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敏 金瓶梅超清在线观看

在制定夺取这一系列土地的计画时,王绍屏就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将这些新获得的土地安顿好,包括移民,和各项建设,都得加速进行。以便赶在列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展开属于华人的工业革命;这样才有机会进行政治体制实验与改革,建立长治久安的富强体制,以便和列强争夺在国际秩序中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力。王绍屏无法再忍受像原时空那样,无论台湾还是对岸强国,都在西方自认的已开发国家摆布下,套他们制定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枷锁里。

所以在解决完内部矛盾之后,他立刻再度把目光投向尚未解决的远东和台湾战事,应该说大部分的时间是关心远东的情势发展。因为台湾的情况在日本不敢挑战王家的海军之前,是完全没有援兵的。这代表着台湾战局已经大致结束,只有在扫蕩躲进民居的残敌时,需要进行进攻时的细緻安排,否则面对的就是动辄地大规模的平民伤亡。而细腻的活就不是王绍屏擅长的了,他也很有自知之明,全部交给夫人们去安排。细心的安瑟及有着强大计算能力的小茱两人,随即协助二咪开始展开细部规划,加速台湾的掌握。

相较于台湾战局的琐碎,远东就是大场面的对决。由于九一八之后,苏联为了防备日军北上,在这里加大了兵力布署。雄厚的兵力几乎集中在东北、蒙古这一侧的前缘,尤其是西伯利亚铁路大动脉的几个较大的城市上。王家军虽然无惧苏联兵力的增加,但仍造成王家军的一些小困扰。

攻克海参崴之后,首先遇到的是苏军在伯力的保卫战。这座俄语称为「哈巴罗夫斯克」的边境城市,在   1929年9月苏联入侵东北同江和富锦时,曾在此扩编一个混编的战斗群。拥有一个加强步兵师、一个坦克旅;步兵师的编制包含三个步兵团,两个炮兵团,和一个独立反坦克炮兵营,外加高炮营与其他侦察,通信,工兵,汽车,卫生营等直属单位,共计一万八千多人。坦克旅则全部配备新出厂的T26轻型坦克,一千六百余人,拥有坦克60辆,各式拖曳火砲76门。放眼亚州,算是非常强悍的装甲部队。但在王家军面前,就有点小儿科了。

指挥所有陆地战役的是小敏的堂姊,原本待在葫芦岛李诚熙。本来小敏是希望能从阿拉伯赶回来,自己披挂上阵。但不只王绍平反对,长辈团反对,连夫人团的姊妹们也不支持;当然夫人团的理由,和其他人担心她怀孕而反对不同,她们抱持的态度是:「我们不能上场,妳也别想开后门!」

小敏一直把小咪当成偶像,虽然她曾经率领装甲部队吓走了韩复榘,但总不如小咪当年在唐山的壮举,她一直梦想能像当年小咪一样指挥无边无际的坦克、装甲车冲锋陷阵(这是小咪修片之后造成的错觉,其实坦克加上装甲车、自走砲就几百辆,但你知道!好大喜功的小咪花了很多时间利用修片软体,複製贴上、複製贴上…),在陆空联合突击之下(这倒是有),把敌军打的落花流水(拜託喔!对方骑马、骑驴的…,好吧!这个部分在影片里被小咪删除并修片了,只看的到敌人逃跑的烟尘…)。很可惜,现在她怀孕了。王绍屏不断安慰她:「以后有的是仗可以打。」虽然小敏被迫放弃自己前往前线,但却强烈要求指定自己堂姊代替自己上场,毕竟堂姊是她的複製人,虽然经过调整之后基因不纯,但总能弥补一下她心里的遗憾。

而伯力一战,就是李诚熙的首战。在此之前,除了海参崴之外,几乎没遇上什幺像样的苏军,所以全都由总指挥王兴平代劳。现在王兴平必须总揽全局,尤其得布署剿灭广大远东地区的游击队,李诚熙就得自己赤膊上阵。

