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鬼狐超清在线观看

确认救出爱莲娜之后,王绍屏就完全不管美国政变的后续发展。因为他得面对更棘手的挑战,那就是全力争取国联的支持,让新佔领地置于国联的託管之下。

王家这次动作如此大,一口气吞下苏联滨海区、东西伯利亚和日本北海道、琉球与台湾,除了建立广大的根据地,避免陷入中国内部纷争,让机器生化王国有足够的生存空间之外,对外来说,与其说是报复,不如说是恫吓。除了吓阻日、苏之外,还希望能恫吓其他对华利益虎视眈眈的列强,让他们能收敛一点,为王家未来成长和带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多争取一些时间。

不过这次行动的确有点搞过头,日、苏有没有吓到,是不是停下对王家觊觎,这还有待后续发展来证明。但在东亚有着殖民地利益的英、法反而真的恐慌了,而且还不是好的那方面地效果,反而可能採取忌惮之余的反扑。尤其是两国在国力上逐渐衰退的情况下,虽然不会直接诉之武力,但运用各种合纵连横的外交力量来遏止王家势力与影响力继续的扩大,则是必然的发展。这可以从,战事开始没多久,各种势力的阴谋诡计就开始蠢蠢欲动,得到证明。

有鑒于此,如何安抚列强,成为王家外交方面的重要课题。如果说,同时攻击日、苏,是王绍屏一时冲动的决定,那幺申请国联託管就是王家深思熟虑的结果。当然王绍屏自己没那本事想那幺多,基本都是仰赖小咪原始码升级之后的人工智慧光脑理性分析的结果。反而是长辈团在王绍屏稍稍解释之后,立刻看清这点,全力支持这样安抚列强的方案。毕竟当前世界正处于经济动荡时期,委身在列强能控制的势力範围之下,能带给它们一种错觉,觉得事态似乎还没严重到完全失控的地步。至少削弱日苏两国在东亚的蚕食鲸吞,维持亚洲现有均势,避免中国崛起,继续保有列强远东利益的目的很明确地现在就能实现。至于养虎为患?操纵国联的列强根本不把一个古老家族放在眼里,要不是刚好发生经济大恐慌,各国忙于处理内政,并得仰赖王家经援,这些列强当中掌权的政客们,一致都认为自己的国家能一口就把这个世界首富的家族吃乾抹净。因此对于未来,他们不仅自信能继续掌控局势,而且认为可以从这块託管地获得一些额外的好处。

譬如法国,本身正陷入政治上多党斗争的动荡,中央政府没有统一的共识,但稳定东亚局势的看法仍是主流。虽然忙于内政党争,怕有任何意外,各方势力也不轻易表达立场,纷纷对于王家发动的战事採取了观望的态度。不过,当王家一提出国联託管的议案,即便外交方面有关单位仍在努力将苏联引进国联,以便平衡东欧局势之时,各派政治人物檯面下仍立刻开始运作,促使执政党赶紧採取承认王家在国联託管下的统治权,争取对法国有利的託管条件。

英国方面,在绥靖主义渐萌芽的情况下,内阁的共识很简单,就是期望能在多方都不得罪的情况下,能够保持东亚现状。明白的说,虽然对这场战争没有任何评论,但英国政府仍不希望放纵王家成为东亚另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即便它们现在没有实力运用武力遏止当前战事,但他们认为未来透过对日、苏的援助,可以将战事无限延长,最好打得三败俱伤,让远东均势仍大英帝国的掌控之中。

但他们没有料到战争结果一面倒,很快就结束。王家不仅获胜,还顺利佔领两国广大的土地。这完全在英国那些老奸巨猾政客的意料之外,一时之间,英国内阁也慌了手脚。不过,当贾米森将王家决定申请国联託管的消息传回来时,英国内阁的反应…该怎幺说呢?不算鬆了口气,但也对自己在亚洲的殖民地的未来稍感放心。王家连佔领来的土地都要国联託管了,在英国大部分阁员看来,王氏集团并没有对英法东南亚殖民地有着更过分的要求。

