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三集之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其实当库页岛战役展开没多久,北海道战役就已经展开。只不过王家第四舰队在北海岛函馆和本州青森两处遇到的日本海军的抵抗非常轻微,所以几乎没有引起指挥中心里的王家人关注,战斗的画面一直停留子母视窗当中九个子视窗里的一个,连跳出来放大一次变成母画面的机会都没有,因此就被忽略了,等打完这场非常「宁静」的战役,众夫人才发现:「啊?结束了?那今年可以到北海道看雪祭了!耶!」随着重夫人的欢呼,紧接着类似的琉球战役也几乎结束,甚至更加轻鬆。

本来以为北海道是个特例,但没想到琉球群岛战役也几乎同时结束时,夫人们再次蹦蹦跳跳的高呼:「连夏季旅游的地方也有啰!」最令众人掉出眼珠的不是琉球战役的轻鬆结束,而是在琉球出现百姓箪食壶浆、焚香夹道以迎王师(还真的姓王啊!)的现象。只差没有撒满鲜花,清水洒扫,黄土铺道了(应该是来不及準备)。部队行军时,沿路鞭炮响彻云霄;还好登岸的是机器战士,透过目光扫描就发现这些人没有敌意;普通人的部队可能还会以为即将在巷弄之间遇袭,或许将反应过度的开枪伤人呢!琉球百姓的态度让王绍屏不禁咋舌:「说好的联合舰队呢?还有武士道精神你们还要不要啊?」

廿二世纪来的王绍屏搞不太清楚琉球人和日本人的差异,如果说自1821年北海道被列为幕府直辖地开始;明治维新后,到1868年才将北海道正式纳入日本政府统治之内,并开始大量移民。无论哪种算法,直到1933年也有六十几年到近百年的历史,北海道日本化的情形铁定是比1879年4月日本才设沖绳县的琉球来得深化许多。琉球人在被改设县之后的期间仍不断抗争,1895年甲午中国战败,清廷因为割让台湾而不再提琉球复国案,琉球人失去唯一的外援;但直到1901年,琉球最后一位国王尚泰在本州被囚禁到去世,琉球的反抗才因为失去精神象徵,日本合併琉球才算尘埃落定。不过即便如此,区区卅多年,琉球人对日本的认同感仍不坚定,不然在二战将近结束时,日本人就不需要屠杀进廿六万的琉球人来坚定整个沖绳玉碎的决心。

所以王家人打着汉族的旗帜,即便只是个家族,但王绍屏是延平郡王之后已经传遍大江南北、名扬海内外,只要当过中国藩属的国家,莫不对大明王朝心生嚮往、充满敬畏,王家军登陆之后得到琉球民众的支持,那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北海道和琉球群岛几乎没有严重的抵抗,一是实力差距甚大,二是日本自己大意。自日俄战争、甲午战争连胜皆捷之后,有点妄白尊大,自认东亚再无对手,所以对于北海道、琉球的防备就鬆懈了,甚至自废武功的裁撤了许多警备队。

譬如日本曾于1889年在北海道函馆成立统筹港务、航运等事宜,并配置鱼雷艇队进行警备的「要港」军事管理组织,其中鱼雷艇队也就是日语当中的水雷队。但到了1893年涵馆的要港地位就被撤销,合併到本州青森县的大凑基地,原因在于青森的陆奥湾比函馆优越的多。北海道函馆就只剩几艘小型鱼雷艇,但大凑的舰队却尚未完备,甚至连青森大凑海军航空队直到今年,也就是1933年11月才正式开队。

而琉球也有类似的遭遇,1889年琉球最早归属鹿儿岛县的奄美大岛久慈,也曾被列为要港,所以也有少量鱼雷艇,但1893年也一样被裁撤,併到长崎的日本海军佐世保镇守府,加上现在也还不是1945年必须玉碎的年代,琉球的战略位置不高,甚至远低于台湾,因此日本驻军不多。

但王家舰队才不管日本人怎幺安排,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劲。何况任何一支分遣队正面迎战日本联合舰队,都能把日本海军揍到他妈都认不得他;何况只是一支小小的鱼雷艇小队,当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堪就一马斯」!(台湾日语的口头禅用法,完成、解决的意思。)

虽然北海道的「雪祭」行动和琉球代号「海炎」任务皆顺利完成,但王绍屏最重视的「家乡」夺回台湾的工作却遭到日军的激烈反抗,甚至惨烈的打到巷战,还迟迟无法攻克。

首先当然是对台湾内部的情报收集不够清楚,由于1930年发生雾社事件,也就是魏德圣导演的赛德克巴莱上下两集的故事,不过这里没有要讲剧情喔!请关心的朋友自行搜寻。但是魏导没提到的是,1931年继续发生了第二次雾社事件,而且是日本警察主动煽动亲日、反日的原住民互相残杀,所以最后被日方以部落间的恶斗结案。