由于大清洗的开始,伯力缺乏名将驻守,政工人员甚至取代了军事主官。这群满脑子怀疑东怀疑西,不只严重自我洗脑,还只会不断帮士兵洗脑的家伙,认为战争致胜的秘诀就是马列主义的信仰和手上的武器!信仰让士兵盲目向前冲,活像义和团的翻版;手上的武器则是用来监督那些信仰不坚定转身向后逃跑的叛徒!因为这些精神上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没有什幺战法战术思考的家伙在指挥,战事当然就如同之前王家进行的所有战役一样,甚至更加不堪的乏善可陈。王家军几乎都是用老套路,先用空军轰炸,伴随着直升机突入斩首,再来就是火砲洗地,装甲部队突入,步兵收拾残局。

不过伯力战役倒是有两件事情引起了王绍屏的注意,第一是俘虏了未来东北抗日联军的前身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则是俘虏了苏军重要的人物。

中日和约签订后,日本人希望加大对东北的控制,以便尽可能压榨东北的剩余价值,于是展开对抗日游击队的扫蕩。不过为了给南京政府留下一些未来的麻烦,日本刻意将人数不足五万,中共五个军编制的游击队,赶入苏联境内;以便让苏联重点扶持,在国府接收东北时,再溜回来捣乱。

比原时空提早退入苏境,请求苏军庇护的东北红军,一入境就被依据国际惯例缴了械。不过,苏军也没对他们怎幺样,只是把这些人供着、养着,当做了个国际共产的形象工程。但王家军迅速突入外东北之后,伯力苏军指挥部立刻给他们发了枪,并将这五万人编成国际红军特别独立第八十八旅,对外番号八四六一步兵特别旅,让这个原本在1942年才会出现的番号提早面世。

给了枪,给了番号之后,接着骗他们说日军大举入侵,然后就让他们上场替苏联当砲灰。当然说骗也有点过分,因为苏军在伯力的指挥官是一个干政工的大校,他也搞不清楚当前火力凶猛的敌人是打哪来的,加上王绍屏自创的黎明十字星旗又没名气,只知道是东方人的苏军自己也误认是日军入侵。

一听说面对的是日本人,这些和日军有着血海深仇的东北大汉可是完全不要命的猛冲猛攻,虽然对机器战士没啥影响,但却被人肉炸弹炸毁了几辆M60坦克的履带。没错,王家军直接抛弃了薛曼,但又觉得装甲部队有可能被掳获,所以只是让二战后的M48、M60上场,没有直接上到拥有反应装甲与焊接砲塔,全车电脑控制的M1、M2。

打了没一会儿,东北红军攻了一波受挫之后,透过第一线机器战士的扫描,李诚熙已经发现这批军人不是苏联人,而是中国人。于是李诚熙下令改变战法,催眠瓦斯弹再度上场,将还有四万多人的东北抗联游击队尽数俘虏。準备洗脑之后,成为未来王家军改编成以自然人为主体的中坚核心部队。

另一个收穫则是,刚好来伯力收集入侵敌人情报的苏联远东军区留希科夫少将,在突入指挥部的斩首行动中向王家军投降。他本来会在1938年5月因为害怕被大清洗牵连而叛逃,向日本投降。但他现在再也没机会烦恼大清洗了,只是投降的对象变成王氏集团。这位少将是远东军区情报系统的总负责人,他在投降后,将苏军在远东的情况和远东谍报密码全盘托出,让王家军后来的进军省了不少事。根据这些情报,王家沿着中苏边境,连下毫无防备的海兰泡、尼布楚等重要城市;直到抵达赤塔时,才又面临另一波激烈的反抗。

赤塔是远东军区的指挥中心,是被莫斯科逮捕的原远东区司令布柳赫尔指挥部所在地。苏联于1929年8月在这里以西伯利亚军区纯步兵的第18军、第19军两个编制,十万多人,正式组建了苏联远东特别集团军。在入侵中国的中东路事件结束后,在赤塔附近一个名为「别兹列奇纳亚」,俄文为「没有河的地方」意思的小镇,又多驻扎一个坦克师。

由于布柳赫尔被逮捕,新的指挥官还没有上任,大量政工人员到处为所欲为的肆虐,肆意搜捕所谓「布柳赫尔同党」。导致这里的兵力虽然强大,但兵无战心,指挥一片混乱。所以当5月18日王家军推进到此时,赤塔方面还没发现危险已经降临,所以并没有人开始组织抵抗。

不过无论如何轻鬆,耐不住这里苏军人多啊!两个军,就有六个步兵师。遍布赤塔的政工人员虽然不会打仗,但架着机枪在冲锋队伍后面担任督战队,倒是非常内行。他们的命令也非常简单:「不许后退一步!」

