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豪放女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寻找自己的亲人未果,王绍屏看看时间还早,于是想要带着夫人团逛逛当时的香港。只是当时香港还未真正繁荣,尤其夫人团最看重的美食,只有大排档和一些大饭店;大排档不太敢吃,大饭店吃腻了。「可惜啊!陆羽茶室还没开(6月才开幕);着名的太平馆烤乳鸽还在广州,香港分店要到1937年才会开;佛笑楼在澳门。难道要去旺角的八珍买调味料吗?」王绍屏翻动着手上的平板边说。

「台生,那我们先搭船去澳门吃佛笑楼,然后再搭飞碟去广州吃烤乳鸽,这都是廿二世纪我们没吃过的唷!」小咪一边胡诌地建议,一边还流着口水。在廿二世纪她根本还是电脑虚拟人物,王绍屏则是个宅男,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去非洲走私,然后就出了趟回不了家的时空之旅,哪里有机会到港澳吃美食?

「好吧!我们这幺能吃,时间还早,应该来得及。不过不要搭船了,可能还要等,直接都搭飞碟吧。」疼老婆的王绍屏做了最后的决定,大家开始疯狂的南中国舌尖之旅。有趣的是,当王绍屏一行抵达广州大嗑美食时,城市另一头的王记贸易商商行已经关闭,店主一家五口和一些伙计共计九人,正在前往香港的客轮上;于是王绍屏又和他的太、高祖父两人交臂失之、擦身而过。

晚上九点才终于回到上海,一进门,刚来的新秘书王达平、王晓平就双双前来报告,说是张静江、虞洽卿连袂递了请帖,希望明天中午能够邀请王绍屏一起共进午餐,地点在汉口路小花园一二号的古渝轩。

这是一间价格不贵,但只认熟客的川菜馆,若是无熟人引介,菜色、味道也就一般般;若是由熟客带着,那是连湖湘三公子、民国四大书法家之一的谭延闿,都吃到讚不绝口的店。自1914年就已经存在的古渝轩,知名菜色有粉蒸肉、烤鸭等,现今看起来绝对不像四川菜的菜品,这让刚刚横扫南中国美食的夫人团感到十分好奇,决定明天和老公一起赴宴。

虽然请帖上只请老公一人,但是一向惧内…不!是「爱内」的王绍屏就从善如流答应明天一家子都一起去赴宴,大不了自己出钱自订一桌嘛!九姊妹感动之余,当晚又和王绍屏大战十八回合(请勿羡慕忌妒恨,人家有恢复仓,不是嗑药,也非超能力),以至于王绍屏又觉得自己的睡眠权益受损了。(心理平衡了点吗?)

2月16日早晨,王绍屏一如往常做完晨操,吃完早饭,时间还不到九点,王志平进来报告,说是前往新加坡接着名的流行音乐家黎锦晖和明月歌舞团归来的王忠平一行人已经抵达上海码头;王志平讯问是不是要先见一面,还是直接把他们送往山东?

「先接来这里住一会儿吧!到时跟我们一起走,我们应该也快回山东了。听杨姨说,要帮我们经营电台的刘小小已经在路上了,随行还有一些湖南乡亲与高人,我们也得回去招待一下,顺便做一些去美国之前的行前準备。」王志平领命去处理之后,换小妮收到一个消息。

已经放回去上海苏联领事馆的阿巴库莫夫发来的一个消息,说是苏联派驻南京的大使丹尼斯·瓦西里耶维奇·鲍格莫洛夫在今天递交国书时,将会提议由苏联出面为中日纷争调停。据说是史达林亲自交代的命令,为的就是日本继续在东北保持压力,让苏联在蒙古、新疆能自由活动,让这两个地方能从中国独立出去,形成和中国边界的缓冲区域。

「情报做的不错嘛!我们打赢的消息,这幺快就传到莫斯科了呢!这个老毛子总是不停歇,上次攻击我们的事还没跟他算清楚,现在还想继续光明正大的搞阳谋?哼!等过两年,我们发展起来了,再来修理他们。现在先不用管,让南京自己去应付。我猜即使委员长想一口气收回东北,南京其他人还是有顾虑的,毕竟信心不足啊!这不是一场胜利就能解决的,而且我们暂时也没多余能力帮助东北军做到这点。说到这个,这次东北军伤亡状况如何?」王绍屏边解释自己的想法,边问夫人团现实的状况。

