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无罪4超清在线观看

王绍屏没有特别改变行程,阿比西尼亚就是原本计画中的下一站,现在只是提早一点罢了。另一方面,拉斯普丁则遵照亘古者的指示回到欧洲,準备继续在周遭地区到处搧风点火,企图点燃世界战火,让全球当时最先进的欧洲科技文明陷入一片火海。

不过在此之前,拉斯普丁知道了王绍屏仍在非洲,他决定先展开小规模报复。

「先知只是不要我露出马脚给他师兄抓到,又没有说不能报复他,对吧?善用代理人战争嘛!要用代理人来对付东方小子还不简单,我不去碰你本人,毁掉你的财产总可以吧?我就不相信先知的师兄人手这幺充足,连这小子的财产都有人盯着?」拉斯普丁给自己打气,自言自语地说着。

虽然不敢公然违反亘古者的意思,正大光明找王绍屏麻烦,但如同之前安洁用电脑所模拟分析义大利入侵阿比西尼亚的结果,拉斯普丁果然暗地里打算让墨索里尼替他找回面子,至少先让义大利小规模出兵,毁了王绍屏在阿比西尼亚的财产。不过和电脑分析有点差异,拉斯普丁怕露出蛛丝马迹,并未在科技技术上提供墨索里尼任何新的协助。

拉斯普丁从来就不是一个心胸宽阔的家伙,自帝俄时代开始,他就以睚眦必报的个性着称,当年才会让仇家集体谋划暗杀他。这次他早就考虑好了,万一复仇计划失败,倒楣地是义大利人这个替死鬼。义大利本来就想要入侵阿比西尼亚,墨索里尼又弄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地步,他只要提供一些进军的新思维,就能达到目的,而且也攀扯不到他。这样既能符合亘古者所要求的代理人战争策略,又能顺便找找王绍屏的麻烦,帮自己发洩一下怨气。

为了更隐密完成他的构想,他联络了义大利两个不同方面的信徒,一是克拉拉‧贝塔茜和玛丽亚‧贝塔茜两姊妹花,她们两人皆是电影明星,也都是墨索里尼的情妇。最重要的是墨索里尼在床上的时候,对她俩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所以拉斯普丁很早就透过电影公司,以提供永保姐妹花青春美丽的祕方,吸收两人成为他的信徒。然后再透过这对姐妹花,间接操纵墨索里尼。教廷认为拉斯普丁控制了法西斯党,其实情况并没有他们想的那幺严重。

那幺教廷为什幺会误判呢?因为,另外一名信徒真的就是法西斯四巨头之一的埃米利奥·德博诺元帅,他曾在一战受伤,因感染而生命垂危。在那个还没发明抗生素的年代,路过军医院的拉斯普丁顺手拯救了他的性命,令他信仰了拉斯普丁,成为信徒。他是墨索里尼进军罗马时的亲信,后来被任命为黎波里塔尼亚总督。拉斯普丁就利用他在非洲的职位方便,来安排五星芒的法西斯党成员或军官进入义属非洲殖民地,进行操控非洲军事局势的行动。教廷的情报主要就是来自这里,才会让他们误以为整个法西斯党都被拉斯普丁所控制。

这次为了不违背亘古者的命令,更隐蔽自己的意图,拉斯普丁用了一个非常迂迴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三位信徒本来就不像五星芒闪耀、光明会或共济会的成员有一定的组织目标;也没有誓死效忠拉斯普丁,对他的命令绝对奉行不渝。拉斯普丁得用神谕暗示、或根据他们的慾望加以引诱,或设计更为複杂的阴谋诡计来引导他们,来让这样外围的信徒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行事。

对于王绍屏的财产在哪,拉斯普丁根本不用烦恼,光明会的成员会动员他们手上充沛的资源帮他调查清楚。很快地,他就确定了王绍屏的庄园在阿比西尼亚东北方靠近法属索马里兰西北方,一个叫做布雷的山区小镇。

拉斯普丁在确认王绍屏在阿比西尼亚的庄园,以及附属黄金矿场的位置之后,就开始着手他的布置。拉斯普丁用了一个再简单不过,却非常有用的计策,让义大利人上钩。

他先让光明会在义大利的某份小报,刊载一则半真半假的消息。这则报登载的阿比西尼亚东北部有座名为布雷的黄金矿场越界挖矿,导致意属厄利垂亚边界的麦替小镇因为山壁崩塌而产生人员伤亡。并且根据某些专家研判,在布雷到麦替这一带山区有丰富的原生金矿,产量不输南非的约翰尼斯堡。当然他事先已经派人去现场做了一番布置,刻意炸垮麦替山区的山壁,压死了几名牧人,甚至故意在麦替当地留下数量不少的金矿原石。但事实上,布雷的金矿并没有报纸说的那幺大,也没有延伸到麦替这个小镇,但真真假假的消息,总是容易令人相信。

