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明星绑架案事件超清在线观看

王绍屏乘坐着飞艇前往柏林和希特勒会面的时候,还边想着为什幺教廷会来人,   邀自己前往波兰会晤呢?虽然经过远距测谎、脑波等扫描,都确定这个瘦弱的义大利老头的确是庇护十一世派来的代表。如果他自称尤金·派契利的名字无误的话,他应该是未来在1939年继任为教宗的庇护十二世。

据这名尤金‧派契利主教所说:「有一个极大的阴谋正对着阁下与教廷而来,教廷极需要您的援助,您也会需要教廷的情报。」尤金还告诉王绍屏,教宗庇护十一世3月19日星期天将会前往波兰西南的弗罗茨瓦夫省,在弗罗茨瓦夫大教堂主持布雷斯劳教区正式升格总教区,到时可以在华沙圣若翰洗者圣殿总主教座堂的教堂地下密室进行密谈。他希望王绍屏能在3月18日事先抵达,以便在典礼进行前一天和教宗见面。

「会不会是个陷阱呢?」二咪曾经怀疑的这样问。「教廷对我设陷阱?为什幺?」王绍屏用更深入的问题来回答他的二夫人。夫人团已经感染了王绍屏的个性,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反正现在能对付他们的人并不多,做好严密保护就是了。然后王绍屏又思考另一个问题:「教廷人都来了,那幺墨索里尼会不会派人来呢?」当然这个时候光是用想的,还不会任何有答案。

送走了这位神秘的主教,韦尔曼和王绍中就一起回来接王绍屏一行人去面见希特勒。终于要和这个时代的大魔王见面了,王绍屏既期待又怕受伤害:「据说他的口水能喷很远,我要不要戴个透明面具啊?」他的问题让韦尔曼和其他各国使节都差点晕倒。

到了柏林的总理办公室,王绍屏没想到希特勒率领所有内阁成员和纳粹党核心人物在门口亲自迎接,比前面三个国家还要隆重,只差没有放礼砲了。不过,其实希特勒是提过这个方案的,但是最后不知道对一个少将装备研究所所长该放几响礼砲,外交部人员争执不下,最后看看準备时间来不及了,才决定放弃。

「欢迎!欢迎!我来自东方的朋友!」希特勒竟然和外交部里会中文的官员,学了几句中文,虽然听来怪怪的,但是的确是用中文来欢迎王绍屏。这让王绍屏对希特勒有了较多的好感,也逐渐抛开历史教科书里对这个大魔王窠臼描述的印象。

虽然希特勒个子不高,但握起手来却强而有力,而且目光炯炯有神,似乎能看穿人的灵魂。王绍屏当然不知道这是希特勒练很久的绝招,这样才不会让底下人欺瞒他,虽然二战中期以后就被下属看破手脚,渐渐失去作用,但在他执政初期,他苦练出来的眼神,的确镇摄了许多人,包含很快就要倒大楣的冲锋队参谋长罗姆。

希特勒让王绍屏并肩和他一起走进办公室,他对于王绍屏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感到十分讶异(其实是口语同步翻译机的功劳)。他们一边走一边聊,希特勒好奇的问:「杰克将军,不知道你在哪里学的德语?竟然是标準的柏林口音,这连我都做不到。」废话,一个来自奥地利因河畔布劳瑙的小下士,连希特勒这个姓氏的意思都是「住于小房屋的人」,怎幺会有纯正柏林口音?

王绍屏笑笑说:「我的第四位妻子的父亲是柏林人,她的母亲曾经在柏林留过学,认识的一位德国海军军官,据说现在是一名少校,我们这次也是来寻亲的。」「喔?是吗?原来杰克将军和德国这幺有渊源,那位少校叫什幺名字,我立刻找人把他找来。」希特勒很开心又有攀关係的藉口,很热心地说着。「卡尔‧邓尼兹,好像在艾姆登号轻巡洋舰上面服务。」希特勒招来秘书,让他按着王绍屏提供的资料去找人。

希特勒带着王绍屏一行人,和纳粹党心腹,与相关部会阁员,进入总理办公厅最大的会议室。希特勒很心急,于是等宾主落座之后,他就直接开口问道:「我亲爱东方远道而来的朋友,不知道你们为德国带来什幺合作方案?」王绍屏本来还在思考要怎幺切入主题的,既然主人都单刀直入了,王绍屏就让小咪直接简报。

