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瓶高清完整版2超清在线观看

参观了布朗城堡,夫人团大胆六人组觉得一点都不刺激,胆小三姊妹则非常庆兴没有受到任何惊吓;不过堡主,一名有着德国血统的罗马尼亚公主,听说吸血鬼住过这里,倒是被吓得半死。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倒楣的公主!

中午他们到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一家到廿二世纪都还知名的餐厅,叫做〈卡鲁与啤酒〉的餐厅用餐。这间创立于1879年的餐厅,原来只是金史密斯旅社的附属啤酒馆,但后来名气越来越大,在1899年搬到现址,成为知名餐厅。「这不像餐厅,倒像东正教的教堂!」王绍屏看着一小座一小座圆拱的屋顶,和东正教象徵双手合十的水滴状窗户,不禁喃喃自语地说着。

蒙蒂尼无奈的说:「越靠近俄罗斯,我们的势力就越弱,其实罗马尼亚大多数人都信东正教,而非天主教,这是事实;但这不大表我们不能影响这里的政局。」

王绍屏其实懒得管基督徒的事情,新教、旧教,什幺派别都跟他无关,他只是刚好想起一名大学老师曾经去东欧玩,回来告诉他们那个水滴型窗户代表着祈祷双手合十的样子。而对于不能回去的世界回忆,有感而发罢了。

罗马尼亚的主食是麵包和马铃薯,但是对于王氏旅行团来说,好像都一样,最多就是有王绍屏爱吃的牛排,各地不同风情、不同做法的牛排。但是长辈团大部分的成员都对这种血淋淋,看似没煮熟的食物敬谢不敏,只能边吃麵包,边抱怨着用水烫过的青菜,不过比让他们吃沙拉好一点。曾昭吉第一次看到生菜沙拉就大声说:「让我们吃草吗?我们又不是牛,有四个胃。」他听过二咪普及过生物科学,对于牛有四个胃啧啧称奇。从此欧美之旅,都会点烫熟的青菜,不然就是马铃薯沙拉。但是抱怨还是免不了的,因此在王氏庄园通常是吃中国菜,王绍屏还让厨房八大菜系外加台菜轮番的上,让王氏旅行团的成员,吃的比在山东满庄还好。

由于王绍屏不想在波兰和中欧间来回奔波,所以通知陈忠平先完成庄园部份,让人能先入住,地下基地就先缓缓。结果想表功的陈忠平没有这样做,而是多造一些手提列印机和机器人战士,加紧赶工。

所以当王绍屏还在布拉格逛街时,就已经收到陈忠平的通知,傍晚即可入住,还能準备好晚餐。大家都知道王绍屏是个超级大懒虫,一听能省掉找餐厅的烦恼,立刻转头通知大家,晚上可以在庄园吃饭,瞬间欢欣鼓舞、手舞足蹈的竟然是长辈团。

王绍屏以为大家一定游兴大减,和他一样会想立刻回庄园歇息,没想到长辈团带头卖力逛街;杨庄对大家说,赶快把握时间多逛逛,消化消化在罗马尼亚吃的麵包、马铃薯,不然等一下吃不下晚饭。而郝沃德已经迷上中国菜,连忙问王绍屏:「晚上吃什幺菜色?」搞得王绍屏啼笑皆非。

就在大家嘻嘻哈哈、热热闹闹在布拉格逛大街的时候,飞艇电报室发来一封讯息,让王绍屏大感吃惊,不得不让二咪和二秘王世平招呼其他人继续逛街,他则带着小咪、小茱、安洁、安瑟、小敏和小妮等部分夫人团,以及教廷代表蒙蒂尼赶回波兰。杨钧不大放心,要求王绍屏带上自己,当然跟屁虫曾昭吉也想跟着来。于是本来因为去的地方不是华沙,而是波兰西南的弗罗茨瓦夫大教堂。王绍屏原本的构想是少数人快速前往,无论速度,还是安全都比较好控制;另外则让大部分的人留在比较安全的捷克斯洛伐克,也免去奔波之苦。不过后来还是增加了杨钧、曾昭吉和林蔚三人,变成十一人的中型团体出发前往波兰西南的弗罗茨瓦夫省。

