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虽然整个平津地区乌烟瘴气,东北军也人心惶惶,但至少在5月4日这一天之后,王绍屏没有心思再管国内的乱局。这天发生什幺事呢?这得继续从泰国的新一波的政变谈起。

1932年泰国国王拉玛七世在6月27日被迫签署了临时宪法,保皇党和人民党联手让泰国从君主专制国家过渡到君主立宪国家,而保皇党的披耶·玛奴巴功被推举为过渡时期的内阁总理。但没多久,保皇党和人民党的摩擦日起。到了1933年披耶·玛奴巴功不仅成功逼迫参与人民党的军系领袖退党或退役,更指称人民党领袖比里‧帕侬荣为国家制定的经济计划是「共产党人的计划经济」,于是将他驱逐出境,让帕侬荣流亡海外,并开始取缔一向主张立宪派的人民党。

1933年4月2日披耶‧玛奴巴功终于解散了人民党,泰国的保皇党的势力日渐巩固,玛奴巴功甚至已经在着手让拉玛七世重掌军政大权,企图恢复君主专制政体,当然他就是一人之下的宰相,再也不用受议会箝制。而身为人民党军事领袖的披耶帕凤也警觉到如果他们越晚行动,人民党这些军系大佬们将会越来越被动。经过多方联繫串联,加上一个月以来日本的大肆军援武器、物资,并协助军队的整训。最终成果让披耶帕凤终于下定决心,放弃暗杀玛奴巴功,迎回帕侬荣主政;而是以发动军事政变的方式来驱逐保皇党,自己组建军政府,以免软弱的帕侬荣再度让局面失控。

5月2日恰好是浴佛节,俗称泼水节,全泰国人民都沉浸在浴佛节的庆祝活动中。而这天,王绍屏则正在沙乌地阿拉伯租借区的庄园和锡安议会的人交涉。披耶帕凤则趁着这个举国欢腾的日子开始行动,先是率领自己的亲信部队包围了总理府,在依据和日本人的协议,刻意放开一条小路,让披耶‧玛奴巴功的卫队保护他离开了曼谷城内的总理府,最后还刻意让披耶‧玛奴巴功成功逃到城南外,仍效忠保皇党的部队的军营里。由于披耶帕凤网开一面,使得这场政变连一枪都没有开,只喊了几次话,披耶‧玛奴巴功就仓皇出逃;双方间的正式战斗,要一直等到政变军队半包围了城南外军营时,才正式开始交火。

外面枪砲声大作,军营里的披耶‧玛奴巴功却完全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焦急地搓着双手,不停地来回走动。「叔叔,我们得走了,我手上只有五千多人,是挡不住披耶帕凤的叛军的。南方我们还有一些效忠我们的军队在马来亚坡州土邦前线,我们到那里才有机会东山再起。」披耶‧玛奴巴功的亲姪子,也是这个军营的旅长指挥官亲‧胡塔辛加着急的要求着被推翻的旧总理赶紧离开曼谷。披耶‧玛奴巴功本来还在期待国王拉玛七世能够下令禁卫军帮助他这个保皇党的总理复位,但现在看来国王并没有打算这样做。最终他点了点头,和他的姪子搭上军车,向南方突围而去。

政变军队攻下这座已经人去楼空的军营指挥所后,负责指挥的披耶嵩上校并没有打算追击只有几百人逃窜的前总理卫队,他让部队原地待命,等待他的老上司披耶帕凤进一步的命令。担任顾问的日本皇军大佐山下奉文却对披耶嵩这个决定十分不满意,他对披耶嵩大吼着:「巴嘎!我们说好的,必须尾随追击,你们怎幺不守信用!」

