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玥菲版新金瓶超清在线观看

虽然迎来王绍屏和夫人团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个西洋情人节,但是因为接舰仪式选在这天,所以出门就不必妄想了。但晚上王绍屏预订的华懋饭店西餐部法式大餐外烩倒是可以期待。不过,很快地这个愿望可能也要被热河的炮火给击灭了。

早在王绍屏跑步刚刚回到家里,王志平就上前告知了日本陆航偷袭热河三大前线的消息。当时王绍屏根本不在意,仍然去参加接舰仪式,坐等中央航空教导团胜利的消息。不过很快的,日军陆面攻势也紧跟着发动,委员长很快地得到消息,要众人到海军新舰队司令部的作战情报中心进行沙盘推演,等待进一步的消息,然后…王绍屏就在里面枯坐一天。反而是夫人团因为没被邀请,回到家里地下室的战情中心,和长辈们一起观看战局实况转播,这比他枯等消息有趣多了。不过,小咪还算有良心,运用脑电波传讯,把最新消息都告诉了王绍屏,让王绍屏在海军战情中心不断地未卜先知的出尽锋头。

其实早在前两天,也就是1933年2月12日,日本骑兵第26联队第1中队被歼灭后,晚间23时,日本即宣布整个关东军及满洲国入侵部队全面提升戒备。13日早上10点,即下达了作战準备命令,确定以两个师团、两个步兵旅团、1个骑兵旅团及炮兵、战车、航空部队从绥中、锦州、打虎山、彰武、通辽的铁路沿线地区出发,分5路以齐头并进、相互策应、加强右翼(东侧、北侧)快速迂迴的作战方法。分三个攻击方向,北路攻开鲁直插赤峰;中路攻北票直达朝阳;南路攻凌源直扑承德。

另有混成23旅配合由东北出生的日本青年所组成的靖安军两个团,威胁长城义院口、界岭口、冷口、喜峰口一带,牵制关内于学忠51军、商震32军及宋哲元29军等部。

原本日本陆航在东北只有九个中队,但在大本营下令加大攻势之后,许多日本飞行员徒手来到东北,运用俘获东北空军的飞机、设备,重新编成第五航空团,下辖三个驱逐战斗机联队、三个轰炸机联队,和一个侦查机大队。这次出击的有两个战斗机联队、一个轰炸机大队与唯一的侦查机大队。

而热河方面,经过二堂哥王绍源快速的整编,将所有义勇军打散编入建制,不足额的从山东五万土匪军里增补或少量补充机械生化兵团担任重要职位,骑兵旅一律改装为重装机械师;步兵旅一律改编为机械化步兵师,人数都约在一万二千人上下,所有人都进训练仓训练六小时,并导入忠诚计画,分别编成如下:

北路开鲁原崔兴武骑兵第九旅,改为重装机械骑兵第九师,由冯占海担任师长;原鲁北骑兵第六旅改为重装机械骑兵第六师,仍由石香亭担任师长,继续驻鲁北以拱卫开鲁;另外何柱国依据原订计画将新编成的115机械化步兵师用飞艇投放到开鲁,增强开鲁步兵协同作战能力。

中路方面,北票的董福亭第107旅扩张为107机械化步兵师,另外调何柱国重装机械骑兵第3师协防。至于朝阳的刘玉才骑兵第7旅扩张为第7重装骑兵师后,和何柱国第九旅扩张的机械化步兵第9师,一起担任预备队,在朝阳待命,以便增援北票。

南路方面,因为凌源邻近承德,除了将赵国增的骑兵第10旅扩张为重装机械骑兵第10师外,也将万福麟的第53军下辖七个师大军团的编制全部补齐,第106师、第108师、第116师、第119师、第129师、第130师,全部改编成机械化步兵师,骑兵第2师一样改为重装机械化第2骑兵师,这样凌源也有足够兵力阻挡日军进攻,拱卫承德。此外,万福麟的部队庞大,总共有七个师,所以还能协助邻近关内各未换装整训的部队协防长城一带。

