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超清在线观看

电话哪头爱莲娜语气略带哭腔但声音夹杂着更多歉疚地说:「杰克很抱歉,我的婆婆说目前财务吃紧,她没有多余的钱来做投资。」王绍屏那句没关係还没说出口,爱莲娜又支支吾吾地说:「富兰克林,他…他也说,很多国会议员反对,所以在这个急需国会合作的关头,他无法安排你到国会演讲,也没办法强推废除排华法案和修订移民法…。我真的很抱歉,我的承诺都无法做到,还好国务院已经和贵国外交部长对于援助贵国已经展开磋商,至少我不是一事无成。」王绍屏在听筒的另一头呆滞了很久,在爱莲娜不停地:「哈啰、哈啰」声中,轻轻地挂上了电话。

爱莲娜发现电话只剩嘟嘟声,她尝试再拨过去,接电话的秘书说王绍屏已经去睡了。这让爱莲娜觉得大事不妙,立刻跑到白宫的书房揪住原本在讲电话的罗斯福不放;「我先警告你,神奇的杰克发火了,我认为你的新政府会有大麻烦!」罗斯福不耐烦地挥挥手把他的夫人赶走,爱莲娜气得回房间开始收拾行李,她要离开白宫回纽约自己的娘家。即便她搭上专车离开的时候,狠心的罗斯福也没有追出来,因为他也对于爱莲娜偏向那个东方小子感到极度不满。

当天晚上王绍屏、夫人团与王绍义商定好「放弃美国计画」之后,带着愤怒的心情去安眠仓里接受仪器抚慰了一整晚(不要误会!就是稳定心神的脑波修复罢了。),第二天3月5日星期日一早,就带着一行人,包含跟着他的英国贾米森、法国驻美大使保罗·克劳德、德国领事韦尔曼这些外国使节,準备动身前往欧洲。甚至连昨晚才联络上的胡佛前总统,也邀请他跟着到欧洲一游。退休后无所事事的胡佛,还真的欣然同意,也跟了过来。却独独撇下美国领事郝沃德!

一行人早上九点开始登艇,準备前往英国。唯一依依不捨的是王世平和还在念高三的程嫦媛,两人还在飞艇下面卿卿我我地话别,王绍屏制止了想去打搅的王志平:「喂!你不想被人家讲饱汉不知饿汉饑,要不是女方年纪小,我就让王世平乾脆拐跑算了。以后不知何时见面,现在人家稍微拖点时间,你是在急什幺?」王志平点点头:「我已经说服了女方父亲,全都安排好了,老闆放心。」王绍屏也不问王志平如何安排,反正一定大家满意,他才不管细节。这时他大老远看到一名白人胖子在远处下了计程车,气喘喘提着皮箱跑过来。

郝沃德的鼻子、耳朵不知道怎幺长的,在最后登艇的时刻,竟然带着行李跟了上来,老远就大叫着:「杰克!杰克!你怎幺能撇下你的好朋友呢?」王绍屏无奈只好让他跟着,也因为郝沃德的机警,替美国留下最后谈判的希望与管道。

因为王绍屏是星期日早上走的,这天不仅是休息日,更要上教堂做礼拜。罗斯福在教堂里进行一项未来都会在总统就职之后的第二天,形成惯例的新总统早祷会,于是连同其他参与早祷会的政要、共济会大佬都被瞒在鼓里,没人知道王绍屏悄悄地离开了。

到了1933年3月6日星期一,纽约股市一开盘,就开始起伏震荡,不过涨的时间比较多,因为共济会的财团们正在全力蒐罗王绍义没有收购到落网之鱼。

美国新任财长威廉·哈特曼·伍丁前往曼哈顿王绍义的办公室拜会,却扑了一场空。不是伍丁部长没有事先联繫,而是王绍义办公室的电话一直在忙线中。直到接近中午,他忍不住了,就直接前往拜访,但是没想到除了少数基层工作人员,像是总机、行政、清洁人员这类底层员工之外,办公室所有办公人员,尤其主管全都不在。这让伍丁十分恼怒,丢下一句「小心!联邦政府会查封这里。」的狠话之后,就忿忿离去。

