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欲室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两人商量了一会,最后还是以王绍屏的意见为主,毕竟人家有着主角光环嘛!就直接叫「表弟」,省了瓶瓶罐罐之类的称呼。

两人化解了一些没有必要的意见分歧之后,身为表哥的黄潮生当然得以「资深穿越观察者」的角度给表弟一些意见,但为了尊重主角,黄潮生极力克制自己,尽量用问答的方式引导王绍屏思考:「表弟啊!你接下来怎幺面对二战呢?能不打当然是最好,毕竟发展科技,尤其是超过现阶段的科技,你必须得到全球的友谊,甚至协助,才有可能在全世界推广。但我刚说过,历史成因非常多,要一一化解不大可能,即便你和缓了金融危机,轴心国还是有生存危机感,而且欧美列强更不会放弃剥削一战的战败国,对于挑战国际秩序的德日两国,更会尽全力打压。即便德国妥协了,苏日两国还是会继续挑战世界秩序,世界革命是苏联骨子里的基因,称霸东亚是日本不可能放弃的野心。所以我看了那幺多穿越案例,没打起来的,几乎不存在。当然啦!你也有可能创造奇蹟,所以接下来你想要怎幺做呢?」

「我其实也没想清楚,一路走来就是歪打误撞。生哥的建议呢?」王绍屏也不完全是有所保留,他的确是没完全想清楚,歪打误撞也是事实。但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懒得思考,直接把这个责任丢给黄潮生。

「喂!说好你是主角的,我是提供一些思路,而不是提供答案啊!」看来他的问答引导即将破产,所以黄潮生不满的说。

「我现在没想法嘛!生哥先说说您的经验,说着说着,说不定我就有想法了!」王绍屏说起来好有道理啊,连敬语都用上了,竟然让黄潮生无法反驳,只好先抛砖引玉,说说自己的建议:「我看穿越到这个时代的家伙,不外乎几种搞法,相同的特点先中立,大发战争财,最后赚了财富,倚藉富强的中国再图谋发展。他们不是想着和美国抢当同盟国的老大,就是联合德国颠覆世界格局,再不然就另树旗帜,搞个第三世界,和轴心、同盟抢地盘。套路差不多,不是狠捶小日本,就是猛踹美国人,连带把其他列强欺负个遍。爽是爽了,但接下来下场都挺不好的,除非发疯进行大规模种族净化,不然世界反华同盟铁定就此竖起大旗,遍地反抗游击战,那怎幺发展科技呢?又谈何征服星辰大海?反而我看你借国联的招牌耍得挺好的,或许这是个新办法,我想穿越局也是看中你这点,才大力支持你的吧?但接下来你打算怎幺做呢?毕竟国联是列强的魁儡,你又不是主权国,无法真正领导国联,那怎幺继续玩下去?」黄潮生可不是谦虚,他和穿越局都还真看不出王绍屏想干嘛,当然他和局里的分析师更完全没想到王绍屏自己后续也没任何计画。

「生哥是这样的,我原本也是跟着老套路走,不过是套用台湾经济发展的老路子,先搞代工,然后再产业升级,我想中国那幺大,搞起来应该容易一些。不过代工还是需要有市场,所以我才会去支援欧美的经济复甦,希望能带动整个大中国地区。只不过计画赶不上变化,没想到我会屡屡被攻击,才会一时冲动打下这幺大块地盘!」王绍屏像黄潮生习惯般地搔搔头,看来两人果然有亲戚关係。

「什幺?你后面没有计画了吗?」黄潮生讶异的大声叫了出来。王绍屏点点头,默认了这个事实。

「没想到是这样子的啊!看来我们还得好好仔细聊聊了。」黄潮生摇了摇头,有点无奈地感叹自己遇上个随兴所至的奇葩了。

黄潮生思考了一会,当王绍屏正要塞下另一个萝蔔丝饼的时候,忽然大声说:「其实你这步棋看起来走的妙!但真照你原来的方法来做,反而走不通!」王绍屏吓了一大跳,差点被萝蔔丝饼噎到。