承德本身则由水源的张从云106旅改编为第106步兵机械师,和原36师的直属骑兵36团、砲兵36团,加上义勇军改编的骑兵31旅(旅长富春),合组成第55军军部,和何柱国的120空降师、自走砲第7旅一起待命,当作预备队,随时增援,或巩固承德安全。

至于空军方面,现在飞行员多,维修工程人员少。因为有预警制度,王绍源的安排就很简单,找个热河的中心点,把空军全部集中,这样就能集中维修;此外,战机集中调度,可以适度调整飞行员的飞行时间,以利休息轮班,对王绍屏来说,人才才是宝贵的,飞机列印一下就有了。他可不想让飞行员因为疲劳驾驶而发生意外,甚至因此丧命。最后,选定了赤峰作为驻扎地。虽然赤峰也是前线,而且依据历史史实,日军骑兵第4旅团,将直接向西南绕过开鲁进攻赤峰。但此时已经补充并整编的孙殿英41军,下辖三个117、118、119师改编为机械化师后将仍会驻守在此,并搭配机械生化兵团机场警卫旅戍卫机场,赤峰将固若金汤。

王绍源花了13日一整天的时间建设赤峰机场,并将六个大队432架飞机全数进驻于此。这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机场,除了水泥跑道,还有碉堡式的塔台,半地下化机库和深藏地底50公尺的油库、弹药库,一切弹药、油料输送皆由自动化机械送到地面,在机库里加油、装弹,才驶出地面起飞,堪比廿一世纪航母的补给过程。

1933年2月14日,早上七点整,晴空万里,中央航空教导团进行完一万五千公里长跑,正在排队进食堂吃早点。

忽然间,喔呜~喔呜~,防空警报大作,机场各处的广播器同时播放一样的广播:「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基地进入一级战备,基地进入一级战备,各单位人员立即向各单位报到,各单位人员立即向各单位报到!重複一次,这不是演习…。」这时原本在排队的人一哄而散,有些人嘴巴上咬着一颗馒头,有人拿在手上,还有人乾脆就不吃了,飞行员和地勤人员纷纷跑向各机库,防空人员则立即跑向各防空砲位,基地每个人都在紊乱而有序中完成自己的战备任务。

一架架挂满油弹的P39、P38从机库里缓缓驶向跑道,井然有序按着大队顺序排着队伍陆续升空。

「鹰眼一号,鹰眼一号,第一飞鹰大队全数升空完毕,请指示。」第一大队大队长冯庸向空中预警一号飞艇呼叫。

这位冯庸年纪不大,今年才32岁,但却是东北空军老前辈,其父是张作霖莫逆之交,他自己则和张学良结拜为兄弟,同样以汉卿为字。首批空军建立时,从航空处上尉参谋开始做起,因功升任中校副处长,累至少将航空司令,时年才23岁;和王绍屏有着共同梦想,以实业救国,遂放弃军职,捐出全部家产七千多万,创办冯庸大学。918事变时,日军冲进冯庸大学绑架他,想要胁持至东京,后来途中竟被他逃脱,赶回东北组织「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对日游击战,当他一听说张学良在徵招原东北空军回归,参加中央航空教导团保卫热河,他立即想办法潜伏到北平,见过张学良后,随即被送往山东重新受训。由于年纪轻资格老,连原来联队长徐世英都不敢跟他抢,于是他就担任了第一大队大队长。

「鹰眼一号收到,根据抽籤,飞鹰大队前往开鲁拦截进犯日军陆航第十一联队3个中队的进犯。抵达目标前会再进一步指示。」预警机传来明确的命令,连抽籤这件事都讲得很明白。没办法,防区有远有近,所以只好由预警飞艇自行抽籤,决定攻击範围。

冯庸率领72架P39,随即加足马力,依据已经在开鲁上方的预警飞艇的无线电讯号,往开鲁方向飞去。没错!所有的飞机都装上无线电导航,因此绝对不担心有路痴飞行员迷航。这是安洁贴心的小设计,因为她自己就是路痴,平时都靠表妹安瑟导航,二咪都笑安瑟为导盲犬。

