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内密探之灵灵性性超清在线观看

罗斯福早上的就职典礼不仅平安度过,股汇市双双稳定,甚至股市还以红盘收场,让全美国人对罗斯福的上台更加有信心。当然这样的结果,全美最落寞的莫过于前总统胡佛了。罗斯福并没有在就职演说当中感谢他过去四年的努力,只是不断描绘未来的发展前景,和他打算採取政策方法。

除了冷落胡佛之外,演说中也完全没有提到王绍屏的协助,甚至任何促进和中国改善贸易来刺激经济发展的观点也没放进来。这和他在竞选最后一次演说提到自己促成中国购买美国大量商品的态度截然不同。

连非常迟钝的王绍屏也察觉到了一丁点怪异,其实整件事情是王绍屏自己造成的,首先他花了太多力气去稳定美国经济,让罗斯福误以为美国的不景气即将过去,不需要太迁就王绍屏;其次就是王绍屏大量的和联邦储备银行兑换黄金,无论美东或美西都有消息传来,这让罗斯福更认为美国已经紧紧套牢了王绍屏的资金,连幕僚也判断未来他的用处不大了,毕竟任谁在何时看过黄金进了美国还能吐出来的。

第三就是墨西哥事件,虽然罗斯福上下团队都不信什幺五大舰队,卅三飞艇轰炸之类的谣传鬼话(虽然是真的,但美国人实在无法信赖墨西哥人);不过却也一致认为王绍屏有一定的武装实力,至少比弱爆了的墨国要好一点。但他们最在意的是王绍屏在圣地牙哥附近搞了租界,让美国新执政的幕僚团队倍感威胁,更加认定王绍屏提供的经济援助一定别有用心!所以纷纷建议罗斯福得多加防範。

这件事也反映到王绍屏前往西点军校参观的招待格局上。虽然总统夫人爱莲娜全程陪同,不至于出什幺怪蛾子,但是问题出在校长威廉·康纳少将身上。

威廉·康纳少将是胡佛在去年任命的西点校长,虽然不是罗斯福任命的;但他是工兵出身,为人刚正不阿,本来应该不会出什幺问题。但他这个人和许多参加过一次大战的军官一样,十分保守,认为整个军事发展史在一次战后就不会有什幺大发展。有一次一名待过航空队的少校教官在学校里实验伞兵穿插包围战术,被这位顽固的校长知道了,他立刻前往制止操演,并发表一场「绅士军官应该有的行为準则」演讲,告诉所有学员不该有伞兵这样白日梦的幻想。他也反对坦克、装甲车的运用,所以整个学校死气沉沉,几乎都在重複一次大战壕沟战的演练与教学。

有人就利用威廉校长这样保守顽固的性格,偷偷告诉他,来参访的东方人是极力倡导飞艇作战的中国军事技术官员。于是威廉‧康纳连总统夫人都不顾,直接让教务长西蒙‧巴克纳上校去接待。虽然对参访行程影响不大,但可以看出来招待的规格大幅缩水。

只有爱莲娜对此皱皱眉头,其他王绍屏一行人都不以为意。尤其吴佩孚更像是来到圣地般的兴奋,东看看西问问,要不是西点没什幺真正的军事机密,不然西蒙上校都有点怀疑这群东方人是不是中国派来的间谍。

可是沿路看了下来,吴佩孚十分的失望,他认为这和当年保定军校教的东西没啥两样,远远不如王绍屏目前装备所基地的训练。于是他偷偷的问身边的曾昭吉:「确定西点军校是美国最好的军校吗?我们可不可以去孙立人毕业的维吉尼亚军校看看?」他还抱着一丝希望,总觉得这个先进的国家,必定有过人之处,没想到竟然这幺落后。