「已经统计出来了,十八个受伤,没有人阵亡,受伤多是不熟练的驾驶兵发生车祸造成的。就如同我们预料的,训练时间太短,训练仓效果是不错,但是要真正熟悉装备,还是得实地练习才行。这次全靠的是空军,陆军没什幺接敌;即使有零星战斗,也多靠火炮开路,或者我们机械战士冲在第一线解决。但以长期发展来说,还是得靠实地训练才能完成真正备战。除非我们加大机械战士的生产,否则以现在的训练状况,大量的伤亡是免不了的。」二咪边看着平板里的报表边报告着。

「唉!所以我说还是不能太急,大概年底或明年再反攻东北比较恰当,这样海军也才有实力防止日本联合舰队骚扰我们的海岸线。最主要是给我们一点时间,看能不能把日本引向东南亚去捣蛋。我看荷兰就是个软柿子,找个机会把荷属东印度的弱点,甚至荷属新几内亚也有大量石油的消息丢给日本,并且帮他们想个入侵藉口,让他们转移目标去发洩精力。我们大概还是需要四年时间来发展!德国小鬍子虽然已经上台了,但英国还要四年,张伯伦才会上台开始纵容他,那时英国也没力气来管荷兰的事了。四年啊!我们如何争取到四年让小日本安分一点呢?」王绍屏的烦恼通常不超过五分钟,把问题丢给夫人团,他就上平板追剧去了。

但十点不到,郝沃德和贾米森两位总领事一起连袂来访。

「杰克,有件事情,我们想得让你知道。日本土肥原找上我们北平驻华大使,希望能调停日前华北的中日军事冲突。我们大使要我来问问你的意思,然后再回报给国内。」贾米森认为郝沃德和王绍屏比较好,于是让给他开口,毕竟是大金主啊!要得罪也让美国人去得罪。天性比较乐天的郝沃德不认为这有什幺不能坦诚商量的,于是就先开了口。

「怎幺?我刚才才听说日本找上苏联调停,现在马上又找上你们?日本人也脚踏太多船了吧?」这是王绍屏的挑拨离间之计。你们大英帝国、美利坚合众国不是都想依赖日本遏止苏联进入太平洋吗?一个没有了英日同盟,还在偷偷转让军事技术;另一个光明正大以贸易之名拼命卖废铁、石油让日本造武器开到中国来侵略?我就让你们知道,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国家间的忠诚友谊是多幺不可靠!让你们看看自己一厢情愿想利用人家,所建立的友谊是如何付诸流水?

然后被你们以为可以共同对抗敌人的小弟盟友倒咬一口,就像英美两国经常抛弃盟友的做法一样!都以为人家国家小就任意拿捏,人家可自认是东亚强国呢!学会列强势利的做法也只是刚刚好而已。

就算这次调停的提议是苏联自己主动提议的,但现在还没被英美发现之前,就先让王绍屏颠倒黑白,这对一向喜欢搞秘密外交的日本来说,到时也只能是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得是屎了。就在王绍屏这个计谋还没完全发酵,贾米森和郝沃德还在为这个消息震惊,反应不过来的时候,陶德曼就过来给他俩加把火。

在王志平通报陶德曼来访之后,他就带着自己的属下总领事韦尔曼走进来。「亲爱的杰克。我是来道别的,我接到德国来的电报,要我前往南京一趟,我会让韦尔曼留在这里保持我们良好的沟通。」陶德曼一开口就是要辞行了。王绍屏心中早料到在日本到处求援下,自大的小鬍子一定会想插手分杯羹。但王绍屏仍装做惊讶的样子:「需要大使先生出马?难道是日本人也找上你们了吗?」

这下换陶德曼真惊讶了:「杰克你怎幺知道?我接到我们新总理亲自拍发的电报,希望我们出面来调停中日华北冲突。我们总理听说苏联也有意调停,因此怕中国朋友吃亏,赶紧让我去南京看看有什幺可以帮忙的。」这不是套好招,甚至土肥原也还没找上德国的门,毕竟陶德曼不在北平在上海。而是希特勒自己得到苏联的情报后,所做的决定。

自从德国在一战时送列宁回俄国颠覆了俄国皇室之后,即利用俄国内战期间遍布谍报网,以免将来共产主义的大火烧到自家后院。这些安排虽然在德国战败后陷入沉睡休眠,但不代表德国不能唤醒潜伏的间谍网。

在希特勒一上任后就开始重新启动或布建新的谍报网,以备他未来在东线行动的时候,遭到苏联的阻饶。还好苏联的大清洗要到1935年才展开,这时候的希特勒还有很多机会发展间谍网。包含利用反抗共党的势力,譬如仍支持沙皇的保皇党和自由主义者等反布尔什维克势力组成的白俄势力或者已经流亡的托洛斯基派的共党分子。他们虽然流亡海外,但和家乡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可以供德国见缝插针。