但英国对于这个世界上忽然出现强大的武装仍充满忌惮,无论是不是国家势力,都让英国深感威胁。即便王家要求名义上国联託管佔领地,仍无法完全放心,毕竟王家主张的是託管地是由王氏集团实质治理,而非国联派员管理。为此,英国内阁全体阁员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但英国毕竟政局相较于法国稳定,党争并不严重,于是他们再度召开内阁特别会议来讨论这件事。会议在西敏宫的国会大厦里进行,所有内阁成员全员到齐,希望能讨论出立场一致、切实可行的具体政策。

会议一开始,和王家打过交道,并且关係不错的张伯伦就开口说:「国际联盟54个会员国不是铁板一块,不要说德国在那里上跳下窜的为王家游说,法国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倾向有条件同意,不会和我们採取一致行动。虽然檯面下的法国各派政客小动作不断,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多要点好处罢了,我们无法寄望在法国找到反对这件事的盟友。甚至我个人认为,身为世界首富,王家随便甩个好处,法国政界很快就会一致举双手双脚赞成了。最糟的是,我们也无法阻挡神奇杰克手中挥舞着黄金去游说中南美洲那些小会员国。我相信,这件事只要一进入大会表决,肯定会高票通过。我们现在摆明反对,只是平白无故得罪这位世界最有钱的人和他背后的庞大家族罢了。」一向主张英国得把精力摆在国内和殖民地稳定上,甚至后来对德国的扩张也採取绥靖政策的财政部长张伯伦,坚定地表达了,不赞成英国在王氏家族申请案上採取公开的反对立场。

真正掌握内阁权力的枢密院议长鲍德温这时则开口说:「英国不怕得罪任何人,但我们得专注英国的利益。的确,现在和王氏集团起冲突对英国不利,但不代表英国不能在获得利益之外,缺乏政治智慧地思考出其他方法,来抑制这位东方潜在对手的成长。

据我所知,由于希特勒上台之后,重新武装德国的倾向非常明显;法国前总理,现任的外交部长约瑟夫‧保罗‧邦库尔正在透过苏联驻法国全权代表多夫加列夫斯基,和苏联外交人民委员李维诺夫儘快建立两国政治军事同盟,把德国、法国、比利时三国保证互不侵犯的『罗加诺公约』从西方延伸到东边的苏联边界去,形成德国、波兰、苏联三国保证互不侵犯『东方公约』,而且希望继续拉我们作保。只不过由于德国和波兰强烈反对,无法马上成功,当然我们也不必淌这趟混水。但邦库尔的另一项提议就很有趣了,他邀请苏联加入国际联盟。绅士们,我们可以不反对法国的这项提案,甚至私下给予支持,作为交换,让法、苏和我们在王氏提案中和我们在某些方面合作,你们觉得如何呢?」

鲍德温是曾经出任财政大臣及两任英国首相的保守党政客,他与邱吉尔都是毕业于哈罗公学的知名校友,两人关係一向很好。在未来没多久,麦克唐纳将因健康恶化而辞任首相,按原历史发展,他即将出任第三任首相。而当他一接任首相就大力提拔邱吉尔,他和邱吉尔与共济会都往来密切,而且两人都是对外关係当中的鹰派。

只是他比邱吉尔冷静,而且更加老谋深算,他知道英国对新一次的欧战全无準备,因此希望尽量拖延德国发动战争的时间,甚至运用通过印度自治法案来摆脱印度独立运动的纠缠,让印度国大党允诺,在二战爆发后仍全力支持英国参战。

但却因此引起英国国内哗然,认为他放弃英国殖民地当中皇冠上最闪亮的明珠。再加上英王爱德华八世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退位风波,导致他最后必须提前退休。但他退休前,推荐的竟是张伯伦取代自己,而不是好战的邱吉尔,因为他希望进一步争取时间,让英国整军备战。可惜事与愿违,英国当时内外交困,张伯伦又一昧深信外交力量能抑制德国的扩张,白白浪费鲍德温争取的备战时间,甚至导致鲍德温事后也饱受指谪。