「这个时代的主旋律是战争,国家争端是可以凭藉武力解决的,无所谓合法、非法,也不用太在乎国际舆论。所以你原先想的和平发展,最后可能还是会被世界大战所吞灭。而且目前台湾六零年代的代工发展也不大可行,不仅科技跟不上,欧美消费市场也还没成熟。你知道台湾一开始代工是做什幺吗?」黄潮生也不管王绍屏是否吃饱,自顾自地就说起来,还问了正在喝豆浆的王绍屏一句,差点又让王绍屏呛到。

「咳咳…电器吧?我查过资料,家电代工是台湾起步的开始。」王绍屏咳了几声,把口中剩下的豆浆嚥下去之后回答。

「不错喔!有做功课,那幺现在家电普及吗?电视、电冰箱根本还没开始大规模运用,你知道吗?台湾开始代工做电视是因为日本NHK开台,电视在日本供不应求,才到台湾设厂的。但现在哪里有电视台开播?连电厂都还没完全普及,电灯都还不普遍,何况家电产品?你想用六零年代台湾的发展模式根本行不通。没有民间市场,代工的东西不是工业用,就是军品,要带动整个中国经济,建立『世界工厂』实在很困难,连美国都只能在二次大战当中混个『世界兵工厂』的头衔,而且很多还是靠租借法案,半买半賖,甚至是送,才把武器销出去。而美国的财富累积靠得还是两次大战才建立起来,大部分还是靠着避难移民,所以代工的思路,机会还不成熟。」黄潮生边说边摇摇头,而王绍屏则陷入沉思,还真的如黄潮生所说,原本的计画里,即便没有经济大恐慌,确实缺乏一个大市场来消费提早出现的「世界工厂」所生产出来的东西。

「那该怎幺办?」王绍屏非常懒得动脑筋,他发现直接用问得比较简单,何况黄潮生既然已经把问题点出来,一定有相应的解决方法。

「台湾经验还是可以参考的,其实台湾一开始发展代工并不大顺利,主要卡在资金、技术和市场,而市场又和技术与资金有关。缺乏技术,厂都是人家的,赚得只是人工钱,只能压榨劳工来赚微薄利润,根本谈不上开发市场。老闆和员工都赚得不多,国内资金当然就不足,除了无法投资技术研发之外,一般老百姓买不起电器,也就无法打开内销市场,恶性循怀之下,产业就会控制在外人手里。直到一件事情发生,台湾代工的发展才有了转捩点。你知道那是什幺吗?」面对黄潮生的发问,王绍屏摇摇头,继续喝他的豆浆,他已经决定完全把脑袋放空,让黄潮生自问自答的帮自己解决困难。王绍屏心中暗爽,原来穿越局不只送保镳来,还能兼任顾问:「真好,这个天下掉下来的表哥既能顾门口又能解决问题,真是实至名归的顾问呢!」

黄潮生也没发现他的小心思,继续大声自言自语的说:「是越战!1965年11月越战爆发,美国就在台湾设立装备维修中心,而且还将台湾美军驻扎的基地的地点设为美军轮休的休假地。就像韩战造就了日本经济复甦一样,越战不仅替台湾带来机械、电子方面的技术,让台湾摆脱原有农产品加工的初级工业,还替台湾民众带来十亿美金的消费资金,让台湾自己电器内销市场得以打开,累积工业界的原始资本。你现在也可以这样搞!」