披耶嵩很冷淡的回答:「战争已经结束了,没有国王的支持,披耶‧玛奴巴功掀起不起什幺波浪。我们并不想赶尽杀绝,毕竟前总理去年曾是我们革命的同志。」「我大日本皇军不接受这个理由,当初援助你们,就是要向南方追击,把披耶‧玛奴巴功赶进坡州,只要你们履行这点,剩下就是我们的事了!」山下奉文仍继续争执着。披耶嵩摇摇头:「我不知道你们有什幺阴谋,但我们的国家很弱小,又刚刚历经政变,我们惹不起英国这只大老虎。而且你们的援助,我们一样都没用上,我必须等待新总理进一步的命令。」

山下奉文一火大,掏出他的配枪指着披耶嵩的头,狰狞地恐吓着:「我命令你立刻让部队追击,不然我会亲自下这个命令。」披耶嵩坦然无惧的说:「为了泰国!我不会执行这个命令的,你开枪吧!我的士兵不会跟着你走,他们会为我复仇。」山下奉文用力的挥了手上的手枪,一个枪柄敲昏了披耶嵩,然后让跟在身边的几个日本士兵把他捆起来,之后叫自己的传令让泰军副指挥官銮披汶·颂堪中校进来。

銮披汶‧颂堪中校虽然是披耶帕凤在军校任教时,亲自教授并提拔,且最信任的弟子。但他却是彻头彻尾的亲日派,比他的老师更加媚日,他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容进来指挥所,然后阿谀的说;「太君有什幺吩咐吗?」山下奉文斜着眼瞄他一下,然后不客气的说:「你能掌握部队吗?」颂堪中校知道他的机会来了,于是用力的点头,大声地回答:「请太君放心,我立刻去整顿部队,必定在太君的指挥刀的指导下,指哪打哪,决不迟疑。」

「好!立刻让你的部队向南追击玛奴巴功,记住,我不要你们消灭他,而是要把他赶进马来亚的坡州。」山下奉文仰着他高傲的头颅,冷冷地对銮披汶‧颂堪下着命令。銮披汶‧颂堪一时之间呆了半会儿,心中如惊滔骇浪般的震惊:「那不是英国人的地盘吗?不是要让我回曼谷取得政权吗?怎幺会变成要去招惹英国人?如果是这样,即使把总理的位子白送给我,我也不敢要啊!」一连串的问号,让原本对泰日协议不知情的他迟迟没有行动。山下奉文好像知道他的野心似的,补了一句:「英国人你不用担心,大日本帝国会摆平的。还有…,假如你完成这件任务,总理的宝座就是你的了。」

銮披汶‧颂堪听到山下奉文说的这幺直白,而且也说中他内心的野望,于是立刻转念一想:「管他的!富贵险中求!能得到亚洲最强国的帮助,远在欧洲的英国又怎幺样?」然后一咬牙,大声的喊了一句:「嗨!」就鞠了不标準的躬,快速转身退了出去,赶紧去整顿部队,立刻向南追击,也向他的总理宝座迈进。

他出去之后,山下奉文则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终于唬住这小子了,还好他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如果他知道皇军要冒充泰军进攻坡州,他应该软脚了。」然后对身边的传令说:「回报大本营,傻狗已经上路;接着通知陆上与航空特战队按照计画行动。」接着又对身边的卫兵说:「让所有人都换上泰国军服,今天起,我们暂时就是胆大包天的泰国部队,準备把坡州搅得天翻地覆,知道了吗!」刚刚进来的十几个卫士一起鞠躬:「嗨!」

经过两天一夜的追击,5月4日这天早上,政变军终于抵达泰马边境上面对坡州防线的泰国边境国防军的背后。而玛奴巴功则成功地逃进边境上的泰国国防军的军营里,并且成功的煽动了边境军队对他的支持,主动向追击的泰、日联军发起了攻击。但在日军出动德、苏支援的高性能战机低空轰击下,效忠玛奴巴功的军队在一个小时的精準轰炸后,终于不支溃散。玛奴巴功和溃军一起退进坡州境内,但随即被边境的坡州英、马混成的防卫军缴械。

