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2008超清在线观看

王绍屏在记者会上说的很满,光是家族人数就吹到无边无尽的几千万人,事实上如果不算工程用或生产用的智能,拟真机器人加上生化人到目前为止,都还不满一万人。但是王家一掷千金的威名,还是让不小心当了袭击老宅帮兇的某些国家心惊胆跳,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泰国!

新任的总理披耶帕凤正在总理府气急败坏的痛骂自己最疼爱的学生銮披汶‧颂堪:「你这个混小子,你没看披耶嵩教官死都不肯跟着日本去坡州吗?你怎幺就这幺大胆?光是大英帝国的怒火,就不是我们这个小国家能承受的。何况你还招惹了连英国都礼敬三分的中国古老家族。唉!如果到时真逼不得已,我也只好把你交出去了。希望佛祖庇佑泰国,也庇佑你。」披耶嵩教官也当过銮披汶‧颂堪在军校时的教官,所以披耶帕凤有此一说。

而銮披汶‧颂堪则是死死的低着头,看似认错的样子,其实两手拳头紧紧攥着,指甲都直接插入掌心而微微渗出血丝。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有什幺错,反而认为自己的老师胆小如鼠,甚至对日本背信忘义,他在内心大吼着反驳他的老师:「什幺王家!!要不是有英军撑腰,在大日本帝国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等日本大军一到还不是被辗成齑粉!哼!披耶帕凤,就暂时让你嚣张,等皇军来救我的时候,有你哭的!」。

銮披汶‧颂堪是等不到他妄想会来拯救他的大日本皇军了,因为他们正在兵分两路,仓皇地撤退。此次在坡州遭遇惨败的残部,以及派驻泰国基层协助训练的士官兵都聚集在曼谷港,準备登上大阪株式会社的高千穗丸,走海路返回日本。

那军官呢?对于二月份帝国第二舰队在渤海湾全军覆没,仍是记忆犹新的军官们,无论田中新一、山下奉文、藤野市之丞,还是屁股受伤的武藤章,都深怕走水路不安全。反正战机、锱重什幺的,都已经在坡州和宋卡府损失殆尽,也没有什幺重要的装备需要押运的。所以军官们纷纷换穿便服,只带着随身手枪和军刀,小心翼翼地分批搭乘火车,辗转经过寮国,再前往越南河内,然后换乘前往中国的列车,一路北上天津。虽然会多耗点时间,但比白白送掉小命好多了。

果不其然,高千穗丸没有像原时空等到1943年才被美军潜艇用三枚鱼雷击沉,而是一出港口,刚抵达外海,就被王家机器人特种部队放置的定时炸弹,炸上了天空,然后沉到海底。后来那批军官在抵达越南时,看到报纸上的新闻,一个个都非常庆幸当时的决定。当然,他们的庆幸也没持续多久,当他们搭上前往中国的火车时,他们就等于搭上一列死亡列车。漫长的旅程中,真正的《东方列车谋杀案》开始真实的发生,日本军官的尸体一一的被抛到列车经过的荒郊野岭,当火车抵达广西南宁时,日本军官已经一个不剩。田中新一、山下奉文、藤野市之丞、武藤章…都失去未来作恶的机会。

而泰国新总理披耶帕凤不愧是有着决断力的枭雄,日本人前脚刚走,还没收到日本商船爆炸的消息,他就立刻召见德国大使,希望透过德国代为向王家输诚,表示愿意赔款道歉,并将元凶交予王家处理。

本来焦头烂额的希特勒,正在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的好基友戈林交出去道歉赔礼时,泰国就自己送上门来。这下子完全不用烦恼了,有了泰国这个道歉的伴手礼,再忍痛送出一些工业设备给中国,希特勒认为王绍屏一定会原谅他们的。

不能不说希特勒还真的能掌握人心,至少对王绍屏的心态掌握的恰如其分。送钱?不要开玩笑了!德国穷得连鬼都不上门,而且还在接受完全不差钱的王氏集团贷款资助,自己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了。

送一些德国旧的但还算先进地工业设备给中国是最经济实惠的礼物。希特勒掐準王绍屏虽然看似要自立门户,但其实对自己的祖国仍念念不忘。所以才会在记者会上连忙撇清王家的复仇和自己的祖国毫无关係。所以,反正大批的设备就要汰旧换新了,不如拿来做人情,王家铁定是用不上的,但送给中国,也就像是送给王家差不多了。既经济划算,又显得有诚意。

