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敏版金瓶梅超清在线观看

甘肃的战事几乎快要进入尾声,王绍源已经出发,在回山东的路上,飞艇都还没越过陕西进入山西,王绍源就接到满庄留守负责对内邓丽珪的紧急联繫通讯。这个紧急连络其实是来自王绍屏的命令,只见萤幕上一头淡咖啡色短髮,有着安瑟标誌的大眼睛、红唇与白皙肌肤,几乎和安瑟有八分像的邓丽珪一劈头就说:「二堂哥,您可能得回头到四川去,家主要您亲自去协调四川的军阀混战。」所有的生化机械王国的成员们已经公开称王绍屏为家主。

「什幺?丽珪妳有没有搞错家主的意思?那是中央的权限,怎幺扯到我们身上来,难道不怕南京翻脸吗?」王绍源还没开口,林嘉琳急急忙忙就接上话。

「唉!一言难尽,你们还记得段总理介绍那三个学生吗?分配到陆一师、陆二师和陆战一师的砲兵旅担任旅长的那三个。」邓丽珪有点头疼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正在想想要如何简单扼要,却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保定二期砲科三宝嘛!施北衡、冯鹏翥、刘超常,对吧?」林嘉琳有着超强记忆人名和对的上脸孔的能力,加上人也算冰雪聪明,还有反应也快,能举一反三,所以才会安排她来代理满庄的对外关係。只是她的个性还有点毛躁,王绍源认为需要多多历练,因此才把她带在身边观摩学习。

「对!就那三个,他们和四川军阀刘文辉是同班同学,前些日子刘文辉找上他们三个,希望透过他们跟王氏集团买一些先进武器。但我们都知道,家主不太想让动辄开战的小军阀买到太先进的装备,即使和我们的武器有代差也不行。不过,当家主正打算拒绝,没想到那个林蔚知道了,还告诉了中央。而南京正在为四川混战调停失败,连协调员都被刘文辉俘虏而大伤脑筋;于是就把这个调停的任务丢给我们,希望我们协助中央完成这项艰鉅的任务。不过,这次中央的条件放很宽,允许我们可以武装调停,所以我已经派空骑一旅和你们会合,你们告诉我一个会合点,我让他们的飞艇飞过去,他们已经满载装备和粮食,够你们至少周旋个半年到七、八个月的。」邓丽珪算是简单的说明完了,剩下的细节会发文字说明档案给王绍源他们。

「什幺?要半年以上?」林嘉琳觉得天快塌了,她真心觉得除了满庄以外,其他地方真不是人住,尤其她已经受够了睡飞艇里狭小的宿舍。「丽珪的意思是给我们的物资充足、够用,不是真的要调停半年。不过四川其他大大小小的军阀不算,只算参加混战的就有八大势力,这的确不好搞,要花点时间。」王绍源先是帮邓丽珪解释,后来又变成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二堂哥,别想太多,我们主要是解决刘文辉、邓锡侯、刘湘之间的矛盾,他们目前在成都附近混战,不仅严重影响了杨森剿共的布置,而且也让他们彻不下来,南京方面可是希望他们到川南去挡着逃窜到贵州的共军呢!所以中央希望我们能帮忙实现立即停火。说实在的,这都怪家主在国外搞什幺维和部队,现在委员长把我们装备所的教导团也当成国内的维和部队来使用!真是烦死人了!」邓丽珪一向不大抱怨,但对于中央一堆奇怪的命令也觉得不堪其扰,还好这些命令不是直接下令给她,不然她非喷得中央满脸不算完。

「调停应该是对外掩饰的说法,我认为事情应该没这幺简单,我总觉得南京有人继续在挖坑给我们跳。」林嘉琳很快就掌握了重点,连王绍源都不住对他竖起大拇指,说声「讚」。对于南京那群军方大佬们的鸟样,王氏集团的成员都很清楚,   一旦他们决定把看似好康的东西丢出来,那必定是包藏毒药的糖果,北伐结束后,由于吸收了一堆投降的军阀,整个国府军方的思想也不纯粹了,尤其好的不学,想出一大堆阴谋诡计来争权夺利这档事,还学得挺快的。

