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黄芸苏在临走之前,先把相关派令和中央指示告诉熊崇志,因为昨天晚上开始,大使馆水电都被切断,连电报也不通。而且昨天一整天请求面见墨国总统,也多次被打了回票,说是总统行程排不开,所以让熊崇志坐困愁城。

曾昭吉听了以后十分火大,怒声说道:「这个国家连我们的五分之一都不到,竟然敢这幺可恶!真是虎落平阳、龙困浅滩!」曾昭吉的口气让王绍屏联想到廿世纪末台湾某个外长批评南洋某小国为「鼻屎大的国家」,忽然让他有廿、廿一世纪台湾面临外交困境的错觉。

王绍屏无奈地叹口气:「唉!国家不在大小,在于国家强不强盛,实力坚不坚强,影响力有多深远。当年荷兰比我们台湾、海南大不了多少,但是它却曾经是欧洲海权强国之一,有海上马车夫之称。现在我们国力不如人,不要说墨西哥了,连古巴这个岛国也都敢排华了。」长辈团几乎每个人都以为从王绍屏口中听出的弦外之音,应该是想一雪甲午之耻,收回固有失地。他们完全料想不到王绍屏是在感叹他那个时代的台湾国家实力。

曹锟感到现场气氛有点低迷,于是出来打圆场的说:「现在我们派特使来了,没有正当理由,墨国总统总该见一见吧?不然是不符合国际外交礼仪的。」毕竟当过总统,或许处理外交纠纷不见得有多高明,但国际外交礼仪还是懂得的。

熊崇志脸色难看地点点头;「的确是如此,希望墨国不要罔顾外交惯例,做的太过份了。王特使,我先去通报墨国外交部,请他们略作安排,您在此稍等。」王绍屏点点头,让王志平率领一些卫士陪同熊公使前往墨国外交部。

安瑟一听到大使馆停水停电的时候,趁着王绍屏他们在讲话的时候,就和安洁一起让机器卫士立刻去解决这些问题。安洁从笔电里找出温差发电机、空气凝结製水机的图纸,让卫士用手提3D列印机製造出来。在王绍屏和长辈团根据目前墨国现状做一些策略推演,同时等待熊公使回来的这段大约一小时的时间里,让新列印出来的多功能建筑机械设备,在大使馆后院挖掘的一个秘密地下小型基地,将这些机器置放在里面,并和馆内的管线做好连结,让大使馆未来不会再有被外界断水断电的风险。

安洁刚开始改造大使馆的建筑设备,比如厨房、浴厕设备,尤其是安保、防御系统时,熊公使回来了。他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墨国总统阿贝拉尔多连拖延战术都不用,直接回绝了王绍屏的觐见会面要求。还把当前问题推到索诺拉州长鲁道夫·埃利亚斯·卡耶斯和下加利福尼亚州长阿韦拉尔多·L·罗德里格斯两位排华动作最大的州长身上。这两位州长把华人以家庭为单位,让军警押送到美墨边境,强迫他们越过美墨边境的栅栏,眼睁睁看着他们被美国边境巡逻队逮捕,关押起来之后,这些墨国军警才离开。华人大批的土地、房屋、财产不是被侵占就是被没收。

阿贝拉尔多叫人传话给熊崇志,要他转告王绍屏:「事情都是这两位州长惹出来的,对于州政府举措,墨西哥合众国联邦政府无权管辖。」也就让王绍屏自行找这两州谈判。但是墨西哥排华运动不只这两个州,另一个没和美国接壤的锡那罗亚州也很严重,只是前面两个州在美国边境上有实际的证据罢了。虽然这次排华运动,墨国吸取了1911年的教训,只要华人的财产,不再乱杀人,改用强制驱离的方式排华;但不单单只有这三个州这样做而已,全墨西哥境内大约有百分之七十的华人遭到驱逐。

有点火大的王绍屏忍住脾气,留下几名负责改造大使馆的机器卫士,兼任保卫使馆的安全,带着熊公使和其他原班人马,乘着飞艇直飞下加利福尼亚州首府墨西卡利,直接冲到州政府办公室要求面见州长。州长阿韦拉尔多一听中国派来特使,连忙从后门溜走。王绍屏等了半天,最后让机器卫士进行整栋屋子扫描,打算直冲州长室时,发现除了眼前的接待人员之外,所有建筑物里的人,包含连刚刚才见过的门口警卫都跑光了。这让王绍屏一伙人简直大开眼界,完全目瞪口呆。

王绍屏完全没想到事情这幺不顺利,顶着国家特使的名义,总统见不到就算了,竟然连一个州长也见不到。他真的开始非常火大,甚至他连另一个就在旁边的索诺拉州他都不想再劳师动众地跑去交涉了。他握着拳头挥了一下怒道:「真想直接就灭掉这个国家!」

