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传奇超清在线观看

前往省城隍庙的路上,王家人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都有点忐忑。最后王绍屏实在忍不住了,拉着黄潮生低声问:「生哥,你这点子行吗?人摆不平的事,交给虚无飘渺的神灵掷杯,可靠吗?」

黄潮生一脸自信的样子说:「拜託!我和国姓爷有着过命的交情,你和祂有分不开的亲情,加上穿越局的威信,祂不帮我们帮谁啊?」虽然他说得很肯定,但王绍屏还是一脸不信:「又不是活人,还交情、亲情咧?穿越局的威信我倒是信几分,难道穿越局把郑成功从十七世纪拉过来?就算拉来,大家也不会相信那就是郑成功啊!」

就在王绍屏胡思乱想的时候,黄潮生忽然神秘地说:「对了!不把这个给你,等一下你就看不到这场好戏的真面目了。」说完就偷偷把他手上的手錶脱下来,递给王绍屏,催促他赶紧戴上。

「这是什幺?」王绍屏疑惑地问着。虽然看起来像手錶,但王绍屏认为这肯定不是单纯的计时工具。

「一种通讯器材,除了当实体手机用之外,还可以运用脑波沟通。」黄潮生简单的解释,并不想多说。

「脑波沟通的工具,我们有啊…!」王绍屏话还没说完,就被黄潮生打断:「我知道你们有,你以为我瞎了,没看见你耳后挂着脑波沟通器吗?但是你那款太落伍,在廿二世纪末就停产了。我这个是来自宇宙曆之后的东西,可以沟通宇宙间一切生物,你说谁比较厉害?」

「宇宙曆是什幺东东?」王绍屏更迷糊了。

「卌世纪后,地球人的中心迁到离银河系更近的地方,成立银河联邦,太阳曆当然就不是适用了,重新製作了通行联邦的宇宙曆,这样懂了吗?」黄潮生耐着性子解释道。王绍屏则是一脸癡呆,话都说不大清楚:「生…生哥,你…去过卌世纪?」

「没有!我只去过宇宙曆卅世纪,去出过个小任务,跑了趟龙套。」黄潮生悠悠地说着,但眉宇之间露出股忧伤,似乎不想多谈。

王绍屏看他这个样,担心可能勾起他什幺伤心事,也就不再追问,而是岔开话题的问道:「那这怎幺用?看起来像是普通手錶…我靠!还劳力士?」

「哪是伪装啦!这支錶是全自动的,还会根据你抵达的时代,显示当时最新的手腕装饰,我是说…如果那个时代没有手錶这款东西,它就会变成手环之类的。至于它的功能…等会儿你就知道,反正它全自动,你不用担心。」黄潮生一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王绍屏,一边不耐地挥挥手让他闭嘴,好似应付一个乡巴佬问着智障问题。

没多久,一伙人就走到总督府附近的省城隍庙。果然庙埕里停了大大小小的神轿,全部都是延平郡王的神尊。两旁三三两两的庙祝,不是抽着水烟袋聊天,就是啃着信众送来的便当。

阿牛师一个箭步走进庙里,用着他的大嗓门把大家招集起来,不过王家人在现场,他又被黄潮生唬得一愣一愣的,再也不敢造次多说什幺,把场面交给王家人。

黄潮生一脸霸气的代替王家出面:「各位乡亲,我们王家知道大家的心意,但是王家也有祖训,所以我们特别来这里请国姓爷做主,在城隍爷的见证下,大家掷杯各自请示国姓爷,如果国姓爷要求我们王家改回郑姓,那幺王家就无话可说。」

大约两百多名庙祝听完黄潮生的说法,各自私下议论纷纷,最后还是推举阿牛师出面说:「大家都同意,各自在自己宫庙的国姓爷前掷杯,只要出三次圣杯,我们就放弃要求王家改姓。」

「好!请各位庙祝在国姓爷神尊前站好,由我统一问,我的请示也很简单,就是问国姓爷:王家可以不用改姓吗?这样可以吧?简单明了。」黄潮生也很乾脆地告诉大家自己的目标。然后又说:「我先请示一下地主城隍爷,毕竟在人家庙里办事,也得请託一下。」黄潮生后面这句话,深得庙祝讚扬,认为他很懂人情世故,照顾到城隍爷的颜面,是个很懂事的年轻人,不禁对他和王家的印象也就好转了起来。

经过所有庙祝同意,黄潮生带着王家人,一起走入城隍庙主殿内。只见他念念有词地说道:「三官大帝座前弟子,现任地府崔判官麾下,转轮殿前实习右将军黄潮生求见城隍老爷,并委请城隍老爷通知国姓爷现身办事。」

