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瓶龚玥菲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怎幺会这样呢?不是已经派机器卫士去保护他了吗?」王绍屏在书房对值班秘书王志平、王念平两人大吼着。

连续好几天待在指挥中心的王绍屏,心血来潮走进自己新置办没多久的书房,他忽然发现自己二公尺长一公尺半宽的偌大书桌上,竟然已经叠了快半人高的代办公文。其实说公文是有点夸张,因为王绍屏创造的机械生化王国大部分的紧急事件都已经资讯化、数位化,需要他决策的事情不是用脑波签章,就是会透过平板电脑签上他的数位签章。桌上所谓的「公文」,大部都是情报或者参考的讯息,只是为了提醒他,当前关注的事情后续发展状况如何。

王绍屏随手翻阅一份「急件」的卷宗,所谓「急件」通常就是和事前预期的发展不同,但尚未变成影响大局的「迫切危机」。如果真的对王氏集团发展具有重大影响,通常就不会丢在这里了。比方让王绍屏大发雷霆的「杨永泰遭刺杀」卷宗,在机械生化王国的智脑分析里,这就不是非常紧急的事情。

可惜王绍屏不是那个听说能「忍要忍到无耻,狠要狠到无情」的伟人,也不像委员长那种对自己人做不到无情(老是想着结党),对敌人也做不到完全无耻(希望保持尊严体面),但线装书读太多,满脑子治国平天下,连自己婚姻都能算计一番。

虽然说不上受人点滴之恩,必定涌泉以报,但王绍屏就是个对朋友会关心的一般人,一个读过廿二世纪的书,懂得礼义廉耻的正常人。虽然不能说是守着一亩三分地,只顾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但王绍屏很单纯,即便多知道一点世界局势的历史变化,手中有着全世界都没有的金手指而已,他也没有多大的野心。不过,对多次帮过忙的老朋友遇刺,他就没办法像电脑那般冷静分析,将它归类为「没有威胁的意外」。

所以王绍屏很愤怒的按下直通值班秘书室的呼叫铃,整个秘书室像是火灾警报般的警铃大作,而且直接响个不停;通常这个呼叫铃只要轻轻按一下,秘书就会赶过来,但王绍屏竟然气到按着不放,值班的两个祕书当时都有点纳闷:「是呼叫铃装成火警警报器了吗?」

「老闆,杨先生拒绝了我们的卫士,所以我们改採远处跟哨的暗卫。那天中央特派员贺耀组少将前来寻找杨先生,后面紧跟着一辆车,我们的卫士以为是贺少将的警卫,所以没有立刻上前查看,也没仔细扫描。没想到那辆车一靠近贺少将的座车就发生爆炸,刚好杨先生出来迎接贺少将,所以两人都身受重伤。杨先生还好,只有右手被炸烂,贺先生就非常麻烦,右半部身体几乎都碎了。暗卫立刻呼叫附近警戒的飞碟,趁乱将两人救走。由于飞碟上只有基本的维生器,所以只好立刻送回满庄急救。因为伤势过重,无法只用一般医疗仓,得改装生化人孵化仓做肢体重建,花了不少时间。由于两人虽然昏迷,但没有立即生命危险,因此智脑才会将之归类为一般情报急件,而没有要我们及时向您报告。」王志平翻阅了手上的平板电脑,如实将过程向王绍屏报告,但他在心中则是抱怨的想着:「谁知道你对南京的官员都这幺重视?如果你没有派警卫去保护他,可能人都死透了,情报都不会送上来。」

「兇手是谁?这是向王家的挑衅,一定要把幕后兇手揪出来!」王绍屏依然十分愤怒地捶了一下桌子。

「老闆,因为兇手被炸成碎片,我们就取回的肉块正在做DNA躯干重建;等脸部图像出来之后,才能多方查访,可能没有那幺快。不过留在现场的间谍机器人,倒是将车子查出来了,是中央党部的车子。但根据我们在当地警方内部建置的情报网回报,在当天晚上,警方找到被抛在武昌城外一处乱葬岗的司机尸体,车子以抢劫案结案,没更多的线索。该名司机死亡超过24小时,脑电波已经完全消失,我们也没办法从中读取任何记忆。」王念平和他的师兄两个人分工,一人查事发经过,另一人立刻调出侦查结果。

很快的夫人团被王绍平怒吼的声音吸引过来,问清楚怎幺回事之后,小咪拿过王念平手上的平板,翻查了一下,然后说:「该辆公务车当天没有用车纪录,所以可以判断是司机私下把车开出去。这名司机叫做周大年,孤家寡人一个,但交友背景十分複杂,我认为他有问题,让间谍机器人循这个线再查一下。」

小咪话刚说完,细心的安瑟补充说:「对了,我们得确认一下,兇手是要杀贺少将,还是杨主席,还是两者都是目标;这三种是不一样的情况。」

擅长资料分析的小茱则说:「我们应该把两人的仇家都查出来,这样会比较明确。」最后王绍屏决定让小茱和安瑟搭档,指挥在湖北的间谍机器人调查这件本来应该发生在1936年十月,现在提早三年多发生的谋杀案。

小咪提醒王绍屏:「小敏的乾爹段老和杨主席有过来往,我们应该问问他老人家的意见;贺少将是湖南人,小爱的乾爹杨师父可能也会有点线索;还有贺少将曾在吴老的支持下,在湖南驱逐过唐生智,或许他也会有点印象,我们也应该问问。至于曾少将为何会拜访杨主席,或许林蔚大哥会知道一点原因。」

