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波诱惑超清在线观看

「养田,你不要再走来走去了,走到我头都晕了。」孙殿英有点不耐烦的说着他的参谋长冯德明。这位冯德明号养田,保定军官讲武堂出身,在孙部里面军事素养算是最高,是原直鲁联军第十四军参谋长,现在则是41军的参谋长。从孙殿英自命为河南独立旅进入曹州之后,就被孙殿英招揽,还跟过孙殿英盗墓,算是老部下。

「对啊,冯参谋长,我们都很着急,但王少校不是又去请示了吗?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帮腔说话的是军需处处长李德禄,是孙殿英小舅子兼亲信。

「我能不急吗?从3月29日中央下命令以来,我们找了多少藉口,不是车辆故障,就是油料不足,现在大半个月去了,都已经四月十五了。今早中央经下达了最严令,让我们全速前进,务必得在十天之内赶到陇南,否则取消41军和40师番号,所有军官军法处置。到现在王所长那里却还没搞定,还要我们停在这绥宁边界等待谈判结果。万一让土共跑了,中央一翻脸,难道我们能说是装备所给我们下的命令吗?」冯德明一口气抱怨完,觉得一股胸闷好多了,伸手从桌上端杯水,一口气喝完。虽然孙殿英部所属全都接受了忠诚计画改造,但效忠不代表他们不能抱怨。冯德明算是憋了很久,才一口气把怨气吐出来。

一听到有人开砲了,李德禄也忍不住说:「说的也是,不是说王所长有通天本领吗?怎幺小小的四马都搞不定呢?又不让我们直接一路火力全开推平过去,真不知道装备所在担心什幺?不然让刘月亭他们的118空骑旅直接飞过去斩首不就好了吗?通通抓起来,看这四马还嚣张不?四马让他变死马!」

举人出身,饱学多识的军部秘书长梁朗先看李德禄说得不像话了,怕隔墙有耳,连忙打岔说:「别胡说,越说越离谱。王兴实少校不是又去请示了吗?我看很快就有消息了。」

孙殿英冷眼看着一伙亲信一大早在军部争相连连抱怨,自己却一句话也不吭一声,因为他知道不让自己的部下发洩一番,未来可能就会把怨气发在自己身上,毕竟忠诚计画是效忠王绍屏,不是效忠孙殿英他自己。在热河战役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狡猾如狐的孙殿英也明白了,自己和属下一定是着了王绍屏的道,不然怎幺部队既没拆分重整,也没掺沙子整编,原封不动交还给自己,但包含自己,就没有一个人想再叛变,私下打些算盘呢?原本他以为只是吃好、穿好、装备好,还坐领高薪,大家乐不思蜀,后来总觉得不大对劲,因为手底下这些兔崽子天不怕地不怕,连东陵都敢盗的家伙,平时稍有不顺,骂天骂地,就不敢说王绍屏一句不是。连他自己都是这样,光是想要想想王绍屏的坏处,却是一个都想不出来,应该说连这个念头都冒不出来。所以他知道自己这伙人一定被动了什幺手脚,只是想不起来在什幺时候,什幺地点,发生了什幺事?最后他认命了,打算未来让自己和手下们一路跟着王绍屏走到黑了。

在借道这件事情上,他和眼前这批亲信一样,怎幺也想不通王绍屏为什幺要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结果。即便王兴实把大部分的讯息都和他分享,让他知道中央已经有人打算拿他开刀,企图撤掉他41军的番号,他也无所谓。「不就想要拿去收买川军的孙震吗?没什幺大不了?没番号、没地盘,难道王所长会抛弃我吗?」孙殿英对于这件事可是信心满满,如果有想要把他当弃子,干麻花大钱替他们换装?想到这里忍不住美美地又用力吸了口菸斗,吐着烟圈,美滋滋的想着自己未来美好的生活:「王所长是要干大事的,跟着他升不了官,也能发大财。」自从戒掉大烟之后,他改抽烟斗,没办法,没有一管东西在手,他总觉得不自在。

当然,他也知道为了这次谈判,王绍屏留守山东的二堂哥王绍源可头疼死了,虽然不清楚谈判全部过程,但听王兴实略为提到,那个马鸿逵为了捞取更多利益,可是大大的狡猾。不过这一切他都管不着,也不想管,他只要继续听从装备所的命令,死皮赖脸的拖时间,给谈判争取空间就好。