希特勒深怕跟在王绍屏旁,在使节团里的韦尔曼不够分量,于是急召王绍屏的老朋友,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紧急搭着王家飞艇抵达阿拉伯亲自上门道歉。除了献上希特勒和泰国这个伴手礼之外,陶德曼并保证泰、德两国将立刻和日本断绝往来。果不其然,王绍屏接受了德国的道歉,也不追究戈林的责任,只是告诫陶德曼一番,希望他转告希特勒,这次就算了,但要好好珍惜王家以及中德之间的友情。陶德曼当然频频点头,而且如实转告希特勒。虽然希特勒对于王绍屏如老大哥般的训斥有所不满,但人在屋檐下,也只好摸摸鼻子算了,而且还发去一封文情并茂的马屁文,把王绍屏拍得好像天下少有的天纵英才。只是对于珍惜彼此友谊,促进王家、中德三方合作之类的话只字不提,王绍屏看完也是笑一笑,他知道这个混世魔王还是会变成世界公敌,自己没打算真的和他走太近。

德国的事就这幺完结了,但泰国就没那幺轻鬆了。除了銮披汶‧颂堪这位未来还会政变,让泰国完全投靠日本人的家伙,派去泰国的王家特使连看都不看,直接让泰国军政府将他枪毙。之后,王家特使开出了要泰国割让沙敦府、宋卡府以南,包含北大年府、惹拉府等四个府郡给王家作为赔礼,另外再赔偿一亿美金的军费的条件。不过王绍屏同意穷到金库可以折返跑的泰国,可以换成大米与其他农作物抵债,并接受泰国分期五年付款。虽然披耶帕凤感觉十分肉疼,但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连德国都要道歉赔礼,何况泰国这个蕞尔小国呢?只好捏着鼻子同意

至此,王家得到了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一大片土地,足够老宅未来有足够的战略纵深可以迴旋,以确保祖宅的安全。

除了倒楣被日本人牵连的泰、德两国之外,当时把持国际联盟的英法两国,还有远在北美洲的美国,对于王家在记者会宣战的宣示,并没有明确的表态,尤其是针对清除国内五星芒闪耀这件事,三国更没有任何动作。因为五星芒闪耀并不单单是个单纯地独立组织,他们的成员几乎都参与了光明会或共济会,三者之间在成员有着很大的重叠,就像共党当初以个人身分加入国民党,寄生在国府身上一样。甚至五星芒闪耀的成员本身就是光明会或共济会的领导阶层,能决定另外两个较大但鬆散的组织发展策略。法国还好一点,但也只是好一点;英、美两国则超过一半的权贵、政要都和这三个神秘组织的领导班子沾上边。

所以这些神秘组织根本不用动员,也没有召开什幺商讨大会。王氏记者会一结束,三个神秘组织的成员就纷纷拜访三国的政府高官、国会重要议员,以及执政党要员和在野党领袖,迅速在三国政坛形成一股气氛:「身为世界上的大国,是不需要买一个小小家族的帐的,根本不需要做出任何承诺或採取任何行动。」甚至美国和法国某些政要还私下对南京政府施压,希望国府能迫使王绍屏取消对五星芒闪耀的追杀令。当然,他们都碰了软钉子。

原本就急得像火烧上房似的委员长,不仅自己披挂上场独排众议,甚至把国府内部被美、法优厚条件吸引,非自己派系的高官一一罢黜。开玩笑,当初这是这些家伙说什幺「有了列强的资助,就不用理会王家的勒索」,当时因为对王绍屏感到忌惮,而轻信这些谗言的委员长,现在已经尝到苦果了,在杨永泰还没有消息传来之前,委员长绝对不会再轻举妄动了。「所有列强的资助,到目前为止,抵得上一个王台生给的东西吗?混帐家伙,谁再提这种馊主意,我就当叛国罪来办,也不用审判了,直接拉出去打靶子!」委员长是真火了,直接在国府的国防最高委员会会议上大声咆啸。连一向和委员长唱反调的行政院汪院长这次也站在委员长这边:「各位从政同志,怎幺样王台生都是自己人,哪有赶走自己人去相信外人的呢?」汪大院长可不敢在和王绍屏对着干,上次的示好,还没得到王家的回应呢!现在再重新得罪一个可以向两个大国宣战的强大家族,那不是老寿星上吊,赶着投胎吗?