王志平很快的让助手架好投影幕和投影器材,王世平指挥着卫士拉上窗户的帘幕,其他的秘书则开始将文件发送给德国参与会议的各级官员。小咪很熟练的开始先播放一段影片,那是在山东青岛建设的工业区与货柜港口,然后是纽约、旧金山、伦敦港、马赛港。接着是铁路和货柜拖车,最后是飞艇停泊的空港;画面最后停在飞艇巨大的身影。

「我们将花费三千吨黄金兑换金马克,在德国投资港口,还有航空方面的事业,除了飞艇之外,我们还有世界上领先的飞机技术,这方面我们可以技术合作,和德国交换潜艇技术。当然我们也希望德国商会能到中国投资,帮我们培养机械、化工、光学…等等轻重工业的基础工人。并且透过德国的指导在中国从事零件加工,德国组装生产,来降低成本,以便行销全球。不知道各位有什幺意见?」希特勒和德国官员已经被三千吨黄金惊吓到目瞪口呆,哪里还有什幺意见。不过后来希特勒感到十分懊悔:「当初干嘛到美国去抢什幺黄金?浪费了几百万金马克!用来提高招待这位财神爷的规格,也花不到一百万金马克!失策!失策!」反正和美、英、法一样,大根胡萝蔔一塞,万事OK!于是接下来就是参访行程,参观德国的知名重工业厂商,譬如克虏伯、宝马、奔驰、大众、保时捷、法本化工、西门子、毛瑟、莱茵金属、欧宝、容克…等等知名大厂的生产工厂。

在参访开始之前,希特勒真的很快就把邓尼兹找来,邓尼兹一见到安瑟,竟然神奇的惊呼:「彩妮?你是彩妮的女儿丽君?也是我的女儿?」这是很早以前就植入邓尼兹的记忆中的。邓尼兹抱着安瑟大哭:「我对不起你妈妈!」「爸,没关係,妈过的很好。」王绍屏早就把一票亲戚都生产出来,因为这次行程的最后,预定是经南洋回山东,而且这是长辈团最期望的行程:到台生老家走走。

安瑟把王绍屏介绍给邓尼兹:「爸!这是我丈夫,杰克‧王;哈尼,这是我爸。」王绍屏很尴尬地喊了声「爸!」,想不到邓尼兹很不给面子的哼了一声;原因当然是王绍屏娶了太多老婆,他已经从假的前女友、安瑟母亲那里,经由通信得知这个消息。

希特勒在人家家人团聚的时刻,十分没礼貌地走进这间会客室,他是来看看未来能帮他攀关係的海军军官到底长的怎幺样。

「总理先生,这是我的丈人,卡尔‧邓尼兹少校,他是非常优秀的海军军官。」王绍屏在假丈人那里碰了钉子,只好转向希特勒求温暖。「他不再是少校了,他现在是邓尼兹中校,接任艾姆登号轻巡洋舰舰长一职。我看过你的资料,中校,你非常优秀,希望你能继续努力,为祖国的复兴努力!」希特勒一进来就立刻给王绍屏送来一项小礼物。不过因为德国的军队晋升制度很严格,还没有全盘掌握德军体系的希特勒也不敢太过分,不然这个小礼物应该至少是少将。

「是!总理!我会继续努力的。」邓尼兹靠腿立正敬礼的说。不过他心里并不大高兴这种靠着裙带关係的晋升方式,但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邓尼兹不只是单纯的军人,他还有很深的政治素养,所以后来才能在希特勒自杀之后,超越戈林、希姆莱,被指定为继承者,就任帝国联邦大总统。

等希特勒走了之后,邓尼兹对王绍屏说:「不要指望我会因此感谢你,只要让我知道你欺负我女儿,不管你躲到哪里,我都会天涯海角追杀你!」邓尼兹恶狠狠地说着。安瑟过来挽着他的手说:「爸!我很幸福,我的姊妹们,都是亲戚也是好朋友,杰克是做大事的人,在东方多妻制的传统下,他已经很节制了,而且真的对我很好。」这时其他八姊妹也依序过来喊邓尼兹爸爸,这让他很为难,只好对九姊妹说:「好吧!看在你们感情这幺好的份上,而且大多是表姊妹,我原谅那小子。不过,我要修改我的誓言,如果这小子敢对你们其中一位不好,不管他躲到哪里,我都会天涯海角追杀他!」王绍屏一听脸都黑了,心里想:「干我屁事啊!整件事情又不是我搞出来的!我同时当九姊妹的老公,你知道有多累吗?邓尼兹先生!」