虽然他后来的一联举措,让他时不我予,最后名声受损。不过,现在他提出来的这个方案,倒是一计妙招了。让法国邀请苏联进入国际联盟,这样法国即使不反对王氏申请案,也算反对了。而苏联如果在託管案表决之前,提早进入国联,那幺这件託管申请案会怎幺发展,英国就不用独自烦恼,能打的牌就更多了。难怪英国在近代史里能赢得知名「搅屎棍」的名号,就是因为英国政客擅长搅乱世局混水的人才辈出,而且真的名不虚传啊!这也是英国以英伦三岛能独霸世界三百年的立身基础。

鲍德温的妙计刚出,身体非常不好的首相麦克唐纳咳嗽了好大一阵子,连财政大臣张伯伦都站起来替他拍背,帮他舒缓一下,结果让鲍德温的提案没有立刻表决,功亏一篑。而麦克唐纳在稍微好了些之后,喝口茶开口说:「我赞成议长『专注英国利益』的说法,那幺我也请大家想一想,目前王氏集团佔领地是国联託管对英国有利呢?还是放任王家独自自行佔领?主导苏联加入国联,长期来说,对英国是有利,还是有弊?提醒一下在座各位绅士,国联并没有大家想像中的强大,且具有强制性。即便我们在当中有极大话语权,所能影响的,不过是它的下属组织和託管地,对会员国的各自决定,并没有太大约束力。」虽然麦克唐纳逐渐失去掌控内阁的实际权力,但他并没有失去首相该有的智慧,一开口就重新把主导权掌握回到自己的手中。虽然没有说明白,但话语中却彻底表达他的智慧:「託管地有影响力,但对新会员国没有。当中的利益,请大家想清楚。」

保守党的殖民地大臣菲力浦‧坎利夫‧李斯德爵士抢在又打算大放厥词的邱吉尔前面说:「我们当然是支持託管案,这样我们就能假借国联名义监控王家在这一大块土地上的所有行动,如果没有这个名义,王氏集团也不会把这块土地吐出来,而且他们在那里干嘛,我们完全不知道!至于苏联一向是自由世界的劲敌,虽然加入国联是孤家寡人,但总是出现唱反调的家伙,那还不如把美国拉进来,还好一点。」

保守党第一海军大臣博尔顿‧艾利斯‧蒙塞尔爵士也紧跟着说:「对!我也支持託管,但我们得争取王家同意这些佔领区非武装化!」但他忽然又觉得自己异想天开了,在日本、苏联急于夺回这些「失地」的情况下,怎幺可能非武装化呢?所以他马上又补充说:「至少要让国联驻军,或者王家可以成立自卫队,但得接受国联派驻军官团监督,这样或许我们还能得知王家在军事技术上的祕密。」在座的内阁大臣纷纷点头,表示同意託管,算是对英国在亚洲殖民地的安全上了一道保险,至于拉美、苏任何一国入伙,则完全被忽视了,谁会想让这两个超级大国加入国联这个英法能独自操纵的国际组织呢?这让鲍德温感到颜面尽失。

在大家纷纷赞同前两位对託管意见的发言之后,自由国家党的外务大臣约翰‧西蒙子爵这时开口说:「假若大家都赞成国联託管,那幺接下来的麻烦就是适法性的问题,我们该用哪一条国联规约呢?对于非主权国的王氏集团,我们又该怎幺定位呢?还有託管不可能永远,这些佔领地未来该如何处理呢?是自决独立?还是归给某个国家治理?」他说完这些实质性问题,内阁大臣们又开始头痛了起来,因为法规的适用性的确关係到英国的直接利益。

尤其这些大臣再怎幺是外交白癡也很清楚,一旦英国赞同这些佔领地由国联託管,那代表着这些地区将有机会秉持着1918年1月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提出十四点和平原则当中的「民族自决原则」进行最后归属的公民複决。毕竟国际联盟託管地是指根据1919年6月28日签订的《国际联盟规约》的第22条而成立的一些区域。而这条规约就是英法等一战战胜国利用威尔逊的民族自决原则、公正解决殖民地问题等主张包装出来,目的在于支解敌对地同盟国殖民地与保护国时,有名正言顺的依据。虽然当时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承诺只在欧洲範围内,实行民族自决权。但后来这条规约几乎遍及全球战败国的领地与殖民地,难道只准英法放火的引用,不准王家点灯的落实吗?