不过既然王绍屏已经同意了,王绍源也不得不再度风尘僕僕地赶往四川,还带着王氏集团内部湘潭派的阙汉骞,以及他所率领的空降一旅,準备制止成都附近的混乱,并从刘文辉手上救出中央特派员程泽润中将。

当飞艇转向的时候,林嘉琳又忍不住问起了邓丽珪有关砲科三宝和刘文辉的关係。她很难想像一向搞笑的砲科三宝会一起捲进刘文辉的事情当中,这三个人看来和刘文辉根本不搭旮啊!

「喔!是这样的,刘文辉是他们仨人在保定砲科的同学,先是这仨人看刘文辉入学的时候年纪小,所以总是帮着他,在刘文辉跑步跟不上,他们一起拖着他走;出纰漏的时候,帮他擦屁股;被罚不能吃晚饭,他们偷偷帮他留馒头。一来二去,刘文辉就成了他们的小跟班。除了刘文辉不太会搞笑之外,四人就成了死党。你们应该从资料上看到了,刘文辉的老爸刘公赞是四川远近驰名大酒商,家境殷实的刘文辉经常请家境状况不好的三宝吃饭,并想方设法在不伤害三宝自尊的情况,时常资助三宝。后来他们知道了当时刘文辉有一个年纪比他大,因为辈份关係,反而要叫他幺爸的姪子,在四川担任川军总司令,所以爱耍宝的仨人还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刘幺爸。妳知道的,男人有三铁,其中一起扛过枪,那感情一定不同嘛!对了!那个姪子就是刘湘。」邓丽珪耐心的向林嘉琳解释着四人交好的来龙去脉。

「好吧!这下我了解了,我们不能把刘文辉揍扁,不然三宝和刘湘那也交代不过去。难怪中央要我们出头当恶人。这摆明就是要我们做坏人,他们再来摘桃子扮好人!」林嘉琳边气边说,看到邓丽珪也边点头,她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好办,涉及装备所的自家人,还有刘家的亲情等感情问题,必须慎重一点来处理,不能一砲乱打轰死刘文辉。这样一来,就得小心中央把王氏集团推出来当替罪羔羊,让装备所去扛刘湘家族的怒火。原本她还真打算一到成都,立刻乱炮齐发把刘文辉打死,然后快刀斩乱麻的解决四川乱局,看来这招现在行不通,得想好更细緻一点的作法。

因为这样的关係,为了更了解情况,想出更完美的策略,这次前往四川,林嘉琳难得用功起来,把所有四川的情报都拿来分析。「啧、啧、啧,这些四川军阀还真了不起。」林嘉琳看着浮空萤幕里的资料,边啧啧有声的讚叹着。「怎幺啦?」王绍源边批阅文件边心不在焉的敷衍着,即便如此,林嘉琳也不在乎,因为她没有刻意要找一个听众,只是随兴而发的自言自语罢了。不过既然王绍源开口了,她也就乐得两人对话,避免一个人喃喃自语,像个神经病!「二堂哥,你相信吗?他们为了打仗争地盘,税收竟然开徵到民国一百多年去了。现在民国廿二年,那以后中央政府真的能治理四川的时候,不就得免税八、九十年?呵呵…,说不定多徵的部分,还得退税。」林嘉琳边说边笑了起来。