「虎眼一号,虎眼一号,飞虎大队已经全数升空,请指示!」这是第二大队赵延绪呼叫预警艇的呼号,他也是东北空军元老,在东北时,即是当时的飞虎队队长,所以他一回来,还是要叫自己的大队叫做飞虎队,加上王绍屏这个懒鬼,听说东北空军原有五个大队就是飞龙、飞虎、飞鹰、飞鹏、飞豹,就乾脆沿用。只是冯庸不喜欢飞龙,于是他选了飞鹰(为什幺?大家很快会知道。),而比他先到的赵延绪只好继续率领飞虎队。小敏一听到有飞虎队,立刻把这一大队的座机全部刷上鲨鱼嘴,P39外型本来就和P40类似,这让小巧的P39显得威武!于是这大队包含赵延续都爱死六夫人这个创举了!他们还特别把重新创队这天叫做小敏日,全队要到酒吧喝一杯,遥祝小敏夫人身体健康。小敏没想到,就这样一个顽皮的举动,让她成为空军之姊!(空军之母后来另有其人,实在很难抢的过。)

「虎眼一号收到,我们的目标是北票,请按无线电指示前往。敌人有3个中队,60架战机,请当心。」虎眼的联络员显得有气无力,和飞虎队的活泼完全不搭嘎,但是就是配合的还不错,这可能就是互补吧!

「龙眼一号听到请回答,我这里是荔枝…不!是飞龙第三大队,全数升空,请指示。」这下大家知道为什幺冯庸不想选飞龙队了吧?还好原来就是飞龙队的队长章斌,从东北逃狱成功,在最后关头赶上第三大队编成。这个大队大部分是留洋军官和华侨子弟,但由于历经直奉大战的章斌经验丰富,加上为人风趣幽默,所以大家对于他担任也没有不服气的。光是刚刚那个荔枝,就让整个空中无线电里笑声不断,沖淡了新手们第一次上战场的紧张感。

「咳咳…!荔枝们!这里是龙眼!我们很不幸的抽到凌源上空,这里我们将面对日航第十二联队六个中队的战力,所以飞蚊侦查大队和苍蝇…不!是暴龙轰炸大队都会和我们并肩作战,祝好运!还有,新手们不要手贱,关掉导航,万一你迷路,没有人有时间救你,就这样!再次祝好运…等一下!还有大家如果在飞机上吃早餐…。」龙眼预警艇的联络员是个风趣的生化人,开玩笑是他的天性,啰嗦是他的设定,随便是他的个性…呃!很快你就会知道他有多随便了!

「好了!龙眼,我们听够了你的啰嗦,放点音乐来听听吧!」章斌首先开炮,制止了龙眼的啰唆。

「对啊!放点音乐吧!」「我要听壮志凌霄!」「我要听空军军歌!」…飞龙队队员的确是够散漫的,你一言我一语,无线电完全没有静默,不过真的也没差,因为凌源非常近,很快就要接敌了。

「大家太吵了,我们来投票,壮志凌霄请喊1,空军军歌请喊2…。」龙眼随便的想了个烂方法,可想而知后果是无线电快爆炸了,最后还是章斌发话:「不要吵了!先放空军军歌,有时间再放壮志凌霄。就这样!」

这时大家全部静默等着龙眼放歌,等了大概10秒,无线电里传来雄壮的歌声:「我们屹立在太平洋上,   任世局变幻,惊涛骇浪…」,等歌曲唱到「浩浩大海」,忽然有人尖叫:「这是海军的歌嘛!我还以为是什幺新的空军歌曲呢!」

