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皮鞭超清在线观看

韦尔曼看的出来王绍屏似乎不大关心中日双方谈判的结果,但他还是克尽职守的把陶德曼交代的事报告一遍:「杰克先生」韦尔曼知道自己没有陶德曼和王绍屏那样熟捻的好交情,所以尽量客气的称呼王绍屏。「我们大使先生要我转告您,目前中日谈判已经僵局,日本无法接受从满洲撤军,并交还各地租界。日本已经退出谈判,扬言将要报复,还请阁下要特别小心。我们有情报显示,日本派出了精锐的武士,将要刺杀您,并窃取贵国新飞机的资料。另外,据我们在苏联的情报员获得的资料,苏联正用无息贷款正在交付他们最新还没量产的伊15和伊16战机,共计约五百架。所以日本人才有底气退出谈判。」

这些消息倒让王绍屏十分意外,尤其是苏联趁火打劫卖日本飞机,大发日本国难财。非常讽刺的,在原历史的四年后,这两款战机本来将用来援助中国。不知道这次苏联提早卖自己还没装配的飞机,赚了多少钱?有没有像援助中国一样,派遣志愿航空队?

虽然王绍屏对于苏联援日的消息感到有点惊讶,并对韦尔曼的热心产生了好感,甚至于对韦尔曼的态度由客套转为亲切,但他对于这些讯息仍没多大重视,甚至没有告诉夫人团,以至于后来遭到不算大的小冲击。不过,韦尔曼对于王绍屏的亲切倒是受宠若惊,即使整个会面只有10分钟,却加深了双方的合作关係。

王绍屏需要的是这个年代的工艺训练,以便补足目前中国在轻重工业上多处空白的基础训练。另外,还有相关战术思考,让王绍屏能模拟当代军队的攻防能力,提供自家军队当作假想敌训练,以便防範当代对于先进武器的不对称思考。他能给德国的,则是稍稍把德国在二战中期的技术提早提供出来,增强德国在二战初期的实力,削弱欧洲列强的抵抗,以便让日本能提早进入东南亚,自己跟在后面收渔翁之利。

终于送走了韦尔曼,而且省了一顿午饭。但没想到去清泉岗报到,学开飞机的林蔚又跑来蹭饭了。他大老远就喊着;「台生!铁将军来了,赶紧开饭,我们得去泰安接人!」「谁是铁将军?」王绍屏有点疑惑,他好像没听过抗日战争前夕哪个高级将领姓铁,只有共党那边后来有个绰号叫做「打不死的铁将军」王震。这个绰号到了廿世纪周星驰电影热映的年代,「打不死」就会变的难听了,不如直接叫铁将军。

「俞大维啊!你的顶头上司啊,只要谈到军备上要花的钱或者要发的数量,他一向铁面无私,毫无人情可讲,委员长爱将陈诚来了也没辄。所以我们背地里都叫他铁将军。其实我们挺尊敬他的,传言1930年他在德国负责採购装备,政府电令让他採购大砲,按照预算和报价,只能买12门,但运回来的时候,却多了3门,变15门。委员长去电询其缘故,他回电说:『是送的』。谁不知道对外採购,厂商都会给佣金,他是把自己的佣金替政府多买了三门。但是又没明说,断了其他人的门路,所以大家都知道他没私心,又热爱国家,大部分人都挺尊重他的。所以赶快开饭,火车一点半就到了;这可不能让泰安招待处去办,我们得亲自去迎接他。」于是不到15分钟,王绍屏家就提早开饭了,还好曾昭吉在家,不然他就错过了午餐。当然,刘小小和杨姨也在家里用餐。

得知俞大维来了,夫人团当然要跟,曾昭吉也想跟着去,只有杨姨带着刘小小回自己家里叙旧,预定明天一早就到电台上班。

电台在两位女长辈的建议下,提议叫做「中华和平之声」广播电台,虽然后来又经过长辈团另一番讨论才真正定案。至于之后因为经营的不错,加开了新闻台、流行台、古典音乐台、和戏曲台等不同类型的频道,那是后话。

大伙到了泰安火车站才知道原定一点半抵达的列车将晚到半小时。于是一行人就想去招募所看看人才招募的状况,但是小桃要悄悄在王绍屏脑海里提出警告:「夫君不要去招募所,我感觉会有不可收拾的事情发生。」当然其他夫人也收到小桃类似的警告,只有林蔚和曾昭吉两人被瞒在鼓里。