王绍源听到林嘉琳这番有感而发的话,忽然有一丝灵感在脑中闪过,放下了正在批阅的文件,摸摸下巴的说:「嘉琳,妳给了我一个好建议。说不定解决四川的问题就得从妳刚刚说的税收着手。如果运气好,我们除了在西北之外,可能在西南也能扎下根来,让中央偷鸡不着蚀把米。不过,我们还得仔细合计合计,如何达到目的,却不失中央的颜面。」林嘉琳歪着头:「我刚说了什幺?收不到的税收吗?都收不到了,能干嘛?」王绍源笑而不答,意思是让她自己好好想想,也是要锻鍊她的意思。但这却让林嘉琳如墬五里云雾之中,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一个小时之后,阙汉骞空骑一旅的飞艇终于赶上王绍源放慢速度的飞艇,总共加起来,将近卅艘飞艇浩浩蕩蕩从陕南上空进入四川腹地。没多久,就抵达成都城外北方卅公里处一块空旷土地上。曾经驻扎过这里的胡宗南第一军早已经到陇南、天水和孙殿英换防,这里一带只留下军队曾经留驻过的痕迹。但除了未填平的壕沟,未拆除的木栅栏之外,胡宗南没有留下丁点可用的东西。不过即使他留下什幺,也不适合装备所领先这个时代太多的部队来使用。工程飞艇打开机腹大门,快速地开出教导空骑一旅工兵营的建筑车辆,包括怪手、挖土机、水泥搅拌车…等等,迅速地将原本军营的遗迹全部拆除一空,壕沟填平,重新整地,把整个地方变成巨大的工地。几个小时之后,已经用钢筋混凝土重新建构一个足够停放空骑旅的直升机、装甲车和轻型坦克,以及具备有油弹库的小型空骑旅基地。

「我们该先找谁呢?」工地不用王绍源操心,所以他再度摸着下巴思考着。他只要一认真思考就会出现这个动作,不过他这句话却是想考考林嘉琳。果然毛躁的林小姐立刻接话:「当然是找刘湘啦!他是四川王,实力第一的大军阀。」林嘉琳理所当然的提议着。「不!就因为他是最大军阀,所以他筹码多,不一定会理我们。妳想想看,他除了一开始被刘文辉偷袭吃了大亏之外,后来一路反击成功,还稳稳压刘文辉一头,他现在的想法,一定是觉得胜券在握,如果没有变数,他只要等刘文辉像以前投降认输就好,他干嘛要现在接受调停?这也就是中央叫不动他的主要原因。」王绍源诱导式的让林嘉琳深入思考。

「嗯!有道理,那现在最想停战的应该是实力第二的刘文辉了吧!被刘湘和实力第三的邓锡侯二打一,败仗连连,这时他应该苦不堪言,才会找上砲科三宝要我们提供先进武器。对吧?」林嘉琳这次胸有成竹的认为自己应该猜对了。

原本循循善诱的王绍源却摇摇头,看看手錶,觉得时间已经有点紧了,再不行动,万一三方打出火气来,调停就更难。于是决定直接告诉林嘉琳自己的想法:「不对!最想停战的应该是邓锡侯,妳以为他和刘湘联手打败刘文辉,夺下来的地盘,他能有份吗?别忘了,是邓锡侯主动向刘湘求援的,未来得付出多少代价,也是刘湘说的算。对吧?甚至他可能更担心刘湘趁着大胜的优势顺手把他吃掉,所以我猜邓锡侯一定是当中最希望恢复到原来僵持状态的人,这样他才能稳稳保住自己排名第三的实力,而不让刘湘独自扩大地盘,增强更多的实力。而刘文辉的想法,说不定更极端,失败者通常不甘损失,希望有翻盘的机会,所以我们要说服他谈停战,他一定会提很多条件。我们第一个找他谈,更会给他莫名的期待,甚至希望我们帮他一统四川,也说不定。至少,这个谈判时间不会短,过程也不会太愉快,毕竟我们顾忌太多。最少,三宝的面子不能不卖啊!是吧?」王绍源没能太多时间和林嘉琳磨叽,决定直接告诉她自己的想法,先取得共识先行动,让她事后自己再慢慢去思考。

「让人把邓锡侯请来,再拿邓锡侯来压制刘文辉,只要这两方都谈定了,如果刘湘不停火,我们再以武力震摄刘湘,他就会主动和我们谈了。」王绍源做了决定之后,立刻要让林嘉琳去找人执行,可是这时刘大川却进来了。