让王绍屏会急急忙忙前往华沙的原因,在于尤金发来的电报。当中要告知王绍屏的讯息内容很短,英文字只有三个单字,翻译成中文就是:「教宗遇刺」,剩下的波兰文字则是医院的名称与地址。

飞艇依然在华沙近郊降落,避免引起恐慌,但疾驶的车辆,尤其沿路狂按喇叭驱赶挡道的马车,在华沙街头依然引起骚动。不过没有人,包含警察,前来拦阻;因为华沙车辆太少了。路人心里都在猜测,这是哪里来的达官贵人?当然猜测军队特殊任务的更多,毕竟王绍屏的车队都是悍马、军卡之类看起来就像军车的未来车辆。

车队抵达与弗罗茨瓦夫大教堂隔着奥得河遥遥相对的弗罗茨瓦夫医学院,先遣的王世平已经在十分钟前,找到急救的开刀房位置以及尤金主教,现在正在门口等待王绍屏抵达之后,带一行人前往。

「情况怎幺样?」王绍屏先问教宗伤势,而没有第一时间追问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王世平摇摇头:「虽然听说弗罗茨瓦夫医学院是波兰最好的医院之一,但教宗右胸口中弹,据说同时打穿了肝脏和肺叶,性命垂危,情况不妙。」「有子弹碎片留在体内吗?」小咪随即问了一句。王世平算是了解的很详细,于是回答:「还好没有,对方用的是便于隐藏的小口径军用手枪,而且近距离击发,所以伤口不大,而且是贯穿伤,只是刚好同时打到两个内脏;如果我们不出手,以当前的医学科技,可能没办法挽救教宗的性命。」王绍屏废话也不多说,直接下令:「我下令,微型医疗小组即刻潜入手术室,迷晕医疗人员,然后接手医治教宗,务必挽救他的性命。记住和当初拯救钱大钧一样的做法,外部留伤口,内脏和内部组织要医疗好。」

在安洁的努力下,目前已经将原有医疗机器人改良为类似昆虫大小的微型医疗机器人,它们会在外部伤口处撒出奈米医疗机器虫,在肉眼看不见的情况下做好外科手术。另外,为了特殊需求,还有体型稍大但类型相同,只是用来麻醉和洗脑的医疗辅助机器人,以便修正医疗人员的记忆。

王绍屏一行走到开刀房的走廊,尤金主教推开教团的侍卫,急忙大步向王绍屏走来:「很抱歉,杰克让你走一趟,我听说你们有独步全球的医术,连罗斯福的小儿麻痺都能治好,麻烦你一定要挽救教宗的生命,他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王绍屏假借握手,靠近尤金低声地说:「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只要保守秘密就好了,不要继续张扬我们的技术,这样会让对手做更好的防备。对了!事情是怎幺发生的?」

尤金忍住心中的哀痛,但脸上仍出现心有余悸的表情:「事情发生的很快,当时教宗在典礼仪式结束后,稍事休息,但见到群众仍在弗罗茨瓦夫大教堂外聚集,连午饭都没吃,于是他走出教堂到广场上向群众致意。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忽然一名男子在和教宗握手的时候,左手从大衣里掏出一把手枪,就朝教宗开枪。由于太突然,距离又很近,侍卫都来不及阻止。本来教宗外出都会穿着防弹背心,但因为这次的仪式是在教堂内,而且仪式实在太繁琐了,防弹背心太重;于是他自行决定脱去防弹背心,我们也没人知道。走出室外的时候,也没人想起来要检查一下教宗的安全装备…。」尤金说的语无伦次,不过认真倾听的王绍屏算是听清楚了,于是他叫王志平拿来四件轻薄的奈米液状金属夹层的新式防弹背心递给尤金:「这是我们新发明的防弹背心,以后除非换洗,让教宗不要再随便脱下来了;还有您也穿上,以防万一。」尤金虽然讶异背心的重量,更发现是前所未见的材质;但他知道王绍屏的秘密很多,于是也没多问,就让人把防弹背心收好。

