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之屋完整版无删减超清在线观看

回到满庄,才刚让王志平去安顿俞大维一行人,王世平就来报告,两名飞机製造厂新进的工人前来自首,说是他们的家人被绑架;对方要求他们窃取飞机的相关图纸与资料,不过还好,他们受到忠诚计画影响,不自觉地出首检举这件事。

根据王世平刚刚的调查,这些绑架工人的歹徒,竟然和在泰安闹事的那群人是一伙的,据说还有日本人在背后支持。

「这些家伙又来了,怎幺一直不停捣乱是怎样?我们把工人的家人救出来了没?」王绍屏真的快被这些捣蛋的家伙弄烦了。

「来不及,对方一开始就没打算留这两名工人活口,所以根本就直接把他们的家人撕票了…。」

「混帐!」王世平话还没说完,王绍屏就愤怒的拍着桌子,暴怒的说;「这些人难道真不把人命当一回事幺?好!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我下命,先轰炸长春关东军司令部;然后派出空骑特种部队,把国内所有和这件事有关的人都给我抓回来,给工人的家属们偿命。还有,我要证据,供词也好,证人也罢,我要召开记者会,揭露这些为了个人私利,自甘与外敌合作的家伙;让他们身败名裂!都是一群混帐家伙!」

盛怒之下的王绍屏,没有和其他长辈们商量,就做了冲动的决定,让整个局势一时之间剑拔弩张了起来。当然最兴奋的莫过于九姊妹,她们恨不得立刻横扫全中国,踏平东瀛,统一世界;所以王绍屏不谘询她们还好,如果开口问了,铁定是建议更强硬的手段。

当天晚上,唐山秘密基地立刻飞出两架B-2幽灵战略轰炸机,在深夜时刻轰炸了位于满洲国新京的关东军司令部,当场炸死了留守的武藤信义、高级参谋第一课长斋藤弥平太大佐、作战主任参谋远藤三郎少佐…等关东军各级重要军官,唯有参谋长小矶国昭中将、参谋副长冈村宁次,以及奉天特务机关长板垣征四郎待在奉天前线而得以倖免。

第二天,1933年2月18日星期六清晨,消息传回东京大本营,引起包含天皇本人在内所有文武官员的震惊:「支那空军已经如此强大?能够在晚上起飞,并且一个晚上就毁掉关东军司令部?」尤其是已经确定要回锅重新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的菱刈隆,他在心底暗自抱怨:「巴嘎!我是哪根筋不对了,怎幺会在这个时候答应接这颗烫手山芋呢?」

参与新一次御前会议的诸位高级将领、内阁成员都知道这是支那对帝国先要求谈判,却没有诚意地让和谈破局的不满。于是一致决议在事态尚未恶化之前,也就是支那陆军还没行动之前,推翻上次会议让和谈破局的决议,立刻委派外务省大臣内田康哉亲赴南京谈判。这次参与会议的成员,全体一致通过,决心立刻答应撤军,来拖延时间,不再顾及帝国的颜面;以便让刚向苏联购买的新式飞机能赶快形成战力,再伺机夺回主导权;另外菱刈隆即刻前往满洲稳定军心,务必在谈判期间,挡住支那可能出动的陆空联合攻势。

长春被袭击的情报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才传到张学良手中,他顾不得和王绍屏还处在尴尬期(要少帅这幺骄傲的人认错,也要给他一点心理準备。),立刻运用赤峰的紧急视讯联络了王绍屏。

而星期六这天,王绍屏则是从早到晚有接不完的应酬,先是招呼看完港区回来的国内外商业界领袖和俞大维一行人参观工业区,然后中午又是一阵吃喝,下午又和这些商业鉅子一一签订相关合作合同;在和俞大维会商装备所一些工作分配之后,时间已经到了黄昏,又得长辈团,以及主导电台工作的杨庄、刘小小、黎锦晖等人确定电台经营方向。

会议中决议以新闻、音乐、戏曲播放为主要节目内容,并透过让顾客分期付款的模式,推销新式电晶体收音机。并用一开机即优先锁定中华和平之声的节目模式,在大江南北推广电台收听群众。没错,最后讨论的结果,再次确认电台名称为中华和平之声。因为中国之音似乎有点抢了中央广播电台的风采;曾昭吉提出来的〈兴华〉像是一种期望,又觉得不够积极;杨钧建议的〈华兴〉虽然比较像是进行式,也符合目前王绍屏的复兴运动;但在国际上听起来,好像显得中国侵略性太强。于是最后还是採用的一开始提出来〈中华和平之声〉,感觉温和但又不失企图心。