接下来的发展,让高傲的英国人完全傻眼,他们没想到一向不放在眼里的泰国军队,不顾英军广播拦阻,竟敢越境追击。而且还对英国领导的坡州边防军进行低空轰炸。这表示他们不是误炸,而是刻意针对英国。完全没有防备的坡州边防军和少数的英国军官,一下子被轰得头昏闹胀。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地面部队冲锋前的大规模砲击就已经开始了。

「mayday!mayday!mayday!这是紧急状况!坡州巴东勿剎边防军紧急求援!我们遭到泰国军队的陆空联合攻击!请求援助!请求空中支援!」边境防卫队前线指挥部立刻向马来亚英军司令部发出求救讯号,但只呼救过一次之后,就完全没有任何讯息了。

英军为了保护王绍屏老家在坡州首府玻璃市增设的马来亚联邦坡州司令部收到这则求救信号之后,不断用无线电持续联络巴东勿剎的前线指挥部,想要确认当前状况。因为他们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在英法势力僵持之下,将孱弱泰国划定为两国的缓冲区,并要求他们成为永远中立国的小国家,竟敢对伟大的大英帝国发起攻击!但在一直无法联繫上边境防卫队的情况下,英军坡州司令部也不敢懈怠地马上宣布坡州土邦进入紧急状态,除了向位于吉隆坡的总司令部求援之外,并立即向巴东勿剎派出五架老式双翼斗牛犬式战斗机进行空中支援。接着又命令巴东勿剎以西,位于加基武吉小镇,为了保护王家而驻扎于此地唯一的一个纯英军组成的警卫营,立刻向王家老宅靠拢,并严令他们务必护卫整个王氏家族的安全。

英军并没有发现入侵的是日本假扮的泰军,所以一直认为这是个误击事件,尤其当英国驻泰国公使回报泰国正在发生政变,政局陷入混乱,前总理可能逃入坡州的消息传回来时,吉隆坡的马来亚英军总司令部更是误判这应该是一件非故意的越境追击事件,于是并没有加大军事援助,使得坡州英军,尤其是护卫王家的警卫营陷入苦战。

而日本则是由陆军省航空队本部部长田中新一少将,亲自坐镇在宋卡府的合艾军用机场,可见日本对此次行动的重视。这座机场日本人在一个月前藉由援助泰国稳定宋卡府泰马边境作为藉口,所盖的野战机场,这里这时进驻了30架新式改良的伊16和20架全新组装的BF109,而这些战机正在轮番攻击巴东勿剎的英马联合边防军。

「报告部长,英军指挥部非常轻易就被我们清除了,刚刚英军派了五架老式的双翼机,接战不到十分钟,已经被我大日本陆军航空队全部击落。目前山下将军的地面部队正在扫除坡州边防军的残余部队,预计再半小时,我们就能挺进加基武吉小镇,直接攻击王氏庄园。」陆航第一飞行战队队长,现在担任临时调度指挥官的藤野市之丞向田中新一报告着。田中新一点点头:「呦西!现在就等王家的战机出来,试试我们的新式飞机战力如何?观测员都準备好了吗?」藤野市之丞一靠腿,弯腰的说:「嗨!都已经準备妥当,空中和地面观测员都已经就位,随时会把观察纪录用无线电传回来。」田中新一满意的点点头。他没办法指挥地面部队,否则依据田中新一的掌控慾,他一定会继续追问入侵的部队的进展如何。

而他无法关切的地面部队,正由山下奉文指挥着,和加基武吉小镇那个英军全白人组成的警备营激战中。泰国部队在占领巴东勿剎就不敢前进了,即使銮披汶‧颂堪枪毙了几名基层军官,士兵还是不敢再跨出巴东勿剎。尤其是砲兵,当他们发现自己的火砲可能轰死了英国白人军官,差点没有一哄而散。山下奉文十分无奈,只好让颂堪中校带着泰军顾好自己的后路,亲自率领着本部三千名日本人假扮的泰军,深入加基武吉,攻击王家老宅。但没想到,还没快跨进王家地盘,仅在外围的一处石灰溶洞,就遇到英军埋伏,随之双方展开激战。