这时,原本应该在山东坐镇的王绍源,现在正在北平和马鸿逵的二儿子马敦静周旋。原来在平津两地跑的五堂哥王绍雄因为天津有点麻烦事,没办法赶过来,王绍源只好自带原本在满庄协助自己,大小两咪的堂妹林嘉琳来帮忙谈判,也让她多熟悉熟悉国内军阀林立的外部环境。

「唉!嘉琳啊!妳说这次马敦静同不同意我们的借道的要求啊?都搞了两个多礼拜了,马鸿逵就是不现身,让他儿子在那里传话,一来二去,浪费时间,中央都快翻脸了。」王绍源对着自己的助手林嘉琳一边询问,一边抱怨着。小咪给王绍源派了三个助手,一是负责对外的林嘉琳;二是负责对内,安瑟双胞胎的亲妹邓丽珪;还有科技对口,安洁的表妹凤飞萍。这次王绍源只带了林嘉琳出来,另外两人留在山东坐镇。

「二堂哥,我看不容易,从一开始要飞机大砲,到后来只要金子五吨,现在又是中正式步枪二万支、马克沁重机枪一千挺、捷克轻机枪三千支,60迫击砲一千部,加上黄金一千公斤,我们哪次说个不字了?但最后都是他们在反悔。飞机大砲,他说没训练员,又不要我们派教官;金子说搬运不容易,又不让我们帮忙;我看他们就是变着藉口耍着我们玩,除非马鸿逵出面,否则我看一切都是在测试我们的底线。可惜,我们就是只要借道,一切没底线,凡事好商量;所以他们怎幺看,都觉得有问题,认定我们铁定包藏祸心。所以啊!我看,我们应该拒绝一次,让孙殿英跨进宁夏边境吓吓他们,让他们误以为这就是我们的底线,这个宁夏王说不定就被吓出来了。」林嘉琳跟她两个堂姊一样,都是战争狂,深信话听不懂的家伙,就让拳头说话。

王绍源摇摇头:「绍屏还想跟他们合作,现在扯破脸,未来就不好弄了。你没看周大文市长躲着,两边都不帮。我也不想逼他,就是为了未来谈合作留个后路。我们台湾人说:『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是这个道理。」王绍屏整个生化机械家族为了和家主亲近,都自认是台湾人,对后世台湾文化熟悉的不得了。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咱办?」林嘉琳两手一摊,也觉得很苦恼。

这个时候忽然一声报告,一名战士拿着文件站在门口等着传唤。

「大川啊!什幺事?进来说。」王绍源客气地招呼着这位上士士官刘大川,这位刘大川是东北军第一批空中突击队的狙击手,在「泡汤行动」中,被掷弹筒伤了右臂,虽然在超级医疗设备之下,完好如初,但右手常常不自觉颤抖,没办法再担任狙击手。留在山东治疗复健的时候,他决定离开东北军,申请调入装备所,王绍屏看他十分机灵,于是调来给王绍源当传令。

「报告秘书长,马敦静中校的副官来电,约您一小时后在六国饭店吃中饭,还有这是马家军最新情报。」刘大川双手把文件递给王绍源。自从王绍屏升任少将加中将衔的装备所所长,得到全盘人事权之后,他就任命自己的二堂哥为秘书长,出国期间全权代理自己的工作。所以,刘大川才会称王绍源为秘书长。

王绍源打开文件一看,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这下大家都要倒大楣了,难怪马敦静要见我了。嘉琳,妳不用再执着想方设法使出什幺强硬手段了,这次对方一定会乖乖就範的!」说完,一把就将文件塞给林嘉琳,她打开一看,冷笑两声,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当天早上稍早时分,宁夏省会宁夏县县城的省主席办公室里,一个胖子在桌子前面走来走去,电话响起,这个灵活的胖子一下子扑到桌子前面,匆忙拿起电话,还打翻了桌上的笔架。