至于九夫人提出来那些胡闹的主意,什幺台生之声、绍屏之音、王家之声…都太荒唐(王绍屏最好有那个狗胆敢在委员长面前搞个人崇拜!),所以每一个都被否决了。  

少帅的紧急视讯的要求传来时,王绍屏正在和电台筹备人员餐叙。于是他随便扒两口,就和小咪、安瑟、小敏和小瑷等四位夫人到战情室接收少帅讯息。其他夫人则继续担负招待责任,顺便用脑波接收实况转播。

「张大哥,什幺事?」王绍屏表现的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张学良心里更感内疚,不过他也乐得装做什幺不愉快的事都没发生过,故作坦然的说:「台生,你知道日本关东军司令部被炸了吗?」王绍屏决定装蒜到底,露出惊讶的表情:「什幺时候的事?」

张学良当然不是那幺好呼咙的,他进一步问:「真的不是你干的?无论中央觉得有任何干係,我都会一肩担下;但我得知道为什幺要轰炸关东军司令部,毕竟委员长和我达成的协议是暂时先不扩大,以利谈判;听说这还是你建议的。」

王绍屏当然不能自己的秘密基地曝光,于是他说:「真没有!我把所有机场都交给大哥您了,我哪来的飞机能飞这幺远去轰炸长春?」

张学良心想也对,然后狐疑地说:「难道消息有误,不是轰炸,是被游击队袭击?据说连司令官武藤信义都没有倖免,那得用多少炸药啊?台生,你有支援过当地的游击队吗?」张学良最后这句话,让王绍屏心生一计,于是开口说:「支援倒是没有,但前些日子,我去上海,满庄的一处武器工厂被某个地下党偷了一批军火,其中有一部分是还在实验的高当量炸药PETN,大约是50公斤。但是爆炸威力相当于83公斤的黄色炸药,也就是大约八颗76公釐的砲弹或531颗手榴弹同时爆炸;应该够足把关东军司令部大楼给炸平了。」

「他们为什幺要这幺做?」张学良不解的问。

「破坏中日和谈呗?我昨天还破坏他们的宣传部部长和日本人一起策画一场对我在泰安开设招待所的破坏行动,可惜让人溜了;还有,我有两名工人的家属被同一批人绑票而且杀害,我正在追捕这些家伙。这些人两面手法玩的很多了,都是双面合作,趁机搞破坏。」王绍屏按照原历史上,某党既争取美国合作,又发动示威反美的历史逻辑套上来,把关东军被袭击的事情和自己被暗算的事情联繫在一起,直接把关东军爆炸案(轰炸已经被他扭曲成爆炸)栽赃到对方头上。

「真的吗?」张学良还是有点不信。

「过两天逮到人,我还要召开记者招待会,怎幺会有假?」王绍屏一口咬定的说。

张学良这时有点相信王绍屏的说法了,但还是质疑的问:「你的军火怎幺会被偷呢?」

王绍屏剎那间发现自己说法当中最大的漏洞,于是说:「还不是因为大部分的家丁都抽掉到前线,我去上海又带走一些人,以至于让他们派来潜伏的工人有机可趁。毕竟他们是当地人,接应者多,只要摸清楚少数卫兵的巡逻时间,就可以混水摸鱼。而且他们还製造了几次罢工混乱,才让他们有机可趁。」这段话让熟知共党手段,却不知王绍屏防护能力的张学良,半信半疑地接受了王绍屏的说词。

「那你拉点家丁回去吧!现在东北军已经脱胎换骨,应该可以自力更生,担负起对抗日军的压力了。」张学良好意的说。

「大哥,那就不用了,我又从南洋拉了一些人过来,而且中央也派人过来了,他们会帮忙担负一些守卫的责任。」王绍屏推辞的说。张学良心里想:「继续留人监视我吗?他恐怕还是不大放心我吧?算了!让我用表现来证明自己的实力,现在多说什幺,都只是自取其辱。」于是两个人首次能解决彼此尴尬的对话,就这样草草结束。

张学良之后就搭飞艇到葫芦岛,向仍在葫芦岛进行视察的委员长报告了目前收到的情报和王绍屏的说法。委员长当然没有百分百相信王绍屏的说词,但因为对共党有极大的偏见,于是他採取观望的态度,看看王绍屏是不是真会召开记者会,以及后续的证据。

正当他还在和张学良闲聊的时候,副官递来一份电报,说是日本大使紧急通知国府,希望重新召开和谈,日本将派外务省大臣内田康哉亲赴南京谈判,请国府委派相当级别的和谈对象。

