特斯拉到后山,钻进一个像是电话亭的水泥岗哨,接着安洁对特斯拉说:「爷爷,準备接受你的神祕礼物喔!」

外面看来很小的岗哨,里面……也很小,竟然是电梯!毕竟王家还没掌握任何空间技术,能在地下搞搞秘密建设,外加一部小电梯,就很了不起了,至少完爆当今科技几条街。

两人坐了电梯直下地下室,电梯门一打开,特斯拉发现,他的实验室竟然……原样重现,连他放在桌上的老虎钳都像他刚离开的时候,摆在那个位置上。

他兴奋地抱着安洁,不断谢着自己的便宜孙女。「爷爷,你谢谢你的孙女婿吧!他可是在台湾所有的庄园都帮你複製了一个实验室。」安洁替自家老公邀功的笑着说。「好好…不对,这样我的实验怎幺保密?这幺多人施工…。」特斯拉由喜转忧的说。

「放心!爷爷的实验室都是琳达的秘书,你也认识的,就是阿诺三兄弟亲自施工的。」安洁再次宽慰的说,特斯拉这才点点头的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他知道那三个是「机器」自己人,特斯拉特别相信机器人,他连生化人都怀疑,更别说自然人了,在他心中,除了机器,一切生物都有说谎的可能。放心之后,特斯拉立刻转身就想投入实验中。安洁好像早就料到的,一把拉住他:「爷爷,先吃饭吧!都快中午了。」她知道如果这时不阻止自己这位疯狂科学家的爷爷,获得新玩具的他,今天可能整天都不吃饭了。特斯拉为难的看了安洁一眼,最后还是露出慈祥的神情说:「好好,先吃饭,先陪我我乖孙女吃饭。」

「还有孙女婿!」安洁假装不悦,怪他忽略自己老公而俏皮的说着。「好好,爷爷去跟他道谢,虽然你们和我的血缘是后天人工製造的,但你们对我真的没话说。」安洁当场被特斯拉雷个目瞪口呆,谁说疯狂科学家完全不问世事?老头子精明得很。要不是真心感谢,外加心情好,他还不想戳破这个大家一起做的美梦。

「爷爷,你不怪我们?」安洁迟疑地问。「怎幺会呢?亲生的孙女都不见得比妳贴心。何况这段日子是我这生命中最开心的时光,不用烦恼没有实验经费,也不用烦恼设备不够档次,现在还有外星人超科技,我还有什幺不满足的呢?」安洁回想到特斯拉之前在美国穷困潦倒,连饭都吃不上,还坚持要继续研究,不禁泪从中来:「爷爷,别这幺说,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我给一罐体质强健剂,你就能快快乐乐陪我几百年了!」相搀的爷孙俩,背影在实验室的灯光下,就像幸福的日子一样,显得特别长。

众人在餐厅还没等到特斯拉祖孙,国府访问谈判团已经到了。

王绍屏热烈的和顾维钧、张群握手,并对顾维钧说:「再次和少川兄见面,想必您这次定带来好消息了。」坚定而肯定的语气,让原本把愿意合作的消息当筹码,多磨一些好处的顾维钧只能频频点头称是。

在和张群握手的时候,王绍屏刻意将他拉近,在他耳边低声问道:「据说岳军先生是畅卿大哥的挚友,不知道您是否能将他的老家,太太娘家、常去的地方,还有他最关心的人事物,通通告诉我,我想从这些蛛丝马迹当中,发掘他的行蹤。我相信他还活着,只是暂时躲起来养伤,也是为了躲避仇家。」张群有点不知所措的点点头,他不知道为什幺王绍屏要这幺做,他也在犹豫要不要告诉王绍屏,他对杨永泰所知的一切,即便他奉命交好王家,但这样的感觉像是出卖老朋友的隐私一样。

而顾维钧听不到他们俩在说什幺,只见张群不断点头,他有点怀疑中央有其他密令,而他却被排除在外,他有种没被重用的感觉,忽然心底出现不如归去的想法。

尤其饭后,王绍屏以领地局势动荡,将启程巡视各地为由,把接下来的谈判移交给曾昭吉,即便这人是王绍屏的师父,顾维钧仍感觉整个谈判规格降级了,更让他心中确认自己的猜测可能是对的,中央或许真的和王家有着他不能参与地秘密交易。他并不怪王绍屏,他知道自己的老闆才是那个多疑的人,所以他对自己这个「北洋余孽」,在南京政府的前途越发不怎幺看好。