除了莽撞的美、法两国政要秘密向国府施压之外,也算是受害者的英国,倒没有採取什幺激烈的行动,甚至饬令所属外交官都不准擅自行动。毕竟纵横世界有三百年之久的英国人可不是像美国一样初出茅庐的楞头青,也不是法国那种自大狂。他们在国际上以小博大、用代理人搞各种平衡,都已经是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即便有个王储是共济会的人,仍不会自己傻呼呼的赤膊上阵。当然真正原因,除了英国内阁对任何行动的意见的分歧,都缺乏过半人数支持之外,最主要是英国政府内部唯一达成的共识就是希望观察王家真正的实力。

所以他们除了感谢王绍屏对伤亡英军的抚卹之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英国就此偃旗息鼓,打算看看王家怎幺报复日、苏两国,再决定未来行止。

这些大国的迟疑或拖后腿的行为,最尴尬的莫过于待在王家使节团的那些随身领事。由于迟迟没有收到本国的命令,英国贾米森、法国戈思默、美国郝沃德只好私下拜会王绍屏,说明自己本人是支持王家行动的,但自己的国家可能因为民主政体的多元化,还需要点时间让议会商议,才会明确的发布正式支持王家的敕令。

此时王家在南京的探子已经将美、法两国政要私下压迫国府要员的消息传回来了,但重感情的王绍屏知道这不关这些使节的事,于是大度的安抚他们:「大家不要担心,无论你们国家怎幺做,你们都是我和王家的好朋友。」使节团每个人都为此深受感动,当然对王绍屏的颂祷溢辞就陆续变成工作报告传回给他们政府。

除了国际这些大国的态度之外,还有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国家正在私底下串联。那就是被王家胖揍过的墨西哥。墨国独裁总统阿贝拉尔多认为这是个夺回租借地,一雪前耻的好机会。于是偷偷联繫日、苏两国大使馆,打算派出特使商讨如何和这两国联手对付王家。但很可惜的连日本都瞧不起这个打酱油的家伙,拖拖拉拉谈了半天,就是没有明确的答覆。阿贝拉尔多也只能对失去这个自认的复仇好机会,而徒呼负负。

像是阿贝拉尔多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还挺多的,尤其在中国境内还真是随便抓就一大把,长于内斗的盛名还真不是盖的。首先跳出来的是中共内部以王明为首的国际派,在王明远自莫斯科的电令下,竟然喊出「保卫苏联」的口号!王明曾主持了中共中央工作,并拥有自己的派系,虽然这时被派往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但影响力犹存。他在莫斯科的号召,竟然真的引起不少头脑不清楚的所谓先进份子的响应。尤其有一批自认要追随苏联舵手的学生,竟然在平津地区发起游行。

虽然响应的同学不多,这批缺乏智商的学生还是找到大约一百多名和他们一样大脑装饰用的同伴。最离奇的是,每次游行示威,总会有荷枪实弹的军警在一旁戒备,但这次在何大参谋长的纵容之下,这次学生游行竟然连一个拿着警棍的警察都看不到。

当然低智商不代表没智商,这群学生还不敢明目张胆地打出「保卫苏联」的鲜明旗帜,不然他们可能走不到百步就被烂菜叶、臭鸡蛋给掩埋了。平津地区可不是江南两耳不闻国家大事沉浸在小资情调的地方,这里有的是东北流亡的学生、军人和难民,个个除了痛恨小日本之外,第二个仇视的对象就是发动江东六十四屯大屠杀的老毛子。常常看报纸,有点见识的,还知道现在的苏联虽然在1919年的《第一次对华宣言》曾宣布「废除帝俄与中国、日本、协约国签订的一切秘密条约,帝俄政府在中国东北以及别处,用侵略手段取得的土地,一律放弃,废除帝俄在中国的领事裁判权和租界,放弃庚子赔款的俄国部分,放弃帝俄在中东铁路方面的一切特权。」但后来却出尔反尔,反而鼓动外蒙独立、资助新疆自治,都是嘴上说的好听,手底下却干尽坏事。

只见百名学生拿着几幅零零落落地布条横幅,上面写着「反对新军阀!」、「抗议家仇变国难」、「要和平不要战争!」…等等说服力微弱到自己都要很勉强才能相信的口号。过去这些学生举行抗日游行时的群众热情场面不见了,街道冷冷清清的就只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大部分的商家是连生意都不做了,少数开门做生意的商家也是半掩着门,深怕学生上门发传单,在自家门口开讲。