翻译听到了吴佩孚的小声议论,告诉了教务长。西蒙上校非常不悦地对参观的一行人说:「我们西点军校是全美国唯一的正规军校,南方那所小小训练营是不可能和我们比肩的。」

吴佩孚一方面听着二咪的翻译,一方面让小茱帮忙提出疑问:「我听说美国有位巴顿将军正在西点军校研究装甲车战斗方法,我们怎幺没看到?」吴佩孚的消息是来自王绍屏的胡诌。

西蒙摇摇头大笑的说:「那是在宾州卡莱尔镇的美国陆军战争学院,那可不是西点,是高级军官研究的地方。」

吴佩孚求助地看着王绍屏,王绍屏问了问爱莲娜,总统夫人也不敢擅自决定,这得打电话回华盛顿问问罗斯福。于是爱莲娜亲自到办公室拨电话回去问罗斯福,不过罗斯福正在会议中。过了一会儿,罗斯福的秘书才回电告知:「可以参观维吉尼亚军校,但陆军战争学院不行!」

有点小失望的吴佩孚,跟着大伙上了飞艇,直飞维吉尼亚州莱辛顿市的维吉尼亚军校。

在爱莲娜打电话之前,罗斯福就一直在开会,先是和幕僚开,开完之后,紧接着和国会民主党领袖商讨,主要的会议内容都是围绕着新内阁的成员人选在做讨论。

之后,就在王绍屏前往维吉尼亚军校参观的时候,罗斯福正在白宫东侧厢房办公室参与另一项重要的会议,这项会议并非幕僚或任何官员、议员召开的,而是由共济会的大佬召集的。

其中包含了中午在股市,以威廉·杜兰特为首的金融巨头;此外,还有一些共济会在其他行业的杰出人士,其中包括刚卸任的前国务卿亨利‧刘易斯‧史汀生。

威廉‧杜兰特在这次被称为「3月4日股市激励大丰收」的股票获益中收穫颇多,让这个原本在三年后宣布破产的大亨非常有底气地代表共济会大佬率先发言:「富兰克林,再次恭贺你正式入主白宫。不过,你不要忘了,你仍是共济会的一员,必须为我们『新世界秩序』而奋斗。」罗斯福虽然对于共济会想要掌控他所领导的新政府,心里颇不以为然,但表面上还是得唯唯诺诺的应付,毕竟在场的富豪,随时能让他成为美国有时以来就任时间最短的总统。他可不想打破美国第九任总统威廉·亨利·哈里森就任仅30天12小时又30分钟就病逝的纪录。

威廉‧杜兰特的场面话说完了,约翰·戴维森·洛克斐勒则直指核心地问:「富兰克林,你和那个东方小子达成什幺协议?会让他这幺卖力地为你的就职典礼造势?」罗斯福也不怕在场的人笑话,本来身为政客,就是透过一场又一场的交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他老实的把爱莲娜和王绍屏达成的交易条件,一一说给在场大约十多个美国主要菁英们听。包括对中国提供经济、军事援助,积极废除排华法案及修订相关移民法不公平地方;还有保障王绍屏在美投资,和安排他到国会演讲,让他游说国会对日本採取禁运等五项承诺,当然罗斯福还是保留了自己家族可能会投资王绍屏在美国事业的细节,没有说出来,毕竟爱莲娜已经和自己的母亲提过了,万一共济会反对,母亲却同意,这样就让自己陷入两难。

小约翰·皮尔庞特·摩根首先反对地说:「我反对废除排华法案、修订移民法,还有对日本禁运;至于对中国的协助,我认为我们应该跟中国政府正式的代表来商谈,毕竟这当中有许多商业利益可以交换。」摩根家族在对日贸易上独佔鳌头,所以他反对也就理所当然。

威廉‧洛克斐勒则说:「我代表洛克斐勒家族反对这名中国人在美大肆投资,这次他根本是发我们美国的国难财,你知道他买了那些产业吗?如果不阻止他的话,飞机、轮船、汽车、铁路、钢铁、石油和粮食,这类公司大部分都将变成中国人的产业。」虽然有点夸大,更有点危言耸听,但威廉‧洛克斐勒话一说完,除了参与股市大战的家族成员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即使罗斯福也不例外。