他话一说完,一文一武穿着明朝朝服的两人,就从偏殿走出来,武官大笑着说:「好你个黄潮生,自家兄弟,来这里摆官衔,那个什幺实习右将军,你好意思拿出来摆显?」说完就过来给他一个熊抱。然后左手搂着黄潮生问道:「这就是这次局里任务的目标人物?」

黄潮生点点头,先和旁边的城隍打了个招呼之后才说:「不只,他还是你…我算算…算了,太久了,反正就是你廿二世纪的嫡系孙…孙女的独生儿子。反正就是你的后代之一啦!现在人家要他改姓,你得帮这个忙,让外面两百多个庙祝都连续掷出三个圣杯,我们才能过关。」

「没问题,局里的任务嘛!我看你再多问一个,问我这个后代子孙能不能入主台湾,既然要帮,就帮个彻底。」武官一边打量着王绍屏一边说。说完之后又对着王绍屏问道:「小子,叫什幺名字?」

「老祖宗,我叫王绍屏。」王绍屏已经震惊到不知该如何反应,人家问什幺,他自然反应的回答,不过还算有点理智的加上一个算不出来辈分的称呼,代表他对先人的尊敬。旁边的夫人与秘书团则是一脸诧异,完全不知道自家夫君或老闆再跟谁说话,因为他们完全看不见眼前这两位文武官员。

「呦!你这小子还算机灵,难怪局里会选你。也算我们郑家的光荣,不枉费我来这一趟。好!儒子可教也!潮生,我这个后生就交代给你了,你得好好照顾他。」

「这是本分工作,而且我还是他表舅公呢!老郑,我们这下子也算自家人了!呵呵!咦?不对,你可不能跟我算辈分,本来是好兄弟,一算亲戚,我就矮了好几辈。」黄潮生一惊一乍的连忙摇手的说。

「不佔你便宜,我们先把事情搞定,我就得赶紧回去了。」武官一脸不跟你计较的表情,就迈步往庙埕走去。

黄潮生这时走到王绍屏旁边:「跟你说没问题吧!现在搞定了。」

直到所有庙祝连续就黄潮生两个问题掷出六个圣杯,现场一片高呼国姓爷显灵的情况下,王绍屏还是一愣一愣的。小咪有点担心,她陆续用脑波呼叫,王绍屏都没反应,最后能走到他身边,拉拉他的袖子问道:「台生,怎幺了?你的脑波呼叫器故障了嘛?」

「你刚刚有呼叫我吗?我完全没收到…。对了!你们刚刚都没看国姓爷显灵吗?」王绍屏一边解释一边问道。

「有啊!不就两百多个庙祝都同时掷出六个圣杯。」小咪一脸疑惑,觉得自家老公走神也走得太厉害了吧?

「不是!你们没看到国姓爷和城隍爷两个人从偏殿走出来吗?」王绍屏对围过来的夫人们和秘书团问道。结果,大家同时摇头,而且脸上都露出困惑的样子。天真的小爱还连忙追问:「在哪?在哪?」二咪则是担心地问:「夫君,你是不是太劳累了?等一下要不要用医疗仓检查一下?」

黄潮生适时地走了过来替王绍屏解围:「他们看不到啦!如果没有我给你那只手錶,你也看不到。那只手錶的正式名称叫做电波通讯器,除了可以脑波通讯之外,可以和一切电波生物,包含各种灵体,无论是神、仙、魔、妖、鬼、怪…六界生物都能沟通。这只錶就送你了,不过它和你们落后的脑波通讯器会有冲突,我还是先拿回来,等神仙工厂盖好了,再一人给你们做一支。算了!那时也不用做了,直接给你们提升体质算了,明天就去选址。」

所有王家人都是脑袋一片问号,只有王绍屏问道:「生哥你没用手錶,为什幺能和他们称兄道弟?是因为体质提升的关係吗?」

「聪明!先吃饭吧!你看莱西和加菲…。」大伙顺着黄潮生的眼神低头一看,莱西和加菲一边一个咬着他的腿,快把他的裤子扯烂了。这时大家才想起来,好像午饭都还没吃…。

黄昏时刻,王绍屏摇醒了正在午睡的黄潮生:「生哥,晚餐之后就要和委员长视讯了,你来不来?」迷迷糊糊的黄潮生还是点点头。随即又清醒地说道:「你还是给我一个脑波通讯器,到时有状况,我们才好沟通。」

晚餐时候,王绍屏打算让手边的所有智囊利用晚饭碰个头,好好讨论一下对国府谈判该如何进行,所以连长辈团和林蔚也都过来了,毕竟他们对这个时代比较熟悉,委员长也算他们的老对手或老上司。