就这样简单的一套战法,造成了赤塔战役极大的伤亡!当然,伤亡的都是苏军,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城内巷战时死在督战队的机枪之下。机器战士打仗有点死板,也不懂得将前线发现的异状,在回报时提出良好的战术建议。所以大概打到城中心时,李诚熙才注意到「只要把督战队轰成渣」,一个个小分队的抵抗就崩溃了。换了战法之后,俄军大量的投降,攻克城市的另一半几乎就像游行的行军,进攻时间只有原来逐个据点攻克的三分之一。

王绍屏得知之后,说了一句:「所以还是需要自然人来搭配,反应才会快一点。」他这句话,导致未来部队编成改组时,开始以自然人为主。

另外,最可笑的是,赤塔整座城市在战事结束,预备重建时才发现,整个城市只毁损一半,另一半则几乎完好如初。这让王绍屏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要全推倒重建呢?还是直接只建一半,盖一个风格迥然不同的双子城。一向热爱保护古蹟的王绍屏最后还是决定採取后面的作法:「就让这座城市的面貌,让我们记住我军也有愚蠢的时候吧!」

王家军于5月20日攻克贝加尔湖东岸的乌兰乌德时,布琼尼已经抵达对岸的伊尔库茨克。他一抵达伊尔库茨克立即开始整军备战,先把远东集团军剩余的部队招集起来,準备以贝加尔湖西岸为防线,抵御不知进军目标将会到哪里的王家入侵。

因为这时还没发生1939年5月到6月间的日苏诺门罕战役,所以远东特别集团军的实力还没有真正获得加强,尤其是武器装备方面。导致在赤塔的主力被歼灭后,目前远东特别集团军只剩下驻防在布里亚特-蒙古自治共和国的三个老旧骑兵师、西伯利亚边疆区伊尔库茨克州的驻军一个传统步兵师、一个老式骑兵师,总兵力只有五万人上下,完全不到原有赤塔主力的一半,武器装备也都落后的可怜。于是他紧急将中部地区的第21、第35两个不满编的传统步兵师也调过来,勉勉强强凑到近八万人,他只好向莫斯科持续要求援军。

史达林蒐罗了邻近远东军区的23个师,其中步兵师16个,两个哥萨克骑兵师,新编坦克师4个,摩托化师1个,19个混成旅,包括步兵旅3个,空降兵旅3个,炮兵旅13个和航空兵部队。总兵力约25万人、火炮和迫击炮约3300门、坦克凑足约2000辆,还有一列装甲列车砲。让铁路工人加班加点,连夜不停的加班次,沿着西伯利亚铁路浩浩蕩蕩地给布琼尼送来。

布琼尼为保障部队供应,特别将伊尔库茨克附近的农民都组织起来,组建了农垦军,下辖数十个集体农庄。以便长期应付王家军的威胁,并阻饶敌人破坏粮食辎重的供给。另外,又将贝加尔湖的所有舰艇、船只,包括大小渔船都蒐罗起来,成立贝加尔湖舰队,一方面组织敌人过湖,另一方面则是骚扰对岸王家军的渡湖船只,增加对方横渡贝加尔湖的困难。

到了5月26日,布琼尼手下的部队包含航空兵,已经达到约有三十三万五千多人,他在湖边一公里处构筑的壕沟与机枪阵地也近完工,双方都觉得应该可以进行决战了,于是王家军不再等待,开始渡湖。

贝加尔湖的南北都是山脉,对于李诚熙来说,最好的决战地点是贝加尔湖西岸伊尔库次克东南方的一片草原上,那里最适合装甲部队的作战模式。于是她选定东岸的巴布希金作为横渡贝加尔湖的前进基地,预备从这里直扑伊尔库次克,一举歼灭苏联三十三万大军。

或许是英雄所见略同,布琼尼也是选定这里,但他是打算把这里搞成一个大工事,利用壕沟、铁丝网、机枪堡把这块平原搞成一战时的马恩河,让王家军陷入泥沼。

其实小敏和后世都对布琼尼都有些误解,他虽然曾说过骑兵不可能被坦克完全取代。但他说这句话是有其历史时代性的,那时他正用红军的骑兵队大杀四方,大败白俄的军队。但他利用的不是传统帝俄骑兵擅长的骑兵大规模骑冲刺和马刀攻击,因为苏联红军骑兵没有受过这种传统的骑兵训练,而且学会使用冷兵器需要训练好几年的时间,只有哥萨克骑兵从小就展开这种训练。