二咪这时就对自己的乾爹说:「乾爹,我听说泰山大街上有间新开的茶店,新进了西湖的龙井,我们去嚐嚐看好嘛?」曾昭吉算是这一带的包打听,他从来没听过新开什幺茶店,所以疑惑的说:「有吗?我每个礼拜都跑来泰安逛逛,怎幺没听过?」「有啦!有啦!」二咪边拉着曾昭吉往泰山大街上走,边向小咪眨眨眼。小咪会意,立刻联繫泰山大街上一家伪装成洗衣店的监视站立刻改装成茶店。

为什幺监视站要伪装成洗衣店呢?除了王绍屏他们有很好的洗衣设备外,主要是会送来洗衣店洗衣服的非富即贵,不然就是外国人,很方便能监视外国势力与当地仕绅。没错!这就是因为专田盛寿事件之后才设立的单位。

整个泰安就这家能乾洗西服,所以洋人、日本人都会来这里送洗西装,虽然刚来泰安的外国人通常是由当地潜伏的人员带来洗衣服,但透过衣服尺码的比对,洗衣店就能顺便发觉潜伏人员的身分;另外,在乾洗的过程中,洗衣店的干员会秘密在衣服的纤维上安装奈米监视器,即能暗中监视这些新来的外国势力,不被发觉。像前面说过的祥阳磷寸株式会社泰安分社胜田一郎等人,在已经加入忠诚计划的专田圣寿,假装要送洗西装的情况下,就被诱骗来这里送衣服,到最后自己也变成这家店的常客;于是整个日本在泰安的间谍组织都遭到王绍屏他们监控。

王绍屏一行人边往泰山大街走,另一面安洁指挥空中的无人侦察机前往招募所上空查探,而小瑷也赶紧透过无线电对讲机和招募所的负责人南云造子联繫,看看发生什幺事。

前面说过南云造子改名杨南云,她现在正在门口应付一堆抗议的工人,现场太吵了,所以没有听到室内对讲机里小瑷的呼叫。这些工人高举着「歧视山东人」、「反歧视」、「录用本地人」、「无良商人只用外地人」…等等的标语。

安洁操控的无人机适时地赶到现场,从斜角的空拍摄影角度,安洁发现来抗议的工人群众是之前水肥…不!是肥水之战的那群地下党。「咦?站在后面远方有几个生面孔,也有几个熟面孔。熟人是胜田一郎那几个日本间谍;陌生人当中有一个是潘汉年。」安洁操控着平板比对着下载的当代网路人事资料照片。

「他不是中共宣传部长,难道提早和日本人搞在一起了?大家真的都是有心人啊!完全不搭嘎的两路人,竟然会因为都在咱们这里吃过瘪,就相互勾搭上。」小敏听到王绍屏的感叹,随即脱口而出:「说到有心人,山西和广西派来的飞行员很多都另有企图,大部分都想把我们的飞机开回老家,所以我都用忠诚计画让他们老实下来了,也让梁先生、白将军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绍屏摇摇头:「这倒不一定是这两人安排的,梁、白二人目光没有这幺短浅。反而是现在的抗议,我倒觉得像是刘少奇的建议,这家伙真是不达目的死不休啊!」王绍屏猜的一点都没错,上次陈赓和刘少奇回去后,中共中央像日本刚开始面对王绍屏一样,内部爆发极大争论。

当热河东北军在王绍屏协助下完胜日本的消息传来,即便周恩来和陈赓仍一贯主张王绍屏是可以争取的,但仍敌不过博古、张闻天把持中共中央局的意见,决议在刘少奇的建议下,对王绍屏採取斗争行动。这次的抗议就是在这项决议下,派时任中央宣传部部长潘汉年,以王绍屏排斥山东本地劳工为名,展开一系列汙衊王绍屏宣传行动的开始。

王绍屏不是没有任用山东人,甚至绝大部分的劳工都是在当地招募,但是独独排除地下党成员的参与。原因很简单,在王绍屏来看,这批家伙洗脑之后既无法担任反间谍(层级太低),手上功夫又太差(不然就不会热衷各种反政府运动),改造起来太花功夫;而且自从肥水之战后,他们自己心虚,也不敢来应徵面试,所以王绍屏乾脆置之不理。但是这个动作倒让他们找到由头,更加反对王绍屏。

「咦?他们拿着很多罈子要做什幺?小洁一号,进行内容物成分分析。」安洁控制的无人机用自己的暱称来编号,她立刻让连线的人工智慧电脑透过无人机的分析仪进行威胁分析。「是菜油和高浓度烧酒?后面有人拿着火把,不好!夫君,他们要烧招募所…。」安洁在脑波传送的讯息里尖叫着。

小敏立刻建议:「夫君,要不要出动水肥车?」小咪立刻阻止的说:「不行!上次搞到臭了两天,味道都还在,让人都不敢来应徵!我们用新型的『顺服瓦斯』吧?」「那是什幺?」王绍屏好奇的问。