「喂!我马鸿逵!」胖子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确定了吗?好,我知道了。」胖子挂上电话,又来回踱了几步,然后对着门外,扯着嗓门大吼一声:「马如龙!」一个瘦长的高个子一闪影就奔到门前:「主席!什幺事?」「立刻发电给二公子,要他立刻完成交易。」马鸿逵挥挥手让副官立刻去办,马如龙一个立正说声是,正要转身离开,马鸿逵搔搔自己的光头又开口:「回来!还有,发电给陶乐湖滩的三公子,让他放开边界,给孙殿英借道。还有发给固元县的大公子,让他严防戒备陇南方向,任何不明军队靠近,无须报告一律开火驱离。对了,再加派两个骑兵团给大公子。就这样,快去吧!」马如龙一个靠腿,敬了个礼,飞溜烟的跑的不见人影。「天啊!这下闯了大祸了,不行,还是得联络一下马步芳、马步青两兄弟,还有堂哥马鸿宾。八万人啊!不知道我们挡的档不住?」马鸿逵自言自语一番,立刻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之后,只听他一声谄媚的笑声说:「唉呦!堂哥啊!没事,没事不能找你聊聊吗?…」

几乎同时,甘肃省会兰州市内的甘肃绥靖公署办公室内,也有一个人在办公桌前走来走去。不过这个人是个瘦子,他是甘肃省主席兼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他终于从自己在南京的消息管道知道了孙殿英的真正目的地。

「南京参谋本部都是一堆混蛋,没事连我都骗干嘛!这是做什幺?防我吗?我一没兵二没将,就几个保安队员,加上一个空头职衔,我是能干嘛?调孙殿英来帮我剿共,我求知不得啊!现在好啦,我还叫四个傻马一起反对孙殿英入甘,我是白癡啊!现在陕南的共军聚集了八万人要打通甘肃,退到新疆,据说新疆的盛世才也调动了五万部队準备接应,我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朱绍良在副官处处长兼公安局局长拜伟前面叨叨念着,他知道拜伟和同是回族的马家军前面能说的上话,而且他是保定一期,是孙殿英的参谋长冯德明的学长,两人关係也不错,所以才故意在他面前讲这些,希望拜伟主动开口要求要帮忙,不然他这个省主席还真拉不下这个脸向自己的下属求救。

拜伟,号襄华,是个山东大汉,不仅个子是个大块头,声音也十分宏亮,平常没事喜欢唱唱平剧里的黑花脸,骨子里就是个热心肠的汉子,加上早年仕途不顺遂,贺胜桥之役被北伐军打成重伤回山东养病。康复之后,要不是保定老同学,担任甘肃省政府秘书长李勉堂的介绍,他现在还在老家喝西北风呢。加上他一到甘肃就获得朱绍良重用,一心想要回报朱绍良,顺带给自己老同学长长脸。于是哗啦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敬了个礼,大声说:「主席,您放心,我去游说马家军,让他们协力阻挡土共北上。说到这些土共,我在武汉找工作的时候,吃过这些共党分子不少苦头,我可不能让他们进到甘肃来祸害甘肃乡亲,这件事我会全力以赴。另外,我和孙殿英的参谋长冯德明有旧,他是我保定的小老弟,在学校的时候常常跟在我后头,我去说说,让他们加快脚步,赶快来甘肃支援。」

朱绍良目的达到了,于是笑笑地说:「一切就拜託襄华了。」等拜伟风风火火出门之后,朱绍良才揉揉耳朵,小声地对来收拾茶杯的秘书说:「这拜伟什幺都好,就这嗓门特大了点,所以我才让他亲自过来,不想在电话里跟他说。不然这一收线,我耳朵就聋了一只。」秘书微笑地的说:「的确,拜长官嗓门是大了点,听说他在公安局骂人,城门站岗的卫兵都听的到。」朱绍良这时心情很好,笑骂一声:「胡扯,这公安局离城墙也要四里路,哪可能?不过说到城门卫兵,你这倒提醒了我。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手上没兵真的不行,回头让李勉堂和拜伟商量商量,挪挪经费,多搞个几个保安团出来。」朱绍良知道手下这两位都是练兵的好手,于是决定自己也多搞些部队,以免现在成为四战之地的甘肃,最后搞到自己无容身之处。

中午时分,王绍源和林嘉琳依约来到东交民巷像座堡垒的六国饭店。只见马敦静和过去不一样,直接在门口等着这两位财神爷。只见嘉琳一个箭步迈上台阶,笑着说:「唉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劳驾马二公子在门口久候,装备所可不敢当啊!」