一名男学生把传单发给正在路边扫地的大爷,这位老先生酷酷地把传单往一旁的垃圾篓一扔,连头也不回就继续扫地。「老大爷,你怎幺能这样?有字的纸张怎幺能丢垃圾篓?而且这些都是陈述新军阀的罪状,你不看也有别人要看啊!」一边往垃圾篓里要把传单捡回来的学生一边唠叨着。

「谁会看那些鬼玩意?你们这些数典忘祖、认贼作父的狗崽子,扔了你们胡说八道的鬼画符,算是便宜你们了,再不走,我老杨就揍人了。」老人家举起扫帚作势就要打人。「你…。」男学生被一个女学生拖着走,女学生悄声说:「这位老人家上次还捐钱给我们,你不要把同志逼成敌人了。」

这时候一个出来倒汙水的大婶刚好看到冲突的现场,立刻拉高八度音高声地骂着:「你们这些杀千刀的狗崽子,如果没有王先生,我们平津大概也和东北一样被小鬼子给占了。不知好歹!一群没有见识也没有常识的兔崽子,不知道原因好歹也听听播音,电台都说的很清楚了,人家王家为国家出钱又出力,然后呢?人家杀到南洋要灭王家一门忠烈啊!连报仇都不行吗?人家连拖国家下水都不肯,但是政府怎幺对待人家的?朝廷出奸臣陷害忠良,你们这些读书读到背上的狗崽子,还当那些现代庞太师、秦桧的狗腿子,杨老哥打的好,我叫乡里乡亲来帮你,打死这些忘恩负义的混小子。」平时东家长西家短的大婶嗓门本来就大,劈哩啪啦一阵臭骂,还真的许多老太爷、老大娘从屋里拿着扫帚冲了出来。

会有这样的情势发展,多亏了王绍屏早先成立的「中华和平之声」广播电台。这次王家惨案不只是相关新闻全程报导、记者会全程转播而已,还被刘小小领导一群剧作家根据一些只字片语的说法编成广播剧。王家机器战士的自爆被改编为抱着炸弹和三千多名来犯的敌军同归于尽,一个个虚构人物的生动刻划,让人联想到东北奋战不屈的勇士;没有发生的王家大屠杀,被戏剧化的解释为十五壮士连环炸弹自杀吓退了敌军,才让原本的大屠杀消弥于无形。这些故事被王家的电台廿四小时不停放送,现在是大街小巷人人耳熟能详,加上之前资助东北军,王家儿郎浴血奋战前线,却被南京某高官排挤的故事,一连串的宣传让整个平津地区的老实民众们同仇敌忾的支持王家。愤怒却拿高官权贵毫无办法的群众正憋着一股气无处发,没想到这群天真的学生自己撞上门来。要不是现在是上工时间,青壮人口多不在家,学生们可能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学生们眼见情况不妙,捲了横幅布条,一百个人瞬间鸟兽散,比先前军警驱离时,跑得还坚决。开玩笑,被军警打了,可以上报纸头条,吹嘘自己是多幺不畏强权、坚持真理、为民喉舌;但被乡里乡亲的老太爷、老奶奶揍了该怎幺解释?那可真是没地方说理去。

不消说共党阵营里还是人才济济,头脑精明的未来强国伟人毛先生眼见情势不利本党发展,立刻在川南战地发布通电,扭转原来不讨喜的口号喊出:「全民集中一切资源,共赴国难!」算是暗批王家自行其是,不仅对苏联有了交代,也总算化解了共党内部的信心危机。

另外,当前独立于国府阵营之外的最大两个派系,晋系和桂系倒是挺支持王绍屏自立的,毕竟这样一来,以后和王家往来就不用看中央脸色,王家可是有不少好东西。于是他们联合发表了「国内统一战线,支持侨胞外抗强权」的口号。这把委员长给气疯了:「娘西匹的阎百川、李德麟,倒是真会选时机扯中央后腿。都怪你们这些兔崽子不争气,让外人钻了空子。如果台生真的不回来,我一定会把你们都调到边疆去站卫兵!」虽然委员长没有真正处罚自己的子弟兵,但三天两头就找来骂,也真是苦了这些已经位高权重的家伙。这下子原本还想着怎幺整王绍屏的委员长嫡系政要,全都开始祈祷王绍屏能回心转意,让自己赶紧摆脱委员长不时发作的紧箍咒。

但老粤系胡汉民和西山会议派的大佬却对此颇不以为然,不仅和委员长唱反调,还通电主张:「以国为本,反对分裂;服从中央领导,集中统一力量!」公开和王家叫板。

当然王绍屏不会理会国内这些赞成与反对的声音,海外王家的资产又不是国内这些各方势力的囊中物,自己要怎幺做,哪里要看谁的脸色?所以王氏集团按照自己的步调,一方面在中国境内收缩资源、力量,另一方面全力布署对日、苏的报复行动,冀望一击震撼世界,震摄宵小。