「不要吵!我放错了嘛!就先听完吧!」龙眼很随便的要求大家接受他的错误。

飞龙队随便的还不只龙眼…。

「喂!高志航!你当我的僚机,就好好跟着我飞,可以吗?不要再一直练习你那个什幺英麦曼机动回旋了!那是一次大战老掉牙的战术,那样很耗油!而且万一你被G力弄晕了,我到哪去找僚机?现在要用的是双机配合的萨奇剪刀交叉!你上课有专心吗?」美国华侨陈瑞钿,未来的空战英雄,号称中国战鹰,长的一副老外脸,却和母亲学会说的一口流利国语,很流利的数落着另一位本土的空战英雄高志航。(王绍屏完全按照双机编组的方式重新训练这些习惯三机或四机编组的飞行员,为的就是要适应萨奇剪刀交叉战法,以便以后对付对付平行小转弯厉害的零式系列。)

高志航因为受伤,进了治疗仓治疗,错过了东北空军重新编成,于是只能和华侨中队混编。他现在才26岁,所以还不是个严肃的大队长,而是陈瑞钿的好玩伴。不过,他念念不忘在法国学习到的英麦曼迴旋,认为这是迅速提升飞行高度的方法,能够完全发挥P39高速爬升的能力,提早获得俯冲高度,才能发挥萨奇剪刀的威力。所以他一有升空的机会就不断练习,希望透过实战验证之后,能推广此一经验。于是他不顾僚机陈瑞钿的啰嗦,依然故我的练习着。还好他们这个小组是最后一组,有足够空域让他乱搞,不然即使是个性温和的章斌也不免了要为他扰乱编队而发飙。

这个随便乱搞的高志航却在最后一次爬升时,远远的发现了日军的飞机,几乎和预警飞艇的警告同时。(其实预警艇更早发现,但得进入最大射程,才会提出警告。)

飞龙第三大队随着预警飞艇的指示,全速奔向日军90架敌机,虽然P39只有72架,但是随后赶来的还有P38一个大队72架,A20一个大队72架。于是章斌也不管什幺萨奇剪什幺的,让大队编队提升高度,然后向下俯冲,以减少向阳面刺眼的阳光影响,并利用速度和火力,在第一波攻击中,尽量沖散或消灭敌机编队。

「是日本最新的九一式啊!」第三大队少数女队员李月英吹着口哨说。「比我们慢上一倍,这有什幺好兴奋的?」她的僚机也是女飞官的黄桂燕嘲笑着日军陆航新飞机。「比打双翼机刺激啰!」李月英看来是要抬槓了,但她手底可没停,把一架九一式套入瞄準镜内,就立即开火,以凌空而降的姿势干掉了前方的九一式。黄佳燕紧追在后,也击落一架。

反而是殿后的陈瑞钿和高志航这两大空战英雄完全落空,那没办法,日军又不是傻子,大批敌军从天而降,一开始还来不及反应,后面还不解散编队,捉对厮杀,难道还待在原地让人击落吗?陈、高两人就是吃亏在飞在编队后方。但是没多久,两人就开始发挥天赋,由陈瑞钿首先开张:「喂!高!我发现这款飞机慢吞吞地,什幺迴旋、剪刀都不必,就直冲过去,火力全开就打掉了!不信,你试试。」「好!我试试!啊!真的打掉了!他们是纸糊的吗?」高志航有些讶异日机的脆弱。

就在他闪神的一瞬间,一排子弹乒乒乓乓打在他的右机身上:「我中弹了!」「我来了!干掉了!你有没有怎样?高!」陈瑞钿还是很关心他来中国交的第一个好朋友。「没事耶!只有一些刮痕,P39很坚固呢!」这不废话吗?王绍屏可是狠下心来,把所有飞机内壁全部用迪尼玛纤维再做几层,不要说日军7.7毫米口径八九式机枪,就是12.7白朗宁M2重机枪也不见得打的穿,不要忘了,王绍屏的信念就是宁愿损失飞机,也不要死一个飞行员。

本来以为日军90架飞机的数量高于己方,没想到竟然被72架P39全数击落,甚至还有人还没开张。正当大家洋洋得意的时候,龙眼预警艇的警告声音传来:「还有32架轰炸机正在低空飞行,请飞龙就战斗位置。」

