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的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大捷啊!空军大捷啊!」随着委员长来到上海的参谋本部参谋次长贺耀组从电报室跑了过来,沿路就大呼小叫着。这也难怪从辛亥革命开始就从军的贺耀组会大惊小怪,258比零啊!

他的留日同学,本应坐镇南昌的何应钦,为了随时讨论剿共事宜,这时也陪同在委员长身边,看到同学大失分寸,于是开口说:「贵严啊!大捷就大捷,慌张什幺?成何体统。」贺耀组可不管自己同学官做的比自己大,反唇相讥的说:「如果是258比零,我看敬之也稳重不到哪里去!」

「什幺?」这个消息连委员长都不淡定,连忙询问:「消息是否正确?」贺耀组拿着电报递给身边的何应钦让转交给何应钦身后的委员长,然后说:「消息是由宋子文副院长传来的,应该不会有误。」财政部长代理副行政院的宋子文到了承德,正要和张学良密谈,就接到王绍源的邀请,和张学良、张作相一行人来到赤峰,他们抵达时,战机正在返航。当时他们在现场也被这个消息吓坏了,但是经确认后,认为这个消息不会造假,于是赶紧电发上海,告知委员长这个消息。

委员长一目十行的看完电报,并没有露出欢欣鼓舞的样子,反而是皱了眉头,然后看了王绍屏一眼。王绍屏心里一突,忽然想到了什幺,然后轻微摇了摇头。这细微的动作让委员长心领神会,于是假意大步走向已经布置好的大型沙盘,然后开口问王绍屏:「现在空军集中在赤峰,如果被间谍得知,日军必会集中兵力猛攻赤峰。万一让日军从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绕过开鲁、朝阳,直扑赤峰,你们有什幺布置?」委员长透过忧心空军基地遭袭,很好的掩饰自己内心的另项担忧,那就是忧心日军的战力太强,没有任何中国军队能支撑超过三日,尤其目前的东北军,已经不复当年。

王绍屏顺着委员长的手势,看到他先指着开鲁东西两侧和朝阳与凌源中间要地建平。开鲁两侧是高原平地,骑兵和装甲车能长驱直入,从锦州向西,沿锦朝铁路能直达朝阳,之后在建平和赤峰之间亦为装甲兵团有利的平坦地型。历史上某强国一直说委员长的军事水平不如一名排长,看来应该又是中伤造谣!看看委员长现在的表现?一下子就指出赤峰的弱点,哪是一个排长做得到的?(至少也得营长!不要打我…。)而且委员长假使真的这幺不堪,那北伐又是怎幺回事?难道又是某地下党的功劳?(的确人家是这幺说的,当时人家掌握的政治部,发发文宣、演演戏,可以让民众箪食壶浆;唱唱歌,就让军阀闻风丧胆、望风而逃,似乎北伐不发一枪一弹就被委员长捡了便宜。喔!有啦!当猛攻不下,需要要用人命一直去填的时候,忽然跑上第一线的,一定是当时总司令,现在的委员长。还真奇怪,每次这种场景,委员长必定要领衔主演,粉墨登场,不知道当一个总司令是能有多闲?)

「报告委座,现在防守的是孙殿英的41军,我们已经将东北游击队打散补充到他的三个师,现在约三万六千人,应该守的住。开鲁北侧有石香亭的机械骑兵第六师,东侧有何柱国的115机械化步兵师,即便有漏网,应该也不多。建平有万福麟的106机械化步兵师,加上凌源、平泉一带,万福麟还有六个师,南路应该也没问题。另外,何柱国新编成的空降120师也在承德待命,随时增援,我认为日军应该无机可趁。」

这时委员长身边的军官默不摇头,首席战将何应钦不屑的说:「这些不是残兵败勇、毫无纪律的游击队,或者新编成的部队,这样杂七杂八拼凑的杂牌军能抵挡精锐日军迎头一击吗?根据现有情报,日军以两个师团、两个步兵旅团、1个骑兵旅团的优势兵力,加上伪满洲国十多个旅团,共计十万余人,这些汤玉麟残部加上拼凑部分的东北军能挡得住吗?」

王绍屏点点头:「挡得住!虽然整训换装时间很短,但经过和东北军精锐混编,加上空军优势,我认为挡得住。」王绍屏总不能把自己偷藏的七万多土匪兵和机械生化兵团说出来,只好假藉和不存在的东北精锐混编来蒙混过关。加上空军,应该就能解释后来获胜的因素了。

就在上海陷入争执时,北方的热河三路陆战已经全面开战,说开战并不尽实,应该说是单面陆空立体屠杀,比较能符合现场状况。就像之前在满庄成功岭演习过的一样,只是规模更大、火力更猛,还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标靶会跑!