即使英国想用国际联盟直属託管的理由来新创法条也不可行,因为直属託管也有前例可循。例如国联本身曾直接管治萨尔15年,后来仍经该地区全民公决回归德国。即使目前国联还直接管辖治理着德国和波兰争议的但泽自由市,但在座的每一位都知道,最终仍会有「最后解决方案」,而非永久託管。(事实上,但泽自由市的託管时间由1920年11月15日至1939年9月1日止,一开始是与波兰为关税同盟关係,后仍被纳粹德国以武力收回。)当然国联託管不一定得先讨论「最终方案」,如果英国现在非得让王家的佔领地找个主权国来託管,那德国和波兰不就会因为但泽市归属立刻打了起来?但如果真让王家在这些土地上建立政权然后最终独立的话,那东亚的局面会变成怎幺样呢?所有英国阁员忽然觉得背脊发凉,全身起鸡皮疙瘩。

正当内阁集体陷入沉默,努力思考当中得失之际,一直找不开口机会的邱吉尔把握住这个空档,自心满满地说:「当年我们扶植日本对抗帝俄和苏联,又扶植大清帝国制衡日本,难道我们现在就不能这幺做吗?不敢明目张胆的扶植苏联、日本,难道不能协助中国南京政府收回这些『失地』吗?据我所知,王家是以日苏非法侵略取得不当领土为由申请国联託管,而他们现在佔领的土地不是当时中国的失土,就是藩属国,我想南京应该会很有兴趣的。还有,我记得1928年,台湾有个民众党向国际联盟控诉日本在台的总督府以鸦片膏买卖所得为日本本国的财政收入。国际联盟之国际鸦片调查委员会还在1930年2月19日派遣委员三名、两名书记抵达台湾进行调查。这一切还是目前国联秘书长,也就是即将卸任返国出任我国驻义大利大使的埃里克‧德拉蒙德爵士亲自过问的,我想这个民众党应该也可以给神奇杰克找找麻烦吧?除此之外,日、苏在自己原有土地上经营的应该不是一年两年,出现个游击队、反对党什幺的,应该也不难吧?」邱吉尔可是为了这次会议下了苦功準备,但是一开始都找不到机会表现,这下终于让他感觉有点扬眉吐气了。

外务大臣约翰·西蒙子爵听了邱吉尔的话之后,接着他的话提出自己地疑问:「扶植游击队、反对党这些还好说,我们也算驾轻就熟。但我记得派驻王家特使贾米森爵士说过,南京政府的真正统治者蒋先生和杰克王关係很好,他们之间也有特使居中联繫,我想南京政府不一定会按照我们的意思办。」

邱吉尔不屑地哼了一声,本来想点燃他心爱的雪茄,但看到首相先生又开始咳嗽,他忽然想起了这任内阁为维持首相健康,大家不得吸菸的规约,心里咒骂了一句:「老不死的家伙,赶快下台吧!这样我才能继续好好吸我的雪茄,没有雪茄,我哪有完美的灵感?」

即便心中对自己的地位不够高,必须迁就其他人感到有点不爽,但对这次的议题,邱吉尔可是有备而来。他收起了雪茄菸,清清喉咙地说:「南京政府?大家可能都不太注意SIS(英国秘密情报局)的报告,先不说最近杰克王和蒋的关係非常紧张,光是南京内部各种派系对王家纷纷下手这件事就足够让我们从中作文章了。还有,SIS还有一份已经证实的消息,中国共党的党中央已经流窜到川南和西藏的边界附近。如果南京政府不肯配合的话,透过西藏,难道我们不能给南京政府也找找麻烦吗?假如国府还是那幺不听话的话,那我们就给他们大麻烦!」

所有阁员听邱吉尔这幺一说,忽然又觉得适法性是小问题,王氏集团身分也没关係,甚至这些託管地的未来也不会形成多大威胁,甚至整个东亚好像都还在英国的掌控之中。于是纷纷盛讚邱吉尔是东亚通,对远东十分了解。

首相麦克唐纳皱起眉头,心里想着:「搞得这幺複杂,以后会不会玩火自焚、自掘坟墓呢?」而财政大臣张伯伦也摇摇头,心里也想着:「大英帝国现处于风雨飘摇之际,真的要给这位大金主下套吗?万一真的得罪他,那幺我们哪里还能找到无息贷款呢?」但是张伯伦也不想现在就扫正在兴头上同僚的兴,于是撇撇嘴,没有多说一句。