罗斯福的幕僚都不在身边,于是他只好向前政府的国务卿求援,看看他以政府的角度怎幺看待这件事情:「亨利,你和这位中国来的杰克曾经直接谈判交手过,在你来看,我们该怎幺做呢?」这下换金融巨头感到微微吃惊,他们竟然不知道史汀生和这名东方人打过交道。

史汀生皱了皱眉头:「如果你们问我的看法,我的立场没多大改变,我认为日本才是亚洲最不安定的力量。中国目前还没有实力对美国形成威胁,即使出现了这名神奇杰克。不过,我赞成摩根先生的意见,我们应该把中国和杰克分开来,在有关中国的部分,和中国政府商谈。相信我,这比和杰克好谈多了。杰克‧王是个强烈民族主义者,他不能容忍任何对他的国家不公平的协议,如果各位先生想保留对华一些不平等的待遇,无论是在美华人或者针对中国这个国家,跟中国政府商谈,比较容易达到目的。

其次,我当然建议新政府能大举援助中国政府对抗日本,这有两个好处。第一,扶植中国对抗日本,让我们能把注意力放在欧洲,毕竟我们在欧洲的利益比较大,而且现在欧洲也不大平静,我们和欧洲各国也有不小的摩擦;其次,我们援助中国,杰克在中国政府的声音就会变小;一旦他失去中国政府的支持,将有利于我们和杰克进行其他谈判,譬如刚刚提到的他在美投资保障之类的事情。其他的部分就不是我擅长了,得请各位另外找专家来提供意见。」

在会议最后,共济会成员达成几项共识:

一、由即将担任副国务卿的前驻加拿大大使威廉·菲利普斯和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兼祝贺团团长罗文榦在华盛顿开始就援助中国军事经济方面展开磋商。

二、让共济会外围组织纽约联盟俱乐部的成员,也是即将担任财长的威廉·哈特曼·伍丁和王绍屏在纽约的代理人展开有关新的证卷法有关外国人购买、持有股票的细节研讨,暗示对方放弃大部分已经取得的股票,让共济会成员出资购下。

三、不安排王绍屏前往国会演讲,不停止对日贸易;并不游说国会议员废止或修改排华法案与移民法,避免在美华人扩大其影响力。

四、这些决定并不对王绍屏多加解释。

当这些对王绍屏食言的决策做出决定的时刻,王绍屏一行人正由爱莲娜陪同下,接受维吉尼亚军校校长约翰·阿切尔·勒珍少将的热烈欢迎,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罗斯福出卖了。

勒珍少将出身于美国海军陆战队,和西点军校的康纳校长截然不同,维吉尼亚军校在他的带领下,以实验的精神,充分在课程中实践新式武器所带来的新颖战法。虽然在吴佩孚眼中还是落后山东装备所的基地很多,但已经够让他振奋的了,终于他知道一个合格的军校该是怎幺样规划,而且也能理解为何能培养出孙立人这样实事求是的军官了。他对曾昭吉说:「回去之后,可不可帮我跟台生讲讲,让我进入他未来要成立的军校担任教务长,我想试试类似维吉尼亚军校的制度。」校长他可是不敢想,有王绍屏家乡来的这幺坚实的教学团队,怎幺样也轮不到他,但当当教务长,依据自己学习的心得和王绍屏手底下的教官切磋交流,他应该还是游刃有余。

终于夕阳西下,王绍屏一行人踏上返回纽约的归途,沿路还得送爱莲娜回华盛顿。而几乎在他们上了飞艇的同时,罗文榦已经将美国新政府提交的援助谈判要求,密电给南京政府,请求中央给予谈判授权。

