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豪放女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1933年3月4日这天的华盛顿,天空下着初春的小雨。典礼在八点开始入场,预计十点开始举行。

王绍屏在典礼开始前提早一点来到会场,大约是九点半;这时的王绍义已经开始在纽约股市奋战不懈。

王绍屏没料到他手上的一张邀请卡,能让所有的人一起进去会场,之前他还担心得半死。「看来美国这个时候的安检还非常的鬆懈,呵呵!比廿一世纪初发生过911事件之后好多了。」王绍屏用脑波和九夫人们聊着天。其实王绍屏在廿二世纪根本没去过美国,因为当时美国也有重度的汙染,完全不输给当时海峡对岸的强国。但最近历史资料看多了,倒是对廿、廿一世纪发生的一些事如数家珍。

引导人员带着王绍屏等一行人来到他们的位置,他发现爱莲娜帮他预留的是位置是在在美国国会的东门廊右侧一片突出的阳台。这是一个很好观礼的位置,本来这里应该塞满人的,大家会摩肩擦踵地站着观看就职宣誓典礼的举行。但现在这里只有十几张椅子,刚好让所有人都能坐下,上面还贴心地搭着雨棚,避免王绍屏一行淋雨,这一切当然是爱莲娜的安排。

罗斯福总统夫妇从前一晚下榻靠近白宫的候任总统传统驻地布莱尔宫过来宣誓典礼会场,他们将会从这个阳台另一侧的阶梯上来。由于时间接近了,即将卸任的胡佛总统已经来到阶梯上,準备迎接罗斯福夫妇的到来。连胡佛也忍不住向这的阳台看了一眼,他从来没见过这块阳台会这样的布置。不过他已经听说了,那里坐的东方人,就是出大钱挽救美国经济危机的南洋华人。他有点扼腕的暗自叹息:「这位神奇的杰克,如果早点在我的任内出现就好,至少我就不会在去年的大选当中输给那个跛脚的小狐狸。」胡佛对于罗斯福在经济上针对他的小动作耿耿于怀,胡佛看看手錶,发现他还有点时间,于是他决定会会这位东方来的神奇杰克。

王绍屏没有想到前任总统胡佛会降尊纡贵,主动来拜会他;他一直听说胡佛是个高傲的人。两人礼貌的用英语寒暄了几句之后,胡佛忍不住直接告诉王绍屏说:「真可惜是在这种场面下与阁下会面,如果能更早认识您,我想我们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我对于您提出的全球货柜运输计画非常有兴趣;我曾经担任过美国商务部长,我很清楚这项计画的价值。如果未来您遇到什幺困难,务必与我联络,我希望能为这项计画提供一些贡献。」

王绍屏一听胡佛竟然如此青睐货柜的创新,于是大方地邀请:「总统阁下,我正好要在美国成立货柜运输发展公司,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成为股东?甚至出面帮忙经营呢?」胡佛笑着说:「从明天开始,我就失业了,如果您不担心我这个在美国人心目中被列为最被痛恨的前总统,那幺我很高兴成为您的股东,并且为您效劳。」王绍屏被胡佛的幽默搞到哈哈笑了几声,然后他微笑地伸出手来:「欢迎您加入胡佛‧王氏运输集团。」

胡佛非常吃惊,才第一次见面,合作细节都还没谈,新公司的名字竟然就以他的姓氏为首。胡佛当然没有想到,在排华如此严重的美国,即便是胡佛目前名声再怎幺恶劣,他毕竟是个卸任的白人总统,有他顶在前面,这家公司才有可能顺利经营。

他非常热情的也伸出手来,和王绍屏热切的握了握。然后抱歉地说:「真是抱歉,我得下去欢迎我们的新任总统,我让祕书留下来和您的秘书商谈见面时间,我们再好好聊一聊。」胡佛说完之后,本来要转身离去,忽然想到什幺,他又转回来:「杰克,允许我如此称呼您,您是否有兴趣和我一起下去迎接新任总统?」胡佛已经被罗斯福就职前的小动作搞得十分不爽;现在有个机会,展现他和罗斯福新合作伙伴过从甚密,会让罗斯福感到不舒服,他当然不想错过。王绍屏当然不知道,这是胡佛打算噁心罗斯福的小伎俩,于是答应了这项邀请。

还好胡佛不敢搞得太过分,毕竟邀请外国政府使节和自己一起欢迎新任总统,这是会遭受美国舆论大力抨击的。他让王绍屏站在后方一点,虽然能让罗斯福看到王绍屏夹杂在即将卸任的官员里,却又不会让外界觉得太突兀。毕竟一群即将卸任的官员,是没人会仔细多看两眼的。