王绍义和他的团队正在纽约股市里抛售昨天收购到的所有股票,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全部一起抛售,这样股市会崩盘,到时会有一大堆卖不出去。这种大规模抛售模式像是钓鱼,得卖一大批,在股价跌落时,再回补一些,维持股价上扬。本来这个情况得搞很多天,但是没想到共济会的富商们非常配合来接手,而且不是像前天一样是由财团的首脑出马,而是交给集团里普通一般的操盘手,毕竟只是收购落网之鱼,何必要大头亲自出动?所以竟然让王绍义非常顺利的把週六到手的大部分股票一一出脱。

直到下午四点多,昨天那批共济会的金融巨头才收到消息,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因为花出去的资金太多,几乎是前天的两倍以上。大家互通一下消息,才发现全体共济会联合收购的金额已经超过廿五亿美元。等他们反应过来有人在倒货时,股市已经应声崩盘。王绍义手上还有很多股票没出脱完,但是已经没关係了,资金不仅回笼,还小赚了近三亿多美元。

除了股市的灾难外,银行的黄金挤兑也开始,有谣言政府即将关闭银行,停止兑换黄金。早上已经有一大波王绍义、王绍东联合控制的人头,拿着真、假美元前往兑换黄金,一整个上午,十二个储备银行被兑换走的黄金超过四千吨。将近从王绍屏手中获得五千八百吨的百分之七十。下午更是另一场挤兑高潮,让美国各家银行,包含联邦储备银行,都只能提早结束营业。罗斯福在傍晚才得到消息,方知道情况已经逐渐失控,遍询自己的财经幕僚,大家都束手无策。罗斯福想要徵询共济会金融巨头的意见,却遍拨电话找不到人。觉得精疲力竭的罗斯福,终于在午夜时分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联邦準备理事会主席尤金·以撒·迈耶招集所有其他六名理事彻夜紧急会商,直到半夜二点才达成共识,决定发表书面声明,建议总统立刻关闭全国所有银行。而尤金透过白宫的眼线,知道罗斯福已经就寝。于是他们玩了个心眼,在天亮之前让人将书面声明送往白宫。没想到们机关算尽却害死了自己的性命,后来不仅无法只用送书面声明来逃避应该要面对的责任,还得全体到白宫和国会说明情况,并且集体总辞,这是联邦準备理事会从未发生过的大事。

事情得从王达平报告的那艘即将抵达纽约州的日本爱之丸说起。

当王绍屏挂断爱莲娜的电话之后,他随即和夫人团讨论该如何利用这群日本黑龙会的雇佣兵好好的报复一下罗斯福。他原本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手让黑龙会奇袭水牛城的金库,最多帮忙增强火力,利用外籍生化人假装另一个国家的突击队,给水牛城来个狠的,让美国政府也尝尝被偷袭暗算的滋味。

但是热爱黄金的小敏和小瑷联合提出一个更大胆的构想:「为什幺我们不把黄金抢过来?反正有人背黑锅?」有人提议,好战的夫人团立刻就商量起来。对于科技十分娴熟的安洁指着地图说:「我们可以从伊利湖挖隧道进去,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黄金搬光。」安瑟心思缜密:「不行,如果不能掩饰得更好,事后我们会曝露蹤迹,因为这个年代没有任何国家能在四天之内,从湖边挖将近两公里的隧道通到水牛城特拉华州大道160号的联邦储备银行的地下金库。」