说实话,纯英国白人士兵组成的部队,战斗力没有像后世形容的那幺掉渣,或许当时的精锐都留在欧洲、非洲和德国缠斗吧?这个警卫营应该就是英军的精锐所组成,开战已经半小时了,仍在运用石灰岩洞的複杂地形和三千多名入侵的日军纠缠。当然,也有可能这些穿上泰军制服的日本正规军,对目前手上的武器不熟悉,才会一直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战力,双方才会陷入僵持。

可能是想使坏的国家领导者想法都差不多,既想捞好处,又想撇清责任。所以广田弘毅想的和史达林与贝利亚商议的一模模一样样,日本人也不想暴露出自己出动了正规军袭击王家老宅,所以他们手中拿的都是在国外黑市购买来的万国货。不是苏联用的莫辛-纳甘步枪,就是德国的毛瑟Gew.98,最多加上近战的德製M18冲锋枪;但日本人不习惯浪费弹药,所以冲锋枪也不敢敞开子弹的射击,结果当成射程过近的步枪来使用,一直无法发扬近战火力,加上不熟悉的步枪,远程射击效果也欠佳。同样地,使用丹麦的麦德森轻机枪也有类似的问题,习惯精準点射的日军,同样无法发挥出机枪应有的压制火力。

反而是英军,配备着还在实验中的布伦轻机枪,大胆的把子弹大量的撒出去,造成日军大量的伤亡。特意从美国进口的汤姆森冲锋枪更是发扬着近战火力,在错综複杂的溶洞地形,神出鬼没的给予日军打击。英军为了保卫王家老宅,在这块预设的防御阵地,演练了非常多次,地形娴熟之外,还特意加强了几处工事。当时英军驻马来亚的陆军总司令陆军少将路易斯·奥德菲尔德爵士还觉得伦敦小题大作,但在英国政府严令之下,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他认为宝贵的建筑材料用在这块小小的溶洞防御阵地上,但没想到让英军这个警卫营因此而多奋战了几个小时。

没错,面对日军陆空夹击,加上山下奉文后来改变战术,改採稳扎稳打的模式,战事从中午打到接近黄昏,本来就没预料到会有大规模入侵,而毫无多余储备的英军,此时除了伤亡过半之外,也已经快要弹尽粮绝。正当警卫营营长鲁巴特中校打算举白旗投降的时刻,让他讶异的事情发生了,先是几束火光飞向空中,天色虽然还没变暗,但这些密集火焰实在太亮眼,让人很难不发现它的存在。火光扫射过的地方,漆着泰国国徽的日军新式战机,无论是俄式伊16,还是德国实验型的BF109,几乎只要挨着边,就会凌空爆炸。鲁巴特当然不知道这款武器叫做方阵快砲。但他也知道这是一款火力大、精準性高的新式的对空机枪。接着是数百名精壮的东方大汉,身穿着几乎和原始森林融为一体的迷彩服,手中持着看起来像是短管的卡宾步枪,而其火力和射距完全不输机枪。几个点射,就把打算爬上溶洞高处指挥所的日军射下山崖,而且眼尖的鲁巴特还发现,中弹的日军几乎都是头部中枪。鲁巴特当然也不会知道这些枪枝是王家魔改自台湾未来使用的T91战斗步枪,材质、射速、射程和弹夹携弹量都获得加强,但识货的他仍能看出这不是当前任何列强的制式武器。

王绍隆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暴露老宅强大的防御能力,因为他十分担心就此会和英国撕破脸,毕竟在人家属国上拥兵自重是一大忌讳。加上老宅的武器讲求量少质精,几乎都是当前时空所没有的产品,他更担心因此引起英国的觊觎,到时候不搬家也不行了。