「怎幺搞?」王绍屏真打算一路摆烂到底,让黄潮生唱独脚戏,自己好坐享其成。

而黄潮生还真上当:「你现在不是申请国联託管成功吗?世界大战即将开打,这是谁也档不住的,你不如就扮演这样的角色,将这些託管地变为战争避难所。」

「这样行吗?我是说,这样能带动经济吗?来得都是难民,哪有钱消费?」

「你小看难民了!如果战争冒出苗头的时候就开始接受避难移民,那可是一大笔钱啊!哪个逃难的难民不是带着所有财产外逃?你以为美国怎幺发达的?还不是不断收容欧洲历次战争的难民,尤其是犹太人,这才发展起来。还有瑞士,如果不是一堆有钱又有势的人躲在那里和纳粹党达成协议,德国人早就把它打下来了,还让它有机会变成后来的世界洗钱中心?即便交战国的德国、苏联也是一样,不搜刮犹太人的财产,你以为这两个国家能把战争打那幺久?尤其是德国,历经一次大战战败的赔款,没有这些不义之财,它哪能再次两面作战啊!」王绍屏一听黄潮生这幺说,不禁点点头:「这样好像还不赖喔!国联中立地带,我们光是发展金融、医药,还有生产一些军民通用的工业母机,这样就有机会发展了。」

「聪明!开窍了!这下子,你还认为你拥有的那些民用科技没有用吗?」黄潮生讚了一句又损了一句,然后继续说:「不过,我们面临的麻烦也还不少,光是怎幺样不加入两大阵营,就不大容易,尤其是美国工业生产力超高,加上参战之后,武力越变越强,我们很难闷声发大财,不引起列强,尤其是美国的觊觎。还有啊!中国的问题也很麻烦,不让日本打不行,让日本打得像原历史那样惨也不行!」

「怎幺说?」王绍屏不加思索又当起无脑应声虫,再度运用发问来推卸思考的责任。

「就我观察过的经验,在你这个时代,中国民众已经失去民族自尊心,日本不来打,民众很难万众一心。我看过几个穿越者在日本还没侵略之前或一开始发动侵略的时候,就用超前的科技把日本打一蹋糊涂,结果中国自己本身陷入一团乱,光是收拾那些军阀、地方财阀、土匪、土皇帝什幺的,花的时间比八年抗战还久。你没看中共在建政之后,花了多少时间排除异己?还搞了一场十年文革。但如果照原历史的方式节节抵抗,即使时间缩短一半,中国的经济还是会跌入深渊,更多穿越到开战后时空的那些人已经证明了这个情况,最后还是会被共党趁虚而入,更不利你借中国这个东风发展,毕竟中国人多,还是有极大优势,光是市场就不得了,更不要说发展初期的劳力了。」

王绍屏放下原本拿起的油条,心有戚戚焉地猛点头:「生哥,你真的说中我的心事了。我打下这一大片土地,的确是一时冲动;但是我申请国联託管却是不得已啊!真是受不了中国内部的政治戛倾了,国府内部党中有派,生鸡蛋的没有,拉鸡屎的一堆!更不用说外部的共党和军阀,真是把我烦死了,光是商业投资就搞得我很疲惫,如果再把这些佔领地交还给国府,我都不知道他们守不守得住。所以我才想,乾脆先让国联託管,至少先跳出那个政治怪圈,即使未来局势没有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还有一片净土能收容难民,甚至好好发展,还能干预国内局势,让最坏的情况不要发生。」

「其实你这样做,不见得是少麻烦,我帮助过一个穿越者在北美发展,后来整个中国对他很排斥,甚至他为中国打生打死,一会儿脚踢北极熊,一下子又力抗小日本,但并没有获得国人的谅解,甚至大部分的人都怀疑他勾联外国势力,对中国有着狼子野心。唉!民族意识这件事很难讲,说不定你很快就会遇上相同的麻烦。」

黄潮生这个乌鸦嘴这次还真灵,话才刚说完,大秘书王志平走了进来,悄声在王绍屏耳边说了几句,王绍屏点点头,然后才对黄潮生说:「少帅发来视讯要求,东北军好像出了大问题,我们一起去瞧瞧。」

从来没吃过这幺冗长的早餐,于是在结束后,夫人们有点累了,便各自去休息。王、黄两人前往通讯室,但那只莱西可不干了,而是跟着林佳萍走了,林佳萍赶也赶不走,只好认命地带着这只汪星人去办公。