大家一阵喧闹之后,首相麦克唐纳再度开口作了总结:「好吧!既然大家有了一致共识,那幺具体细节的谈判让派驻在王氏集团的贾米森爵士去负责吧!我们也照会其他有派驻在王家领事的国联会员国,让他们集体和王家谈判吧!至于那些见不得光的手腕,就让邱吉尔爵士负责吧!最后,大家还有什幺建议吗?」

张伯伦这时候举手:「我建议我们各国或是国联本身不要负担託管地的任何管治费用,包括驻扎当地国联观察团的经费都由王家负责,这件事一定要坚持。我们真的没有多余的经费去搞这些,就让王大财神通通自理吧!」在王绍屏金援英国之后,张伯伦才觉得缓过劲来。现在内阁又想给王家下套,他可不想对此多花一个铜板,以免未来真和王家关係搞砸了,财政再度紧张,那找谁去呢?「现在可得赶紧趁着还没和王绍屏翻脸,把他的金援好好用在摆脱金融危机上。」张伯伦暗自下了决定。

麦克唐纳知道张伯伦为财政操碎了心,也知道邱吉尔他们这批人做事没底线,最后一定会和王家翻脸。不过他也没能力否决邱吉尔的提案,不说现场那些目光如豆的政客会不会支持他,光是邱吉尔背后的势力,就能让他明天马上下台。「为帝国着想,多忍耐一点吧!」麦克唐纳在心中叹了口气,缓缓地说:「就照财政大臣的意思来处理,国库真的没有多余的钱去做这些事了。为了让王家接受这些条件,西蒙子爵,你在饬令贾米森爵士操办谈判的时候,可以在其他条件方面放宽一点,就把王家当个託管主权国的概念处理吧!」倾向首相的自由国家党外务大臣约翰‧西蒙子爵自然明白首相向王家示好的意思,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让阁员讨论谈判条件的内容,他会在会后找时间和首相单独磋商。

西敏宫会议结束之后的一个小时,两个在内阁中举足轻重的人,在英国贵族流连忘返的着名圣詹姆斯俱乐部碰头。「温斯顿,你确定那件事情做的隐密吗?看来首相目前是打算对杰克王家族採取绥靖政策,如果那件事一旦曝露,我们可有麻烦了。」说话的是刚刚在内阁会议当中极力主张「专注英国利益」的枢密院议长斯坦利‧鲍德温伯爵。

「斯坦利,你放心,这次的行动由军情六处优秀的002号情报员比尔‧费尔班克斯负责的,他有着最高权限,直接与我联繫,绝对没有问题的。而且比尔对于东亚局势非常了解,据我收到的报告显示,这次国民政府委员长的两名使节之死,甚至都不是比尔亲自动手,比尔只动用了日、苏和南京内部的一点小矛盾,就促成了这次的爆炸,怎幺样也查不到我们头上。虽然目前两个人的尸体还没清理出来,但是那场爆炸把湖南省主席官邸的大门都炸塌了,两辆汽车也炸毁了,那样的爆炸之下,连杀手当场都粉身碎骨,我就不相信还有人能倖存。」温斯顿‧邱吉尔说完之后,深深吸了一口雪茄。

「这样就好,只要让国民政府和神奇杰克失去秘密联繫的管道,我相信我们就很容易挑起中国内部的矛盾。无论日本、苏联也好,共党或地方势力也罢,只要王家小子不和那个光头独裁者联合,都可以让中国乱上一阵子,这件事你还是得盯紧了。现在你得到首相的授权,如果有需要,让军情六处尽量资源向中国倾斜,我们不能让东亚局势失去控制。一个小小的日本,我们可以不在乎;苏联有德国牵制着,我们也不用花太多心力。只有中国这个东亚的庞然大物一旦崛起,我们连印度这颗大英帝国皇冠上的明珠都有可能保不住,更不要说在东南亚的利益了。」鲍德温伯爵再次仔细地叮咛,而邱吉尔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有点不以为然:「大英帝国什幺时候会怕中国那三流的殖民地国家的挑战?鲍德温真的老了,以后应该是我温斯顿‧邱吉尔的时代了。」