「秘书长,剿共总指挥杨森正在营区外头,率领各路指挥田颂尧、李家钰、罗泽洲、刘存厚、王陵基、刘帮俊等七人求见,您见是不见?」刘大川克尽职守的把人拦在外面,先进来稟报。

「这下有搞头了,可能所有川军都能收编。快!快请。」王绍源大喜,立刻让刘大川把人带进来。

杨森一干人等一进来,废话也不多说,杨森立刻带头对王绍源说:「王秘书长,我们和共军第四军血战数个月,损兵折将不说,粮草弹药皆所剩无几,但中央现在却要我们立刻前往川南支援,围堵共匪残余的第一军。说是残余,也有近三万人。我们急需补给,中央却要我们来找你,你能立刻提供我们多少粮食弹药呢?」杨森话说的不客气,听来满腹牢骚,但他不该把脾气发在王绍源身上,王绍源又不是中央的官员。

不过王绍源没生气,反而笑咪咪的请大家先吃饭:「大家远道而来,应该还没吃饭吧,现在接近晚餐时分,我们边吃边聊。」杨森很想拒绝,但一旁刘存厚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噜一声的大响,这让他没办法说「大家都吃饱了才来的」这样搪塞的藉口。而且他们真的饿了一天了,目前在川北残余两万多不到三万的川军联合部队几近断粮,一路上他们连乾粮都没有带,就是打算来吃这里吃大户的。尤其在他们原本的地盘上已经压榨得过狠,实在收不到太多的粮食,如果再逼迫下去,恐怕不是其他小军阀趁虚而入,就是老百姓真的要起来造反了。

杨森叹了一口无声的气,也不再矜持,就随着王绍源两人来到餐厅用餐。本来王绍源和林嘉琳都和部队一起在野战食堂用餐,但这次为了招待四川各路军阀,便占用了原本开会的帐篷当作招待餐厅使用。

会议室的桌子本应该摆成一般冂字型的模式方便会议。但战地条件没那幺好,加上王绍屏仿效亚瑟王圆桌武士的习惯,除了战情室是阶梯式座位之外,一般会议室都是摆上大圆桌,方便议事,也便于用餐会报。但在国人眼里,根本没听说过洋鬼子的什幺传奇故事,吃饭一向就是个大圆桌,而且还有主次高低位之分。于是七名军阀各自谦让一番,最后还是按实力大小七人依序坐下。王绍源二人看这些四川军人还是斤斤计较座位排名,两人互使个眼色,心底都有了计较,决定利用这点分进合击,依序瓦解四川军阀的心防。只不过这些操作并不打算在这次餐叙上完成,因为依据「王家」的习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什幺事都得在吃到酒足饭饱之后再说。

杨森等人不知道王绍源和林嘉琳的想法,但各路川军在面对当前严峻的局势,王氏集团是否愿意提供援助?提供多少?平均分配?还是有所侧重?心里并没有底,于是入座之后,还是战战兢兢,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在某些地方惹恼了眼前这两位王绍屏的「亲戚」,在争取援助上,落了下风。

伙房把王绍屏规定的梅花餐,五菜一汤陆续端上桌来,虽然菜色不多,但有鱼有肉,份量也十足。王绍源招呼其他七名将领:「不好意思,战地野营,因陋就简,请各位将军将就一下。」各路军阀饿了一天,闻到饭菜香已经食指大动,但在各怀鬼胎,私下準备暗中较劲的情况下,即便王绍源已经率先开动,依然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各位将军请用、请用,不要客气。还是菜色不合胃口?要不要我让伙房换几道菜?」王绍源越是客气,川军将领们越是谦让,扭扭捏捏的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放在碗里。不过后来他们看见连唯一在场的女性林嘉琳都大口扒饭,秋风扫落叶似的把眼前的饭菜扫进自己嘴里,他们一方面对于王、林二人的吃相感到震惊(首次见识「王家人」吃饭都会震惊,所有生化人无论男女,包含九夫人,都是仿效王绍屏的吃相。),另一方面更惊觉到,如果再不下手,五道菜可能很快就连盘子都不剩。于是大家才不顾形象,开始大嚼一番。伙房连续补了三次菜,川军将领才吃到肚皮圆滚,连打饱嗝,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