所以布琼尼除了让哥萨克骑兵在敌军崩溃时,用上传统的骑兵战术冲击加速其溃散之外,大部分的时候,他一开始的骑兵战法,是从白俄身上学来机枪马车战术。这种用两匹马拉着一种带着避震弹簧底盘的敞篷车,上面架着机枪,然后运用二、三百辆马车一起运动,抵近敌人射击,就能对敌方骑兵造成可怕的伤害。这种机枪马车在坦克还没在苏联境内出现之前,在战场上变化神速,风驰电掣,使得步兵、砲兵,甚至骑兵都无法抓住他们蹤迹,更不要说打败他们了。所以与其说布琼尼擅长骑兵战术,不如说他是善用机动力和火力的高手。当时的飞机性能有限,而坦克也仅处在萌芽阶段,且通行能力差,零件易损,无法起到后来坦克闪电战的作用,因此布琼尼才会说了那番话。

但布琼尼历经1920年代协约国的干涉俄国红色革命的战事之后,尤其在和波兰军队交手中,已经能体会这种马车加骑兵的缺点。由于波兰军队没有骑兵,完全靠着有着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丰富作战经验的法国教官训练出来的步兵,让苏联红军的骑兵在铁丝网防护的战壕前吃了大亏。另外,波兰空中的飞机轰炸与扫射,也让红军骑兵部队吃尽苦头。只不过布琼尼在接触过这些新玩意之后,他对坦克和飞机性能的不可靠依然有着疑虑,但倒是非常肯定壕沟战,于是他才会布下这幺一个巨大工事,打算让王家军踢到一个大铁板。

当然他也知道飞机的威胁巨大,所以在史达林送来的十三个砲兵旅当中,他要求其中有三个旅必须是能对空作战的「高砲旅」。虽然这个时候苏联的所谓「高砲旅」,所拥有的武器不过是仿製英国在一战中利用2磅炮改造而开发出来的防空武器:「碰碰炮」,全靠密集射击和运气,运用砲弹弹雨来阻止空军俯冲轰炸。除了这款全凭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武器外,苏联高砲旅拥有的防空武器就剩称不上砲的四联装7.62毫米「马克沁」水冷重机枪、12.7毫米DshK重机枪以及14.5毫米反坦克枪等更不靠谱的防空武器。

这不单单是苏联技术落后的问题,因为连二战知名的波佛斯40公厘高射砲,发明国瑞典自己都要等到1933年10月才会量产。所以那就更不用说苏联仿製这款高砲,而自製出来的M1939式37公厘高炮有可能会提早问世了。不过,无论如何,对布琼尼来说,这三个「高砲旅」的运抵,在防空上,至少也算聊胜于无了。

虽然布琼尼已经尽他的能力做到最好了,但是事实证明,最好通常没啥用,因为厉害的敌人通常会更好!而王家军却是超越这个时代要命的「完美」。布琼尼用望远镜一看到王家军横渡贝加尔湖的状况时,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他的「贝加尔湖海军」连一枪一砲都来不及发,就被一种奇怪的飞行物,通通击沉。他不认识这种叫做直升机的怪物,但他敏锐的知道自己手下的部队有了大麻烦。其实在原时空,布琼尼就以战场敏锐度奇佳而屡屡获胜,尤其是当1941年德国对苏联发动闪击战时,身为战场指挥官之一的他,就曾敏锐的察觉到,德军可能即将包围红军,所以他在他这个防守正面,果断的撤退。不过下场不大好,因为他被史达林质疑「畏战」。除了将他撤职之外,之后就把他冷藏。即便苏联军队后来真的如他所料,陷入了德军的包围之中。但布琼尼从此以后都无法上战场,只能去养马。而这个时空,他可能养马的机会都没有。