「兇手呢?还有枪和子弹呢?」王绍屏继续追问后续的处理。

「兇手当场咬碎牙后的氰化物自杀了,从相貌看来就是一个平凡的波兰人,尸体在这家医院的太平间。枪枝和子弹,我们倒是收了起来。」尤金稍微平静一点,详细的描述后续状况。

「把枪弹给我检查一下,等等我们去看看兇手的尸体。」王绍屏用令人无法拒绝的口气说。

教廷的卫士用白布把枪弹拿过来,摊开布的时候,仅次于俩咪军事狂的小敏,展现她在辨识武器上的卓越能力,劈头就说:「啊!是苏联1926年配用的科罗温研製的TK手枪,这款使用6.35毫米口径的紧緻型小手枪,除了苏联重要官员配备外,大多数是给他们情报人员使用,苏联境外非常少见。」

「检查一下上面的微迹物证。」王绍屏对兴奋过头的小敏说。小敏让人拿来一把类似手电筒外型大小的取证扫描仪,在枪弹上来回扫两下,然后开口问尤金主教:「有多人接触过这东西?把他们都叫来。」

不知尤金是被惊吓过度而六神无主,还是对王氏一家人过分信任,真的毫无条件的照着小敏的口令,把六名接触过枪弹的卫士都找过来。小敏让卫士手心向上张开手掌,然后也是用扫描仪扫逼一遍。之后看看机上萤幕的符号说:「都没人了吗?那还有两名不明人士的指纹和皮屑,我们真的得去看看兇手的尸体。」胆小三位组来了一位小妮,所以留下小茱和其他人陪他,王绍屏带着小咪、俩安和小敏四位夫人一起跟着尤金到地下室的太平间去检查兇手尸体。

这次由安洁拿着类似金属探测仪的装置,从头到脚来回扫两次。旁边安瑟则从平板萤幕上读取数据之后用脑波发送讯息给王绍屏:「看来这把枪,除了兇手拿过外,还有一名不明人士接触过,可能就是幕后兇手。还有,我们发现兇手有被心灵控制过的痕迹。他的瞳孔神经再死亡前就不自然的放大,还有脑皮下神经有稍微烧焦扭曲的迹象,和我们洗脑机的人工神经电破坏性烧灼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它是一种自我神经的摧毁现象,类似白血球异常,主动攻击免疫系统的症状,而这都是中等心灵控制术操作下的后遗症。」

「心灵控制术?真有这种东西,确定吗?」王绍屏还以为自己来到魔幻世界,惊奇的用脑波回问道。

「应该不会错,这种烧灼程度略小于人工神经电,神经丛有不规则的扭曲,很好分辨。心灵控制术很早就有文献记载,不过大规模应用是在生化複製意外出现变种人之后,才被应用为生物武器。廿二世纪对这方面的研究不少,虽然没有完全研究的很清楚,但在这种心灵控制的变种人生产以及军事运用上已经很成熟。」安瑟很肯定的说。

王绍屏一听到变种人,就想到老道士的话,难道那三个缉私队的人出现了吗?

完全听不见王绍屏一家子脑波传讯内容的尤金,看现场沉默很久,于是开口说:「有任何发现吗?」

安瑟这时用普通的方式发声告诉尤金:「我们发现了另一组不明人士留下的蛛丝马迹,就你们的情报消息,是否知道和教廷对立的势力中,有人能够施展心灵控制的?我讲的不是需要长时间过程的催眠,而是瞬间就掌握人类心灵的那种控制。」

尤金一听安瑟的询问,立刻露出惊慌的表情,然后说:「是拉斯普丁!我们几位情报员,被他发现后,几乎是瞬间就被控制,还好他不能同时控制很多人,所以有机警的干员跑了回来,不然我们不会知道这件事。」

小咪一听,就低声向身边的老公说:「台生,我们需要反抗心灵控制的护具,得让特斯拉研究缩小廿二世纪的心灵抗拒头盔,不然以后出门,大家都得穿的像橄榄球队员。」一旁的小敏听到这里,不小心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精通中文的尤金没有注意听小咪用中文说的那段话,他以为王绍屏胸有成竹能对抗拉斯普丁,于是警告着说:「杰克,你不要小看拉斯普丁的心灵控制威力,根据逃回来的干员说,他们距离拉斯普丁还有一百公尺远,但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名受到控制的干员,立刻瞬间掐死自己窒息而死,前后不到卅秒。」