无论鲍德温和邱吉尔有什幺祕密行动,英国外务部还是照着原来内阁支持託管案的决议,开始在国际上联繫。最后在英国政府串联下,派驻在王绍屏身边的英国领事贾米森、法国领事戈思默、德国领事韦尔曼、阿比西尼亚领事摩克多等人即开始和王绍屏磋商关于利用国际联盟託管,实质上却由王家直接统治的佔领区管治模式。当然,实际上还是以英、法、德三国主导,而非国联会员国的美国领事郝沃德、教廷贴身代表蒙蒂尼、沙乌地阿拉伯代表,王储绍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绍德(仍是英国保护国尚未真正独立)则被排除在外。不过,在王绍屏顾及几位的颜面下,要求他们以见证者的名义参加协商。

而这次不算冗长的交涉中,王绍屏以为最头疼的事,莫过于利益交换上的讨价还价,他完全没有想到光是託管模式就让他听到头大。只听贾米森介绍着说:「根据《国际联盟规约》的第22条规定,託管有两个阶段,第一是正式撤销前宗主国对该地的主权;第二是将託管权力转移到国际联盟会员国集团中个别的国家,所有在託管当局管理範围边界都会直接被『託管国』管理,直至託管国认为该地可以有能力自治为止,在依据民族自决模式,决定该託管地的最终主权模式。

因为杰克你们王家是以非法侵略佔有的名义申请,这是一战后的第一桩,所以我们建议由当地原住民向海牙国际常设法院申告,当然这是走一个程序;不过,你们还是必须举证。」

杨钧身为王绍屏的师父不能不考虑到这件事情的複杂性:「要什幺证据呢?原主权国,那是不可能的,甚至琉球王国、虾夷王国都已经灭绝,怎幺弄?如果提出原住民请愿书,可以吗?但那也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西伯利亚滨海区有超过卅万华人;台湾超过四百六十万人;北海岛和库页岛的虾夷族加起来也有廿万,多少人请愿才算数呢?还有其他的举证方式吗?」

贾米森点点头:「请愿书是个方式,如果不想太难看,当然能过半数最好;另外就是非法佔领的主权国对佔领后的原住民迫害例证也可以,无论是种族灭绝的屠杀,还是政治、经济上的迫害都行。」屠杀、镇压这件事日本人和苏联都做得不少,日本放任鸦片贩卖更是在国联有纪录可查,举证起来都不困难,杨钧满意的点点头。

贾米森环顾四周没有人在提出疑问之后,继续说:「再来是託管国的问题,你们申请由国联委託王氏集团代为执行管治,这个也没有先例,不过常任理事国已经同意以国联直辖,然后用委外公司的名义,委託贵公司治理。不过国联的基本规则还是要遵守,第一是,不得建设防御工事及海陆军基地;第二,不得在託管地徵兵;第三是,每年要向国联託管委员会提交报告。当然,国联将会派驻观察团,监督前两项工作。」

听到这里,列席参与谈判的冯玉祥立刻站了起来,大声抗议着说:「目前王家佔领的都是飞地,彼此不相连,独自面得对日苏两大强国,不得建设防御工事及海陆军基地,又不能在地徵兵,这不是要陷害人吗?」其他长辈团也在席上议论纷纷,觉得国联的规定是一场坑人的把戏。

「大家稍安勿躁嘛!等我先全部说完,大家再来讨论嘛!先不要急。」贾米森的中文越来越溜,成语随口就来。

等到王家阵营的人全都安静了之后,贾米森继续说:「本来依据国联的规定,託管地分为三种,第一等託管地的规定是,当地人民大部已经能够自治。也就是已经达到基本可以独立成为国家存在的程度,但因为未曾建国过或已经失去独立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暂时得接受託管当局提供的行政建议和协助,直到能完全地独自生存。当然,託管当局在当地政府的主要施政,应以当地群众的期望为主要考虑角度,即便无法再度建国,也得实施高度自治。例如,前鄂图曼土耳其所控制的地区,像是刚刚独立建国的伊拉克或仍在託管的巴勒斯坦、叙利亚等地,而你们申请的北海道、琉球王国符合这款规定。但目前虾夷王国和琉球王国的王室已经绝嗣,是否採用这一款原则,建议你们在当地先做一些民意调查。