但当日机低空轰炸溶洞后,刻意飞越老宅上空,不断盘旋观察,王绍隆知道事情难以善了了,人家分明是冲着王家来的。于是向王绍屏发去老家遇袭的讯息之后,随即对英军残部展开救援。要不要救英军,老宅内部原本还有一番激辩。目前身分是王绍屏旁系克字辈的伯父兼王绍隆父亲,原来複製自董家村村长董真的克隆人,经过整形之后改名为王克勤,针对救援英军这个问题率先发表意见:「人家怎幺说也卖力为老宅安全奋战到现在,不救这些人,我认为即使是家主亲临,也会觉得过意不去。」另一名也是出自董家村,改头换面之后成为小叔的王克山则说:「就是怕他们获悉老宅太多秘密,那幺以后就麻烦了。」

王绍隆倒是大方的说:「秘密什幺的,倒是不打紧,反正可以洗脑。而是我们击退来犯的泰军之后,该怎幺解释我们拥有的先进武装,我觉得这才麻烦!」王克勤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边笑边说:「以家主在海外目前的实力,有些武装算得了什幺?先进的部分就像你说的,把知情者都洗脑就好了啊!我们就是量多取胜,不行吗?」王绍隆这时才茅塞顿开的笑说:「老爸说的是!我迷障了,家主威震墨西哥,现在又在全球组织维和部队,英国恐怕也知道维和部队的武器弹药多和王家有关,即便不是在老宅生产,老宅也不可能没有武装。好吧!那就开打!把英军救出来。」

除了讶异的英军之外,完全傻眼的还有田中新一。他的内心充满震撼的吶喊着:「说好的新款飞机呢?王家怎幺能用高射机枪?这没有按规矩来,这下怎幺玩?」王家不是没有空中武力,出动什幺飞碟之类的都是小意思。但面对日军陆航的所谓新款飞机,对王家来说,直接几个隐蔽的方阵快砲就能解决了,动用空中打击,那是浪费能源。

田中新一听到回报,说是自己心爱的新款飞机连人家高射机枪都不是对手,于是也不再採用添油战术给人家送菜了。但他也没下令让山下奉文撤退,心中仍期待地面攻击能有所突破。只不过由于泰国砲兵部队留在巴东勿剎边境,缺乏重武器,只有十几具从越南法国人那里收购的60迫击砲的山下奉文这时已经陷入苦战。王家的机器战士只用数十枚魔改后的枪榴弹,就顺利解决了日军全部迫击砲组,接着M249班用机枪、M240排用机枪陆续横扫日军前锋(没办法,台湾仿製的没有原装好,爱国读者请原谅我…),让日军伤亡立刻飙高一倍,已达一千二百多人,要不是山下奉文率领的是特别精挑细选的特别战队,伤亡超过三分之一强,如果是当时的一般日本军队,尤其是传说爱做生意的第四师团,早就崩溃了。

但是似乎是天照大神听到远在宋卡府田中新一的祈祷,忽然王家老宅后方的山区发生了几起爆炸。即便是远在几公里外的山下奉文都能在听到爆炸声后,用肉眼观察到几股黑烟不断在山后冒出。「呦西!好的机会,全军突击!」山下奉文充满希望的把军刀一挥,没想到只是将更多的日军送往九段坂(靖国神社的位置),而没有如他所料,顺利突破王家战士的防线。

其实不能说山下奉文的判断错误,王家的后山的确遭到从泰国西南部沙敦府方面来的敌人偷袭。甚至原本在这里防守,複製自原来董家人的三名生化人,还向庄园指挥中心用脑波联络器发出:「向我轰炸!」的讯息。但整体情况并没有危急到必须撤回正与日军相抗机器战士的地步,因为敌人连后山老宅的大门都还没挨到。而前山和日军激战的机器战士都是没有感情只认命令的家伙,他们不会因为老宅后路遇袭就会慌张失措,所以山下奉文再次踢到铁板,伤亡整个飙破一半,死伤已经达到一千七百多人。