当安瑟告诉邓尼兹她怀孕了,邓尼兹全然沉浸在即将当外公的喜悦中,全然把莫名其妙挨骂的王绍屏忘的一乾二净。王绍屏走出会客室,遇到在走廊等的林蔚,林蔚忍不住亏他:「怎幺样?看你一副臭脸,铁定被丈人修理了。现在知道娶太多老婆的缺点了吧?你还没碰到岳母呢!岳母那更是可怕…。」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岳母都是效忠自己的克隆人,但被林蔚不停的恐吓,连他都有点紧张起来,不禁想到:「回程要经过南洋吗?」

当参访行程展开时,预定要待在德国进行后续安排的王绍中,这时却启程前往波兰寻找落脚地。这次很顺利,他在波兰北方维斯拉河下游找到一个无人岛,立刻花大钱向当地地方政府买下这座无名岛,并请示过王绍屏后,为了不让九夫人不爽,于是用咪咪们来命名(都是小咪的成果,所以称为咪咪们),取名为咪咪岛。

参访行程到3月17日结束,当天晚上,王绍屏一行就搭着飞艇前往波兰。临走前,当天下午,王绍屏又和希特勒做了一次简短的会晤,在这场只有少数人在场的会议中,王绍屏给希特勒一些忠告:「建议您,採取任何行动前都得做好準备,德国资源其实没有您想的那幺丰富,如果真有必要需要採取什幺行动,记得跟着资源走;还有,避面双面受到压力,内线并没有您想的那幺有优势。」王绍屏整段话都没提到和军事有关的字眼,其他人都听的模模糊糊的,只有希特勒知道王绍屏在说什幺,因为王绍屏说中他心中多年的构想。于是他再次很热情的和王绍屏握了手,然后说:「我会记住您的忠告,如果有机会,我想去中国看看,看看是什幺样的土壤能培育出像您这幺杰出的人才。」最后希特勒还承诺将会促使日本放弃对华侵略政策:「我想!温暖的南方,那里有更丰富的资源,与更弱小的对手。」这是王绍屏暗示希特勒传递给日本的消息。

3月17日星期五深夜,王绍屏终于抵达咪咪岛,一行人安稳的休息一晚,等待第二天教廷对飞艇的电报联繫。

第二天早上教廷的电报準时发来,约定下午到圣若翰洗者圣殿总主教座堂会面,联络人仍是尤金主教。王绍屏一行来到波兰的首都华沙街上旅游,这个国家似乎还停留在中世纪,偌大首都的现代化甚至比不上济南。路上来往的交通还是以马车为主,人们脸上露出的表情似乎对什幺事都漠不关心。这让王绍屏联想起来廿二世纪教科书里描述廿一世纪初的台湾,那个陷入缓慢发展的所谓「逃避时代」。

小茱在一旁对小咪说着:「这个国家在一次战后经历太多战争了,1918年同时和乌克兰、捷克斯洛伐克开战;1919年和苏联开战;仗都还没结束,马上在1920年又和立陶宛开战。这样的局势,骤然获得短暂的和平,让人们只想如何好好过日子,对任何事情都不关心。」小咪点点头,然后说:「外患还包括内乱,退休后的国家元首约瑟夫·毕苏斯基,竟然又复出政变。积极想要推动与苏联的对抗,以一个中型农业国家的力量,又是煽动苏联非俄罗斯民族的独立,又想联合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等波罗的海三小国,还有芬兰、白俄罗斯、乌克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成立一个由波兰主导的,与苏联对抗的海间联邦。这些构想实在超过波兰的能力太多,老百姓也太辛苦了。」二咪这时插嘴说:「所以刚刚签订苏波互不侵犯条约,马上就有人倡议签订德波互不侵犯条约,国内毕苏斯基的独裁政权已经压的波兰人民喘不过气来,谁都不想再和两侧的强国再发生冲突。毕苏斯基搞了这幺多年独裁,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国际关係,难怪连现代化建设也搞不好。」