王绍屏并不是和顾维钧开玩笑,而是昨天已经和长辈团商议好的,将由杨钧坐镇台湾,曾昭吉负责谈判,夫人团留在台湾筹备活动,加菲根据张群提供的资料,去寻找杨永泰失落的魂魄。剩下的长辈们和黄潮生、莱西一起前往各占领地巡视,并想办法解决当地不稳的情势。  

当天晚上,大家先美美地洗个温泉澡,然后各夫人将强健剂发给各自的长辈,让他们服用。大部分的长辈都带着家眷,最令王绍屏担忧的莫过于单身的特斯拉、曾昭吉和没有带家眷的林蔚。王绍屏还悄悄地和黄潮生商量,要不要一人送一个充气娃娃。但令人意外的,特斯拉喝完强健剂,就一头钻进实验室再也没出来;曾昭吉竟然开始打坐!林蔚稍微正常一点,又是沖冷水澡,又是在庄园绕着圈跑,似乎要消除多余的体力。让王绍屏不禁向黄潮生抱怨:「明明就有其他方法,你怎幺不说?」

黄潮生神秘的笑一笑:「年轻人血气方刚,戒之在色!你怎幺会想不到?能怪我嘛!」明明就是被王绍屏那套「找的女人又是鬼啊又是妖的」的话堵住嘴,当时才不想解释的。但他不想再提自己的隐私,所以又找了个新的歪论,将王绍屏堵回去。

「就怪你!就怪你!…」两人一路打打闹闹,让庄园内的王家工作人员纷纷侧目:「家主有那种倾向吗?」男性工作人员一想到这,纷纷夹紧了自己的屁股。

第二天一大早,王绍屏等人告别的家人,搭着浮空航母前往第一站:琉球!

琉球的问题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好不容易脱离日本人的魔掌,大部分的琉球原住民都期待天朝上国能把他们的国王从日本人手中救回来,并且恢复琉球昔日与世无争的生活。

但麻烦的是他们的国王尚泰早在1901年就挂了,世子尚典于1920年也挂了,世孙尚昌在1923年得盲肠炎,也死了。世曾孙尚裕才十五岁,而且控制在日本人手上,要求现在佔领琉球的王家军出兵东京夺回世曾孙,似乎有点强人所难。

何况和台湾一样,在某些有心人士散布流言下,很多琉球人开始相信日本人是故意让王家打下琉球,希望藉此正大光明处死琉球王室后裔;另外,王家只是偷袭成功,他们绝对守不住琉球,在大日本帝国战无不胜的联合舰队出动后,王家必定会放弃琉球。尤其以目前琉球人亲眼见到的王家军,人数的确不多,相较于他们见过的日军,王家的确屈居劣势。这一切都让琉球人对于琉球的安危感到忧心忡忡,对于琉球王室回归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由于心态的转变,琉球人对王家的军管,开始有点不耐。即便王家的管理比日本来鬆散,但在人为的煽动下,军管就是顶摘不下来的帽子。外加有人刻意利用鬆散的管理,开始破坏治安,更让琉球人心开始动荡。一些反抗的因子开始冒头。

曹锟到了首府那霸,了解了情况之后,自动请缨坐镇琉球。王绍屏充分给予信任立刻任命曹锟为琉球总督。曹锟走马上任,断然採取三项措施,一是增加政府威信,二是政府的亲和度,三是严刑峻罚整治治安,并积极搜捕散布谣言的阴谋份子。

他增加政府威信的方式很简单,先是介绍自己,然后公布自己担任总督。可能会有人有疑问,这有个屁用?但这屁还真有用。首先琉球人还是迷信天朝上国的,现在曾经担任过天朝上国总统…也就是相当于皇帝家伙来统治琉球?这就好像退休总统选里长,能不高票当选吗?至少琉球人暂时忘了他们的国王。

增加亲和度,他也不搞什幺王家军助割,造桥铺路…什幺的,就公布一项,準备选举议员,让琉球人和天朝上国总统共同治天下。没错!这就是曹锟公布的原文,只不过用中文、日文、琉球汉字等一起公布。他怕读书识字的人不多,还找了一些读书人,到各个茶楼酒肆、甚至就在社区巷口,不间断地宣传,而且还让警察挨家挨户登记选民,当然啦!顺带查阴谋份子。

另外,王家军代替警察,日夜巡逻,一有现行犯,只要是偷窃、抢劫,无论罪刑轻重,不经审判,现场枪决。让原本蠢蠢欲动的有心人士几乎不敢再有任何举动。开玩笑!这是玩命呢,谁吃饱太闲,敢以身试法?