然后在例行拜访与闲聊时,无意间先后让两姊妹和埃米利奥·德博诺元帅知道这则消息。先透过两姊妹花来游说墨索里尼,在发动大规模入侵阿比西尼亚之前,对这块区域先採取行动。另外鼓吹回国述职的埃米利奥·德博诺元帅申请亲自前往该地视察了解情况,并建议德博诺元帅先行侵佔矿场。墨索里尼先后听到枕边人和亲信说阿比西尼亚和意属厄利垂亚边境有蕴藏量巨大的金矿,果然就任命告奋勇的亲信德博诺元帅前往视察,并授权他视机採取行动。

拉斯普丁做事从来都是多重布置,到处设机关,频频留后手。他知道墨索里尼忌讳英、法对非洲阿比西尼亚的干预,所以他特意在几个地方发起骚乱,不仅牵制英、法两国的精力,也让和五星芒针锋相对的教廷,在教宗还无法视事之前,就陷入疲于奔命,到处救火的状态,不至于向王绍屏通报义大利可能的袭击。

首先,拉斯普丁扩大了王绍屏在维也纳遇到的奥地利内部骚乱,他命令苏联内部的五星芒成员说服苏联红军总参谋部第四局,以输出无产阶级革命为名,增援奥地利工人伙伴,偷偷将大批军火交给奥地利社会民主工人党,用以武装反抗执政的保守派基督教社会党,提早正式引爆奥地利内战。

由于五星芒的支援,这次内战比原来历史发生的时间整整提早八个月,在四月份就爆发,而且规模也比原来大的多。加上奥地利潜伏的五星芒成员运用苏联的军援和光明会的金援搧动了部分对执政党不满的军队反叛政府,导致情况更加不可收拾。国防军本来是奥地利政局稳定的中流砥柱,在原历史中也是因为国防军的介入,扑灭社会民主工人党的叛乱,而使内战彻底结束。但现在却因为军队分裂,原本仅限于几个大城市的两党小规模武装冲突,迅速扩大到整个奥地利全都陷入战火。关注奥地利的法国、德国和教廷,只得透过不同模式,介入这项内战,抵抗苏联势力的入侵,以维持中欧局势的稳定。尤其是法国,更是放纵德国直接干预奥地利的政局。纳粹党的渗透,虽然没有真正扭转局势,但却导致德国在未来能加速与奥地利的合併。

另外在西班牙,五星芒也提早资助原本在10月才会成立的法西斯政党长枪党,让他们提早建党。并且开始联合与退位王室有关的卡洛斯主义党,开始对西班牙第二共和政府发动武装对抗。这让原本支持西班牙王室,但又已经和共和政府妥协的教廷陷入左右为难的境界。就像原来历史发生的西班牙内战一样,苏联支持的共和政府军队,和德、义支持的长枪党,开始在西班牙展开新武器的实验,只是时间更长,规模更大。

除了欧洲之外,另外拉斯普丁也设计了一些针对英国的计谋。原本在11月才会爆发的沙乌地阿拉伯和叶门之间的战争,在光明会假借英国势力和五星芒透过义大利法西斯党双重势力煽动下,得到这双方贷款并援助军火的叶门,提早发动了夺回和沙乌地阿拉伯有争议的南阿西尔领土战争。在五月下旬,叶门忽然无预警地入侵南阿西尔的奈季兰,飞机、装甲车、机枪和新式大砲齐出,导致只有步枪、弯刀骑着骆驼和阿拉伯马的沙乌地阿拉伯措手不及,连连败仗。

由于光明会和五星芒的全力支持让叶门用贷款购的武器弹药十分充足,火力强大的叶门,使得原本沙乌地阿拉伯能和叶门打得势均力敌的原历史发展有所不同,在节节败退之下,退守麦加、利雅德和巴林一线,已经丢掉大半个阿拉伯半岛。这让担心危及红海航道、苏伊士运河安全的英国政府,在国内经济还没完全振兴的情况下,不得不介入这场战事,援助沙乌地阿拉伯。一时之间,阿拉伯半岛上战火纷飞,而英国也开始陷入阿拉伯半岛的战争泥沼之中。