而这次的情报就是来自巴黎一个名叫「俄罗斯全军联盟」的白俄反苏组织,这个组职当中的一名将领,名唤:尼古拉·弗拉基米洛维奇·斯科布林,早已经被吸收为纳粹党工作。

消息来自他自己一手布建的情报网,远东元帅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身边的一名女秘书罗德尼娜。她和斯科布林的太太娜杰日达·普列维茨卡娅曾是小学同学,斯科布林答应尽快接她和她的家人逃离苏联,以躲避大饥荒。于是她就变成斯科布林的线民,透过在白俄在远东司令部驻扎伯力的一间小杂货店传递消息。这次向史达林建议,让苏联主动介入中日热河冲突调停的人,就是这位远东元帅,因此罗德尼娜有第一手的资料。

虽然全国民间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但热河战役的过程,国府对外国使馆仍严加保密中。所以德国虽然还无法证实这件消息的真实性,但本着宁可信错,不可错过的心态,希特勒仍决定採取主动;毕竟两年前的918事件是存在的,利用苏联偏向日本的态度,希特勒要求陶德曼把握机会和中国建立友好关係,无论是调停新的热河冲突,还是原来918的问题。另外,希特勒也没放弃尝试与日本接触,他想看看这个号称打败帝俄的东亚强国倒底有多少实力,有没有可能牵制英美法等列强在东亚的布局。陶德曼虽然心里比较偏向中国,不大想和日本人打交道,但他是职业外交官,就必须为自己国家的利益服务,于是他必须亲自走一趟南京。

在陶德曼无意间配合的情况下,王绍屏笑着对陶德曼说:「这两位也是来告诉我同样的事情的,而且南京方面已经有消息传出,苏联新任大使打算替日本出头,要求双方先停火。虽然我不知道冲突的状况与结果(摆明说谎!),更不知道我国政府的态度,但大使先生此去,可以替中国说说话,我还是非常感激的。」

王绍屏这种既没摆明赞成中日和谈,也没明白表示反对的态度,让现场三国使节陷入一阵沉默。脑筋动得快的贾米森忽然想到一个可以立闢蹊径讨好王绍屏的方式,于是率先开口说;「去年10月2日,我大英帝国李顿伯爵率领的国际联盟调查小组,已经针对918事变发表了调查报告,明显地指出日本是侵略者。这个月稍晚,在廿一日就要召开国联各国代表大会讨论这项报告内容,对日本的侵略行为做出决议。我将会建议我国政府,坚决主张要日本自满洲撤军,让中国政府收回东北三省。」贾米森慷慨激昂的说着,表明了无论是否和谈,英国将会替中国出头。

美国从未加入国联,郝沃德只能一旁乾瞪眼看贾米森表演,最后硬挤出几句:「杰克,我看这幺多国家都有兴趣介入调解贵国和邻国的冲突,我想我会建议我的政府就不要介入凑热闹了。但是!我们会坚决支持中国的任何决定!包括提供大量军火装备。」英、德使节都翻了白眼,瞪了郝沃德一下,但随即懊恼的想着:「美国真是掉到钱眼里了,立马想到赚钱,连战时中立都不顾了。对了!中日并未宣战,那我们也能卖!」于是这场闹剧在各列强纷纷表忠心,争相表态可以卖军火、设备之后,没有任何具体成果下,就草草结束。

德国陶德曼还是依照他接到的命令前往南京;而美、英两国则回落脚处发紧急电报阻止自己国家大使参入这项情况未明的纠纷。贾米森更是加码建议英国政府一定要在国联通过谴责案,要求日本公布具体撤军时间。

等各国使节都走光了,时候也差不多了,王忠平还没到,交代留守的王念平安排刚返国的明月歌舞团歇息,并转告晚上再替他们接风。之后王绍屏就带着夫人团去古渝轩赴宴。

一下车就看张静江带着弟弟张澹如;虞洽卿带着二儿子虞顺懋站在古渝轩门口相迎,这可是相当于委员长的待遇啊!他们这是想干什幺?王绍屏心中警报器忽然响起!王绍屏忽然想到林蔚曾说过钱大钧因为接受浙江银行宴请,遭到委员长猜忌一事。这个前车之鉴才不远,自己可不能犯傻啊!于是他将自己的警觉,运用脑波发射器通知了所有的夫人。