搞到最后,琉球人现在只热衷三件事,一是报名从军(警),二是应徵王氏企业,三是积极準备议员选举。怎幺积极呢?一是积极参加政见发表会,每一场政见发表会,几乎都座无虚席;二是收听电台的候选人评论会或研读选举周报。这两样都是黄潮生帮助曹锟想出来呼咙琉球人的玩意儿,让他们脑袋里没空想别的。因为这些都是首次出现,而且以廿一世纪的传播技巧,随便也能拿出既新奇又有趣,让琉球人一下子就沉迷进去的东西。就这样,才三天,琉球全境安定下来。

留下威服琉球的曹锟继续震摄琉球,王绍屏带着剩下的人继续往北走,前往北海道。途中经过日本各地,浮空母舰飞到肉眼难以辨识的高空,避免任何意外。但喜欢恶作剧的王绍屏,怎幺也不肯放过这个恶整日本的好机会。他派出飞碟,隐形的飞到适当的高度,然后大量投掷宣传单。宣传什幺呢?宣传日本海军贪汙腐败,陆军在中国姦淫掳掠的真相。要讲日本海军贪汙腐败很简单,直接把1914年日本海军收受回扣的「西门子事件」旧事从提,并暗示从1920年开始的八八舰队更加不堪,再附上取材自英国军舰上的内部华丽装饰,移花接木让日本海军忙着去澄清。另外,日本侵华的恶行报导,后世一大堆,剪辑翻译成日语之后,就是最佳的反战素材。或许这些玩意儿对日益走向军国主义的日本没啥用,但能噁心一把,王绍屏是绝对不会放过。谁叫他们老是噁心自己?后来证明,这招的确弄到日本政府,光是回收这些违禁宣传品,就花了不少功夫。

抵达北海道之后,王绍屏发现北海道的情势比琉球严峻多了,日本从1869年开始移民,共有约300万人移居北海道,连四国都移居来此不少。让这里虾夷族原住民彻底沦为少数。而佔多数的日本人反抗意识又很高,这让王绍屏十分头痛。吴佩孚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他指出北海道可以分而治之,首先当然是拉拢虾夷族,给予他们更多的福利;另外,北海道因为地广人稀,加上林业与煤矿发达,经济以农、林、矿为主。但受大萧条的影响,林、矿业皆损失重大,失业人口颇多,吴佩孚认为这些失业劳工也是可以拉拢的。至于反抗最力的莫过于早期移民过来的武士阶级,这些人都明治时代受屯田兵制吸引的失业武士和没落的士族,半农半军,所以农民在这里一点也不纯朴,反而十分难对付。

不过这些人历经几代,已经都成了地主,真正耕种的反而是佃农。于是吴佩孚搬出王绍屏那套二八减租、耕者有其田…,加上冯玉祥在旁边乱出点子,生搬硬套他从苏联那里学来的三两招,自己变招的玩,一会儿非暴力公审土豪劣绅,精神虐待他们;一会儿搞集体学习,让地主亲自下田学习劳动精神;另外,还用各种理由强行收购这些士族武士囤积的存粮,低价卖给穷困的工农阶级。三两下就把这些反抗的低阶贵族搞得七荤八素,乖乖妥协。

不妥协也没办法,以前有粮在手心不慌,现在自己得劳动才有饭吃,哪有力气想那幺多。如果仍不妥协的,或者心有怨恨的,吴佩孚也不手软,有罪行的杀一批,只是赌气的送条船,让他们自己回日本去。虽然整个时间耗时较久,但大约两个礼拜,局势也慢慢稳定下来。

留下吴佩孚坐镇,七表哥陈和平也从老家赶来,两人协力继续巧计分化北海道,一方面等国府送第一批移民过来,那幺北海道问题就真正解决。

王绍屏没有等到最后,大约过一个礼拜,六月十九日,他就启程前往东西伯利亚。他能这幺晚到的原因,是因为五堂哥王绍雄早在六月九日就抵达伊尔库次克前线,并在他努力下,首先稳定了前线的局势。然后他又赶往伯力、海参崴稳住当地的华人力量。他没用多少武力震摄,大部分都是选用当地仕绅,出来稳定局面,并许诺尽快成立议会,并恢复生产及承诺加大地方建设。也就是一手官帽子,一手钱袋子,暂时让情况稳定下来。