广东航空学校第二期毕业的女飞行员李玉英这时在无线电里对她的僚机伙伴张瑞英大喊:「瑞英,快点,我们都还没打到一架呢!」张瑞英是美国林肯航校第一名毕业,也是唯一的女毕业生,可惜刚刚和伙伴李玉英没有逮到一架日机。现在她们俩刚好盘旋到低空,离轰炸机非常近,于是张瑞英也大喊一声:「走!玉英,让我们破蛋去!」两架孤伶伶P39冲向日军当前轰炸机主力的八七式、八八式轻爆击机,还有少量的八七式重爆击机,这些飞机都是双翼双座居多。只见轰炸机后方的机枪纷纷开火,八条火龙分别向着张瑞英、李玉英飞去,李玉英大喊一句小心,随即拉起机头,一个盘旋,躲过了机枪的扫射。张瑞英却不管不顾,朝着机群飞去,7.7毫米子弹在防弹座舱盖上打的兵乓响,张瑞英瞄準一架八七式的驾驶员之后,按下手中的发射扭,20MM机砲和50机枪直接将八七式从驾驶舱拦腰打断。

「耶!我打中了!」张瑞英边欢呼边呼啸飞过轰炸机群。懊恼的李玉英这是已经掉头,也大喊着:「我也回来了!」然后瞬间击落离自己最近的八八式重爆。

这时另外两架P39也闻风先致,分别是带领广东空军近百人脱离广东军政府陈济棠的空军老前辈,也是华侨返国参与空军建设先驱之一的张惠长和陈瑞钿同班同学的黄泮扬,他后来也是赫赫有名的空战英雄。

以张惠长的老资格,他大可担任一个大队长,但是他自认空战经验不足,所以屈居中队长,和他搭档的的黄泮扬又被称为黄约翰,是个初次上场的菜鸟。于是他招黄泮扬:「约翰,你看两个女士会不会太寂寞了?我们也冲下去陪她们共舞一番吧!」黄泮扬一声欢呼立刻加大油门俯冲进日本轰炸机联队的阵型中,和张惠长两人横冲直撞一路扫射,竟然被两人击爆三架轰炸机(其中一架是俩人合力开火)。20MM机砲和50机枪对蒙皮双翼的飞机来说,实在太兇残了,几乎子弹一碰到,就四分五裂的支解了。

很快地其他P39赶来,就把剩下廿多架轰炸机全部清空。害后面赶来的P38飞蚊侦查大队和A20暴龙轰炸攻击大队,俩队长姜兴成、陈鸿陆(两人皆是1928年在东北空军担任同样职位)纷纷哀叹飞龙大队太兇残,连点渣都不剩。陈鸿陆对姜兴成说:「看来我们得在地面上找饭吃了。」这时章斌忽然在无线电里插话:「你们不错了,我们子弹油料差不多了,听说另外两个大队遇到的都是我们东北军留下来的双翼机:法製纽波特17式、法製包台斯25型和侦察轰炸机则为法製布莱盖14型,而且数量还不及我们的,三两下就清洁溜溜,他们的后面梯队想要捞到地面支援战还没什幺机会呢!」姜兴成忽然感慨:「法製纽波特17式啊!我第一台驾驶的战机就是它!令人感慨啊!没想到全变成我们的敌人了。」三人在无线电里不胜唏嘘的哀叹着。

同样哀叹的还有在赤峰坐镇的联队长徐世英,他因为资格不够老,没有抢到任何一个战斗机大队;但是又因为归队的早,担任了联队长,不好意思和侦查与轰炸大队抢位子,所以只能待在基地,名为指挥,其实就是替大家打打下手,做做地勤工作的安排。「唉!才不到一小时,日本飞机全都扫光了,连我想以支援的名义升空都没机会。」徐世英在塔台自怨自哀的哀叹着,一旁的王绍源笑着说:「还有更多的飞行员都在训练,徐队长还怕未来没机会吗?」徐世英不接话,他知道这一仗和未来绝对不一样,258:0的二一四空战,未来还会有吗?的确,二一四后来取代了历史上的八一四(4:0)成为空军节。

  • 名称:龚玥菲版新金瓶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