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之初入桃源洞超清在线观看

还好英国国王乔治五世并没有爽约,依然在3月10日晚间,在白金汉宫宴请王绍屏一行人。本来国宴的惯例是在外宾抵达的当天晚上,但因为贾米森授勋的关係,加上王绍屏团里的老先生太多,要求调整一下时差,所以在双方同意下,延后到第二天举行。

宴会开始没多久,乔治五世就抱歉的说:「杰克先生,很抱歉让您看到这幺尴尬的事情,这是议会制国家难免会有的问题,请您多包涵。」王绍屏倒是很客气的说:「我觉得很正常,我还蛮希望未来我的祖国能像联合王国一样,有强而有力的媒体监督,甚至让执政党必须到议会去报告,这样一来人民的权益才能获得真正的保障。」乔治五世苦笑了一下:「很高兴您能谅解。」麦克唐纳则苦笑地更厉害,开玩笑地说:「当然,如果我身为在野党,我会非常同意您的看法,但是我刚好是那个倒楣的执政党,对于这样的经历,还是尽量敬谢不敏,比较好。」

这句玩笑话对于王绍屏一行东方人来说,包含当中的假洋婆子小茱、安洁、安瑟和小妮等人,都不知道该怎幺反应才好。但其他在座的英国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国王补了一句说:「还好,我是国王,我不需要去下议院,面对那些咄咄逼人的议员。」乔治五世这句无关政治取向的自嘲,才让王绍屏等人跟着开怀的笑起来。

虽然是一场国宴,并非正式谈判,但心急的英国人的话题还是绕着王绍屏能提出什幺经济援助打转。王绍屏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提出了一系列大规模投资、技术合作,并承诺撒出二千吨黄金换取英镑进行这些投资。当然,他也要求要立法对他的投资投资进行保护。却没有提出贾米森所说的,希望租界大西洋小岛的要求。

但是殖民地大臣菲力浦·坎利夫-李斯德爵士今天上午在议会被问急了,一直在议会否认的他忍不住开口把问题问出来:「据说您希望在大西洋能获得一些补给的地点,是吗?」王绍宜代替笑而不答的王绍屏回话:「我们王氏集团在非洲和印度洋周遭都有投资,最近扩张到美洲,我们当然会希望在两大洋都有一些补给的地方,尤其面对猖獗的海盗,我们得有些地方让我们的武装护卫队能随时援救我们的船队。不过,我们会想办法去各国购买一些无人的小岛来进行这项工程。」李斯德忍不住追问:「两大洋吗?你们有护卫船队?规模有多大?」

虽然探究人家的商业机密并不大礼貌,但是王绍屏也知道现在英国内阁遭遇到极大的阻力,所以他还是把话说明白,自己开口回答:「我们有大约一两百艘的武装商船,和利用商船改装的小型护卫舰大约廿几艘,加上我们的飞艇,本来足以护卫我们在太平洋、印度洋的贸易,尤其是矿船的安全。不过美洲不知道怎幺回事,忽然兴起一股排华的风潮,我们在墨西哥的事情,你们应该已经听说了。最近听说连古巴、巴西、阿根廷都兴起了另一波排华风潮,所以我们想在大西洋靠近美洲的地方,设立一些安全区。当然我们不想造成美洲各国的动荡,重演墨西哥事件。所以可能会寻找附近的岛屿,安置我们的同胞。」接着王绍屏把墨西哥的事情扼要删减的说了一遍,表示是墨西哥政府无视华人受到伤害,甚至拒绝谈判,才会利用飞艇空降武装护卫队,逼迫军力不佳的墨西哥同意设置安全区,并在墨西哥改善华人生活环境后,交还安全区土地。

英国一项是海权强国,他们从来不能容忍别人挑战他们的海上权威,所以竟然对王绍屏的做法深感认同。外务大臣西蒙爵士就说:「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大英帝国身上,我们必定打到他们割地赔款,什幺安全区,简直是便宜墨西哥人了。」他浑然忘了当年英国鸦片战争之后一系列的不评等条约,就是用这种方式把痛苦加诸在中国身上。