胡佛的算盘打得不错,不过他少算了两件事,尤其是一个人。

当罗斯福夫妇两人的敞篷座车驶到国会山庄的阶梯前,胡佛正想走下阶梯,先向罗斯福道贺,毕竟旁边有非常多摄影记者,胡佛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的,还是得把表面功夫做好,展现现任总统的风度。在他以往的记忆中,罗斯福通常不会在这幺多记者前面显露他必须坐轮椅的事实,所以他会先坐在车上让记者拍照,之后才会在侍从的扶持下,走下车子。

所以胡佛不急不缓,徐徐地走下阶梯,还没靠近车子,罗斯福竟然推开车门,撑着一只普通老人用的拐杖,自己走下车子。这让胡佛目瞪口呆,愣在原地,没想到周遭的记者反应倒是挺快,像是苍蝇扑向…嗯,大家知道的,就是那个,不过我没说罗斯福是那个。反正就是纷纷围住罗斯福,拼命想採访罗斯福,想了解罗斯福身上发生了什幺故事。

结果,罗斯福完全没看到王绍屏,胡佛的算盘算是初步落空;不过,这个噁心的伎俩完全失败的原因竟是那个他完全没料想到女人-爱莲娜!她从车子另一边下车。其实从大老远她就在车上看到王绍屏,于是一下车,立刻快步走上阶梯,越过还在发呆地胡佛身边,她悄声地说了一句:「胡佛总统早安。」也不等胡佛反应,就继续快速的走向王绍屏。

走到王绍屏跟前,爱莲娜像个小女孩一样,俏皮地问:「杰克,你又不是卸任官员,你怎幺站在这里?」王绍屏这才发现自己不适合站在这里,不过他还没反应过来採取任何行动前,爱莲娜就轻轻地拉着他的手臂,把他往预留给王绍屏的观礼阳台那里拉,等到已经站在阳台出入口的时候,爱莲娜才继续说:「你一定是被胡佛邀来欢迎我们的,对吧?」王绍屏点点头,心理懊悔自己实在太容易相信人了,差点又和罗斯福发生新的冲突。

爱莲娜继续说:「宣誓就职典礼结束后,由于经济严峻,我们取消了所有的宴会。将在明早举办为美国祈祷的祷告会,所以你等我一下,我陪你们去参观西点军校。」嘈杂的记者访问声,逐渐接近。爱莲娜再度俏皮地眨眨眼,然后无声地说:「等我喔!」被一个妈妈级的女人说了这样一句话,王绍屏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爱莲娜回到罗斯福旁边,指着王绍屏的方向,对罗斯福嘀咕几句,罗斯福抬头向王绍屏点了点头微笑致意,一旁的胡佛真的非常懊恼,这下可能把王绍屏得罪了。不过,他多虑了,王绍屏知道胡佛的确受了许多委屈,虽然拿他当枪使,但是他并没有生气,除了跟罗斯福点点头外,也向罗斯福身旁的胡佛点了一下头。

就在王绍屏在国会山庄历经了一场美国式的政治斗争,王绍义则在纽约股市的贵宾室里,辛苦地和对手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展开一场大战。

果然,股市一开盘,不知名的对手,就把手中拥有的垃圾股票撒出来,瞬间就把股市指数快速往下拉。王绍义则对绩优股,和想收购的公司,展开大量股票收购,虽然数量低于垃圾股票的公司数量,但因为比重较高,指数逐渐被稳住,不再快速往下探深。

另一间贵宾室里,骷髅行动的三剑客,尼克‧惠特尼、罗伦斯‧洛克斐勒、哈德雷‧摩根三人再度齐聚一堂,这次他们是受到光明会的邀请,协助光明会操盘。当然他们不知道委託人是光明会。而是透过摩根家族的一位长辈介绍,只知道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个小辈委託的,名字好像叫史坦利·罗斯柴尔德,重点是这个小辈,年纪比他们想像的还要大。骷髅行动三剑客当然不知道这个史坦利正在他们VIP包厢的隔壁,他们认为自己是能够「自由」採取行动,而不受到任何监控的,虽然事后证明他们错了。不过在这个时候,三个人已经被当前局势搞到晕头转向、手足无措。

「尼克,现在怎幺办?他们完全不理会垃圾股票,即使我们把价钱压更低,但是完全没有人要买,现在大批的这些股票都压在手上,也压住我们不少资金。」哈德雷忧心忡忡的说着,他们摩根家族可是有悠久操控股市的历史,即使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所以他很清楚当对方不上当,自己能用的筹码就变少了。所以这两天他本来是强力反对购买这些垃圾股票的,但是尼克和罗伦斯都认为这是一种划算地大规模攻击方式,加上大笔资金大多来自史坦利‧罗斯柴德尔,他也不好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

尼克这时候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那我们尝试卖一些手上的绩优股,来消耗对方的实力,并让我们的资金回笼一些,以便后面再和对方决战。」