不过引起日方最关注的莫过于以蒋渭水为首,汉人组成的民众党,在雾社事件发生第四天之后即在《台湾新民报》报导此事件,并关注到第二次雾社事件结束为止。并为了抗议日军在镇压期间使用毒气,且封锁消息,民众党为首的台湾自治联盟还向日本负责殖民地事务的拓务省抗议,要求台湾总督辞职。

而台湾最后一任的文官总督中川健藏就在这个气氛下于1932年5月就任第16任台湾总督,他来台的目的是打算打击台湾日渐蓬勃,以「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为诉求的柔性反抗,并积极推动皇民化打击台湾反日情绪;比他稍早,在一月份来到台湾第十任台湾军司令官阿部信行,则打算整顿守备队非正式编制的台湾军,将之改为正式编制的台湾守备混成旅团。东京大本营甚至在1933年3月从近卫旅团调来大冢坚之助担任台湾军第七任参谋长,给予他的密令就是在南西诸岛(琉球以南各岛屿)祕密发展新的航空战队和研究新的城市攻防战。

在阿部信行的努力下,在一年的时间内,新编成的台湾守备混成旅团兵力就超过原有的二万人,达到三万六千多人,增加了80%的兵力,虽名为「台湾」,但实际兵员均来自日本东京、仙台、名古屋、大阪、广岛、熊本等地的日籍军人。对于日本来说,这种着重于「静态守备」的特殊军队编成,不仅是日本首例,也有实验的性质。大冢坚之助来了之后,又开始另一种新的试验,让台湾守备混成旅的战法多了一种选择,事后证明还蛮有用的。

虽说侧重防守,台湾守备混成旅团一点都不含糊,不仅步、骑、砲、工兵都有,三个旅团分别驻扎在台北、台中、台南,下辖两个步兵联队和各一个骑兵、山砲和工兵中队,另外在屏东还驻扎一个新编成的飞行第八联队。基隆和马公则各有一个配属港口岸防的要塞重砲大队。

马公更被指定为要部港,原本驻扎在上海的日本海军第一遣外舰队,在2月16号中日于渤海湾的冲突,第二遣外舰队莫名其妙的覆灭后,就想撤离上海;以免这支曾参与一二八事变的老旧巡洋舰队遭到同样下场。于是在中日南京议和之后,在得到体面的台阶之后,立刻名正言顺的改以马公、高雄港为驻地,扬帆离开上海。

其实二咪并没有小看新编成的台湾混成旅团,但是却是忽视了雾社事件之后,日本整顿与加强台湾守备队的决心,以及新编成混成旅团坚韧的战斗能力。如果王家的情报单位好好研究一下调来重组台湾军的兵员来源,就会发现几乎都是从日本最兇悍的几个地方调来的士兵。他们只要比对看看原时空历史上在中国战场最能打的那几个师团都是打哪来的,就能发现新的台湾混成旅团并不简单。

南京大屠杀最凶狠的第6师团,又称为熊本师团,兵员就是熊本人为主。而凑巧地台南混成旅团的台湾守备步兵第六联队就是熊本人组成;另外一个第5师团,如果说是板垣师团,大概大家可能就比较知道,他又被称为广岛师团,这支部队在日本有「钢军」之称。甲午战争、八国联军、日俄战争无役不与,更是侵略中国的急先锋,恰好一样在台南混成旅的另一个联队,台湾守备步兵第五联队都是广岛人。

台中的第三联队来自名古屋,名古屋有两支吓人的部队,一是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第三师团,这支师团几乎参了与日本近代所有战争几乎包括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出兵西伯利亚、还有山东事变。另一支甲种师团叫做38师团,除了攻佔香港、荷属东印度群岛外,他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让美军吃足苦头,虽然最后自己也被打残了,但在热带雨林中的凶狠和坚韧可见一斑。

台北的第一联队是由东京人编成,而日本历史最悠久的第一师团也是东京人组成,虽然因为参与226事变而后来被调到满州防止苏联南下而没什表现,但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和诺门罕战役表现都不俗。台北第二联队的兵源来自仙台,也就是号称勇兵团的第二师团的兵员故乡,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时,就敢以夜间作战着称。

最弱的可能就是台中第四联队,因为刚好和日本恶名昭彰,谣传不愿打硬仗,只爱做生意的第四师团一样都来自大阪。但事实上在日俄战争的南山之战之中,第四师团曾攻下第一师团无法攻克的阵地。而且这个师团以山地战着称,在入侵菲律宾时,攻下巴丹要塞与科雷吉多尔要塞的也是第四师团。日本自己人评价,大阪人不是不能打,是会用脑子打仗。他们评估如果获胜机率不高,就会寻找下次战机。