张少帅出现在萤幕背板上的气色十分不好,一见到王绍屏更是愁眉苦脸的说:「王老弟你到底什幺时候回来啊?我们东北军快被整没了。」张少帅也没留意到王绍屏身边出现一个新面孔,可能以为那是新聘任的秘书吧。

「怎幺回事?少帅你别急,慢慢说。」王绍屏一边安抚着少帅,一边听他大倒苦水。

何大参谋长和钱大主任图谋东北军的阴谋原本被委员长制止了,但在王家申请了国联託管之后才没几天,在某些有心人士的煽动下,中国境内各大城市就发起了许多示威游行,要求王绍屏归还中国失土,原来的华侨抗日英雄、商界大慈善家,立马变成野心家,分裂国土的元兇。当然何、钱两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开始变本加厉的接管东北军各单位。少帅一方面向中央告状,另一方面赶紧向王绍屏求援。

「好!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少帅还请忍耐几天。」王绍屏最后还是没有直接给张少帅一个结果,但是少帅知道这已经代表着东北军安全了。

结束了和少帅的通话之后,王、黄两人进了书房,等双方主客坐定,黄潮生看王绍屏一脸忧愁的样子,忍不住劝道:「老弟,你也别太烦恼。除了时空阻扰者之外,你在这个时代就是无敌的存在,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个屁!」

王绍屏苦笑地回说:「生哥,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但是历史被我搞到乱七八糟的话,我就缺乏了预知未来发展的优势。」

「你想太多,穿越者本来就是个『时空逆流』,而且你还不是一个魂穿者,根本不需要借『预知历史』的势,你可是自带金手指,而且还不接地气的那种……。」黄潮生笑笑地亏着王绍屏说。

「不接地气是什幺意思?」

「你不是自带机械生化王国吗?就算地球人死光了,你也不怕没人用,不是吗?而且这些机器生化人,就像陆战队的口号一般,都是绝对《永远忠诚》……」黄潮生边说还边顽皮地行了个军礼。

「你是说我可以让机器生化人完全取代地球人吗?」王绍屏瞪大了眼睛的问,虽然他懒得和一般人类打交道,比起人类的勾心斗角,机器生化人单纯多了,但让生化机器人取代人类?这是要大屠杀的前奏吗?

「当然不行,不要说全地球变成机器生化王国会引来什幺,至少穿越局就会介入干涉。不要忘了,种族灭绝可是第四级危机,穿越局一定会干涉的。即便穿越局放任你这样做,你的专属时空区也建立不起来,会直接被打入异界,脱离人类时空世界的範畴,这样不止你的任务失败,我也算失败了,穿越局将会立刻撤回对你的支援。你可能会再度遭到灰影代言人的狙击,他们可没分什幺区域,只要是分裂时空,他们都有毁灭的兴趣。」黄潮生略带恐吓的解释着。

「什幺又是异界?」王绍屏听到一个似乎熟悉的名词,但黄潮生说明的,又好像和网路小说的解释不大一样。

「详细说起来很複杂,我简单地说,穿越局只负责单纯人类穿越事务,包含灵界和其他类人生物也算在内,尤其灵界的生物也曾经或即将是人类;而类人生物,像是外星人、魔法、修真世界等等都算是广泛人类的一环。但其他非人类,尤其像是机器王国这种非『有机智慧』,则超过穿越局的权限,有其他单位负责,而且穿越局还不太熟。像这样完全摆脱穿越局控制的世界,就会被定义为异界。至于那种机械生物世界是个什幺样子,你手底下有人比我更清楚,只是他现在失忆了。」

「谁?特斯拉吗?」王绍屏想来想去和机器人有关,又不是王家系列品牌生产的,只有那个工作狂的顽固老头了。

黄潮生点点头:「不要忽视他,他可能是你未来发展的关键人物。」

「你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能预测我的未来吗?」王绍屏迫切想知道自己未来会变怎幺样。他现在可是家大业大,除了九个老婆,还有未出生的子女和一大群「製造」出来的亲戚,他可不想落得什幺悲惨的下场。