曾昭吉这时火上加油地建议说:「这些土人就是不见不掉泪,当年清廷只是恐吓要派出当时访美的海圻号,当时同时欺负华人的古巴和墨西哥,立刻就马上诚恳的道歉。」

林蔚插嘴说:「可是我现在不要说铁甲舰,连砲艇都没有,飞艇的威慑力还是不够。」

王绍屏撇一撇嘴,不屑地说:「谁说我们没铁甲舰,主力舰和航母都有,只是在赶来的海上,本来我打算备而不用罢了。」

林蔚和长辈团整个目瞪口呆,尤其林蔚直接就在人家州政府的会客室大叫:「你有战列舰和航母?」王绍屏甩甩手掌,瘪着嘴:「没有盖个一、两艘验证舰,如何确定一下设计是否稳妥?又怎幺敢夸口要建给中央海军用?」

这次换曾昭吉大声的喊着:「那还等什幺,赶紧下最后通牒啊!」

杨钧一听,吓得连忙阻止:「不急,我们先议一议。发通牒是大事,得考虑一下这样有没有小题大作?会不会超过政府授权,是否有越权的行为吗?我们先看看大家各自有什幺意见,让大家讲讲。」然后就对曾昭吉以外的长辈团拼命眨眼睛。

没想到王绍屏率先点点头,他是最担心越权的情况,又将会和委员长产生了新的矛盾。虽说中央给了临机决断的专权,但他深知最后通牒,甚至威胁要宣战,都是超过了一名特使的权力;如果只使用武装护侨应该还没触及委员长的底线。不过,他却有个更夸张的想法:他想在墨西哥抢块地。

林蔚比较了解中央的想法,于是说:「我认为威胁要武装护侨比较可行,发出宣战的最后通牒,还是得请示中央,但是现在时刻,在南京都深夜了,应该要等到晚上才有消息,有点缓不济急。」

段祺瑞紧跟着接口:「武装护侨也可以当作通牒的内容,因为武装入侵护侨就已经是侵犯墨国主权的做法了,和宣战只在局部和全面入侵上有些许的差异罢了。如果我们搞个墨全国护侨,佔个三分之二的土地,那样和宣战有什幺差别?!不过我认为不管怎幺做   首先不能提出撤侨,这样和墨国驱离华人的策略不谋而合。如果让他们趁机大肆把华人聚集起来交给我们,说是帮我们撤侨,那就糟了。」不愧是前国务总理,比起曹锟这个贿选选上的总统,在工作实务上详实多了。

王绍屏听到段祺瑞这样说,忽然灵机一动:「不撤侨   ,段老,那侨胞的安危怎办?可以划定安全区就地收容吗?」

段祺瑞点点头,笑着说:「台生真有天赋,这个想法挺不错,虽然踩着国际法的红线,但却有先例可循。当年日俄战争在东北开打,两国不约而同地为满清划块安全区,让满清乖乖地待在安全区看戏,不准下场干涉。划个安全区保护侨胞,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时王绍屏忽然问被先前军舰的谈话已经唬得一愣一愣的熊崇志说「熊公使,你觉得我们刚说的,可行吗?」熊崇志没有即时反应过来:「啊?什幺?」王绍屏耐着性子,把刚刚众人讨论的事情再说一遍,然后问:「熊公使的看法呢?」

熊崇志虽然是代办出身,但年轻时就有张骞、班超之志,不然也不会在国势衰弱之际,投入外交工作。可惜国虽大但势微,虽然阴错阳差,前公使李禄超因故迟迟未到任,国府派不出人来,让他由代办骤升任公使,但仍让他感到有种「微臣无力可回天」之叹。现在王绍屏要动用武力护桥,他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于是他开口问:「不知王特使的支援舰队何时抵达?」「不会太久,应该就这一、两个小时。」王绍屏轻鬆的回答。废话,以他们王氏集团的变态,要半小时之内出现也没问题,大不了空运拉过来。

「如果是这样,我建议我们先发通牒,然后佔领一处人少的港口当作安全区,徐徐图之。如果舰队来得慢了,那幺我就会建议佔领繁荣的大港威吓之,安全区在另外找。」熊崇志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哦?这两者有什幺不同。」王绍屏觉得不需要这幺麻烦吧?全面佔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幺事儿。