虽然老爹给他的电报没有详细说明原因,但在北平什幺消息打听不到,马敦静知道父亲这次偷鸡不着,自己只好代替老爸认栽了,摸摸鼻子,笑脸迎人地说:「林小姐哪的话,今天我来早了嘛!不好意思让两位跑这幺多趟,就打算在门口给两位赔个不是,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弟吧。毕竟军国大事,不可不慎啊!」

「哼!你是哪一国?和我们不同国吗?」林嘉琳得理不饶人的继续消遣宁夏马家二公子。

虽说好男不和女斗,马敦静真要面对这位装备所小辣椒,在逞口舌上还真有点招架不住,连忙向王绍源抛出求救的眼神。王绍源也不想把场面弄得太难堪,但更不愿意落了下风,所以也不帮腔救援,给马二少台阶下,只是连忙和稀泥的说:「门口这人多,人多嘴杂,什幺事,我们进包厢说。」于是三人带着卫士、秘书一干人等,走进了六国饭店。

等到了包厢,大家坐定,马敦静知道后开口遭殃,于是主动打开话匣子:「王秘书长、林秘书,这次的条件,家父已经同意了,家父已经通知边境,让孙将军所属41军通过宁夏了,您俩看看何时可以交货。」

王绍源正要开口,林嘉琳忽然打岔:「东西我们可以给,但除了借道,我们还要租借个机场。」

马敦静听到这句突然加的条件,愣了一下,低吟了一声「这…。」脑袋全速运转,思索一下该如何应对。片刻,他开口说道:「这是原来没有的条件,我得问过父亲。」

王绍源再度想要开口,林嘉琳看了他一眼,再度抢在之前,把今天收到的情报放在马敦静前面:「的确原来没这个条件,但是情况也不一样了,八万共军加上新疆五万中俄军混合部队,条件是否应该改一改?41军其实只有一个师,二万五千多人,双拳难敌四手,缺乏空优,也不能保证装甲车能够拦得住对方分进合击。如果你们觉得合适,我们可以快速帮马家军进行换装训练,让你们也有自保能力。」王绍源没想到这个小妮子反应这幺快,有了三分颜色立刻开起染房,不禁投去个讚赏的眼神。林嘉琳会意,轻微的点了下头,就把目光盯在马敦静脸上,等待他的回答。

「这…,我还是得问问我父亲,毕竟宁夏的情况,还是他最清楚,而且也是他在当家做主。」马敦静知道自己不能示弱,不然铁定没完没了,乾脆二五六都推到他老爹身上。他心想,时间这幺紧迫,看谁耗得起,反正倒楣的是甘肃,又不是宁夏。中央怪罪下来,马家依然当他的土皇帝,孙殿英可是拿着中央编制的客军,装备所更是中央的衙门,谁会真正倒楣,还不晓得呢!

王绍源发觉马敦静这招厉害,如果在僵持下去,恐怕孙殿英顶不住了,自己也吃不消。于是拦住还想说话的林嘉琳,开口说:「不然这样,我们有飞艇,到宁夏也不过两三小时的时间,我们现在就走,应该不会耽搁太久。」马敦静没想到看似斯文的王绍源竟然出狠招,直接釜底抽薪,让他措手不及。

正当他还在思考该如何推託的时候,跑堂这时候进来高喊一声:「先生女士,人是否到齐了?是否要上菜了?」马敦静心想这服务生来得正是时候,正要开口,没想到林嘉琳反应超快,马上对侍应生喊道:「打包!我们路上吃!」服务生愣了一下,马上笑容满面的说:「好的、好的,小的立刻去準备。」

马敦静眼看救兵被阻断,立刻给身边的副官使了个眼色,副官会意,点点头,跟着跑堂后头跑了出去。马敦静笑着掩饰说:「我让副官去盯着,以免服务生偷斤减两,少给我们打包一、两个菜。」林嘉琳心中腹诽着:「我还买菜咧!不就是想叫人通知宁夏王先躲避一下吗?」

一桌子三个人各怀鬼胎,各自揣揣不安,过没多久,副官跟着侍应生提着大包小包回来,向马敦静点点头,马敦静看到之后,知道通知父亲施展拖延战术再度成功,于是笑着说:「菜来了,走吧!走吧!我一直想见识见识装备所的飞艇,今天运气可好了。」

王绍源和林嘉琳知道大事不妙,但依然保持笑容,率先站了起来,没好气地让所有的菜盒都让马敦静的手下提着。

这时马敦静稍稍晚了几步,悄声向副官问道:「父亲怎幺说?」副官愣了一下:「老帅?您让我联络老帅吗?我还以为您让我盯着点,以免服务生偷斤减两,短少一、两个菜。」

马敦静真的傻住,一两秒之后,气不知打哪出,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马文才!你乾脆改名叫马蠢才好了。」马文才觉得很无辜,刚不是你要我去盯着的吗?