第二等託管地则未达自治标準,需要託管当局进行更大力度的控制。託管当局必须在保证该地区的文化自主意识和宗教自由的前提下,担负起该地区的行政责任。当然,託管当局不能在当地进行虐待性及违反人权的政策,譬如奴隶贸易、供应军火让当地治安混乱或彼此交战,或在当地禁酒的情况下提供酒类。当然更不可能规划军事设施及对当地人民提供军事训练。国联会员国在当地可自由及公平地贸易,託管地人民亦享有基本人权及平等的商业贸易权利。这些託管地多是位于西非和中非次撒哈拉地区的前德意志第二帝国殖民地或保护国,像是託管给比利时卢安达、乌隆地,託管给英、法的坦噶尼喀(坦尚尼亚)、喀麦隆、多哥兰(迦纳)等地。当地文化并未完全开化,部落经常交战,所以你们知道为什幺国联要这样规定了吧?台湾有许多住民会械斗,山地原住民甚至听说会出草,比较符合这项规定,还有泰国南部有宗教游击队,也算符合。当然,这一切你们还是要调查清楚。

还有第三等託管地,这是託管当局能获得全面授权完全管治的地区。通常是鉴于该託管地的人口稀少、或者国土面积小,或者和文明中心地区距离遥远,或者地理位置接近託管当局管理範围的边界、或者有其他状况,託管当局可以视该託管地为託管国的一部分,而完全以该託管国之法律所管辖。像是西南非洲(纳米比亚)和原德属南太平洋诸岛,分别由英属澳洲、日本和英属南非统治。你们佔领的东西伯利亚、东北亚滨海区应该都算是这一类。

好了,现在问题来了,王氏集团并非主权国,而目前佔领地又有点複杂,三种等级都有,加上原有主权国并非国联会员国,嗯!日本刚退出,所以也成了非国联成员。面对两大原有主权国又非国联会员的威胁,无法进行国联仲裁,达到和平解决的目的。因此我们有几个提议,我们可以将这些佔领地视为第三等级的例外,给予王氏集团全面管治的权力,但因为贵集团只是国联的委外单位,所以我们建议王氏集团在三个月内将相关自治法律,经当地住民同意后,送交国联备查。而防御工事和陆海空基地则在国联的监控下建立,可以视为国联的财产,将派驻军事观察团进驻,并给予法律地位保护,但所有相关经费由王氏集团自行负担。」

虽然王绍屏脸上不动声色,但眼睛一闪而过的亮光,依然瞬间被贾米森捕捉到,他知道他成功达成内阁的要求了,所以他不由得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然后加码的说:「另外,佔领地人民可以由国联发给身分文件,通行全球。这个身分文件,国联内部俗称『南森护照』,在1922年时由挪威外交官弗里德托夫‧南森设计的,刚开始是为了给俄国内战的难民政治庇护用的,但最近因为鄂图曼土耳其帝国政府正在对亚美尼亚人、亚述人进行种族灭绝,当然部分土耳其人被反灭绝,所以目前也发给这些人。目前有52个国家承认该护照,已经发了几十万本,帮助了许多无国籍人士移民到了其他国家。虽然王氏佔领区没有难民的问题,但这个护照可以解决佔领区人民对外旅行的问题,毕竟他们有可能有对外通商、求学…等等需求,这本护照会解决这些问题。」

贾米森看着王家方面的代表纷纷微微地不自觉点头,知道时机成熟了,于是在最后才提出列强真正想要谈判的条件:「对了!最后一件事,国联不负责所有託管衍生的费用,但同样地,国联也不对这些地区收税,但希望这些佔领地能依据税金比例缴纳部分经费,供国联各观察团,以及国联内部各种文件与非文件的审查使用。而这个部分的金额多寡,我想应该就是我们要协商的主要目标了。好啦!朋友们,对于我刚刚所述的条件,还有什幺问题吗?」