罗伦斯听了之后,连忙说;「我们是要股市崩盘,现在如果我们想要资金回笼,那幺势必要把这些绩优股卖在高点,这样股票指数不就不降反升吗?」当然尼克不会提出卖低一点的笨蛋策略,那样只是加速自己的资产流失,让对手佔尽便宜。尼克自认为聪明的提出一个想法:「我们可以将回笼的资金,低价回收垃圾股,然后再更低价卖出去,这样就能压低整体股市均价。」

哈德雷这次再度反对:「我们手上绩优股并不多,如果照这个模式操作,我们可能还得倒贴更多资金进去。」

尼克很不屑地质问:「你是要赚钱,还是要弄垮股市?大不了,我把自己手上拥有的惠特尼股票拿出来抛售,你们也把自己分到自家公司的股票拿出来,等到股市彻底崩盘,难道我们会没有资金买回来吗?」

这个想法把另外两个人吓到了,身为家族小辈,虽然分到不少股票,但要说能撼动对手的资金,恐怕是杯水车薪。这些自身的保留股,牵扯到自己对家族内部的发言权,万一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那回到家族之后,地位将一落千丈。所以两人犹豫半天,迟迟做不了决定。最后只好同意尼克,先用前两天买来的绩优股先试试水温,避免尼克把主意打到自己家族保留的股票上。

就在三剑客迟疑良久后,刚刚才丢出一些绩优股,道琼工业指数立刻就开始下滑,因为有更大量的绩优蓝筹股票被抛售出来,比方摩根所掌控的纵向型托斯拉巨擘的美国钢铁公司、福特汽车、美孚油公司…。由于数量庞大,让王绍义的控股团队措手不及,计价机上的股价瞬间大幅下滑21%。超过1929年10月29日美国商业巨鳄联合救市不及,股价指数下挫12%的幅度。

「哈哈…让这些东方小子看看我们光明会的实力。」在骷髅三剑客隔壁,三十多岁的史坦利骄傲的大笑起来。

「既然我们光明会有实力翻云覆雨,为何还要拿二亿八千万美金让那群孩子出来捣蛋呢?现在看来他们的经验非常不足,手上的一亿二千多万几乎都持有垃圾股。」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不解地问着史坦利。

「威利,你在摩根家族闲置太久了,连这种找代罪羔羊的基本伎俩都想不出来吗?我和他们用的是同一批经纪商,我们现在跟着他们后面融劵出货了,谁能搞清楚资金或股票是从哪里出来的呢?虽然这三个家伙笨了点,但这不就是我们需要的吗?让他们搞不清楚,我们跟在他们后面行动。我本来还以为这三个蠢蛋要到下午才会决定把蓝筹股丢出来,还好,他们没有笨到家啊!哈哈…。」史坦利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三个被称为蠢蛋的年轻人这时则在VIP室里开香槟庆祝,「你们看,我就说嘛!这群东方人就是外强中乾,我们才把绩优股一丢出去,还没拿出家族保留股,局面就已经一面倒了。股市依靠的就是投资人信心,市场没有信心嘛!他们才持有十几亿美元,能撼动整个股市上百亿美元资金流动吗?」尼克得意洋洋地和罗伦斯、哈德雷一边乾杯一边说着。

而这时在王绍义的贵宾室,他则满头大汗的问着他的助手:「我们还有多少美金?」这名女助手是小茱的堂姊叫做茱丽叶(小茱决定自己姓茱,所有堂姊妹也全都姓茱。),她很快的看一下资料,然后说:「还剩不到三亿美金。」

「全都投下去吃得下吗?」王绍义紧张的问着。茱丽叶异常镇定:「不行!还差五亿多美金。」王绍义在贵宾室里来回踱步,茱丽叶则开口补充说:「我们还有八百吨黄金,可以向联邦储备银行融资,或者变现。」王绍义点点头:「好,就这幺办,我们先全部买进,反正傍晚才要交割,还有时间筹钱先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交涉,中午以前要得到答覆,希望他们在下午把钱汇进来。另外,也通知老闆,看是不是动用美西预备金。」王绍义知道现在待在墨西哥的王绍东手上有超过百亿美金,只是不知道这些準备金里有多少真钞,多少假钞?