「这是廿二世纪军事镇暴的失败品,利用含有微生物般大小的奈米虫,透过呼吸道传送,控制人类情绪荷尔蒙分泌,让抗议群众安静下来。但是当初的设计不良,无法有效控制争相游向人类大脑杏仁核的奈米虫数量,常常导致人类因此脑死,后来就禁用…。」小咪尝试解释,但还没说完,王绍屏脑袋里出现另一种虫游向子宫的画面,只是换成游向大脑,忽然感觉一阵噁心,于是立刻打断小咪的话说:「那还用?到时在招募所门口死一片,那不就是我们的错了?」

小咪却坚持地继续说明:「现在这款顺服瓦斯,已经经过安洁的祖父改良,奈米虫透过彼此无线电波侦测,将会迴避已经遭到控制的杏仁核,并自行丧失功能排出体外。藉此能控制大脑内奈米虫数量,所以现在算是安全的镇暴武器。」王绍屏见风转舵的本事也不差,一听没有危险性,就立刻说:「那赶紧用吧!不然招募所就要烧起来了。」

安洁从无人侦察机传送回来的画面中,看到三、四名武装的机器人战士,站在招募所楼顶,对空抛射顺服瓦斯弹。一会儿工夫,像是浓雾般的瓦斯,立刻垄罩大约一百多名抗议的群众。本来待在后面远处观看的日本人和潘汉年等一伙指挥者,以为对方施放催泪瓦斯,立刻用手摀起口鼻,往后逃去,离开了瓦斯的有效範围。

而原本群情激动的抗议群众,这时全都瘫软在地,菜油、烧酒翻倒了一地,还好几个拿着火把的家伙还没把火点上,不然这下就满地烤乳猪了。胜田一郎和潘汉年等人见状,不知王绍屏用了什幺毒气,更是马上逃之夭夭,立刻不见蹤影。

「那现在这些躺下的人怎办?」王绍屏用脑波发射器再度问着。小咪继续说明:「中了顺服瓦斯的人会瘫软大概半小时,然后…然后…。」「会怎样?」王绍屏追问道。

「然后…会对游行示威,甚至暴力行为都感到厌烦或恐惧,醒过来之后就会自己回家。只是会有两个副作用…。」「什幺副作用?看你这幺紧张?」王绍屏被小咪搞得也神经兮兮起来。

「顺服瓦斯顾名思义,就是让人无法兴起反抗之心,所以未来他们对于不公平的事情,都兴不起反抗的心理。」小咪先挑问题不大的说。「那没什幺,难道在山东,我们还会创造不公平的事吗?」王绍屏不以为意。

「不只是政府,其他人加诸于他们身上的不公平,他们也不会反抗,比如老闆、邻居或亲友…之类可能欺侮他们的人,他们都不会想要反抗。」小咪补充一下,虽然她知道王绍屏的想法一定是不在乎。果然王绍屏说:「老是想暴动,就当作惩罚啰!这没什幺。」

「还有一个副作用比较麻烦,失忆是必然的,至少和这次运动有关的记忆都会消失,比较严重的,可能会丧失一段时间的记忆;比如从他加入地下党开始的这时间都可能想不起来。」王绍屏听到这里还没什幺太大反应,只是皱皱眉头,因为他想不出这有什幺麻烦。

「有部分人会产生智力衰退的现象,可能退化到青少年,或儿童的阶段。」「什幺!你怎幺不早说!那刚刚就不要用了,难道我们要养他们一辈子?那是惩罚他们还是我们?」王绍屏差点忘了这是脑波传讯,差点跳起来。

「有补救方法,在五分钟之内把他们送进医疗仓,去除纳米虫的攻击,即可避免后遗症。我们再用忠诚计画改造,这样就好了。」小咪赶紧把她的补救策略一口气说完。「那快点吧!」王绍屏这次有点不耐烦了,不过,不是对小咪,而是对于这些层出不穷的捣蛋者,他觉得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小咪委屈地接口:「已经在执行了,我只是说,未来都得有医疗仓在附近,才能用这款顺服瓦斯。」王绍明安抚的拉拉她的手:「我知道,妳一定都有万全的準备;我只是在想,有没有什幺更有效率的方法,能应对这些讨厌的家伙。」

安洁这时候插嘴:「我们还有两款镇暴武器还没定型,一是瘫痪声波发射器,利用不可听见的特殊音频造成内耳前庭小脑系统的平衡失调使人晕厥,但现在扩散幅度还没调整好,可能会溢散到周遭,导致无辜路人受到影响;第二种是一种麻痺神经中枢的气体,问题类似,依然是扩散无法控制的问题,仍在想办法克服。」「这不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十香软筋散?」王绍屏开玩笑的说道。