至于日本和苏联的反应,则呈现两极化的态度。苏联完全地沉默,对王家的威胁不理不睬,彷彿王家记者会没开过似的。总结起来,就是「不承认、不否认、不辩解」的三不政策,用鸵鸟面对各方的质疑或关心。其实,以他们在国际孤立的状态,即便要找人向王家说项,也找不到适当的人选;所以乾脆就什幺都不做了。

至于王家的报复?史达林和其他苏联领导阶层根本不相信一个家族会有多大力量,即便有些先进飞机,那也得有足够人驾驶啊!苏联是什幺国家?是横跨欧亚的超级大国,就算王家真有几千万子弟,洒到苏联的国土里,就好比一把沙子撒到海里,连个波澜都不会掀起。他们甚至没有下令部队戒备,完全把王绍屏的豪言狂语当成疯言疯语,根本不在乎。当然,最终他们就会明了并切身体会,什幺叫做一石激起千层浪,巨浪捲起千堆雪的科技复仇力量。

日本倒是多次吃过王绍屏的亏,虽然在日本、苏联境内都没有举行王家记者会,也没有现场直播,更没邀请日本记者参与任何一场记者会,但日本高层还是透过王绍屏的「中华和平之声」海外之音的短波广播,清楚的知道了王绍屏的诉求。不过他们却漏了非常多的东西,比如现场发放的照片和播放的影片。

日本并没有十分害怕一个家族,他们根本想像不到一个家族能做到什幺程度,在他们的想像中,最多就是请几个忍者暗杀、搞破坏吧?要比忍者,那还得看谁多呢!

不过日本对于王绍屏的威胁也不敢大意,甚至严肃以对。首先应对的方法,就是在日本本土召开自己的记者会,否认自己派兵入侵王家祖宅。

没想到日本内务省次官刚把否认派兵的话说完,一名英国记者随手把一份昨天的泰唔士报丢给台上的日本内务省官员,头版上面好几张的日军俘虏的照片。虽然穿着泰军制服,但他们都被脱下长裤,露出日本招牌的丁字裤。日本内务次官强自镇定的辩解:「这是汙衊,是假造的。」

另一名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则挥挥手上的影片胶捲盘片,大声的说:「这是早上邮寄到我们办公室的影片,影片内容是审问你们被俘官兵的全程纪录,需要放来给大家看看吗?我们早上看过了。这些被俘的日军用日语坦承,你们陆军省航空队本部部长田中少将亲临现场指挥,连率领攻击部队的山下奉文大佐、武藤章中佐等人的名字都说的一清二楚,十分精彩…。」在现场一片譁然的情况下,日本内务次官当场立刻宣布记者会结束。原本一场日本打算混水摸鱼用否认事实的方法「以正国际视听」,结果日本主场的记者会却变成一场间接「默认事实」的国际笑话闹剧。

当然啦!那两名外国记者的证据都是昨晚王家潜伏在日本的间谍送去的,就是打算胖揍日本脸面用的。而且王家担心这两名外国记者不敢拿出来,王家还準备了后手。万一英美记者认怂了,自己人担任的德国报社记者就会出场,拿出更详细的证据,比如日本军官逃离泰国前的会议录音之类的东西,保证把日本的小脸打得霹哩啪啦响。

日本内阁一计不成,又生一…没啦!日本真的没辙了,面对一个躲在英国殖民地里的王家,还有王绍屏宣布地遍布全球的王家子弟,日本发现自己完全无从下手。但他们不像苏联那幺没有警觉性,反而是由参谋本部出面,即刻下令各地戒备,尤其是邻近中国的满州、朝鲜更是提高到最高警戒。另外,他们认为最有可能成为恐怖袭击目标的机场、港口也都严密布防,避免陌生人接近。他们自己喜欢偷袭,所以也担心王家使用偷袭的方式,破坏自己机场、港口设施。除了设施,高官政要,尤其和这次袭击王家老宅决策有关的政府官员,像是广田弘毅总理大臣这些人,都加派护卫,甚至让黑龙会派出忍者秘密保护。但是只有千日做贼,那有千日防贼的,日本使尽全力地东防西防,最后还是防不了王家用单纯的力量辗压。

  • 名称:金瓶梅 2008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6: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