三个女人的对话,阵阵的飘进王绍屏的耳朵里,让他深深思考教科书里那段描述:「台湾历经将近卅年神话般的反攻口号折磨,当有机会把精神放在经济上,几乎每个人都奋不顾身的去赚钱,所以有了『台湾钱淹脚目』的说法;但好景不常,对岸也开始仿效台湾进行经济改革,以更大规模的经济发展趋势,带给台湾莫大的安全压力;尤其是对岸提出『强国梦』,让好不容易能过几天安稳日子的台湾人,感到莫大的惊慌。强国梦代表着冲突与战争,台湾人才不想再度捲入那样的日子里。但是台湾的菁英却深信美、日两国的保证,一边付出高昂的代价换取两国合作的承诺;另一方面还要面对周边所谓盟友的『维护国家利益』的欺凌,不断有渔民被扣,甚至渔民被比台湾还弱小的菲律宾海警射杀。于是台湾人开始陷入对任何对外关係冷漠的『逃避时代』,除了部分事件引起抗议之外,大多数的人只关心自己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连投票率也节节下跌。」

当年王绍屏在学校读到这段描述,他并不能体会什幺叫政治冷感、对外关係冷漠,但他现在看到1930年代的波兰,他明了了,这是一种「无力改变环境」的沉默反抗。这不是缺乏雄心壮志的企图心,而是专注于当下的生活。人生短短几十年,想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是实现的很少,务实一点,或许人生会更快乐。王绍屏自己都深受这种台湾文化感染,所以到这个时代来,他并没有主动想要轰轰烈烈搞什幺大事业,几乎都是在机运的推动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多的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或者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保护妻小,却没有「阴谋擘划天下计,雄心开拓多野心」的雄心壮志。

不过即便他对波兰充满同情,却没办法对这个国家提供什幺援助。原因在于当前的执政独裁者约瑟夫·毕苏斯基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对波兰,他有自己的雄心擘划,而且也受到波兰菁英的支持,称他建立的体制为萨纳齐亚,意思为健康的体制。他是个连希特勒提出援助建议都会拒绝的人,来自遥远东方的自己,就不要自讨没趣了。

可是他没想到,在下午和尤金会面时,约瑟夫‧毕苏斯基的副手、未来继承人,也是长期担任波兰外交部长的约瑟夫·贝克会同时出现在圣若翰洗者圣殿总主教座堂的密室中。

由于空间比较狭小,双方同意王绍屏只带小咪、二咪两位夫人和两名卫士、一名秘书也就是王志平,总共六人进入密室。教廷方面人也不多,连同卫士也总共才八个人。

在昏暗的光线下,尤金和约瑟夫‧贝克后面还有一位老人的身影,以王绍屏的超人般的视力,仍看不大清楚那位老人的面容,但身旁的机器人卫士已经完成红外线容貌比对,确认应该是现任教宗庇护十一世。

尤金先开口介绍了约瑟夫‧贝克:「这是波兰的外交部长约瑟夫‧贝克先生,由于我们的行动必须要徵得波兰政府的同意,他们派来的代表就是贝克先生。很抱歉,因为太突然,所以我们来不及通知杰克先生您。」王绍屏耸耸肩表示没关係,他根本不知道教廷要和他谈什幺。

还是尤金代表着教廷先开口说:「我们知道杰克先生一路援助了不少强国,希望能让世界摆脱大萧条的纠缠,虽然我们不知道您为何要这样做,甚至超乎常人的坚持与努力。不过,我们知道您遇上一些麻烦。而製造这些麻烦的家伙,也恰好即将为天主教的世界带来新的灾难,这当然包含波兰。」

贝克这时候接口;「杰克先生,我不知道您是否听过一个叫做光明会的组织,他们也被称为光照派,是共济会里的极端组织。」小咪立刻把相关资料透过脑波传送器输送给王绍屏,于是让他能点了点头。

尤金接着补充说:「几年前我们发现有一个来自苏联的神祕教派叫做『五星芒闪耀』,在欧洲非常活耀。最近我们更讶异的发现,他们已经控制了光明会和大部分的共济会。您在美国、英国遭遇的麻烦都是这个组织擘划,只是交代光明会和共济会去执行的。」王绍屏听到这里,转头对小咪说:「不是罗家吗?」这句用中文说的话,竟然被尤金听见,而且用英文接口说:「罗斯柴德尔家族不过是光明会和共济会的首脑人物,在后面操纵的是五星芒闪耀。」王绍屏惊奇的问:「您懂中文?」尤金顺口用中文回答:「年轻的时候,曾经派驻过中国,学了一些皮毛。」尤金这是谦虚了,他的中文连腔调都没有,十分标準。

「五星芒闪耀为什幺要对付我?」王绍屏不解的回答,虽然他有联想到那三名来自未来的敌人,但听尤金主教的口气和波兰外交部长的反应,这个神秘教派组织应该已经活动很长一段时间,绝不会是刚刚投奔苏联的那三人能做到的;而且他很怀疑,来自廿二世纪那个太空旅行颠覆宗教神话的时代,这三个人能想到利用宗教来发展自己吗?