正当王绍屏看着罗斯福的宣示典礼,感到十分无聊的时候,安瑟悄悄走到后面对他说:「达琳,王绍义堂哥遇到麻烦了,他的资金快要见底了,目前已经将八百吨黄金拿去联邦储备银行抵押换现金,他问是否能动用美西预备金?」

「我们现在美西有多少钱?」一向不管钱有多少,只管花钱的王绍屏,难得一次会问有多少钱这种事。安瑟对于所有数字都非常娴熟,张口就答:「五千吨黄金和旧金山与达拉斯联邦準备银行换了41亿美元,还有一千吨黄金和美西侨界与一些美国企业换了8亿二千多万,在墨西哥用白银换了大约一亿多美元,总计约五十亿美元多一点,如果加上伪钞,那就大约是120亿美元。」

王绍屏摇摇头:「伪钞尽量花在中南美洲,不要拿来美国用,即使没有破绽,但很容易被联邦储备银行发现异常。先拨卅亿给王绍义,让他优先买飞机、轮船、汽车、铁路、钢铁等产业类型的公司,以有特殊专利的优先;还有石油和粮食公司也要买。能买的话,尽量买过半持股,不能的话,至少要控股,再其次的话,至少也要持有能担任一席董事的股权。之后再让王绍东继续把阿拉斯加金矿的黄金,大约再运三千吨到美西和美国中部,凑足一万吨留在美国,持续募集资金。」王绍屏很坚定地要把美国重要企业控制起来。

王绍义接到王绍屏的通知,大为振奋,立刻大力收购王绍屏指定的产业股票。道琼指数立刻由黑翻红。

纽约股市翻红,史坦利和骷髅三剑客脸就翻黑了。史坦利和三剑客中的尼克几乎同时下了新的抛售命令,甚至用了大量融劵的方式来卖空。

但是拿到卅亿美金保证的王绍义则是来多少买多少,导致股价指数一直维持在小幅上扬。

接近中午的时刻,股市另一间豪华的VIP室里,坐了几名老人:创办通用公司的老闆威廉·杜兰特、洛克斐勒创办人约翰·戴维森·洛克斐勒和他的弟弟威廉‧洛克斐勒,还有美国摩根家族的现在的掌舵人小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和掌控旁系惠特尼家族的范德堡家族,现任家主康内留斯·范德比尔特三世。这几名老人大概掌握了美国62%的金融事业与流动资金。

除了一群老先生之外,还有一批较为年轻的中年左右的家族掌门人也被邀与会,譬如哈利曼家族新任家长阿沃罗尔·哈利曼、庞帝家族的迈克乔治‧庞帝,以及惠特尼家族代表约翰‧惠特尼等人,都是美国赫赫有名的金融业鉅子。

威廉‧杜特兰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所以他先开口:「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消息,中国人又用八百吨黄金做抵押,融资了六亿五千万美元继续投入救市。四年前,1929年,我们没做到的事,现在竟然由外国人做到了,无论是共济会,还是骷髅会都得感到汗颜。不过,我看,他们的资金应该也快见底了;如果我们还是美国人的话,应该要準备接手,让我们自己来完成这个使命。」

小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则开玩笑地说:「是啊!再不接手,连我们家的美国钢铁公司都要被控股了。」全场一阵哄堂大笑,只有威廉‧杜特兰完全没有笑意,冷冷的说:「你们摩根家难道就只想到利益吗?你看看你们家族里几个家伙在干什幺?和英国罗斯柴德尔家族一起在干嘛?发国难财吗?」

摩根的大家长有点不好意思,但仍拉不下脸讷讷地说:「威廉,你是指我们家、洛克斐勒家和惠特尼家那三个胡闹的小孙子吗?他们又没多少钱,惹不出什幺大麻烦。」

威廉‧杜兰特仍不假辞色地问:「那你堂弟威利呢?你以为十点半为何股价会重挫幅度到21%?要不是他和罗斯柴德尔那个史坦利,躲在你所谓胡闹小孙子后面大幅卖空,你以为哪个家族的哪个人能融劵这幺多呢?我还以为你已经放逐他了?」

小约翰‧皮尔庞特·摩根这下又吃惊又愤怒地站了起来:「威廉,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年纪一大把了,有必要开你玩笑吗?你可以去第七号贵宾室瞧瞧,他和史坦利‧罗斯柴德尔还正在大幅加码卖空呢!」威廉‧杜兰特有点不高兴有人质疑他的话。

小约翰向威廉行了个礼:「谢谢你,威廉,我先去处理这件事,顺便把那三个小鬼一起带走,今天你有什幺行动,我一切配合你,我让我儿子留下来处理这件事。」说完,摩根就向大家告辞。

约翰·戴维森·洛克斐勒交代他弟弟威廉,让他跟着摩根一起去处理自家的小孙子;然后是康内留斯·范德比尔特三世,也让约翰‧惠特尼跟着去。

虽然走了一些人,但各家族重要代表还是都在,于是很快的就通过大笔资金回购蓝筹股,让股市大幅上扬。

虽然王绍义的资金没有完全到位,时间上也来不及吃下所有绩优股票,但至少在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期间发生的金融激战,在美国商业鉅子的介入下,终于以大涨收盘,让王绍屏完成了对总统夫人爱莲娜的承诺。

  • 名称:唐朝豪放女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42: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