王绍屏让黄潮生先把两人讨论过的计画对大家说了一遍,看看大家有没有什幺意见或补充。

黄潮生话一说完,先开口的倒是王绍屏,不只是抛砖引玉,内心里其实对于黄潮生的计画也有点担忧:「生哥,你觉得老蒋会让步吗?毕竟由国府扛起来对民众解释的任务,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而且联邦制的概念,我认为他也不见得会接受。」

「联邦制不一定要真的实现,但各方停火,他应该能接受。初期各家武装势力在各自在自己的势力範围里努力建设,保留涉外事务给中央,之后再慢慢一统,他应该勉强能接受,而且他可能会表面接受,暗地里搞他自己那套。至于託管地未来要公投,让他去向民众解释,这得给更多的好处才行。」黄潮生仔细的回想自己的构思,一一解释道。

「给个屁好处,不服就打,大不了把他拉下马,难道中国离了他就不行?」冯玉祥火爆的脾气不改,他一听到要和小蒋妥协已经是万分不爽,现在还要多给好处,他恨不得把这个老对手捉起来胖揍一顿。对了!王绍屏他们年纪轻,所以称呼委员长为老蒋,长辈团几乎个个比委员长年纪大,尤其多是前辈,他们则称呼他小蒋,不是那个后来到台湾之后的小蒋。

黄潮生对此皱皱眉头,他对冯玉祥的印象并不好,不单单是来自教科书的印象,而是来自他几次任务的接触,他认为这个叛变大王,根本就是个投机份子。尤其对老蒋,他就喊打喊杀的,或许他和老蒋有化不开地恩怨情仇;但对老共他就偏帮的不行,而且还和苏联勾勾搭搭的,和那些勾结外国势力的土军阀没啥两样。要不是共产主义的盛行是时代趋势,他这种行为算情有可原,加上他在抗日的时候还有所坚持,黄潮生真想叫王绍屏把这个倒戈王的隐患赶出去。

吴佩孚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名为王绍屏的表哥,但看起来就是首席军师的样子,和以往那些堂哥不能比。见他皱起眉头,担心老冯触及人家底线,连忙打圆场的说:「我认为只要做点小小表面功夫的让步,小蒋就会同意。就让国府派出观察员长驻託管地,我相信小蒋就能自圆其说。」

曹锟一拍桌子连忙称好:「这个办法好!人选嘛,我们可以自己挑,用国府连络员的名义,无论对国联或当地百姓,对内对外都说得过去。而且又和国联观察团有所区葛,这样一来,蒋志清绝对能自圆其说。小吴啊!你这脑筋好使!」

林蔚也点点头:「其实台生你愿意继续金援国府,委员长就只要一个台阶而已,吴老的这个点子挺不错的。」

「既然大家都觉得不错,如果没有其他意见,我们就照这个方向谈。」王绍屏下了结论的说。

曾昭吉这时候开口了:「台生,我有个小小意见。你不要一开始就把底牌都亮出来,慢慢地拉锯着谈。着急的是小蒋,不是你,不用一开始太大方。我们和国府打交道那幺多次,哪次不是大方的过头。所有斗米恩升米仇,大方过头不是好事情。你看这次你真的强硬起来,他们反而着急了。」

杨钧点点头接着说:「我认为之前大方没错,不然台生不可能站稳脚步。不过,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昭吉说得很对,这个时间点,我们得摆点高姿态,不然国府那群人还是会得寸进尺。上一次和顾代表谈的就挺不错的,没有给出具体承诺,应该给他们不小的压力,我个人认为委员长这次的姿态应该很低。你的压力不用太大,而且我们人在海外,可以不吃他们那套威胁,所以放心地谈,应该没问题的。」

达成一致共识之后,大家决定由王绍屏、黄潮生主谈,杨钧和曾昭吉一起进去当参谋,其他长辈和夫人团就不进去捣乱了,毕竟其他人不是和老蒋有过节,就是出现女人,在这个时代显得不庄重。

八点钟时间一到,四人加上秘书王志平和王念平,总共六人一齐踏入总督府地下室改装好的视讯会议厅。

当大家坐好,打开设备,没想到委员长已经在萤幕那头了。

「台生,好久不见。」委员长一开头打的这声招呼,算是以平起平坐的态度来谈判,而不是以上对下的命令口气,就知道他的姿态很低了。王绍屏微微对曾昭吉一笑,表示真被自家师父料到了。曾昭吉笑得很开怀,山东谈判造成的心理阴影,似乎就在王绍屏的肯定下烟消云散了。

  • 名称:欲女传奇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6: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