所以二咪手下部队这次台湾遇到的几乎是日本难缠耐打的部队缩影,加上台北营区在今中正纪念堂现址及东门国小附近一带;台中的日军驻扎在现今干城营区;台南的第三混成旅团驻地在现今台南成功大学大成馆为中心的一带。三处驻地都在城区市中心旁。台北营区邻近总督府,亦即今天的总统府,当时台北城不大,那个位置几乎就邻近城中区;台中干城则靠近火车站,也是在首善之区旁;成功大学则接近赤崁楼,自荷兰建城以来就是行政商业中心。除了台北之外,两处临海岸都不远,但台北可以用气垫船沿着淡水河直奔大稻埕码头,从热闹的迪化街附近上岸。不过二咪採取更先进的垂直登陆战法,三处皆由海军航空兵掩护,利用CH-53E海上超级种马直升机和CH-46海骑士直升机直接运载海军陆战队,利用垂直登陆方式直取中枢,后续重装甲部队才跟着传统登陆方式登陆。

本来二咪的计画是万无一失的,但运气不太好,第六舰队虽然提早出发,途中却遇到卫星都没有预测到莫名暴风雨。原本在上海担任联络官的王孝屏中校这次出任第六舰队司令,他下令满载各式飞机的舰队规避,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好不容易绕过暴风圈,竟然耽误了一、两个小时。也就是这要命的一个多小时,当进攻台北的直升机大队开始突穿的时候,天刚好矇矇亮,日本军队已经开始吹起床号。

吹号的号兵忽然听到马达齐鸣,只见晴天蔽日,铁翼蔽空,虽然不知道那是哪款飞机,但立即改吹战斗号,指挥官立即反应过来,大声命令士兵赶紧备战,快速进入掩蔽阵地。

前导A1攻击机开始俯冲轰炸,日军不敌之下,开始疏散到市区。打算以市民为肉盾,进行巷战。而搭乘CH-46海骑士直升机的机器士兵开始在重要目标附近的空地登陆,期望先占领重要据点,另一些则在空中指挥机的指挥下,较灵活的CH-53E海上超级种马直升机改在市区较高楼层的楼顶上空降,以便狙击还没有成建制抵抗,像散兵一样蜂涌退入市区的日本守备旅军人。但最终效果不大好,许多日军混入民居,让王家军清剿起来,虽然不费力,但十分花时间。

台中和台南的状况也类似,甚至更糟,因为王家军入侵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日军更容易发现空中入侵的部队。由于王绍屏的投鼠忌器,下令不可大规模轰炸民居,只能精準清除军事目标,结果让三个城市活生生搞成史达林格勒狙击战。这样的战术不是偶然,自从热河大败之后,日本参谋本部重新研讨过防御战术,打算在中国军队收复东北时,让关东军和满州国的士兵搞这一套,逼得国军得进行近身肉搏的巷战,而无法发挥火力优势。在朝鲜待过的大冢坚之助就是当时负责研究城市战术小组的一员,大本营派他来台湾也是怕中国趁势收回台湾,所以加紧在台湾研究这项战术。

虽然这样战法对近乎无敌的机器战士来说是无效的,但被下令要保护平民的机器勇士们,多次为了保护无辜百姓,被诡雷或山砲击伤。这是这次的六个大型入侵行动实施以来,第一次出现王家士兵受伤。(应该算吧?)不过最大的麻烦是造成平民的伤亡,为了更好地减少平民死伤,再次拖慢了清剿的速度,导致原本预计一周结束的战役,和小敏一样多拖了一个礼拜,还好比小敏早一天结束,不然二咪就要猛吐血,颜面无光了。

当初为了因应台湾较多的日军,第六舰队的舰艇也获得了加强,主力舰从五艘加强到八艘,航母加强到卅艘,其他舰艇、飞机也依增加三分之一的等比例增加,以因应必须同时在台北、台中、台南登陆,另外还得对付马公、高雄的第一遣外舰队,还有屏东的陆航第八联队。

全部配备伊16正在研究新战术的第八联队不出意料就轻鬆解决,但第一遣外舰队却不在马公港,也不在高雄港;只留下少数鱼雷艇,螳臂挡车,一下就灰飞烟灭。本来早就用卫星侦测知道这支舰队不在母港,但当初以为第一遣外舰队是出航演训,很快就会返航。结果台湾整个的廓清了,这支舰队也没回来。后来透过潜伏在日本的间谍才搞清楚,日本海军军令部为了增强台湾防御能力,準备将第一遣外舰队扩编为联合舰队常设第三舰队,因此返回日本长崎县对马的竹敷基地和原本联合舰队的第3战队混编。当前仍正在做混编后的适航训练,算是首次逐日的一个小小遗憾。

王绍屏知道了后说:「算了,虽然都是老旧的轻巡,但给日本多留一点海军力量吧!让他们南下南洋的时候,不至于战力减损的太严重,才能帮我们多多赶走洋人,让我们能多接收一点领土。」

  • 名称:聊斋三集之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