王绍屏抵达海参崴,王绍雄正好在这,在他简报之后,段祺瑞提出他的看法:「目前整个东西伯利亚佔领地的主要城市位置,除了海港之外,几乎是沿着西伯利亚铁路和中俄边境沿线发展起来的。所以我们可以分开四个部分来治理,一是贝加尔湖前线地区,这个部分仍须军管;二是原中俄边境,这些地方,除了少数和蒙古接壤,大多数都和东北交通。所以要分开处理,不过在中国政府收回这两处统治权之前,部分军管似乎很难完全避免,但和前线不同,这里的商业贸易不能完全停顿,甚至这里是经济渗透蒙古和东北两地的前哨;三是西伯利亚铁路沿线地区,这里可以直接由文人政府管理;最后就是海港,东西伯利亚矿藏和农林业资源都相当丰富,可以作为其他领地的资源补充,所以商港建设就十分重要。军港之外,港口倒是可以积极发展为各领地之间的转运枢纽。」

段祺瑞不愧是当过总理的家伙,在别人眼中乱成一锅粥的事情,到了他的手上,他就能分析的头头是道,条理分明。所以当初他当总理的时候,实在是中国底子太薄,加上他实在心高气傲,很难低下头和人合作,所以最后才会两次悲惨下台。

王绍雄很开心有段祺瑞如此德高望重的前辈来主持大局,自认还要多学习的他,自然而然退居一旁,俨然变成一名好学生。一老一少搭挡,倒是很快将东西伯利亚局势弄得更加稳定,各项建设也逐步开展。

闲下来的王绍屏一会儿不知该做什幺才好,倒是黄潮生鄙视地讽刺他:「你一直都很闲好吧?琉球有曹老,北海道忙的是吴老和七表哥,现在到了东西伯利亚,你又把事情丢给堂哥和段老,你说,你何时忙过?在台湾不是吃大餐,就是洗温泉,打那一架,也没看你出手。唉~!」

「喂!掀人家疮疤掀这幺彻底,这样以后还能不能好好一起玩啊?你有很深的怨恨吗?不知道谁昨天才说,来我这跟度假一样,没啥事好做。拿着穿越局的薪水,过着度假般的生活,你有什幺好抱怨的啊?」王绍屏马上立刻反击回去。

「彼此,彼此!过着接近帝王般的生活,闲得发慌,这代表天下太平,你又有什幺好无聊的呢?」黄潮生本还想说些他没拿穿越局多少薪水之类无法求证的话,但女鬼、狼人、狐仙、外星人和神仙,一个个如幽灵般的话题,不断跳出来纠缠着他,让他决定不多谈自己的辉煌历史,以免暴露自己太多「黑暗面」,造成形象全面崩坏。

王绍屏还想说些什幺,却一时词穷。努力思索之际,他忽然想到什幺似的,到处寻觅般的向四周看了起来。

黄潮生一脸疑惑:「你找什幺?」

目光还在搜寻的王绍屏回答着说:「你刚刚把所有的人都数了一遍,但我忽然发现漏了两个人,一是冯老,二是林哥,这两人整天都没见到人,他们去哪了?」

「我刚刚经过健身房有看到林蔚,他自从喝了强健剂之后,似乎停不下来。一个四十三岁的中年男子,却好像非把六块肌练回来似的。至于冯老…,我记得早上有个他以前的老部属在海参崴做生意,好像前几天在路上遇到的,邀他今天去坐客。喂!我又不是你秘书,不要琐事都问我。」黄潮生到最后才想起来,自己干嘛那幺认真回答啊!

「谁叫你都在监视大家!穿越局的间谍!」王绍屏终于找到反击的方法。

「拜託喔!你以为我爱嘛!等你喝下高级强健剂你就知道,整个感官异常敏锐,任何风吹草动,无论我愿不愿意,都逃不过我的感知。这样很累,你知道吗?还嫌我!不然我申请调职好了。」黄潮生不喜欢穿越局间谍这个玩笑,抗议般的说着。

王绍屏已经渐渐淡忘他的齐天大圣複製人大军,越来越习惯黄潮生在身边的日子,所以连忙说:「好啦好啦!以后不说你是间谍了,我们去吃饭吧!我听王志平说海参崴是以盛产海参而得名,据说在港湾有家餐厅,海鲜做的很棒,今天就我们两个…呃!好吧!三个,一起去吃个过瘾。」莱西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悄悄来到他们身边,或许是吃饭时间到了,寻找食物的本能,让牠总能在关键的时间出现。

王绍屏刚刚一瞬即逝惦念过的冯玉祥,的确正在弃武从商的老部下洪熙田那里作客,只不过这次的招待…怎幺说呢?有一丝丝的诡异…。

  • 名称:娜塔莉的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0: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