「即使我们的通牒限时答覆,墨国政府的反应一定没有这幺快。如果舰队即将抵达,而且我们不想影响国际形象,讲求先礼后兵的话,那幺就得找个僻静的地方让舰队先休整,并且规划出安全收容区。这个安全区势必不能和墨国人民交相混杂,否则守护起来有困难。」边说就走向会客室墙上的墨西哥全图,然后遥指着上端西北方说:「下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提华纳是个小渔村,和美国圣地牙哥相邻,进可攻退可守,附近荒芜,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既能收容下加利福尼亚州的侨民,也能向美国要回我们被关押的侨胞。」王绍屏听了之后点点头,心中暗讚:「人才啊!和王绍东调查之后想的一样,但他却是临时想出来的啊!」

王绍屏真是小看人家了,熊公使可是加州大学毕业,哥伦比亚大学硕士,还曾是清末的进士;而且从1926年起就进入外交部,1927年担任纽约总领事之后,还派驻过国际联盟,又担任过芝加哥总领事,熟悉美洲外交事务;只是官运不遂,才会最后到墨西哥当代办,之后不小心升任公使。

不知人家底细的王绍屏在暗自讚叹完之后,又开口直接问道:「那幺为什幺舰队晚到了,就要佔领繁华大港呢?」

不知道中央意思的熊崇志看到王绍屏频频点头,以为自己猜到了中央的真正秘密授权的方向,而受到鼓舞地继续说:「如果舰队比较迟才到,应该就是接近或是过了通牒时限,我们当然得展现实力,攻击较繁荣的大港,比方说从西班牙统治时代就建立的曼萨尼约港,或者离墨西哥城近一点的,1931年才开始建设的拉萨罗卡德纳斯,两者都能威震墨西哥联邦政府;又或者如果要给欺负华人很过分的州一点教训,就攻击索诺拉州的第一大港瓜伊马斯,或是下加利福尼亚州的恩森那达。」

王绍屏点点头,然后说:「熊公使,你和这位墨西哥的接待人员去电报室发通牒,分别给墨西哥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要求他们立即、马上停止迫害华人,并且限他们两小时之内派出代表来谈判。我们就在这下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等,还有告诉他们,两小时一到,我每隔半小时攻击一个港口,就你刚刚说的顺序,港口打完了,开始打各州政府办公室,最后是联邦政府大楼,望他们好自为之。」

熊崇志听了以后没有任何质疑,50岁的人了,甚至像个小伙子一样跳了起来:「真的吗?墨西哥人惫懒是有名的,通常不见棺材不掉泪,如果王特使的舰队有这样的实力,那幺他们一定会很快屈服的。」说完只见王绍屏点点头,他就兴高采烈地拉着那墨西哥招待,和一名会操作电报机的机器人卫士跑着前往电报室。

长辈团里只有曾昭吉兴奋不已之外,其他人都是皱着眉头,尤其是比较老成的杨钧说:「台生,这样会不会搞太大?」话才刚说完,黄芸苏和王念平就从门口走进来,黄芸苏一劈头就说:「这些墨国军警太不像话,竟然才离开墨西哥城没多远,就开始抢劫我们的使馆人员,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竟然开始想要侵犯我们的女眷,真是太可恶了!」王绍屏愤怒地站了起来,怒声问到:「使馆人员平安吗?」黄芸苏点点头,王绍屏又问:「那墨国军警呢?」王念平接口:「全抓了,在飞艇上。」王绍屏点点头:「好!做的好!等墨西哥谈判特使来了,我要当他的面公审这些混蛋!」这下连长辈团,包括杨钧都不反对向墨西哥展开激烈报复了。

这时在墨西哥城的联邦政府办公区内的总统府,总统阿贝拉尔多正在听侍从官念着熊崇志刚刚发来的电报,听到王绍屏的威吓,他不禁哈哈大笑;「什幺时候那个殖民地国家有这个实力了?据说他们的国家现在正被日本人侵略呢!哪有能力派出什幺舰队!简直就是胡扯。不用理他们!」

而远在旧金山的王绍东则是接到王绍屏的命令,立刻让加州外海无人的圣尼古拉斯岛秘密基地里的舰队即刻出发,瞬间五艘主力舰、五艘航母、十艘两栖登陆攻击舰和护航的十艘巡洋舰、廿艘驱逐舰与十艘潜艇,浩浩蕩蕩组成五个舰队,分别驶向提华纳、曼萨尼约港、拉萨罗卡德纳斯、瓜伊马斯、恩森那达等五处大小港口,另外还飞出34艘空中砲艇,飞向墨西哥32个州除了下加利福尼亚州之外的各州首府,另外两艘,其中一艘是打算去攻击大西洋畔、墨西哥湾内,历史最悠久、墨西哥最大的港口维拉克鲁兹;最后一艘当然是留给墨西哥城里的联邦政府。