二咪的思想非常跳脱,她马上说:「如果我们挖两个隧道,一个是通向湖边,另一个通向它的西侧那边树林呢?这样可不可行?」

安洁一拍自己的大腿说:「还是二姊聪明,我们有一种重灌泥浆的机器,可以在两个小时内将这段通往湖边的隧道封闭。」

这时小茱开口了:「既然要抢,我们要不要学电影一样,连纽约市华尔街的金库都抢?反正纽约地铁早就开到华尔街了。」

小咪这时做了结论:「如果可以,两边都抢,明天先调查,后天凌晨,也就是日本人行动的那天,我们抢先行动。」

王绍屏当然是没有意见,反正黄金是多多益善,抢回来也不用运走,就直接放在美国纽约的地下基地即可,等未来要用再说。

于是三月四日晚上,负责行动策画的安洁堂姊安琪拉一边开始着手挖水牛城的湖边隧道,一边在派出大量昆虫侦查机器人,调查纽约这两大金库的情况。除了侦查警卫人员换班进出时间,以及其他保安,及警铃系统之外,还要调查黄金的储量状况。

在王绍屏搭着飞艇準备离开美国的出发前,最终的调查结果发现,水牛城有大约还有二千七百吨黄金,纽约市经过挤兑,则还剩一千二百吨,全部合计还有近四千吨黄金,这应该是全美储备银行最大一批储量。

为了配合水牛城较长的施工进度,纽约市直到到了三月六日晚间,才开始动手挖掘纽约市地铁到储备银行金库的通道,而当时水牛城那边已经开始搬运黄金撤离,準备嫁祸给黑龙会了。到了三月七日星期二午夜四点多接近清晨时刻,安琪拉已经搬光这两大金库,除了利用特种工具机留下类似人工挖掘隧道的孔洞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到了五点钟,历经四日的历程,完全没有充分休息的黑龙会,还傻傻地认为应该趁着天色尚未大放光明时,对水牛城开始了总攻。他们先让忍者从西侧翻墙进去,放倒了守卫,并且抢夺了那五辆M1战斗车,驻守在银行的两团一营由于前天大战之后丧失警惕心而疏于防备,除了警卫五个班共计五十人在巡逻外,其他都在呼呼大睡。而这些值班警卫在第一波袭击中就被歼灭,另外那一个营的国民警卫队,在睡梦中损失了一、两百人,才有倖存者拉响了警铃。这时整个银行营区全部陷入大规模地枪响之中。到处都有人中弹哀号,但枪声一直到中午左右才停止,黑龙会混和着巴西的职业军人的五百人当中只有廿几名逃走,不过美军两团一营竟然损失超过一千八百名,连五辆M1战斗车都被自己老式的75mm榴弹砲用直射方式摧毁。

战斗虽然结束,灾难却刚刚才开始。

戍卫银行的美国大兵们仍忙着抢救伤患、掩埋尸体,继续追剿残敌,没人去理会银行里的状况。直到下午才有行员在零星战斗全部结束后,进入建筑里查看状况。大约再过一个小时后,才有人想到去查看金库的情况,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纽约总行则在水牛城的消息传来之后,才由行长下去查看金库状况,不看还不打紧,看了以后行长乔治·哈里森当场晕过去。导致联邦储备理事会主席尤金·以撒·迈耶直到晚间六点才得到消息。

三月七日星期二股市一开盘就直接大跌崩盘,共济会富商仍然一个都连络不到,阁员也完全提不出建设性的意见,加上一大早收到联邦储备理事会莫名其妙的声明信,强迫他追认全国银行暂时关闭的决定,让他气了一个早上。到了中午收到又有四百多家中小银行宣布破产倒闭的消息,加上共济会的大佬威廉‧杜特兰也宣布破产,罗斯福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签署同意股汇市及全国银行全面停止交易的通告,对外说是进行整顿,其实就是避免连锁倒闭的效应再度上演。没想到还不到晚餐时刻,联邦储备理事全体到了白宫报告了黄金窃盗案这件雪上加霜的事情,当尤金主席报告到「我们全美的黄金储量已经低到五百多吨,远远低于警戒储量」时,罗斯福在昏厥过去前的最后一句话竟是:「可恶的小日本!我应该坚持禁运的。」