英国同时还陷入另一股困境,那就是在东南亚的殖民地缅甸!在1930年当地知名高僧萨耶山组织了抵抗英国殖民的咖龙军,就开始反抗英国自大萧条为挽救英国母国经济,对当地的横征暴敛。但刚开始这批缅甸的原住民拿的是大刀长矛、粪叉钉耙等自製刀械或农具,对付的也是当地维持地方秩序英国所组织的土着军,虽然叛军屡用偷袭而略有小胜,但规模仍在英国能忍受的範围之内。

但忽然间,从四月中旬开始,这批叛军不知从何处获得的现代武装,有了机枪大砲,叛乱的规模开始升级,即使目前叛乱的範围还在偏远农村,不过已经有英国正规军和附从的印度军开始遭到袭击而伤亡惨重,人员损失直线攀升。这让本来从印度调兵支援沙乌地阿拉伯的英国殖民部头疼不已,不知该从哪里调兵前往缅甸镇压。

拉斯普丁安排的战火乱源十分顺利地让英、法、教廷四处灭火,焦头烂额,当他志得意满的时候,完全没料到他视为自家后院的共济会,内部也烧起战火,而让他失去未来对美洲完全控制的机会。

位于纽约华尔街23号被暱称为「摩根之家」的J.P.摩根公司总部会议室里,正有两批人剑拔弩张,吵得不可开交。

一边是3月初在华尔街股市里的老面孔,除了威廉·杜兰特因为破产而无缘再出现这个圈子之外。洛克斐勒创办人约翰·戴维森·洛克斐勒和他的弟弟威廉‧洛克斐勒,摩根家族的小约翰·皮尔庞特·摩根、范德堡家族康内留斯·范德比尔特三世、哈利曼家族阿沃罗尔·哈利曼、庞帝家族的迈克乔治‧庞帝,以及惠特尼家族代表约翰‧惠特尼等人,都来到现场。

另一边则是3月中旬在伦敦密谋暗算王绍屏的罗斯柴德尔家族成员,无论是参加光明会的德国支系卡尔勛爵领导的激进派,还是英国支脉的詹姆斯男爵所领导的共济会温和派都站在一起,和美洲财团的共济会成员争得面红耳赤。

约翰·戴维森·洛克斐勒重重的捶了一下厚重的桧木会议桌,愤怒地咆啸着:「不要以为世界是你们罗斯柴德尔家族的!共济会不是只听你们的命令!你们甚至不是创办人!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不遵守1783年的巴黎和约,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1783年的巴黎和约不仅仅是英国承认美国独立的合约,也是英美共济会双方再度携手合作的密约。英美共济会互相承认各自为独立团体,并不再有上下从属的关係。在双方独立的机制下,以协商模式展开双边合作。所以洛克斐勒所指的巴黎和约不是英美两国的条约,而是英美共济会内部的密约。

卡尔勛爵冷哼了一声:「亏你们还记得巴黎和约,不要忘了巴黎和约没有规定整个美洲是你们美国人的!1823年的门罗主义就已经打破巴黎和约的精神了!我告诉你们,大厦谷油田,我们和荷兰人都不会放手,现在是看在大家同是共济会的成员上,礼貌地通知你们,不是要徵求你们的同意!」

小约翰·皮尔庞特·摩根也冷哼了一声回应:「那就没什幺好谈的了!」

詹姆斯男爵则打圆场地说:「难道我们不能以股份的方式,把这件事解决吗?」

康内留斯·范德比尔特三世反唇相讥:「你们愿不愿意把伊朗的油田拿出来用股份解决呢?还是荷属东印度的油田愿意股份化?我们才刚在沙乌地阿拉伯取得油田探勘权,你们立刻就让叶门发动入侵战争,这是什幺意思?」

詹姆斯男爵立刻反驳地说:「我们没有煽动叶门入侵沙国…。」他话还没说完,卡尔勛爵却在这时傲慢地说:「是我煽动的,你们是想怎幺样?不要忘了中东是我们英国的地盘。」詹姆斯男爵虽然因为被蒙在鼓里,而狠狠地瞪了卡尔勛爵一眼,但这时可不是英国方面自己闹内斗的时候,于是他没有开口说什幺。