还没到通牒时限,才过一个小时,王氏集团已经佔领了提华纳,并且将範围扩大,北到美国边境、南到罗萨里多,东部抵达下加利福尼亚半岛的海岸山脉为止。比未来提华纳的城市规划还大一倍。在完成占领后,建筑机器人即刻在四周围天然地形所形成的边境线上,开始构筑工事。在未来谈判时,这块土地将以王氏集团名义租用,避免造成扯上中华民国的外交纠纷;当然,美其名是王氏集团对墨西哥租用的华人安全区租界,其实打的算盘就是永久佔领此处,成为王氏集团第一处真正为机器生化人开拓的实质领土。

一个半小时多一点,王绍东魔改后的快速舰队已经全数抵达各大港口。曼萨尼约港、拉萨罗卡德纳斯、瓜伊马斯、恩森那达的外海都已经看到庞大舰队,墨西哥城总统府收到四大港口的急电,没多久各州的急电也纷纷发来,说是州政府头上出现了庞大的飞艇。其实不用这些急电,总统府头上现在也出现了一艘庞然大物。

不过阿贝拉尔多犹自嘴硬的告诉身边的幕僚:「不过是吓吓我们罢了,他们不敢违背国际公约不宣而战。」但一名总统府参议则浇了一盆冷水:「人家已经说了,这是武装护侨,不算宣战。」阿贝拉尔多鄙视了他一眼,仍是强调:「中国是弱国,他们不敢!我们可以向美国求援。」另一名参议则报告说:「刚刚美国已经来电,他们已经释放了关押的华人,并移往我们西北部的一处小渔港,叫什幺提华纳的地方,说是华人保护安全区。他们也告知我们,以后华人请往那里送,不然他们要索取运送费用。还有美国联邦国务院更是致电我们,他们不会介入华墨纠纷,请我们尽速与中国特使交涉。」

墨国会收到美国这样的电报,当然又是王绍屏的杰作,他这两个小时可没闲着,一方面让王绍义通知罗斯福,更让驻美大使通知美国国务院,还让王绍东和加州政府、亚利桑那州等美墨边界交接的美国州政府交涉,以支付费用的方式释放华人。黄芸苏则亲自坐着飞艇在王念平的协助下,沿着美墨边境,一处处收容所付钱救人。途中碰到几次墨国军警押解华人侨胞,一律武装解救,那飞艇上的20MM机砲和M134火神机枪扫射的火力,让美国边境的美国边境巡防队目瞪口呆,二话不说,立刻拿钱放人。

就在阿贝拉尔多不作为的情况下,二小时一到,早就已经在半小时前不断用西班牙语、英语、华语等语言广播,要求港口边的所有人员、船只疏散的曼萨尼约港,首先遭到攻击。主力舰上的510公釐口径三联装四门十二管大砲同时开火齐射,所有港口设施瞬间付之一炬。接着SBD无畏式飞过港口,投下航弹,将剩下的断壁残垣夷为平地。曼萨尼约港市政府万分惊恐,立刻举起白旗投降,并再次急电通知总统府,报告曼萨尼约港已经遭到毁灭性打击,为保存城市安全,已经向中方投降。

这下阿贝拉尔多不敢再强硬了,立刻发电给被威胁的各地,要他们举起白旗投降,并遵照中方通牒要求,停止驱离华人,并赶紧善待华侨,统计华人财产损失状况,并等待联邦政府进一步通知。然后赶紧发电通知在下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等待的王绍屏,愿意亲自谈判,请王绍屏指定谈判时间、地点。

王绍屏没那幺多鬼时间,他还要连夜赶回华盛顿,準备明早参加罗斯福总统的就职典礼,于是让已经赶来墨西哥的王绍东,陪同驻墨公使熊崇志、旧金山总领事黄芸苏去墨西哥城谈判,他特别交代王绍东:「记住,先给他们下马威,出动装甲部队,佔领整个墨西哥城,并且佔据总统府,让他们在刺刀底下谈判,我们要租界提华纳那块地方,如果敢啰嗦,把墨西哥全给占了,把所有人民都送进忠诚计画洗脑。我真受不了这个国家夜郎自大的心态和拖拖拉拉的办事效率!」王绍屏难得这幺草率的处理一件正事,可能墨国的政客真把他惹毛了。但他说完,还是补充的说:「后面那招式逼不得已再做,还是以谈判为主。」终于最后他还是恢复点理性了。

但王绍屏没想到,他这样的大动作,并没有因为墨国的屈服而平息。儘管尽量保密,但后来墨西哥人仍把详细的讯息传出去之后,反而引起国内外新的局势动荡,不只是他的主要一些敌人加速联合,积极谋划研究对抗王氏集团之道;连他的盟友,包括委员长和罗斯福都对他起了高度提防之心,为他后来製造的很多困扰。

  • 名称: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1: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