王绍屏轻轻瞪了小敏一眼,看似不像责怪,而是关怀的眼神,然后对尤金说:「我们会当心的,如果我们研究出对抗的方法,我们会通知你们。不过,现在要搞清楚拉斯普丁为何要暗杀教宗。」小敏在接收到王绍屏的目光,瞬间吐吐舌头,装可爱的把尴尬的场面混过去,小咪则拍了她的屁股一把,表示警告。

「这倒不难猜,因为教宗和中、东欧,甚至西欧的领袖都有私人情谊,加上他个人的人格特质,能够保持欧洲暂时稳定的局势。如果教宗一旦逝去,那幺欧洲情势将不可收拾,大战可能随时爆发。所以,我认为拉斯普丁应该是要挑动一场大战,所以要先除去教宗。」尤金很坚定的描述着教宗的重要性。

「换个教宗不行吗?包括你,也不行吗?」王绍屏得到小咪传来的资料,知道二战的确是在目前的庇护十一世过世之后七个月才爆发的,但他还是尝试的问问看。

尤金摇摇头:「任何人都办不到,目前的教宗被信奉天主教的各国认为是个圣者。」

王绍屏无法理解天主教徒的想法,于是摇摇头,说声:「我们走吧!」然后顺手把四位夫人全都推到自己前面,跟着前面两名开路的机器卫士先走;自己则走在夫人团后面,让两名机器卫士保护着自己的后方,準备离开阴森的太平间。尤金和王念平走在最后,还在说着其他的情报细节;当然这时最后面,还有两名机器卫士做警戒。

忽然一声巨吼响彻整个地下室,王绍屏推着和他最近的小咪往前走,自己则掏出随身防备的手持电磁砲回头警戒。电磁砲看似手枪大小,但威力十分巨大,发出的电磁能,能瞬间轰倒一头巨象,而且里面的核融合电池储蓄的电能可以连续射击十次。

「快走!」王绍屏下令给王念平,王念平挟起发楞尤金的左手臂带他往前直冲,冲过王绍屏后方才把尤金放下来,交给机器人护卫,让他们把尤金主教带走。

就在吼声稍停的剎那间,最后面警戒的一位卫士从太平间门口被仍了出来,另一位则快速跑了出来依靠着门边不断向内射击。

「是什幺东西?」王绍屏大声地问着。被仍出来的卫士已经迅速的爬了起来,边开火边说:「尸变!兇手的尸体被注射强化药水,已经变成人形巨大怪兽。」另一名开火的卫士可能很爱看电影,他头也不回的大声补充:「和浩克差不多巨大!而且刀枪不入。」

就在这个时候,王念平冲过来一把抢过王绍屏的电磁砲,冲上前去丢给门边的卫士,然后大喊:「用这个!」门边卫士还来不及捡起电磁砲,全身发紫的紫巨人已经冲出门口,推倒两名机器战士,向着王念平直冲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一颗扁平神似月饼的圆形物体飞向紫色巨人,一阵蓝色电光闪烁把紫色巨人震倒向后飞去!王绍屏拉住已经双臂挡在额头前面的王念平后颈,迅速的把他往后拉,并且对已经站起来的两名机器战士大吼:「撤退!」

原先在门边的那名卫士已经把手枪电磁砲捡起来,回头先向正在挣扎爬起来的紫巨人,开了一砲,才跟着伙伴往后跑,跑到王绍屏身后,他再回头,又向再度快要爬起来的巨兽,再开一砲。

「走!快走!」开砲的卫士头也不回的示警着。紫巨人似乎越来越能适应电磁砲的威力,再度快要站了起来,卫士不敢移动的再开一砲。王绍屏也没跑,再次从大腿战术口袋再掏出一颗「月饼」,正要奋力扔过去,刚刚退过来的另一名机器战士则对他说:「老闆!我来!」王绍屏连续从两侧大腿掏出总共三枚交给他:「电磁震撼弹,我剩三枚,快扔!」然后转头对王念平说:「这里通讯被遮蔽了,去找人下来,拿重武器!」