卡尔继续说:「南美洲没有规定是你们的地盘,谁先发现就谁先开採,不然就各凭本事,各显神通!」

「好!你说的,我们走!」约翰·戴维森·洛克斐勒率先站起来,带领着美国成员準备离开会议室。但却一眼瞟见小约翰·皮尔庞特·摩根还坐在原地,他不禁暴怒的吼着:「摩根!你打算和英国人搅在一起吗?」摩根翻了白眼瞄了洛克斐勒一眼说;「这是我的大楼,我的会议室,你要我去哪里?要走也是让英国猪滚出去!」

卡尔勛爵听到这话,虽然非常愤怒,但却故意哈哈大笑的嘲讽着说:「看来有人忘了如何当主人了,詹姆斯,我看这里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吧!就让这群野蛮人待在这个狗窝!」然后就率领激进派成员走出会议室。詹姆斯男爵略感抱歉地说:「我们是不希望事情搞成这样的,等大家心平气和再找机会谈谈。」然后略为躬身行了个礼之后,才带着罗斯查德尔家族的温和派,退出会议室。

摩根这时问约翰·戴维森·洛克斐勒说:「约翰,那现在怎幺办?」洛克斐勒冷笑地说:「他不是说各凭本事吗?我就让看看我们美国人的本事。」

本来就从去年开始发生的波利维亚和巴拉圭的小规模武装冲突,在这场不欢而散的会议之后,立刻转变为大规模的大厦谷战役。

这场战争的起因在于共济会支持的美孚石油和光明会支持的英荷壳牌石油公司分别透过智利与阿根廷两国白手套,支持玻利维亚和巴拉圭两国代理人,在两国争议的领土大厦谷区域,因为争夺新发现的石油归属权而大打出手。本来只是试探性的小规模冲突,大家还十分克制。但这场会议之后,美孚公司忽然加大给玻利维亚贷款,让玻国获得大量新式武器,包括飞机和坦克,随即利用一场边境小冲突,向巴拉圭宣战。而巴拉圭立刻进行了全国总动员,大战随即爆发。

这是两个渊源颇深的神秘组织里的成员第一次公开发生武装冲突,地点还在共济会一直倡议要守卫的「新领土」—美洲大陆上。从此共济会和光明会的裂痕逐渐加大,对于「建立新秩序」的看法逐渐分歧,导致拉斯普丁开始失去对美洲共济会的掌控,让美洲共济会另外成立美生会来对抗欧洲共济会与光明会,以及背后的拉斯普丁,这倒是到处掀起战火的拉斯普丁始料未及的意外。

美国还有另一个拉斯普丁料想不到的意外则是骷髅行动的改组。在3月4日纽约金融战争失败后,罗伦斯‧洛克斐勒、哈德雷‧摩根分别被家里禁足,甚至向耶鲁请了长假,连学校都去不了,更不要说参加骷髅会的活动了。

本来在幕后支持骷髅行动的一群骷髅会激进的中年人走出台前,正式接手了骷髅行动党的工作,唯一没被家族长期禁足的尼克‧惠特尼则成了打杂的小弟。新的骷髅行动的谋划者主要也是三名,包括了以压榨朋友的钱财和痛打儿子而臭名昭彰的华尔街金融大亨,以及和他有姻亲关係的华尔街银行家普雷斯科特·布希,他非常热衷政治活动,他自己本人在1952年当选过康乃狄克州参议员,而后来儿子和孙子则都当选过美国总统。

另外一名成员则是艾尔里夫·哈里曼,他是当时美国最大的私人银行总裁,1943年曾出任苏联大使,后来也几乎在政界打滚,历任英国大使、商业部长、纽约州州长等职。在这三位前辈之前,尼克‧惠特尼负责端茶水,那是刚好的事情。

这一天乔治‧沃克又来到骷髅行动的据点打扑克牌,手气很顺的沃克对着在旁边倒茶的尼克微笑地说:「小尼克,你知道你们为什幺会失败吗?骷髅会的老头们不愿意思考未来,他们只想靠着人脉扩大自身利益;而你们的问题则出在你们不敢大胆思考,不敢大胆想像这个世界未来要变成幺样子,所以只会见招拆招,处处落在敌人下风。今天我让你看看什幺叫做大胆思考!」尼克一旁提着水壶,一边点点头。