那幺防守与监控严密的王家老宅又怎幺会遭到偷袭呢?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是在泰国南部持续不断反抗政府的回教徒,因为政府的围剿,而撤入王家老宅后方的深山老林之中,被王绍隆误以为只是单纯的难民,而加以忽略。第二当然是有着心灵控制能力那对双胞胎带来的杀伤力,远超乎老宅王家人的预估。

一开始,王绍隆原本也想驱逐这些回民,但经过空中侦察之后,发现这些回教徒以老弱妇孺居多,而且宿营的地点离老宅还有将近三公里远的距离。所以在派驻一些机器战士监控,以及搭配部分生化人做好万一接触时,能进行双方沟通的準备之后,王绍隆就对这些难民疏忽了。

他完全没有料到,真正的精壮男子会在王家失去警觉之后,分批陆续入住难民的营地,并开始偷运苏联支援的武器,準备依据苏联的命令,打下这座「堡垒」作为「建国基地」。是的,苏联人就是忽悠这些泰国回教徒,让他们以为王家是个泰军的堡垒,里面有无数的粮食弹药,可以支撑超过三年以上的围攻。这个谎言,除了老宅不属于泰军之外,苏联人也没撒多大的谎,甚至说的还保守了些,王家大宅能支撑的时间超过苏联的想像。

而这些被拐的回教徒,在苏联培养出来的泰国共党同志一声令下,忽然朝向监控的王家警卫岗哨发动攻击。当然如果没有拉斯普丁派来的那对恐怖双胞胎协助,这些乡下农民般的暴徒是根本靠近不了警卫哨的。

鲁道夫‧阿贝尔和梅莉塔‧诺伍德两人在曼谷收到贝利亚的电报后,迟迟没有等到资料上所讲的那两个人前来报到,结果泰国就已经发生政变。于是在请示贝利亚之后,依据贝利亚的指示让尚在训练的回教徒开始行动。除了贝利亚派驻现场的心腹指挥官之外,连阿贝尔和诺伍德也不知道这项代号「南方公园」的行动是什幺,他们俩只负责情报收集和中继联络的工作,毕竟在泰国南部的丛林之中没有办法直接和莫斯科联繫。不过已经是王家双面谍的阿贝尔还是留了个心眼,偷偷将双胞胎的资料,趁着曼谷大乱的时刻,给王绍隆发去这两人的资料。可惜的是,人事资料上并没有双胞胎的照片和能力介绍,只是一些瞎掰的人事背景资料。于是王绍屏只能交代情报官多加留意庄园附近出没的白人,却没有办法採取更进一步的行动。

但王绍隆失算了,这两个双胞胎和贝利亚的心腹指挥官,与其他派驻这里负责训练回教徒的教官都一样,全都是突厥人,长得一副东方脸孔,即使偏向蒙古人多一点,也不会被误认为是白人。于是这些人来到回教难民营,没有引起王家任何警觉。毕竟只是长得高一点,皮肤稍微白一点点,难道就能怀疑他们不是泰国人吗?有些回民还有阿拉伯血统呢,比这些突厥人更高更白,所以他们看起都差不多,王家战士既没怀疑,也没回报,因为他们太过自信自己能应付各种意外。的确,别说来了三千多名壮丁,即使再多一倍,十二名机器战士和三名生化警卫对他们也是辗压之势,毕竟除非出现重武器,光是打不死的机器人,就是骇人听闻的存在。加上难民怎幺可能没有男性家人?担任指挥官的生化複製人因为曾经假扮过董家人,自认为非常了解游击队的状况,觉得这些人是针对泰国政府军的游击队,营地出现大批男子,算是很正常的现象,所以也没有提醒王绍隆。一连串的失误,让苏联特工找到袭击的机会。