不过王绍屏刻意忽略了西蒙爵士的语病,继续说:「我们华人是爱好和平的民族,悠久的历史让我们谦恭有礼,若不是逼不得已,我们不会採用武力对抗。所以像这次,我们就希望採用购买的方式在靠近美洲的地方获取几个岛屿。如果贵国政府有这方面的消息,可以告知我们。」

殖民地大臣李斯德爵士又忍不住的问:「你们打算花多少钱,买多少岛屿?」王绍宜又代替王绍屏开口:「岛屿数量是看出售方有多少,毕竟我们在美洲受到迫害的华人还不少。不过金额,我们倒是準备了五千吨黄金来运作这件事情。」

「五千吨?」英国内阁包含国王都惊呼出来。他们内心都有一致的想法,要把这批黄金留下来。于是李斯德爵士在所有阁员的注视下,冒着被指为出卖英国的风险,硬着头皮出头的说:「如果你们有兴趣,我们在美洲沿岸是有一些岛屿可以出售。」最后英国将历史上原本在美国租借法案中租赁给美国的岛屿,也就是最后被美国用驱逐舰夺去的廿二个岛屿,包含纽芬兰、巴哈马、牙买加、圣卢西亚、特立尼达、福克兰…等等这些群岛当中未开发利用,但合适住人的,全部打包换取那五千吨黄金。对英国来说,这个价格可比以后用来换退役驱逐舰划算太多了。

所谓钱能使鬼推磨,英国为了获得七千吨黄金,内阁也就开始运作起舆论反击战来。3月11日在英国另外几份大报,包含世界新闻、太阳报、每日邮报、每日快报…等知名报纸,开始以深入追蹤报导的角度,报导南洋财团的消息,无论主题是什幺,都会澄清所谓南洋财团只是早期在南洋发迹,现在早就成长为非洲、印度洋两岸,甚至美洲的大财团,它们拥有的武装商船与护卫队规模和英国大财团只是差不多,并没有在马来亚有武装商团,而且这个消息还是由马来亚总督金文泰爵士所证实。

此外世界新闻还详细报导了墨西哥事件的冲突始末,尤其强调墨西哥虽然是由南洋财团租借了安全区,但是关键因素在于墨西哥拒绝了中国特使谈判的要求。中国实力不足以在美洲逼墨西哥就範,才由南洋财团出动护卫队强迫墨西哥政府同意最后协议。文中评论墨西哥不仅实力不足,而且还不顾国际惯例,幕后推动排华风潮,算是咎由自取。

而每日邮报则侧重于美国经济危机始末,甚至还点出共济会、光明会先是勾结美国官员阴谋夺取南洋财团稳定股市的投资股票,接着还联合日本夺取美国财产,致使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损失惨重。报导最后还点名目前在英国也有同样的阴谋正在酝酿,打算谋取南洋财团在英国投资的两千吨黄金。

太阳报的阴谋论更是详细,它们的标题下的非常蛊惑人心:「正义或是末日的选择!」,他们在报导里,结合许多事证,描述某个跨国宗教组织企图製造世界末日,以便他们掌握各国政府的主导权,和主导人民的思想。而他们的策略就是製造大萧条,之后发生失业潮,进而产生大饥荒,让世界局势全面失控。甚至把罗斯柴德尔家族在拿破仑战役的过去操纵史都搬出来,暗指这次首谋就是同一个家族。藉此还把打压新兴东方财团,进行恶性财团竞争的罪名也直接帮他们安上,暗示东方财团是英国请来的帮手,打击已经渗透照英国各角落的邪恶势力。

虽然风潮没有一下子逆转成对王绍屏有利,但对立的媒体间已经变成一场混战,使得英国人民不知所措地採取观望的态度,总工会也陷入相互争执的状态,大游行和大罢工的提议都被搁置。