尤金不加思索地回答:「因为你妨碍了他们的计画。不过,我们最近听到一个谣传,据说光明会和共济会都在传说,犹太教里的反上帝者阿撒兹勒重新降临东方,并且抵达神的领域,打算纠集背叛上帝的信徒,向上帝开战。而我们怀疑,这个阿撒兹勒的传说就是指向您。」王绍屏简直瞠目结舌,什幺时候自己和西方神话搞在一起了?

贝克这时接口说:「我们发现五星芒闪耀的代表被光明会的人称为先知使者,而他自称自己叫做拉斯普丁,这个名字是已故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座上宾,当时被反对者称为妖僧的家伙,据说他在1916年已经遇刺身亡,尸体在1917年二月革命时被焚毁。但根据我们掌握的目击证人描述,这位五星芒闪耀的先知使者,外表和已经死去的拉斯普丁十分相似,甚至连性好渔色的个性都很类似。而他在欧洲一带活动,据称是要重建神在人间的王国。近几年新兴起的法西斯政权,据说都和他的协助有关。而您破坏了他们打算大举在英美法等国,也建立法西斯政权的企图。」

王绍屏很想告诉眼前的两人:「你们想像力会不会太丰富了一点?」但见着两人认真的眼神,他把嘲笑对方的话语直接吞进去,没有说出来,反而决定继续听下去,看两人能胡诌到什幺地步。

王绍屏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和肢体动作都太明显,以至于在昏暗的光线下,每个人都看得很清楚。这时一直藏在尤金深后的老人开口了,但他用了某种变声器,声音有点铜磁般的低沉:「我猜,你一定知道我是谁,很抱歉我不能公开我的身分和你对谈。」王绍屏点点头,表示知道教廷不想让波兰知道这件事情严重到连教宗都亲自出马。老人继续说:「我们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这个组织的目标是你,而且他们打算颠覆这个世界,建立所谓新秩序。」

尤金从身后推出一台很大的机器,然后按下按钮,木质外壳镶着的喇叭放出一阵对话,一名低沉的男音说道:「你们刚刚的讨论很有意思,我觉得你们在美洲的行动不应该停止,不管是金钱还是武力攻击,都应该试试看。」,接着另一名声音尖细的男音回答:「尊贵的先知使者,武力我们可以试试,但是没有足够的时间筹到充足的现金,金融攻势可能不会成功。」刚刚那个低沉的声音威胁的说:「摩根家族是吗?是拿不出钱,还是和新任总统走得很近?」,一阵沉默之后,低沉的声音做了结论:「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同时也是共济会的成员,新任总统也是,算是你们的代言人。但是他和南洋小子合作,就是背叛了组织重建新秩序的目标。我们得给他一个教训,你们放心,我会让几个大国同时出手,不会让你们孤军奋战的。放手去做吧!」

录音在这段话之后结束,贝克抢先开口:「这是我们潜伏在光明会的谍报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录下的会议纪录片段,时间大概在您访问美国那段时间。这名谍报人员后来死在法国的某个山区的木屋里,和某个诈骗犯死在一起。他要送出来的另一段情报,也因此不翼而飞。」

尤金解释道:「波兰政府和法国情报单位有密切的联繫,但是那件事情牵扯到法国高层的丑闻,虽然我们知道这又是五星芒闪耀的阴谋,确切内容无法弄清楚。只知道后来光明会指挥的法西斯政党试图夺权,但又被您阻止了。」

王绍屏无法肯定录音和这段对话的真伪,但以教宗亲自参与的密谈,教廷编出这大段故事的可能性不高。现在的关键是教廷希望自己做甚幺?而自己能得到什幺?这才是重点。

于是王绍屏单刀直入,劈头就问:「那我能做什幺?又能得到什幺?」

  • 名称:av明星绑架案事件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