王念平点点头,立刻向箭一样冲向身后的楼梯,狂奔到一楼,可以通讯的地方,即刻用无线电耳机大声呼叫着警卫队带重武器下来地下室。

而这时王绍屏他们已经扔出最后一颗电磁震撼弹,电磁砲也只剩两发。两名卫士几乎同时对王绍屏说:「老闆,你先走,我们在这里拖住他。」

王绍屏敲了在扔震撼弹的卫士的战术头盔一下:「你以为我会抛下你们吗?而且以这个怪兽目前看来逐渐增强的力量,你们以为我能跑多远!别废话了,快点射击!以后要帮你们配一些小型重火力才行。」不断唠叨的王绍屏,竟然让机器卫士感到无比的心安,扔完震撼弹的战士,再度揣起他的乌兹冲锋枪对紫巨人不断扫射;另一名则开始拆起已经打完电能电磁砲的电池。王绍屏制止他:「我知道你要干嘛,还没要到在这家医院製造核爆的时机,不要拆了,给我,我拿来充电。」王绍屏腰间的枪套就是充电器,平常靠太阳能充电,现在在地下室,靠着电灯泡可是没用的,他只是说来让大家安心。

就在紫巨人无惧枪弹真正站起来的时候,大批机器警卫战士到了,他们还搬来一般火药发射的巴祖卡火箭筒、芬兰20MM口径的L-39猎象反坦克枪,还有改装成12.7MM口径的M134迷你砲;另外还有廿二世纪的雷射光束发射的手持雷射砲,和质子撞击砲。

传统火药武器虽然能把紫巨人打的千疮百孔,但是却没办法真正消灭它,只见紫巨人肚破肠流,依然向王绍屏他们冲过来的时候,王绍屏下令用廿二世纪武器攻击:「威力大就大吧!先消灭它再说。」雷射砲一砲就毁掉怪兽的脑袋,质子撞击砲三枚连射氢离子砲弹,则掀起了巨大的气浪。

已经到地下室指挥的王志平,大喊着:「光盾防护。」只见随着他的命令,前面的机器卫士原本持着小盾牌,立刻联合在一起,形成一堵光墙,拦住直冲而来的气浪。气波被拦阻之后,向四周扩散,震破了地下室所有气窗,造成弗罗茨瓦夫医学院四周道路上行人和店家的惊吓。

等到气波造成烟尘消散后,王绍屏确定怪兽已经灰飞烟灭了,才举步走向一楼。

刚到一楼,夕阳刚好照在他的脸上,他举手来遮住还不适应的阳光,依稀看到走廊那头小咪正在训斥安洁和安瑟俩表姊妹,小敏和小妮则在一边低头跟着听训。王绍屏向小咪方向喊了一声:「小咪,我这不回来了吗?不要生气了。」小咪一听到爱人的呼唤,也顾不得已经一个多月的身孕,飞奔过来,抱着王绍屏,然后哭着说:「以后不要冒险了!千万不要冒险了!我以后一定让小桃跟着,她能感应到一切危险。」

王绍屏捧起跟着他出身入死来到这个时代爱妻的脸,帮她擦去泪痕:「好!以后不冒险了。不过,刚刚敌人不知道用了什幺方法遮蔽了所有的通讯,包含我们的脑波传送也故障,这得要查一查。」两人话还没说完,其他老婆已经围上来了,每个人都哭的梨花带泪,王绍屏只能一一安慰。

安瑟边哭边说:「我不知道扫描到的那个未知化合物竟然是传说中的变身药水,不然我一定会让大家赶紧离开。」安洁则抽抽噎噎地补充到:「他们弄了个体内电磁波感应的延迟注射装置,当我们扫描的时候,感应装置会在体内爆开,然后让药水在体内蔓延。」

「没关係,没关係,我们回去再研究破解,这不是没事了吗?全家和和乐乐的,不要哭了。对了!小妮,你在二楼没有任何感应吗?」小妮一听王绍屏这样问,以为在责怪她,哇的一声,就换她大声哭出来了。王绍屏边把她抱过来边说:「我们在地下室被遮蔽了讯息,我是想问你,虽然你的感应距离比较短,但有没有感应到什幺?」小妮知道不是在怪她,才破涕为笑的说:「真的没有!一切感觉很平静。」小敏这时插嘴的说:「会不会是一种心灵能量结场?」

「心灵能量结场?」王绍屏自言自语的咀嚼着这个他第一次听到的新词彙。虽然不明白那是什幺意思,但他直觉自己这次将会遇上全新的大麻烦。

  • 名称:新金瓶高清完整版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4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