这场拉锯战直到3月13日星期一被两则消息所打破,第一是在每日电讯报撰写「今日墨西哥,明日马来亚」一文的记者卢克汉,在3月12日星期日下午被接获检举的太阳报和警方联合捕获,正在海德公园接受罗斯柴德尔家族某公司职员贿赂,打算再撰写更辛辣的不实报导。他们的对话还被苏格兰警场干员现场录音,坐实了太阳报在3月11日星期六的阴谋论报导。录音内容还被全文登在星期一的太阳报上,当中对话最有利的证据就是罗斯柴德尔家族的职员正在指导卢克汉如何撰写有关南洋财团的负面报导:「华人财团不可能比我们白人财团优秀,难道你不会怀疑他们的财力来自何方吗?从这个方向去写,你就掌握了关键。」

当然大家应该都猜的到,这是夫人团的杰作,不然哪种笨蛋会在这种会导致身败名裂的秘密交易进行时,会在这种公开场合?任何能过滤身分的私人俱乐部,都比海德公园安全多了。何况罗斯柴德尔家族操作秘密交易有一百年的历史,怎幺会派身分这幺明显的职员去公众场合交易呢?起码会委託好几手,让人查不出身分。而且即使要转达消息,也会用更隐密的方式,也不会一手交钱一手交谈。

光明会和共济会这次会栽跟斗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夫人团动用了特斯拉新开发的心灵装置,先用这个装置找出了有敌意的人事物,然后再挑选适当的对象,催眠他们,让他们干下这种蠢事。这件事情的确让两个组织的首脑家族搞得鸡飞狗跳,陷入内部一片互相指谪的混乱之中,而无法继续应付夫人团连续出招的手段。

第二件事情是内阁正式在下议员宣布和王氏集团达成的协议,王氏财团将将以两千吨黄金换取的英镑,投资英国所有港口的创新货柜设备,而且提供全新技术以合资的方式和英国造船厂建造全新的货柜轮与滚装轮,并且和英国政府技术合作开发全新的无线电设备,将广泛运用在通讯、广播上。预计将创造八百万个工作机会,这对四千六百万人口的英国来说,可是超级大利多。因此很快的,所有对于王氏集团不利的谣言,没多久就销声匿迹。最后只剩完全保密,秘密卖出美洲岛屿的消息,变成小道消息的方式,还在一些小报上流传。

不过不管英国最后怎幺样,王绍屏把事情都交代给王绍宜,他在1933年3月13日星期一上午,已经来到思想自由的法国。由于法国的思想是如此自由,导致政坛上政党林立,谁都无法完全掌控政治走向。加上法国信奉天主教会,教廷的势力压制了主张宗教革命的光明会、共济会的发展,也让共济会和光明会在这里势力十分单薄。所以王绍屏来到法国,不再是面临神秘组织的挑战,而是得面对法国的一片混乱。

在王绍屏离开美国的时候,他已经派出第八位堂哥王绍中前往德、法两国安排一切。像他造访过的所有地方一样,都必须有座庄园和地下基地,而且通常选在交通便利、风景秀丽的郊区。这次在法国,王绍中选中的地方是马恩河右岸的文森森林旁,差不多在后来建为热带农学院的地方接近河边一点。

王绍屏抵达时,王绍中不只完成法国的基地,也选定了德国落脚处之后回到法国了。

德国选定的地方位于柏林西北方特格尔湖上的第二大岛,瓦伦泰因思薇尔德岛,这个岛是完全属于私人的岛,为经营知名的哈布克内啤酒厂而闻名哈布克内家族所有,王绍中花了一些时间,催眠了主事家族长老保罗·哈布克内,取得了这个岛的所有权,并将岛上一些私人的度假别墅一一买下,然后整建成一个大型的森林庄园与地下基地。