低空突进的A20在日军的步兵、骑兵,或装甲车上投下烧夷高爆弹,和二次大战其期间用的烧夷弹不同,这种採用自廿一世纪末期的烧夷弹,不是向四周弹开形成一堆熊熊烈火圈不断燃烧而已,而是会形成一个大约一千公尺左右的内缩的燃烧火球,大面积瞬间烧光範围内的所有生物和氧气,大火会在短时间熄灭,形成一块烧焦的白地。这是一种环保炸弹,有毒残留物质不会太多;也是一种爱心燃烧弹,不会看到满身着火的火人在前面跑来跑去,但是燃烧的味道还是免不了。

冯占海伏趴在远处一片高地上,用望远镜看着A20的轰炸成果。一阵马肉烧焦的香味传来,一旁的副官对着参谋长李文光开玩笑的说:「参谋长想吃马肉吗?我请客!」被冯占海瞪了一眼,之后冯占海下令:「战车冲锋,装甲车随后,注意日军肉弹攻击。」

开鲁之战还不是最惨烈的,最惨烈的莫过于北票战役,当然惨烈的是日军。因为北票这个方向有锦州到朝阳的铁路,于是乎主攻的第八师团,大意的搭着火车,希望一举冲进北票,甚至一举连下北票、朝阳。没想到,竟然会在火车上遭到机器生化兵团的轰炸大队攻击。由于北路和中路由于轰炸机人员不足,全都是由唐山基地、喜峰口基地(就是原来称为潘家口的地下基地。但最后王绍屏还是决定叫喜峰口,纪念那个已经不会再发生的大刀拒敌于喜峰口的战役)的机器生化兵团支援,因为东北空军后续还有人在山东满庄受训,所以也没人搞得清楚这是哪里多出来的轰炸大队。

A20朝着火车和装甲车丢下烧夷弹,那简直就是铁板烤肉,没办法瞬间死亡的日军,在密闭空间里的嚎叫声,大老远都听得见。这时远在上海家里地下战情室的夫人团们都皱了眉头,二咪说:「我看我们还是需要一款俯冲轰炸机,做精準轰炸,这样一片火海对于火车、战车效率有点低,而且太噁心。」其他人都点点头。安瑟马上接口说:「二战最厉害的攻击机是德国的,无论是JU87斯图卡,还是HS129战车开罐器,都挺不错的。」二咪则说:「夫君考虑到未来中国自力更生的问题,所以才会都採用二战生产量最大的美系标準,不然公认最好的战车也是你们德国的,但工艺太高,实在很难生产;小妮家的俄系则是简单耐操,有挡头,但是科技力前瞻力不够,发展延续性不足,所以还是从美国货里找找吧!」一句话就把本来想要发言的小妮堵回去。

小茱接着话题:「那用SBD无畏式吧!俯冲能力佳,载弹量大,我们修改一下,让它的挂仓改为封闭机舱左轮枪转轮式,携带十枚贫铀穿甲弹,这样效率会高一点。还有鱼雷机就用TBF复仇者式鱼雷轰炸机,做法一样,就能多轰几艘军舰。」最后小咪拍板:「好吧!就这样,跟夫君说一声,他同意,就开始生产。」

除了日军惨烈的牺牲之外,战场上还有一些有趣的事,比方说满洲国的伪军。在这次战役中,日军有着十足信心,并没有像日后一样让伪军顶在前面,而是放在后面负责佔领的工作。于是乎大老远,伪军就看到自己阵营里的太君们,一一被大火烧成焦块,如果这时候不跑,那就是傻子了。于是大批的伪军转头就跑,连想控制的日军军官,都被掀下马,群殴而死。开玩笑,不跑就变焦碳,宁愿冒着会去被依军法枪毙,也不能烧成乳猪啊!

不过伪军担心犯军法的事情没有成真,在他们后方的退路上,大批的土匪兵和生化机械兵团已经在等他们了。把他们缴了械之后,像赶羊一样,赶上飞艇,送回唐山、喜峰口回炉再造,补充编入东北军的人员数量损失。

等到东北军绕过高温的焦地,赶到现场一看,原来满山遍野到处跑的伪军都不见了。北票的董福亭很纳闷的喃喃自语:「这群兔崽子怎幺蹦的这幺快?我们坐车的,还赶不上他两条腿的?」

这是王绍屏和夫人特意的安排,让带队的生化机械兵团,藉口高温会损坏履带,刻意绕一下远路,加上东北军刚换装,即便有训练仓,实地操作还是需要练习,就这幺那幺的发生一点小事故,拖点时间就让王绍屏他们把伪军都弄走了。不想让东北军知道详情的原因很多,其中一项就是怕东北军杀的兴起,一路狂奔杀向东北,万一补给跟不上,全机械化的装备说不定就会变成日军的战利品,王绍屏是完全不允许任何一样装备落入日本人手上,不然很可能会很快地拔高日本的科技力,即使材料製作跟不上,原理也可能搞懂,利用其他方法克服材料问题。(零式的发明,就是引擎材料不过关,推力不足下的变形产品,结果初期效果很好。)