美东时间1933年3月4日星期六下午五点,正是南京时间的3月5日星期日清晨五点。晚上国民政府值班的是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训练总监部政治训练处处长兼总司令部训练主任的周佛海,是属于汪精卫的嫡系人马。本来周佛海是委员长的亲信,根据原有的历史发展,他要到1937年抗战军兴,国府节节败退的情况下,基于抗日必败的论调,才和汪精卫搞在一起。但是这次热河战役,虽然不断有胜利的消息传来,但整体细节却是封锁的。周佛海认为自己被排除在核心之外,无法获得委员长信任,于是在汪院长的招揽之下,逐步成为汪系人马。

自从上次墨西哥事件后,汪精卫学聪明了,和蒋系人马轮流值班,尤其安排人抢着晚上的值班工作,以便根据时差,及时收到美洲方面的消息。汪系人马判断王绍屏这小子绝对不会安歇,一定还会惹出其他的事情来。果然,这次他们守株待兔有了成果,成功地再次逮着了机会。

这次汪精卫也学乖了,不找那些党国大佬来自乱阵脚,就只通知自己的幕僚和绕不过去的委员长。虽然这样两方人马势均力敌,却因为这次的消息主要是外交部门的事,行政院有较大的发言权,军委会最多只能在军事援助的条件上能提供一些意见。但事后证明他又错了,党政军经的大权还是都在委员长的手上。尤其令汪院长最没料到的是,委员长把行政院副院长兼任财政部长的宋子文给找来了。

在热河事件稳定之后,宋子文除了到了山东满庄探望了税警团外,随即马不停蹄地赶回南京,因为德国、英国和法国的大使都提出了相关援助的合作。他昨天晚上才赶到南京,向委员长覆命之后,随即返家休息,所以汪院长毫不知情。

会议室两方人马壁垒分明,分坐两侧,冂字型的会议摆设,只有委员长和汪院长两人并排坐在中间那一槓主位上。会议一开始,面对两位大头的周佛海,把罗文榦传回来的电文念了一遍,然后就退到汪院长这一方的那一竖座位的后面落坐,摆明展现他的新立场。

汪院长抢先发话:「大家有什幺意见好好议一议。」这句虽然是废话,但让委员长很难接口,却能抢到议事的主导权。委员长当然不会上这个当,开口自我承认是汪院长的下属,于是他看向宋副院长。宋子文会意,开口就说;「其实这没什幺好议的,罗部长要的只是授权,但我们现在完全没拿到美方条件,授权也是空头,不如让各单位回去就希望援助的部分开出条件,这样我们授权罗部长也才有谈判的底线。」

时任实业部长的陈公博是汪系大将,他则反驳说:「听说德、英、法也提出援助我们的合作方案,但我们其他人都完全没消息,怎幺开给美方条件?这当中如果有重複,那不是浪费资源?」

宋子文不急不徐地回答:「陈部长,这我不就是回来要主持和三国洽谈的吗?」

陈公博很不屑地说:「汪院长暂代外交部长,为什幺不能先谈,要等您这位副院长回来主持不可?」

宋子文鄙视地看了陈公博一眼,然后轻蔑地说:「这就要问汪院长了,各国大使他都接触过,但为什幺各国还是希望和财政部谈呢?」

汪精卫尴尬地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然后悻悻然地说:「各国大使说要知道我们的财政情形和抵押品的情况,我们对这些数字真的没有宋部长清楚,所以非得请宋部长回来解释。」汪精卫把各国大使指定和委员长交涉的部分略过,直接把问题归诸于宋子文把持财政。

这时委员长咳嗽两声:「咳咳,这样吧,我们先授权罗部长作为谈判代表,然后各单位回去整理需要援助和合作的部分,再交给宋副院长评估我们的偿还能力,再和各国进行谈判。就这样,今天星期天,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去上礼拜堂了。」委员长一句结论,就把会议结束了。汪院长则再度失去主导政事的机会,立刻不悦地拂袖退席而去,连场面话都不愿多说。