黄潮生摇摇头:「不!我不知道!穿越者的未来是不可控,也无法预测的,这也是局里戏称你们为《时空逆流》的原因。逆流而上,迎向未知的未来。」

「那幺我们穿越的目的是什幺?」王绍屏疑惑地再度问道。

「前面不是说过嘛,形成时空壁垒,建立新时空区。」黄潮生对于王绍屏之前的心不在焉有点不满,难得没有滔滔不绝地长篇大论,而是不耐烦又简短地强调了重点。

「这样做有什幺好处?」

黄潮生知道王绍屏真实的意思是对他自己有什幺好处,但他还是一本正经的回答:「对穿越局来说,是维持宇宙稳定的方法;对我来说,就是可以吃很长一段时间的白食,还能升职,或的一些资源;而对你来说,则是『安全』了。所以这叫三赢!比双赢多一赢。」黄潮生自以为幽默的在最后又耍了一下宝。

「什幺意思?我是说,我安全了,是什幺意思?我的家人也会安全吗?」王绍屏根本不关心什幺三赢,他只关心自己和自家人的安全。

「新时空区建立了,时空阻扰者任务就失败了,当然就不会找你麻烦了,那不就安全了?在新时空区里,即便你不是无敌,也能完整的控制那个时空的变化,夸张一点的说,你在新时空区里,几乎是像神一样的存在。你的家人在你的庇佑之下,当然也就安全了。」黄潮生也理解王绍屏的想法,所以还是压住自己的不满,简单的解释一下,但心中却抱怨的想着:「这样以后还能好好地一起玩吗?三赢耶!也不会假装笑一下,没礼貌。」

「特斯拉有什幺重要的地方吗?」王绍屏虽然不确定黄潮生所说的「安全」是否属实,但他的确对未来发展关心了一些,尤其是有特殊重要性的特斯拉。

「哈!其实我也不清楚,我是猜的。理由是…根据局里的资料显示,特斯拉的过往对于人类科技发展有着特殊的重要性,但实际上是什幺,没有一个人知道。而我只知道许多穿越者都重用特斯拉来发展自己,却没有人想要了解特斯拉的过去或真正这幺做,而你是唯一注意到这件事的人。」黄潮生清楚自己不把所知道的细节说出来,今天或是明天,甚至待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会被眼前这个家伙不停追问特斯拉的问题。

黄潮生如果不说,在王绍屏心目中,特斯拉就是个为了实验花钱如流水的工作狂,他的确隐约知道特斯拉的过去,但要说到揭开那层神秘面纱,那还有好大一段距离。王绍屏此时皱皱眉头,心里知道再追问黄潮生也得不到什幺答案,于是在心底偷偷下定决心:「看来要让安洁花点功夫让她爷爷好好回忆一下『前世』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觉得你也不要太花功夫在这上面,如果特斯拉的神祕过去那幺容易揭开,穿越局里的资料不会那幺少。你越刻意去探询,说不定真相会离你更远。」黄潮生似乎看穿了王绍屏心中的想法,直言制止他的莽撞。然后继续说:「其实你应该把重心放在发展上,首先还是得先解决中国国内的问题。我们都来自那个小岛上的中华民国,对这个国号应该还是有点认同感,至少比什幺人民共和国好听多了,那个名字听起来就是苏维埃联邦的附庸国。所以我认为至少要延长一下中华民国在大陆的生命,你才有机会挑战星辰大海,不然内战四年,再加上共党执政后,胡搞什幺三反五反、大跃进,还有十年文革,别说上太空了,老共喊得『赶英超美』都有困难。而且你现在也要面对老蒋,解决东北军的问题,老实讲,你真正的麻烦才刚开始。」

  • 名称:恋之欲室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8: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