虽然马家两人刻意压低了音量,但王氏家族每个都是超人,怎幺会听不见呢?不过王绍源拉拉林嘉琳,示意要她不要大声笑出来,避免让马敦静过于难堪,于是两个人隐隐地窃笑走在前面。但是不断抖动的肩膀,走在后头的马敦静怎幺会不知道自己的谈话已经一字不漏的被偷听走呢?他狠狠地拍了副官的后脑勺,然后低吼了一声:「走!」马文才低低的说:「走就走嘛!打我干嘛!」马敦静回头瞪了他一眼,马文才吓得连路都不太会走,低着头像个小媳妇一样跟在后头。

飞艇比王绍源说的还要快,大约一个半小就到了宁夏县城城外,大家换搭悍马赶进城里的宁夏省政府,直到冲进省主席办公室里,还不到两小时。

本来马敦静还打算透过马鸿逵的秘书挡一挡,让副官偷偷用电话通风报信,无奈马鸿逵的专线一直佔线中,林嘉琳这个鬼灵精怪,又趁着马敦静不注意,随着秘书一起闯进马鸿逵的办公室。王绍源也就有样学样,假装要逮住林嘉琳,一起闯了进去。无奈的马敦静,只好跟在后面,看看自己的父亲会有什幺急智反应。

没想到三个人一进到省主席办公室,只见一个大屁股趴在办公桌前面,还露出内裤向着门口。原来是马鸿逵正趴在桌上,谄媚的和某人通电话,只听他不断说是,也不知道和谁讲电话如此专注,讲到完全没发现有人闯了进来。

秘书对于马鸿逵讲重要电话时的怪癖已经习以为常,但其他三人则是大开眼界,最吃惊的还不是王、林两个外人,而是马敦静这个儿子。老爸的丑态完全颠覆了马敦静对父亲的印象:「这还是我那威风凛凛的老爹吗?」

秘书赶紧向前,低声在马鸿逵耳边说:「主席,有访客到。」马鸿逵正在说服马步芳入甘协防,讲的正起劲,完全没注意到周遭情况,不耐烦的说:「无论是谁,都让他等,没看我正在和大哥讲电话吗?」秘书忽然感到一阵噁寒,这马步芳明明比马鸿逵小11岁,现在有求于人,连大哥都叫上了。

「咳、咳…,爹,是我,敦静。」马敦静不知道老爸和谁在联络有这幺重要,但实在不想在外人面前继续闹笑话,尤其是老爹那个浑圆的大屁股,怎幺看怎幺噁心。

马鸿逵一听到宝贝儿子的声音,立刻从桌上爬了下来,手里头电话还没放下,转过头来看到真是自己儿子,才恋恋不捨的对电话那头说:「老哥,我在北平的儿子回来了,我先和他说说话,我们回头再聊。是,那是,好,就这样,麻烦大哥了。」

马鸿逵放下电话,这才注意到儿子旁边站了一男一女,男的高壮那没什幺,西北到处都是壮汉。不过这女的高挑健美,浅褐色的短髮,高耸的鼻子,乌溜溜的大眼睛,带着那幺一点洋人的味道,又有中国风的气质美,尤其那上薄下厚的性感红嘴唇,真想让人咬一口。还有那对丰满的大奶子,紧紧的包在中国少见的西洋套装内,更是令马鸿逵看傻了眼。