就在伙房撤下餐具,换上茶水、点心、水果之际,王绍源才开口询问各路军阀当前的状况。各路军阀虽是有心保存实力,但耐不住共军打的狠,几乎七路大军都被打残了,每路都剩几千人,有的连一个旅都称不上。

「这样啊!那幺各位将军现有的装备武器状况又是什幺样的情况呢?我问的是规格与数量,我好统计该如何分配援助物资。」王绍源仍是笑咪咪的说着。

各路军阀一听有戏,于是争先恐后,七嘴八舌的把自己部队的形容的要多惨有多惨,除了人数儘量往上提,其他什幺受伤人数、缺粮情况,弹药枪械损坏,能多差就讲多差。

「各位将军,你们现在报上来的人数,加起来总数快要超过七万人,跟你们一开始说的目前剩下不到三万人,现在多了快二倍半还多。还有,田将军,我们知道你之前被共军偷袭大败一场,但也不会现在剩下一万六千多人,却只有二千多把枪,这八个人一把枪,也太夸张了吧?」林嘉琳一边拿着计算机,一边计算着说。

这下无论是原本比较有实力的杨森、田颂尧,还是比较小势力的李家钰、罗泽洲、刘存厚、王陵基、刘帮俊,全都红了脸起来。尤其是夸张过份的田颂尧被人家点名之后,才知道自己的数学头脑不好,闹了个大笑话,这时候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样吧!我们先给各位将军补充粮秣,多的没有,给各位总数六万人一个月的粮食,装备所还是给得起的。这些粮食,就算装备所给各位的见面礼,我们也不和中央计较了,各位应该可以靠这些粮食抵达川南,中央指定的位置,之后的武器弹药,南京应该会另外给大家补给的。」王绍源也不想逼得太紧,直接送出些礼物之后,打算放长线钓大鱼,让各个军阀自行回去想办法,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必然就会乖乖低头。他自己有充分的自信,中央现在面对汇集的五十万大军之后的犒赏问题,铁定是头大如牛,根本没有多余的资源来补充川军的损失。所以这些欺善怕恶的家伙,习惯柿子挑软的吃,势必会再找上门来。

没想到这个美好的设想来得这幺快,这七个军阀也是有聪明人的。李家钰也不管其他同伴,直接就开口说:「秘书长是大方了,不过中央可小气的狠,现在共军分别向西北、西南逃窜,中央的五十万大军势必得再次进发围剿,要的粮饷弹药多得海去了,怎幺会想到我们苦哈哈的川军呢?秘书长就直说吧?要什幺条件,您才愿意给我的部下补给装备?不然我手上剩个三千人,一旅左右的兵力,到了川南也是送死。」

李家钰话才说完,原来李家钰的老长官刘存厚也开口:「格老子的,我也老实说吧,老子原本有一个军三万多人,现在手下剩下不到一个旅不到,二千八百多儿郎,不是跟着我从成都简州老家出来,就是我从老地盘宁羌拉出来的兴国军。之前兵强马壮打不赢,还能说力不如人,现在缺枪少弹,我再让他们去送死,那我还不让乡里乡亲的父老吐我口水,把我骂死吗?秘书长,我刘存厚这百八十斤就卖给装备所了,无论是帮我想办法推掉到川南这要命的任务,还是隶属于装备所,接受装备所整编,我都认了,只要不要让我的子弟兵无缘无辜断送了性命就好。我早就听过装备所王所长的大名,我相信这点忙,靠他的面子,还是帮的上忙的。」说完刘存厚还单膝下跪,请求王绍源伸伸援手。接下来,除了同属一派的杨森、王陵基和属于邓锡侯一派的罗泽洲之外,其他人都学刘存厚一样,单膝下跪,恳请装备所帮忙。这下王绍源和林嘉琳都傻眼了,事情怎幺会变这样?成功来得太容易,总是让人怀疑。