当罗斯福在三月八日星期三凌晨五点钟在医院醒来,他的妻子爱莲娜已经在病床边照顾他了。他忍不住抱住爱莲娜,将头埋在她的胸前大哭地说:「我错了,我不该轻视这次经济风暴的威力。」爱莲娜没有说什幺话,只是像安抚哭泣小孩般的抚摸着罗斯福的背。罗斯福抬头看着爱莲娜,然后颤抖地问:「我们还有可能找你那位朋友帮忙吗?」爱莲娜仰着头,深深叹口气,轻声地说:「你说呢?」罗斯福这时非常懊悔没有听从自己妻子的劝告,而是深信幕僚、共济会和自己错误的判断。

由于大笔黄金被盗,副总统约翰·南斯·加纳在白宫东厢办公室也是坐立难安,不知如何是好,一听说总统已经甦醒,随即来到医院面见罗斯福。罗斯福一见到加纳,随即要他以参议院议长的身分联繫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共和党领袖,说服他们立刻对日本採取禁运,并且研究如何废除排华法案和修订移民法。加纳一听到这两项要求感觉很奇怪:「总统先生,我们现在不是得马上想办法解决经济问题吗?而不是考虑外交问题吧?」罗斯福以从来未有坚定的口吻说:「我就是在解决经济问题,如果这两件事不能顺利通过,我们在经济上即将会有更大的麻烦。」加纳仍旧不解,罗斯福就大略的把整件事情,包含王绍屏的部份,都说了一遍。但要求他绝对保密,如果黄金窃案公诸于世,美国政府将会立刻关门。。

加纳略微怀疑地说:「这些事情会不会就是这位神奇杰克搞的鬼?」爱莲娜很生气地大声说:「不可能!这位绅士只要放手不管,美国政府自然就会垮台,他根本不需用动什幺手脚。」总统夫人对于王绍屏的愧疚已经遮蔽了她的智慧,即使有某些迹象显示王绍屏动了手脚,她却一点都不相信。

对于大规模抛售股票,稍早罗斯福就接到相关报告,对于王绍屏是否参与其中,虽然也略有迟疑,但最后仍坚定地说:「他没有必要这幺做,即使他大量抛售股票,也是因为我们想强迫他把在美投资低价卖给美国财团,他不过是避免损失罢了。而黄金窃盗案,现在可以证明是日本人主导。美国脆弱的经济当初是他花了六千八百吨黄金才勉强维持下来,即使你有任何质疑,我们也没有人能拿出这幺多的黄金止血。低头去求他,才是唯一的方法。还有,你把哈利‧霍普金斯找来,只有他,才能联繫上这位神奇又神秘的杰克先生。」罗斯福没有料错,哈利的确有王绍屏飞艇上的电报传送位址。

自从就职典礼后,一直在华盛顿没有离开的哈利,在接到罗斯福的召唤之后,匆匆赶到医院。一见面,罗斯福满脸歉意的说:「对不起,哈利,我搞砸了。是不是能看在美国人民的份上,再次帮助我联繫上那位杰克先生?」

哈利对于这位老朋友真的是满肚子怨言,但是看他这个模样,又想到美国未来的前途,他实在不忍心再说出什幺恶毒的话,也无法拒绝老友的请託:「杰克早在星期日早上就离开美国了。」这个答案对总统夫妇两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对罗斯福来说,是最后希望的破灭;而对爱莲娜来说,则是失去一段难得的跨国友谊,和一点点幸福感地暧昧。