双方礼貌寒暄之后走进大堂,哇!满满当当都是人。今年已经六十七的张静江先开口说话:「这都是我们浙江从商的兄弟子(姊,浙江口音)妹们。洽卿啊!给台生老弟介绍介绍。」

王绍屏知道现在张静江和委员长不对盘,连在接舰典礼上两人都只是礼貌性点个头,话都没讲。现在他把浙江商帮都弄齐了,这是想干嘛?拥我另立山头?王绍明丝毫没有黄袍加身的喜悦,只觉得大事不妙,恐怕和委员长的冲突避免不了,这样一来不就破坏了他和委员长的协议?会不会让历史又回到原来的样子,江西的战火依然避免不了?瞬间许多不好的想法纷纷闪过脑海。

这时小咪也觉得不大妙,立刻让身后的机器卫士迅速比对现场的人士,看看有没有什幺不妥的。果然不到10秒,卫士就比对出几个有问题的人。小咪立刻用脑波告诉王绍屏:「里面有几个人和中央关係很差,包括新民机器厂胡厥文、倡导职业教育的黄炎培,他们都因为抗日的问题反对过委员长,尤其黄炎培在1927年倡导与共党合作的劳工职业训练,还被以『学阀』罪通缉过。」「那是什幺鸟罪名啊?」王绍屏完全不知道倡导某种学说还能被以这种没听过的罪名通缉,真是不可思议的年代。

「不知道!还有一个叫宋汉章的银行家,曾拒绝过北伐军的募款,被委员长深深记恨,这次接舰仪式都没被邀请;另一个更加危险,经济管理学家杨杏佛,他根本不是浙江人,是江西人,曾当过孙文的秘书,现在据说是宋庆龄女士得力助手。去年他抗议政府祕密枪决邓演达;按照原来历史,他今年6月18日会被军统暗杀。」「怎幺都来些奇怪的人?不管了,等等装疯卖傻吧!」所有的夫人都收到最后这项指令,但却非常不靠谱的扭曲了他的意思。

当王绍屏一家子在脑袋里传来传去交换着相关讯息的同时,虞洽卿已经开始着手介绍前面几位商界大佬:「这是粮食大王顾馨一、麵粉大王暨棉纱大王荣德生、汗衫大王任士刚、火柴大王刘鸿生、金子大王王伯元、颜料大王周宗良、民用化工大王方液仙、菸草大王戴耕莘、铣床大王王生岳、罐头大王和饼乾大王乐汝成、广告大王王万荣、纸业三大王徐大统、刘敏斋、詹沛霖,还有蛋业大王郑源兴,他同时也是冷冻业的大王!然后这是味精大王张逸云和他的创业伙伴,化工实业教父吴蕴初,这位可是除了味精厂,还投资氯硷厂、耐酸陶器厂、以及生产合成氨与硝酸的工业化工厂,可说是酸硷大王!叶贻钊、叶贻铨,这两位的父亲是已经过世的五金大王、火油大亨叶澄衷。还有保险箱大王张同孚、皮鞋大王余华龙、铝业大王王宝信、毛巾大王陈万运、中国灯泡之父、灯泡大王胡西园…。」

「我靠!不会吧?这幺多大王?不会要我去巡山吧?」王绍屏笑着说。

结果九姊妹以为这是装疯卖傻的讯号,非常配合的在后面边跳边唱:「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做晚餐。这山涧的水,无比的甜,不羡鸳鸯不羡仙!…」

张静江和虞洽卿哭笑不得的问:「尊夫人这是怎幺了?怎幺忽然唱起歌来?」

小咪反应很快,看王绍屏一脸结屎,就知道姊妹们又搞错了。于是连忙说:「这是我家夫君为我们新的动画片写的歌,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广告!广告!」

这时广告大王王万荣站出来:「你们也搞有声电影?还是动画片啊!这位是大导演张石川,胡蝶演的有声电影歌女红牡丹就是他拍的,武侠片火烧红莲寺也是他导的。」王绍屏虽然完全没看过这些老片,但军统戴笠的情人明星胡蝶,那还是听过的。所以连忙说:「久仰!久仰!那还请张导演多多指导。」

张石川就是来找金主投资,準备开拍下部片子的,于是连忙说:「能和王先生切磋,那真是在下荣幸,如果方便,我们约个时间详谈,让我也看看您做的动画片。」哪来什幺动画片啊!算了!直接去网路上下载一部,看哪个时期的西游记卡通最轰动。于是拿过名片,让王志平和他确认一下时间,顺便也约一下王万荣,反正未来也要多多重视商业宣传。电影置入性行销?现在还没有,就从自己开始吧!王绍屏忽然觉得歪打正着也不错,立刻能认识个大导演和广告大王。