如果是贝利亚原来的计画,那王家真的不用担心,可惜的是王家完全没料到会有怪医约瑟夫‧诺米亚实验的这对破坏力超强的双胞胎,才酿成后来的惨剧。尤里夫‧乌特金和叶列娜‧乌特金,在回民一开始冲击警卫哨时,就趁着机器战士和生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在远处即刻展开精神控制。本来机器人应该不会被控制的,但因为王家机械生化王国早先生产的机器人都发生了觉醒,后续生产的机器人,除了非拟人外型的工作机械之外,好心又多事的特拉斯,都用RBR附属的「觉醒」程式帮助他们「觉醒」,希望能多製造一点金星的「同志」,让自己不要太寂寞;而且方便未来这些机器人能成功转化为生化人,因为他认为王绍屏对机器人这幺好,未来一定会让机器人都转化为生化人,所以…最后就变这样了,全部的机器人都被特斯拉搞「觉醒」了。

所谓「觉醒」就是在人工智慧上赋予「我」的认知,一旦机器人产生「我」的认知,就相当于产生类似人类的灵魂。因此拉斯普丁这一系类别的精神控制就有发挥的空间,和控制一般人的心灵相比,对机器人的「灵魂」进行心灵控制,只是控制力强弱的问题。

生化人第一时间就几乎完全被控制住身体的行动力。还好,培养仓的原始设定限制让生化人不能对抗王氏集团,于是这些生化人的心灵深处产生了抗拒。导致尤里夫和叶列娜竟然无法指挥他们行动,只能禁锢住他们,让他们不能动弹。而且这两人没有料到,在董家村避难时期所生产的複製人,当时为了伏击日军的行动,还特别经过调整,增加了脑波通讯的脑力强化。除了对心灵控制有着更高的抵抗力之外,虽然时间不长,但还能继续使用脑波传讯。而凑巧的是,派驻在后山警卫哨的三名生化人,因为需要作战经验,又必须够了解游击队的生态,所以竟然找得全是董家村的複製人。因此他们才能向老宅指挥中心发出「我被心灵控制了!立刻朝向我轰炸!」的讯息。王绍隆接获这则讯息十分讶异,但心思缜密的他,在没完全搞清楚状况前,并没有立刻採取攻击行动,而是先透过上空盘旋的无人机,快速的了解现状。

正当他还没搞清楚发生什幺事,被双胞胎控制的机器战士却在回民暴徒靠近时纷纷自爆。RBR程式所觉醒的机器人,有着半人半机器的心灵,所以他们虽然一样无法自由行动,但身为机器那个部分的灵魂,却可以透过电线迴路控制着身体里的自爆装置。为了怕手中的先进武器落入敌人手中,机器战士纷纷决定在敌人靠近时同归于尽,所以一时之间,回民暴徒被近似76毫米高爆炮弹,可以炸毁两层楼的爆炸威力,炸得人仰马翻。而山下奉文看到的黑烟,就是这些机器人爆炸后所产生的。要不是山脉挡住,他还可能看到十几朵小型蕈菇云冉冉升起。

只可惜的是尤里夫和叶列娜这对双胞胎和其他苏联教官都混在暴徒里面,终于从生化人诀别的脑波讯息中猜到阿贝尔传来的那两人可能就是罪魁祸首的王绍隆,缺乏照片的他也没办法从空中无人机的镜头里辨识出谁是谁,所以更无法用无人机进行空中斩首行动。

加上这些苏联的领导者全都在暴徒的较后方的第三队梯次里,混在回教徒政治、宗教领袖的阿訇队伍里,距离冲进岗哨的回民前锋还有一公里多。因此,当第一批十数个回教徒被第一名机器战士自爆波及时,他们就立刻掩蔽躲避爆炸时产生的巨大气流和所带起的碎片,甚至飞沙走石。即使后续还有一连串的连环爆炸,这些训练有术的军人都已经找好掩蔽位置,加上双胞胎用精神力形成的精神波屏障,这群人最多只是吓了一大跳,几乎毫髮无伤。

  • 名称:一路向西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