王绍屏到达法国的时候,法国的政局再度进入动荡时刻。原本法国左右联盟对立的政党在1932年大萧条席捲法国之后,就是因为双方僵持不下,又没有解决景气萧条日趋严峻的方法,才会让最接近中间立场的激进社会党推出爱德华‧达拉第担任总理,算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但是希特勒的崛起,尤其他被任命为德国总理之后,法国极右派政党像是爱国者同盟、法兰西祖国同盟…等,主张接近法西斯的政党纷纷受到鼓舞,积极打算重新夺回政权。

这些极右派政党多是受到大地主、大财团在幕后支持,尤其是军工产业的大型企业,他们甚至还影响了军队的将领。不过和英美不一样,这些富有阶层不一定有共济会的背景,很多反而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教廷正巧位于法西斯的创始国义大利首都罗马里面,所以很多人都在谣传,教廷和法西斯政党除了1929年2月11日的「拉特兰协议」谈定罗马世俗统治归属的问题之外,还有其他一定程度的谅解,否则以墨索里尼一上台就直言无讳反对教权的态度,早就冲进梵谛冈教皇国了。

而达利第这时候刚好遇上一件棘手的事情,让他饱受左右派的攻击。这件棘手的事情说来好笑,就是他遇上类似廿世纪初台湾流行的诈骗集团,不过当时这个诈骗集团出面的成员是个犹太人,而且不是骗达利第本人,而是用一些垃圾股票、假珠宝在偏远地区的小银行骗取了国家公债,然后再跑到其他地方的小银行兑换成大量的资金,然后捲款而逃。这本来只是个刑事案件,但随着警方持续调查,记者深入追蹤,一些官员和议员,例如巴黎警察局总监、议会议长办公室的成员、几个议员、某些检察官、一位大使、一位将军、和几位部长都和这个骗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最糟的是这名失蹤的骗子后来被发现死在某山区的木屋里。

极右派政党便鼓动右派主流政党如民主联盟、民主同盟等,起来领导群众运动,要求达拉第下台。本来左派政党如社会党、共产党等,正由于希特勒崛起,因为纳粹反共、反左派的政治立场而深感威胁,坚定的支持达拉第,法共甚至暂时放弃以前的阶级斗争路线,呼吁各阶级团结起来组成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有没有觉得眼熟?抗日…嘿嘿,共产国际的策略真是万变不离其宗。)但达利第却软弱无作为,只是把涉案或妨碍调查的官员明升暗降的调离职位,这让左右派双方都极度不满。

王绍屏在3月13日星期一下午紧急与达拉第在总理办公室会面,建议达拉第成立一个包含左右政党的调查团主导这件案子的调查,让自己脱身。(仿效廿世纪台湾蓝绿政党和稀泥的方式调查某总统被枪击的案子。)达利第刚开始有点犹豫,但是当王绍屏甩出三千吨黄金,提出协助他重振法国经济,利用建设港口、合资筹建货柜拖运火车、卡车等新式工厂,并承包所有合格车辆销售,预定增加一千两百个工作机会。立刻就让达拉第睁大眼睛,马上做出决定,第二天就在议会提出这两项施政报告。果不其然,左右派联盟都被调查团的议题吸引,几乎全数赞成通过达拉第与王绍屏的合作双边协定,然后再陷入调查团人选的争执。不过,那就和达拉第无关了。

法国的混乱局面被王绍屏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了,他事后对小咪说:「有什幺政局会比台湾以前蓝绿乱斗还麻烦?我们还不是挺过来?反正久了就习惯了。」在达拉第搞定议会之后,王绍屏为了等王绍中完成各项协议内容,因此多待一天,好好的逛了巴黎市区一整天,然后就在3月15日星期三一早,启程前往德国去见那个世纪狂人希特勒。

另外,达拉第这次学聪明了,也仿效英美德三国,派了一位贴身总领事戈思默随身跟着王绍屏,以免法国在资讯上有所落后,并且约定让法国商会组织投资团,跟着英美两国到山东参访。于是王绍屏已经接近古代苏秦配六国相印一样,带了四国贴身总领事,外加中央派来的林蔚,总共五国代表,继续他的世界之旅。

  • 名称:玉蒲团之初入桃源洞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