这时外边大门打开,布希带着一名头戴着鸭舌帽,留着浓密八字鬍的中年人,还有两名穿着没有任何阶级章的破旧军服,看起来像是军人样子男子,四个人一起走了进来。乔治‧沃克的牌友在接到主人暗示性的眼神之后,立刻起身走出房间迴避。然后沃克头也不抬,直接在位子上喝他的英式伯爵奶茶,一边傲慢地开口问道:「顺利吗?」

布希回答:「洛克菲勒家族直接回绝了,摩根家族没有回应,但他们的合伙人托马斯·拉蒙特则是同意了提供部份金援。杜邦三兄弟,只有托玛斯·科尔曼·杜邦同意在我们行动成功后,会表态支持我们;安德鲁·威廉·梅隆也是类似的意见。」

「一群老狐狸。其他方面的情况呢?」沃克放下杯子不以为意,充满自信地继续问着。

这时候带着鸭扁帽的小鬍子开口:「政界方面,我们联络了前众议员约翰·戴维斯,就是输给柯立芝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他是我们保守主义的代表性人物;还有前助理战争部长汉福德·麦克奈德…。」

话还没说完,沃克就打断他:「拜託!费利克斯·沃伯格,你们赫赫有名的德国犹太银行世家,沃伯格家族就这幺点本事吗?戴维斯都多老了?今年都60岁了!麦克奈德?他是哪号人物?不过是中部爱荷华州乡下银行家的儿子,当过几年兵,被柯立芝抓来填补个空位罢了,他能有多少影响力?」

费利克斯脸色完全不带羞愧地说:「当然不是,不过现在这件事情还要保密,我们不可能联络太多太显赫的人物。但是像一些关键人物,比如第15步兵旅前旅长休·詹森、退役陆军中将詹姆斯·哈博德、退役海军上将威廉·西姆斯,已经都表态支持我们了。现在我们请到老兵组织〈美国军团〉杰拉尔德·麦圭吉尔少校与比尔·道尔上校,他俩已经接触上知名的海军陆战队退少将史梅德利∙巴特勒,这位少将可是在去年镇压五十万一战退伍老兵抗议中唯一训斥美国军方的退役将领,这让今年捲土重来的老兵抚恤金协会打算请他做为请愿代表。如果他愿意,这五十万老兵立刻会揭竿而起,推翻罗斯福的左倾政府,恢复我们古典自由主义的商业自由。」

「他的声望的确很高,但有把握吗?我可是听说巴特勒的脾气又臭又硬,有〈锥子眼〉之称,他眼里容不下一颗沙子,而且听说他最近左倾的很厉害,非常同情失业者,他会为我们华尔街这些资本家出头吗?」沃克直指问题核心的问道。

这时两位军人其中一名瘦弱的家伙开口说:「巴特勒将军当然不是为了你们资本家工作,他是为我们退伍军人奋战,我们将拥戴他为国家元首。」

沃克终于抬起头来,看了那名军人一眼,然后问:「你是?」

军人挺起胸膛维护他的荣誉般地说:「我是杰拉尔德·麦圭吉尔少校,属于〈美国军团〉康乃狄克州分会成员,我已经和巴特勒将军见过面,他愿意领导我们〈美国军团〉退伍军人协会,和新政府抗争,只要你们提供武器,我们有把握一天内攻下华盛顿。」

「好!武器没问题,只要你们能说服巴特勒就行!这样吧!我先给你们一个任务,据说英国租借了纽芬兰一个小岛给罗斯福东方的盟友,你们先打下那里,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吧!钱、武器、粮食都没问题!」

麦圭吉尔还没接口,另一位高壮的军人就说:「好!一言为定!」

沃克又抬头瞄了一眼,开口问:「你是?」

「我是〈美国军团〉麻萨诸塞州司令比尔·道尔上校。」军人也挺起胸膛骄傲的回答着。

「好!看来你们规模不小,连司令都有了,那幺你们就先做个计画吧!」沃克点点头的说。

这下子,美国又有个新麻烦找上王绍屏。

无论是不是拉斯普丁挑起或掌握的战事,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武装冲突,已经逐渐形成一股暗流,悄悄加速了形成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对立集团出现。虽然这一切步骤都符合亘古者希望运用战争来摧毁人类文明发展,意图阻止人类科技进步的期望;只不过和亘古者另一个不要改变历史发展的企图倒是南辕北辙,历史的巨轮在拉斯普丁和王绍屏的相互对抗之下,悄悄地改变了它的进展。

  • 名称:偷窥无罪4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