「娘西皮!求和还要什幺对等?让何应钦继续去谈就好!」委员长难得可以展现泱泱大国的霸气,这让他感觉十分舒服。张学良也笑道:「这次匪党可打错如意算盘了,本来想破坏和谈,现在却搞的日本人神经兮兮,求着咱们和谈了。」他已经完全相信王绍屏的说法。

难得老对手能笨到自己阴了自己一把,即使还不怎幺相信的委员长,也对这个老对手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说法感到很开心。委员长于是也点点头:「算来算去,最后算到自己,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委员长无意中的这句话,还真的应验了。王绍屏的特种突击队,不只逮回了潘汉年和日本特务胜田一郎等人,还从潘汉年的口供与记忆扫描当中发现中共中央局下令的竟然是博古和张闻天。于是机器特种部队根据王绍屏先前的模糊命令,继续前往中共苏区缉捕这两人。

这下可不得了,王绍屏不小心搅动了历史,让他最大的对手之一的毛主席提前复出,导致他后来头疼不已。

但是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后遗症,而是在2月20日星期一第一个上班日,就在济南召开中外记者会,让韩复榘出头沉痛的批判了某党勾结外人图谋颠覆政府的阴谋。虽然当时博古和张闻天还没落网,不过光是潘汉年和日本特务胜田一郎勾结的消息就够劲爆了。而且会中潘汉年因为被洗脑,还承认他们派人炸了关东军司令部,以两面手法的方式,破坏中日和谈。

这下连中共中央政治局都震荡了起来,陈云和杨尚昆痛批博古、张闻天、刘少奇用人不当,怎幺会和日本人搞在一起?刘少奇非常无辜的说:「我只是让山东工运同志配合潘汉年行动,我怎幺知道他会和日本人搞到一块?还去炸关东军?」博古倒是很大方的把责任扛下来:「是我批准的,当地日本人的情报比我们多,而且详细;行动也比我们专业。在对付王姓富商上,我们有着共同目标,但不代表党要和日本全面合作,这是我们要澄清的。而且我们绝对没有去炸关东军司令部,潘汉年一定是被屈打成招!」

「幼稚!」陈云大骂:「怎幺澄清?你知道各地传来退党的人数有多少吗?一天!就这一天!已经超过千人!连苏区都有人听到消息逃跑,你说,我们怎幺摆脱汉奸的罪名?还有,炸关东军司令部更难澄清,说不是我们干的,坐实了汉奸罪名!说是我们干的,大家也不会认为我们是抗日英雄,反而认为我们在阻碍日本求饶!」

张闻天则是替博古讲话:「还不是有人说我们是苏联的走狗?我们还不是发展到现在?」杨尚昆忍不住的说:「日本人现在是直接行动侵略中国啊!这是公愤!公愤你懂吗?」

周恩来摇摇头,心里想:「这样的领导班子再搞下去,会出问题。」于是他心里下定决心要去请出他心目中最佳领导人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这场中央局的会议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不过很快地,中央局又得面临改组的问题。因为到了晚上,博古和张闻天失蹤了。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是畏罪潜逃,直到多年以后,才知道他们自那晚失蹤后,没多久就一直和潘汉年等人被关押南京老虎桥监狱。王绍屏后来还是没有丧失理智送他们一人一颗花生米,而是交给韩复榘,让他去改善和南京的关係。

而委员长则因为改变政略路线,将这些人当作未来争取抗日主导权的筹码,而没有枪毙他们!未来只要老对手敢批评中央不抗日,这些人就会被提出来溜溜,不断提醒大家,谁才是汉奸!不过最后只有潘汉年不断被提出来展示之外,其他人倒是一直没机会露面,毕竟其他人没有在记者会被公审过,大家完全没印象。幕僚们瞻前顾后,最后都建议委员长不要让共党知道国军,应该说是王绍屏,有千里斩首的能力,保留最后杀手锏的神秘。

不过,王绍屏能逮住博古和张闻天,还是让委员长感到某种危机感。虽然王绍屏藉口说两人是想到上海召开记者会时,在上海被留守当地的王绍彰捕获。但委员长觉得内情并不单纯,虽然拷问两人的结果一致(洗脑的结果),委员长还是不大相信,他认为王绍屏必定有种千里之外取上将首级的方法,尤其是伞兵和空中突击队的出现,更让他深信这才是王绍屏的手段。于是这让他对王绍屏重新有了提防心,也对后来两人的合作产生了些许矛盾。

  • 名称:美景之屋完整版无删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2: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