真正傻眼的还有马敦静,他没想到老爸刚才露完大屁股,现在又露出猪哥样,连口水都快滴下来。他赶紧又喊了一声:「爹,这是装备所的王秘书长和林秘书,他们都是王所长的亲戚,王先生是所长的堂哥,林小姐是所长大夫人的堂妹。」马敦静赶紧在话里把情报说清楚,以免自己老爹犯傻,把人家小姨子抢来当七姨太。他在北京待的这段时间,可是透过周大文对王绍屏了解不少,连张少帅、委员长都得客客气气的拱着的人物,可不是自己这个边陲地带小小军阀势力惹得起的。之前还能藉由对方有求于自己,透过谈判耍得对方团团转,但是如果动了人家的人,那分分秒秒就能把自己家族从地球上抹煞掉。

马鸿逵在西北马家军里号称狡猾的胖子,当然不是省油的灯,听到儿子的提醒,立刻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垂在嘴边的口水,瞬间吸得一乾二净,瞬间换上道貌岸然的样貌,热情地伸出肥厚的双手握住王绍源,用力摇着手说:「王秘书长大驾光临,怎幺也不事先通知一下,好让我出城十里欢迎啊!」

林嘉琳完全不给面子在一旁说:「怕是马主席出城又有要务,我们又得扑了个空,不得见啊!军情紧急,我们已经在北平蘑菇两个礼拜了。马主席是不是客气话别说了,赶紧谈正事吧。」

王绍源虽然感觉有些尴尬,但也不想多拖时间,于是顺着嘉琳的话,跟着说:「是啊!马主席!共军红四军已经在昨天打下广元,不久就会进入陇南地界;盛世才陈兵哈密,看来也是来势汹汹。我们还有一个祕密的消息,苏联教唆蒙古出兵十万,目前前进到达兰扎德嘎德,已经濒临宁夏地界的居延海,动向不明,但看来是要支援红四军出塞;而蒙古大举南下,这才是宁夏的心腹大患啊。」

马鸿逵大吃一惊,但马上恢复理智,心里想着:「不可能吧?难到蒙古还想入侵中原?我看这个姓王的家伙应该是唬我的,先听听他们要开什幺条件再说,千万不要自乱阵脚。」于是放开王绍源双手,后退一步,脸色恢复正常地说:「王秘书长未免太危言耸听了吧?难道蒙古还会想要入主中原?就算我马鸿逵无法力敌,中央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林嘉琳看马鸿逵处变不惊的样子,决定再给他一根稻草,压垮这只胖骆驼。于是她从随身公事包里掏出一叠黑白照片,递给马鸿逵,一边说:「马主席,这是我们的空拍图,你看看我们的情报作业有没有失误,居延海您应该认得吧。」

马鸿逵边看着空拍图脸色瞬时三变,然后走回桌子后面,拿起电话拨了个号,接通之后,大声说:「叫马得先听电话,我是马鸿逵。」马鸿逵拿着电话沉默许久之后只说了一句:「边境情况如何?」随后脸色铁青地又说了几句:「怎幺不早回报?好!我知道了!严密监视,随时回报,我会派人增援你。」

挂上电话,马鸿逵向门口喊了一声:「马如龙!」早上那个瘦高个子又一溜烟地冲进办公室,靠腿立正:「主席,有什幺吩咐。」马鸿逵也不多啰嗦:「让马得功立刻增援居延海的马得先,不过没有我的命令,不準先开火。但是如果对方主动攻击,可以就地还击,之后赶紧回报。」副官马如龙领命之后,立刻转身小跑步离开。

马鸿逵边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边开口:「两位贵客请坐,你们的情报没有问题,是我疏忽了,中午蒙古大军果然陈兵边界,事发突然,我的属下还在观察,正想要回报,没想到两位先来了。现在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来到宁夏,应该是对原来的条件不大满意,说吧!你们要什幺?」

王绍源点点头让林嘉琳当黑脸先说:「马主席,我们要的不多,除了借道,就多一个必要条件和一个可选条件,必要的是,我们要租借一处机场,让我们的空军进驻,以便增援孙将军的41军。您可以选择的是接受我们的换装训练,飞机大砲装甲车这都可以有,无息贷款,您看如何?」

「这…」偷鸡不着的宁夏王,这下不仅仅失把米,可能还得沾满全身鸡屎,让王绍屏的势力进入宁夏,这本来是他未来想要谈合作之后,才要开的条件,不然他就不会让周大文等这幺久,都迟迟没答应和王绍屏见面了。

「这下该怎幺办?」狡猾的胖子也有没辙的时候。

  • 名称:big波诱惑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5: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