这段搞笑小插曲之后,虞洽卿继续介绍:「这位一定要替台生老弟特别介绍,这位是五州大药房的老闆项绳武,是新药大王项松茂的长子,项松茂前年在128事变中被日军杀害…。」

王绍屏立刻肃然起敬,然后毕恭毕敬的向项绳武行了个礼,之后才说:「我听过令尊的事蹟,生前振兴民族工业不遗余力,自国家发生危难,令尊先是为国军扶伤救残大力供应药品,再为救自家工人而捨身取义,自当为商界民族英雄第一;平生自许『平居宜寡慾养身,临大节则达生委命;治家须量入为出,徇大义当芥视千金。』实为我辈商贾之典範!」王绍屏自认发乎自然钦佩民族英雄,却让周遭的浙江商帮成员们高看一等,全然忘了刚刚王绍屏夫人的搞笑演出,被他们视为治家不严的缺点。现场多是民族企业家,民族大义当前,自然不拘小节。

「项兄,如果不介意,我有几项新专利药品,我愿意授权给你的药厂製作,让五洲药房贩售。如果您愿意,我们约个时间详谈。」于是又让王志平递出名片,约好时间。

接下来虞洽卿继续介绍,有先前提到的新民机器厂胡厥文;在上海创办华通电业机器厂的姚德甫,他还被称为中国低压电器工业的奠基人;南昶铜厂的工程师余名钰,二战后的钢铁大王,他是随着垦业银行行长梁任南前来找金主,为今年正在筹资创办大鑫钢铁工厂募资,他自己还会兼任总工程师,替中国发展新的炼钢方法。

接着是专做菸草捲纸的造纸老闆金润庠、竺梅先,两位开创了中国菸草捲纸新纪元;然后是林德兴五金工厂的林信昭、耀昌医疗器械号的锺章耀与胡永年以上这两家企业皆为民族医疗器械业的先驱;然后是肇兴轮船李子初、宁绍轮船公司董事长方椒伯;还有也专做工业用酸的大丰化工林涤庵;上海绸布业最大的协大祥绸布店的两合伙人柴宝怀、丁丕山;最后是银行界的俞佐庭、秦润卿、盛丕华、徐圣禅、宋汉章…等人。黄炎培被介绍为职业教育社社长;杨杏佛则被介绍为大律师,两人都是陪同张静江而来。

王绍屏一一问好,一旦知道对方是需要资金创业的民族工业创业家或是亟需提升技术的民族工业,就立刻就留下联络方式,打算提供资金或技术与对方合资。

介绍完之后,宾客一一入座。然后张静江才说起这次宴请王绍屏的用意:「台生老弟,据说您有很多新的技术和经营模式,从食衣住行到航运、重工业,还有银行金融业等等。据说你只打算和海外华侨合资啊?在这个国际不景气的状况下,那怎幺忘了我们这些国内的民族企业家呢?」

啊?早说嘛!只是要进行商业合作,那没问题啊!怎幺搞得好像要拥戴新主子的架式呢?王绍屏为自己的异想天开搞得十分不好意思,于是邀请浙江商帮到山东参观自己规划的各大工业区和港口。

席间,他又把自己那套三阶段经济替代的振兴经济方案说了一遍。然后更深入的说:「生产过剩的另一项次要因素是欧美盘剥劳工太过,让劳工消费能力不足,造成产品过剩,所以小弟特别提出劳工保护方案,如果各位想和在下合资,务必要能接受这些方案。」说完请小咪假装找人到车上拿出劳工保护方案以及土地改革方案,其实就是立刻列印数十份。王绍屏想透过这个机会试试水温,看看目前中国最大的商业界乡党,是否能接受这些体制改革。

大家拿到资料读了没多久,黄炎培就站起大声叫好,紧接着许多大佬也纷纷点头称是,只有少数人摇摇头。张静江则是低声询问:「台生老弟没有送给委员长一份?」王绍屏点点头:「虽是如此,但政府目前十分困难,我个人认为得由商界做表率,我不能勉强大家,但是我认为可以从我个人做起,然后扩散到我的合作伙伴。」

张静江点点头,心中觉得这个年轻人识大体啊!或许是可以支持的对象啊!总比穷兵黩武或者老是搞武装斗争的两个阵营好多了。不只张静江这样想,很多在场的商业鉅子也有类似的感触。没想到绕了一圈,结果反而是王绍屏自己的表现,还是让浙江商业领袖们动了拥立之心。这应该是王绍屏始料未及的吧?

  • 名称:唐朝豪放女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6: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