委员长会同意由非自己派系人马的罗文榦担任谈判代表,除了在现场骑虎难下之外,也有杀杀王绍屏威风的意思。毕竟林蔚传回来的回报,让委员长十分不满。没办法提早拿到先进的舰艇也就算了,反正现在山东也正在建造;但是用王氏财团名义在墨西哥租赁安全区收留侨民,这就让委员长十分不满了,当时他收到电报时,曾当着非常支持王绍屏的杨永泰面前怒摔杯子,大声斥喝道:「侨民要一个财团来保护,这置国家颜面于何地?」

派驻过海牙国际法庭,即将接任教育部部长的王世杰刚好在场,虽然他和王绍屏没有交情,但却熟悉国际法。于是他就国际法的部分做说明,间接为王绍屏开脱:「王特使应该是想到列强的反应,怕将来我中华民国要和各国商谈废除租界时会增加新的阻力,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如果没有划定安全区,那幺侨民处境堪忧,安全区如果缺乏强大武力护卫,那也沦为空谈。暂时租借一块地方当作收容区,算是稳妥的做法,但我国本身有列强租界正要废除,由政府出面租借安全区的确会为我们将来收回租界带来谈判上的麻烦。」

委员长当然对中国的处境心知肚明,他生气的原因在于王绍屏没有给予详细的交代,反而用这是王氏财团的个别行动来搪塞。他当然有想到王绍屏不明说,是必免政府知晓内情之后的尴尬,为了避免到时候政府否认知情,乾脆不解释。但是,王绍屏这样的态度让他下不了台。王世杰递来一张矮板凳,虽然比不上王绍屏亲自送上的台阶,委员长当时也就嗯了一长声,藉着小板凳下台,就当算了,可是这团火还是闷在心里,于是打算透过委任罗文榦的方式给他一点警告。

稍晚,在纽约长岛的庄园里,王绍屏正在听取王绍义对于今天一整天股市激战收穫的成果报告。在王绍义简报完之后,王达平(大瓶)走了进来,报告说:「老闆,我们在美国东海岸空中巡弋的预警飞艇,发现有一艘日本轮船,上面拥有大量的武装人员正朝着纽约方向前进,和我们上一次黄金劫案当中俘获的忍者供词一致,黑龙会的确从巴西大量招募人员,打算再次对纽约储备银行金库发动袭击。」目前的王达平统筹负责军事行动布署,所以才会是由他来报告。

王绍屏目前的六大秘书加上最早的诺一、二、三,变成九个人,在安瑟的全新规划下,组成新的祕书处。除了王志平担任贴身机要和掌握军事建设外,其他人都分别有各自的任务。王世平负责对外事务与公关工作;王念平负责经济建设,尤其是和各方合作;王忠平负责文教事业包含宣传工作;王达平担任随扈队长,并负责警卫与整体军事布署工作;王晓平则接过情报的统合与科技运用在军事情报上的工作;王诺伊原有的美国情报工作扩大为美洲侨务对政府交涉的护侨工作,与整个美洲情报任务统筹;王诺尔除了原本负责的俄国情报之外,还要留意各国科技的发展,主要应付来自未来的主要敌人,设法阻止未来科技扩散,并想办法蒐罗各国关键技术人才;王诺三将肩负起欧洲的情蒐任务,并透过继续假扮神父和全世界教会来往,藉此吸收国外各式情报人才。虽然王绍屏还是深感身边亲信人员不足,但是他也总不能自己面对一两百名部属吧?

王达平的报告让王绍屏忽然有个作弄罗斯福的想法,但是由于罗斯福还没有真正对他不利的行为,所以让他犹豫再三。不过爱莲娜及时拨来的电话,让他下了决心,要让食言的政客付出代价!

  • 名称:大内密探之灵灵性性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4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