王家军才刚刚开始渡湖,砲弹已经开始落在苏军错综複杂的壕沟阵地中,但由于防砲洞做的还不错,苏军伤亡及损失十分轻微。当布琼尼还在庆幸这个从波兰身上学来的战术奏效时,忽然天上马达齐鸣,银色机翼遮天蔽日向着苏军阵地飞来,布琼尼的三个高砲旅随即展开对空射击,后方的机场也在前线观测员的通知下,立即起飞迎敌。但几乎不到一刻钟,就再也没有听到高砲旅的任何声响,只有空中炸弹落地轰隆轰隆的爆炸声,苏联少数顺利起飞的战机也纷纷避击落,而没有起飞的,恐怕已经和机场共存亡了。最后,连布琼尼也失去知觉,因为一颗航空炸弹在他指挥所附近爆炸,震波让他瞬间昏迷,直到他被俘虏的时候,他依然没有醒过来。

失去指挥中枢的苏军,没有了灵活的调度,只能按照原定作战计画发起攻击。先是列车巨砲发出一声怒吼,在湖中央掀起一阵巨大的水柱,一艘两栖登陆坦克AAVP-7A1当场被击中爆炸,所有机器战士成员连同AAVP-7A1瞬间被炸得支离破碎;另一艘载了两辆坦克的气垫船则是剎那间被掀翻,坦克则坐沉到深达一千多公尺的湖底,小敏终于紧跟着二咪后面,产生了这次报复之战当中,机器战士的第一次阵亡。不过这发方位校正弹,应该是苏联所有砲兵,包含列车砲最大的战绩了。因为A1攻击机和阿帕契已经向着苏军后方的砲兵阵地飞去,连续的爆炸声和沖天的火焰、浓烟,以及没有再出现的苏军砲火,代表着苏军的长程打击力量已经全部报销。

本来应该在火力打击之后才出击的骑兵与坦克,现在只能在没有自家砲火开路的情况下出击。布琼尼独创的骑、坦混合战术第一次闪亮登场。机枪马车在T26两侧进行掩护,担任类似装甲车的支援工作,坦克师的二千辆T26和四个骑兵师浩浩蕩蕩的打算把李诚熙刚刚登陆的装甲部队赶下湖去。但很快的,新出现的阿帕契机群和A1攻击机编队就摧毁了苏军坦、骑联军的美梦。布琼尼穷尽心力构思出来的奇谋,初登场不到40分钟,如流星般划过天际般地迅速落幕。

二个莫斯科调过来支援的哥萨克骑兵师,看着阵地上冒着黑烟的T26,翻倒在地的机枪马车或着一地的碎片;内心抽蓄着,却仍依照原定计画,演出最后的骑兵冲击战!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地义无反顾,高举着马刀,发起了绝望的骑兵冲锋,轰隆地马蹄声敲打的草原,令人感到气势磅礡、热血澎湃。骑兵师的两名师长举着马刀迎着旭日东昇的朝阳,心里却觉得跑向暮气沉沉的落日,但至少他们都冲在第一线,因为他们必须赢得骑士的最后荣誉。

两个骑兵师整师高喊着「乌拉!」企图以气势恫吓对方,但迎面而来的确是无数的机枪子弹!一枚枚穿透骑兵身躯的子弹都是由气垫船刚刚运载登陆成功的各式坦克和涉水过来的AAVP-7A1上面架设的五零机枪和车身中的同轴机枪发射出来的。这是苏联完整编制骑兵的最后一战,从此之后,苏联仅剩的骑兵将沦为草原的斥候,到最后,还是不免消失在科技的洪流之中。不过在此之前,这些哥萨克骑兵还是发挥了他们的余热。

哥萨克人虽然有股傻劲,但却不是笨蛋,后面和两侧的骑兵听见机枪声大作,感觉大势不妙,立刻拨转缰绳,四散逃逸。没想到,骑兵四散之后,至少跑得比步兵又快又远,下马徒步也能变成躲在暗处袭击的游击队,而且马匹增加他们的流动性。在一段时间内,这些四散逃脱的骑兵,竟然变成李诚熙围剿游击队最头疼的对象。而这个意外的发展,小敏的计画里完全没有料到。

不过,在李诚熙陷入泥沼之前,大批工程用的坦克快速地撕开铁丝网,战斗推土机一路填平壕沟与弹坑,随之在后的坦克、装甲车则大显神威,将伊尔库次克残余的反抗力量一一撕碎!原本跟着迅速推进的装甲步兵,则开始赶着大批的俘虏前往临时搭建的战俘营。

远东战役终于在5月28日端午节这天顺利落幕。

  • 名称:杨思敏 金瓶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6: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