段祺瑞这时举了手问:「观察团有任何权力吗?」不愧是当过总理的人,马上问到关键点上,洋人在华人土地上一向高高在上,甚至到了廿一世纪仍是如此,无论两岸哪个政府,只要遇到老外,就像遇到祖宗。外事纠纷一向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甚至法律都会转弯。如果国联观察团到王家土地上,有着这样那样的隐性权力,段总理不敢相信王家会真的和国联的人槓上,还是先搞清楚来的好。

贾米森得到的饬令很单纯,就是扮白脸,不停地给好处,除了行政管理费最少希望能拿到税收的一成外,英国内阁没有强加给他任何压力,甚至告诉他,能要多少是多少,对于这一成的要求也没多大坚持。会这样授权贾米森的原因在于真正的阴谋并没有在国联託管的交涉上,毕竟国联有太多国家盯着,英国很难在里面下绊子。唯一能在国联行动上做手脚的地方,的确是在观察团,不过却是在观察团的人选上,而非权力的规範。只要观察团驻扎了,能自由行动,以英国搅屎棍的优良历史传统,总能找到机会使坏,所以没必要在明面上在法律条文之中提醒王氏集团。因此,即便贾米森自身都觉得自己的祖国绝对没那幺简单容易就轻鬆完全支持王家,但好人谁不想当?于是他很果断地摇摇头:「观察团只要求行动自由,没有其他权力,毕竟他们只对国联负责,不是对这些土地上的老百姓负责。他们只做观察和报告,决议还是在国联本身,而治理的责任则在王氏集团。」

对于这个答覆,段祺瑞算满意的点点头,但曹锟这时举了手说道:「那我们是不是不能有军事管制区?没办法管制的话,万一洩密,安全问题也就失去保障了,不是吗?」当过总统的军人第一想到的还是国防安全,加上历经过1923年的山东临城劫车案,曹锟对于洋人的外交手段,尤其那个团这个团的交涉可是心有余悸,他还是希望问清楚,毕竟他自己都猜测王绍屏还有很多秘密没有公开,于公于私,他也不希望这些手段让洋人知道。

对于曹锟的质疑,贾米森两手一摊,无奈地说:「这没办法,既然是国联託管,就很难有军事上的机密,因为国联只允许託管地有限度的自卫能力,而不是赋予主权国家般运用武装的完全力量。不过,我相信神奇的杰克一定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吧?毕竟北打苏联,东打日本的军事力量,都没有放在这些託管地上,我个人认为,即使杰克宣布这些地方成为非武装地区,也没人敢在老虎头上拔毛。对吧?」贾米森说完后,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可以看出外国使节团笑得有点尴尬,王绍屏的神秘武装的确让他们这些自许主宰世界秩序的列强很头疼。王绍屏这时对曹锟微微地点了点头,曹锟会意,他知道王绍屏一定有其他办法,也就没有再针对这个议题继续穷追猛打。

听完贾米森的介绍与说明之后,杨钧要求休会一下,让王氏集团内部讨论一番,再做最后的协商。在王家还没开始进行内部讨论之前,各国使节,包含法国领事戈思默、德国领事韦尔曼、阿比西尼亚领事摩克多,甚至身为观察团的美国领事郝沃德、教廷贴身代表蒙蒂尼、沙乌地阿拉伯代表等人都向王绍屏提出他们的盟邦或其他国联会员国委託他们提出的一些经济援助,以换取这些没有出席这次协商的会员国在国联大会投下赞成票的交换条件。王志平等秘书一一记录下来,等内部讨论之后,将私下一一个别答覆,以免任何一个会员国知道彼此的利益交换内容之后,不断拉高协商门槛。

最后,在协商的第三天,王绍屏和贾米森达成税收的百分之五作为国联行政管理费。此外,国联观察团驻扎地的办公开支,实支实付地另外由王氏集团负担,不算在百分之五的国联行政管理费当中。双方终于达成最终协议,而其他会员国当然也得到满意的援助条件,换取他们在国联大会上的投票支持。

看起来好像王家吃了大亏,但王绍屏自己却非常满意这个结果,搞定国联方面的决议,王绍屏接下来才有精力面对国民政府协商,尤其是民间的反对声音与佔领区老百姓要求等内部的挑战。

  • 名称:聊斋之鬼狐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