哈利在罗斯福夫妇可能同时晕倒之际,快速的补上:「不过,他在临走前跟我打了通电话道别,他没有说什幺,但是听得出来,他对美国很失望。所以,我知道你可能有麻烦了,于是我擅作主张的通知了郝沃德,让他赶紧跟上杰克的行蹤。就我了解,现在郝沃德应该在杰克飞往英国的飞艇上了。你可以让人联络郝沃德即可,这是电报的发送位址。」哈利的这番话,让罗斯福夫妇同时确认了哈利才是真正患难见真情的好朋友,竟然不求回报,默默地做了这幺多事。

哈利‧霍普金斯拿出他写好的纸条,交给罗斯福,然后说:「我知道杰克的心肠很软,如果你好好拜託他,他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但是,老友,我希望这次,你能诚实一点。」哈利这两天已经从爱莲娜那里听到大部分的讯息,知道罗斯福再次耍了王绍屏一把。但心地真正善良,深信人性光辉面的哈利‧霍普金斯实在无法责备一位老友兼美国总统,他知道站在国家立场,有时候做出一些决定是不能考虑私人交情或个人感情的。

罗斯福也不敢再强迫哈利亲自帮他联繫王绍屏,他知道如果他这样做,他可能会失去哈利的友谊和忠诚,于是把纸条收好,并诚恳地握着哈利的手说:「谢谢你,我的好友。感谢你做的一切,我富兰克林永远不会忘记。」

哈利走了之后,罗斯福叫来他另一名亲信,内政部长哈罗德·伊克斯,拿着哈利给的纸条,吩咐他抄下来,并且叮嘱他:「务必连络上郝沃德,让他想尽办法让神奇杰克回心转意,再次愿意帮助美国重新站起来。告诉郝沃德,我们现在正在推动对日禁运,也已经在研拟废止排华法案和修订移民法,如果那位杰克先生还有任何要求,请他都可以提出来,我会想尽办法满足他的期待。」虽然罗斯福非常不喜欢这种被人家抵着脖子要胁的感觉,但他现在没有任何方法,只能让王绍屏予取予求,谁叫自己当初要食言而肥?

飞艇上的机器发报员没有屏除任何无关王绍屏的通信,毕竟飞艇上有其他国家的使节,他们经常会跟自己国家的政府联繫,甚至包括林蔚,他也得定期向中央回报;所以郝沃德没多久就接到哈罗德·伊克斯的电报。他紧皱着眉头看着电报上详述的状况,才知道美国发生了多大的灾难,也才明了为什幺哈利会催促着他赶紧追上王绍屏。「哈利是爱国者啊!」郝沃德不由得在内心称讚了哈利一句。

飞艇早已经抵达英国,只是因为临时决定拜访英国,打头阵的机器生化部队还没安排好一切,所以搭另一艘飞艇,提早一步抵达英国的七堂哥王绍宜和英国领事贾米森回传消息之前,飞艇仍在英国外海的上空打转。

接近午餐时间,郝沃德扭捏的把餐盘端向王绍屏和林蔚的小桌子,然后很艰难地问:「这里有空位吗?」明明就只有两个座位,真是难为了睁眼说瞎话的郝沃德了。

林蔚知道郝沃德有要事要和王绍屏谈,同样指鹿为马的说:「我吃饱了,位置给你坐。」明明就满盘子食物,而且刚刚才坐下不到两分钟,「唉!外交辞令就是虚伪!」王绍屏忍不住在心里唉叹着。

郝沃德坐下来之后,又扭扭捏捏了半天,才为难地开口说:「白宫来了电报,说是他们正在促使国会向日本禁运,也积极在推动废除排华法案和修订移民法。这个…。」郝沃德不知接下来要怎幺说,因为王绍屏回了一句:「那很好啊!美国的内政嘛!我们外国人又插不上嘴。」

郝沃德知道王绍屏不是针对他,于是鼓起勇气用中文说:「杰克,我就拜託、拜託你,你不能撒手不管,美国遭遇空前的灾难了!」

  • 名称:年轻的嫂子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44: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