忽然消失的大军,东北军也搞不清是日军还是伪军,正常人总是会担心有埋伏,不用总部命令,也会自行停止追击。当然也有个例外,那就是冯占海,他直接突入到距离通辽只剩50公里,才因为油料不足停下来。没多久王绍源的无线电喝斥就来了,骂得冯占海以为自己军校没毕业。(的确,他只进过奉天讲武堂进修,连证书都没拿到)在加油车抵达后,冯占海才悻悻然撤回热河防线。

只有董福亭、万福麟,王绍源可没让他们停下来,虽然两人当时也感到困惑、犹疑,怕有伏兵不敢向前。但王绍源电令他们全力反攻,说是预警飞艇回报,敌军已经往北撤向盘山,正在盘山设伏,南路只有溃败的日军及少量伪军防守;而且海上确认没有日本海军舰艇,机不可失,要他们沿路打到葫芦岛海边。

于是董福亭直下锦州、松山,直抵葫芦岛港口,已经面海了,才停下来。如此一来,就切断了锦州以南日军的归路。

万福麟反应慢一点,毕竟七个师调度比较不易,原本停下来之后,还要重新进攻,就需要一点时间收拢已经散开布防的部队。

但也很快地,在一个小时之后,全面向兴城(即明代宁远)、绥中、山海关挺进,将残余日军第八军团大约三千多人,向东北方驱赶,把他们困在葫芦岛叼龙咀岬角,等待救援。

一直在关东军司令部等待好消息的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一听到原来有二万八千多人的第八军团,目前只剩三千人在葫芦岛一处海岸等待救援,脸色铁青的拂袖离开,立即前往机场搭机返国,把烂摊子丢给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

武藤信义知道北路从通辽出发的六军团、骑兵第四旅团一直没有回音,心里明了,这路军队应该全完蛋了。既然八军团残部只剩三千多,那幺伴随八军团的第十四、三十三旅团及配属的战车队应该也没了。还有几乎是关东军空军主力,也没消息,肯定凶多吉少。

如此一来,热河战役可谓几近全军覆没,他这个替死鬼应该是当定了。现在急迫的是,得先稳住满洲国和关东军局势,不然他回日本不是转入预备役,而是要上军事法庭,或者甚至是直接上绞刑台了。

他现在手上还有四个师团左右的兵力,分别是第2、7、10、14师团,独立混成旅团还有8、38、39旅团三个旅团,以及骑兵第一旅团,拼凑关东军军部其他直属兵力,应该有接近八万多人;满洲国剩下五个警备军,也还有八万多。两者加总,总数应该大约十六、七万人。

不过,现在要防守盘山、彰武、通辽这一线,即使十六、七万人全押上来,还是备感吃力,何况还有北面防卫苏联的方向要防守。于是他一方面向大本营求援,希望从朝鲜半岛调兵支援;另一方面把歪脑筋动到已经回到天津的土肥原头上:「东北军忽然变这幺强,就是特高课办事不力,让土肥原戴罪立功,想办法用外交手段挡住东北军反扑。」他现在只能祈祷东北军油弹不足停下来,不要继续趁胜追击,另外拉下脸去拜託以旅顺为基地的日本第二遣外舰队的司令津田静枝少将,让他们出动舰队砲轰葫芦岛,并救回第八军团余部。

倒楣的土肥原自以为从王绍屏那里带回好消息,回到天津就赶紧发出电报告知关东军司令部,建议可以放心出兵。没想到他的电报抵达时,关东军已经败战,连山海关到锦州一线全丢了,他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当上替罪羊,那封电报就是他的罪证。虽然电报在稍晚,战败之后才发出,完全无关成败。但涂改个时间,对武藤信义来说,算什幺事?

所以在关东军司令部要将他法办的威胁下,土肥原再次风尘僕僕上路,这次他打算先到北平拉上英、美、德各国大使,主动告知将会遵守国联协议从东北撤军为幌子,恳请他们介入调停。

然后再专程到南京拜见委员长,商谈全面停火的事情。假藉将会逐步从东北撤军,将满洲国交给国府处理。然后「顺便」说一说东北军盘据华北的利弊得失,让中国再次陷于内斗,为关东军争取时间。

「我这算是情报官,还是外交官?还有,这个王台生真的太混蛋!竟然给我假情报。哼!但是我如果去质问他,他一定会狡辩说他给我的是外销产品,内销的产品是不一样的!巴嘎!」搭上前往北平的火车时,非常了解王绍屏那套的土肥原终于忍不住独自抱怨起来。

  • 名称:娜塔莉的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4: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