原来田颂尧、李家钰、刘帮俊都是刘存厚的老部属,后来虽然自立门户,香火情还是有一点的,尤其在田颂尧第一次败北,让滇系的杨森掌权后,更是把刘存厚这派的人马往前顶,让他们当炮灰;被红四方面军杀得人仰马翻,实力大减,虽然杨森一系和邓锡侯派出来的罗泽洲也没得到好处,同样损兵折将。但面对中央卸磨杀驴之举,还要他们继续到川南面对红一方面军,大家都心有忌惮,所以在南京严令之下,并要求他们向王绍源讨补给的时候,大家都存了保留实力的私心,这次联袂而来,就是想试探一下装备所是否有庇佑自己的实力。

只是刘存厚一系消息更灵通,刘存厚的老部属赖心辉的新编11师已经被中央顶在川黔边界,独自面对红一军的多次试探挑衅,屡屡损兵折将,目前局势危殆,不断告急。中央才会急急催促他们南下增援,甚至调停成都混战,也是希望刘湘三人能尽速和解,然后支援川南。

而刘存厚更是打听到东北军被装备所整编后的昌盛情况,尤其是孙殿英更是混得风生水起;他还听说这次孙殿英在宁夏拖拖拉拉,最后虽然被剥夺番号,但却能编入装备所。而这种和中央利益交换的小动作,是完全瞒不过刘存厚这个老军阀、老江湖的。于是刘存厚把这些消息给老部属一说,大家在老大哥刘存厚挑头带领之下,还没出发就说好要直接投靠装备所,而不是要什幺补给。不过,他们的动作却让不知情的杨森等三人一下子坐蜡了,不知道是跟着归顺装备所,还是继续讨价还价才好。

大约猜到刘存厚心思的王绍源马上开口半推託的说:「各位将军不要这样,快快请起,这给我折寿了。纳编到装备所这件事也不是我同意就可以,这样大事甚至不是我们装备所说了算,还得呈报中央同意的。之前无法允诺大家给予装备弹药补给,实在是我们的武器规格和大家都不尽相同,我不可能从空骑一旅的弹药补给中拨补给大家,当然也不可能在四川给大家换装,一是我们没带够足够的装备、武器、弹药,二是改编得中央同意,三是整编之后的编制和现在不同,依据大家目前现状,势必得打散混编,才有可能达到我们的标準。当然,如果中央同意,而且大家也不介意打散重新整编,我们是欢迎大家加入装备所的大家庭。所以这件事,我们还是得从长计议。不知各位有什幺筹码,可以让我和中央交涉的呢?」

王绍源提了条件了,原本跪着的几人站了起来,相互看了彼此几眼,最后还是刘存厚开了口:「我们也知道势必要打散整编,这没问题,我们都同意。至于和中央交涉的条件嘛?就交地盘呗!我们目前也剩地盘值几个钱了,也就中央才稀罕。而且我听说孙殿英交了地盘,加入装备所之后,活得更滋润了。只要装备所肯收留大伙,大家也不在乎那丁点地盘。」王绍源在心里暗骂:「就你们那些收税收到民国百年以后的破地方,如果没有我们王氏集团化腐朽为神奇,鬼才要呢!」但明面上,还是点点头的说:「如果大家愿意将地盘让中央派人接收,那幺我想办法替大家和中央说说。」然后又偏个头面向杨森三人:「那幺其他三位的想法呢?」

杨森、王陵基也是走投无路,最后当然同意比照办理;只有罗泽洲得和他的老上司邓锡侯商量,没有马上同意,毕竟他的地盘是邓锡侯给的,他不敢自作主张。于是另一封紧急电讯,立刻传到沙乌地阿拉伯的波斯湾旁的庄园。是的,王绍屏已经从东北非来到滚滚黄沙的阿拉伯半岛。

  • 名称:杨思敏版金瓶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