「看来我们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去请这些长辈和林大哥过来,我们到小会议室了解一下。」王绍屏立刻做了决定,这让机械生化王国的成员记住了他对老朋友的关心超乎他们的想像,以就引发了后面一系列的麻烦事。

众人坐定之后,王绍屏让祕书们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其中最讶异的莫过于林蔚。他震惊的说:「中央出内奸了!」王绍屏连忙要他说详细一点。

「我不知道对方要杀杨、贺当中的哪一位,但是贺耀组受命去请杨永泰来游说你的这件事,只有我和委员长知道,当然最有可能洩密的地方还是贺耀组出发后的整个过程。虽然贺耀组是搭你们的飞艇,但是要杀贺耀组,他们在南京到武昌的路上还是有大把的机会,所以我不认为他们只针对贺耀组,但也不能说只要杀杨秘书长,毕竟他到湖北任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我认为这次的暗杀应该是要同时干掉杨永泰和贺耀组两人,只要我们找出两人有关的事情,势必就能揪出兇手。」

段祺瑞首先点点头:「杨永泰替蒋志清工作之前,就我所知没有什幺生死之仇。所以问题应该出在替南京工作之后,尤其是和这位贺将军有关的业务上。」

杨钧跟着段老后面说:「唐生智这个人好谋寡断,志大才疏,即便当时贺耀组驱逐过他,但还是照着老军阀的套路来,所以唐生智不可能取他性命。」吴佩孚点点头:「而且当时驱逐唐生智是以叶开鑫为主,贺耀组为辅,唐生智也没有必要把气出在贺耀组身上。叶开鑫比贺耀组大两岁,他比贺耀组还积极地投靠蒋志清,但官运比较不好,现在已经在军事参议院担任养老的参议。反而贺耀组比较活耀,所以我也觉得问题应该是出在替蒋志清做事上面。」

「既然事情出在替委员长工作上,这些事情应该林蔚会比较清楚吧?」杨钧转头看向林蔚。

自从王家的报复之战被排除在外之后,林蔚已经决心好好跟着王绍屏,所以点点头的说:「我知道的并不多,我刚回想了一下,大概有三件事和杨秘书长、贺将军两个人都有关联,一是剿共、二是和台生联繫、三是南昌机场飞机零件盗卖未遂案。

剿共比较单纯,我们和杨秘书长讨论驱赶共党到新疆的方案,贺耀组是联络人。但如果说要暗杀,中共的可能性很小,国府其他人就更不可能,毕竟这些牵扯不到甚幺利益。

和台生连络这件事,尤其是游说台生继续支持国府,倒是有可能阻碍很多人计画,不过这批人太多了,很难说是谁。但是何必杀贺耀组呢?他又不是游说你的关键人物。

机场盗卖案,是台生刚刚支持中央换装之后没多久发生的事,杨永泰那时还在干军委会秘书长。

这件事才刚刚开始进行,就遭人检举,所以零件还没运出机场,就人赃并获。

负责调查事情原委的原本是复兴社调查科的邓文仪,他的结案报告结论有点轻描淡写,说是看守的小兵赌输钱要将新飞机的零件当废铁卖几个钱还债。但杨永泰看过报告后,认为案情不单纯,有点为某些人遮掩的感觉。于是建议委员长另行调查,本来是要指派戴笠负责重新调查,但戴笠当时在负责清查热河方面的汉奸,根本不在南京。所以委员长就委派参谋本部第二厅厅长,也就是贺耀组去调查。结果发现连南昌航校有多名高官涉及盗卖案,但因为没有具体证据,委员长只好把人都换掉之后,宣布结案。

这件事情牵连也很广,第一是得罪了邓文仪和他身后的复兴社,也因为这件事,复兴社调查科才会被整併,现在改名为军统;第二是得罪航校的人,这些人的背景很複杂,有CC派的中统安插地人马,也有军政部推荐的人,参谋本部当然也安排了不少人。所以很难说是不是杨、贺两人有了新的发现,才会让这些人动了灭口的心思。」

「车子是党部的,有可能是CC派吗?不是说蒋家天下陈家党?」二咪饶有意味的问着。

「很难说。如果有兇手的画像,或许可以问问,看是不是中统的人。但不是说兇手炸成碎片了吗?」林蔚摇摇头,不肯定的说着。

这时王念平走了进来,然后在王绍屏耳边说:「基因重建有发现了,我们发现有百分七十的可能是东瀛人的血统。」

「日本人?」王绍屏讶异地叫了出来。

林蔚拍了一下大腿:「如果是日本人,那和飞机零件盗卖案可能有很大的关係,当时并不确定是日本人或是苏联人,因为线索断了,不过当时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两个国家。」虽然林蔚不知道王家是怎幺查到日本人的,但他还是把他的推论说了出来。

毕竟王家有太多不可思议的手段了,即便长辈团和林卫是自己人,但避免他们吓到,所以王绍屏小声地对王念平下令:「立刻清查最近到湖北的日本人有没有失蹤人口!还有,读取贺少将的记忆,看看有没有什幺线索,记得不要伤害到他,他也算我们的朋友。」

虽然王绍屏果断下了命令,但事情比他想像的複杂,而且现在亡羊补牢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一场大阴谋已经展开一段时间了。

  • 名称:新金瓶龚玥菲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6: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