「对厚!我们可以把气体改成粉末状,这样比空气重,扩散就不会太大。哈尼,你是天才!」安洁从王绍屏的玩笑话中突发灵感,高兴地快要跳起来。

「不错!不错!小洁的研发能力很强。不过,我想要的不是一种武器,而是一种能够打击敌人威信,让他们信心瓦解或者丧失号召力的东西…。」

擅长思考和组织力的安瑟这时候开口了:「达琳,我们刚刚发现共党和日本合作的事情,可以用来作为打击他们的工具吗?」

「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只有照片还不行,还要有合作时的对话内容,最好还有书面文字,毕竟现在没有电视,靠报纸就要这些东西。小瑷可以交给妳吗?」王绍屏觉得安瑟的主意不错,但为求事权统一,还是把任务交给小瑷。

「是!遵命,夫君大人!」小瑷俏皮地允诺了这件任务。

就在王绍屏一家子脑袋来把讯息传来传去的当下,二咪终于带着曾昭吉和林蔚找到地方了。林蔚累的满头大汗说:「这还真是新开的店,沿路问了不下十多个人,竟然没有一个知道这家店,还好刚刚转角那个大叔告诉我们,不然我们又要绕一圈了。」这是当然的,这家店在十分钟以前还不存在,谁会知道呢?那个报路的大叔还是一名间谍机器人伪装的。

曾昭吉看了这家店摇摇头:「和洗衣店分租啊!这样会有什幺好茶呢?」二咪则是安慰着说:「乾爹,这叫複合式经营,就是为了让洗衣店顾客在等着拿衣服的时候有地方去,才开在隔壁,你看这个老闆多有头脑啊!另一方面茶店的名声打出去,也免费替洗衣店打了广告。」

曾昭吉捋着鬍鬚说:「双赢啊!这我知道了,果然很有生意头脑,有机会要见见这个老闆。」二咪笑而不接口,心里暗笑:「老闆就是咱们家啊!」笑咪咪地带着一伙人进了茶店。

「果然是好茶!」曾昭吉对于这个饮食料理机做出来的茶叶赞不绝口,夫人团纷纷在心里窃笑:「曾乾爹,和你家里喝的茶同一款呢!你怎幺喝不出来?」曾昭吉一向喝茶就是牛饮,他只能喝出苦不苦、淡不淡,其他就跟喝白开水没两样,他怎幺分的出来呢?反而是家里没这种待遇的林蔚,第一次喝到这个茶,真的赞不绝口。

歇息到时间差不多,一伙人又回头走。从头到尾林蔚和曾昭吉都不知道王绍屏一家子刚刚摆平了一场麻烦。虽然效果不好,因为没多久对方的报复又再度捲土重来。

到了火车站,大约等了五分钟,火车才姗姗来迟的进站。一马当先的俞大维后面还跟了一大群人,而不是原先大家想像的轻车简从,只带几名机要亲随。

俞大维大步向前,走向王绍屏:「是台生吧?听委员长说你这里要大兴土木,还要好好搞搞研究,所以我带了一些人,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俞大维并没有摆出上官的样子,甚至以拉近关係的姿态喊了王绍屏的表字。

「俞老你有心了!」王绍屏也不好以职称称呼,叫俞大维署长(俞大维还是担任兵工署署长,装备所所长是兼任),好像有点不承认他所长的地位;但有更高的署长官衔在,称呼所长,又不大礼貌。所以王绍屏就学俞大维,乾脆用比较亲近,而且万用的长辈称呼,叫俞大维为俞老,反正长辈团里这个称呼几乎都是通用的。

「哪里,我们都是为国做事,就不要客气了。年后时间匆促,我又急着过来,只能找到手边认识的国内菁英,等到未来,我再想办法蒐罗更多的人才过来,让你的工作更好开展。」这个说法似乎是把装备所的工作都授权给王绍屏,他自己就负责挖掘人才,算是非常友善。

「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汉阳兵工厂厂长郑家俊和他带来的一些军械专家;航空界的高手王助、钱昌祚;专精无线电的朱物华,他的哥哥是大名鼎鼎的朱自清;还有内燃机专家黄叔培;机械名技师舒震东(曾鉴定过木炭汽车、改善中文打字机);另外这两兄弟是专精物理的胡刚复、数学家胡敦复,毕竟军工製造离不开基础理论;这位则是发明了以木炭为燃料驱动汽车的汤仲明…。」

王绍屏没听说过木炭驱动的车子,讶异的看了汤仲明一眼。引起汤仲明的不满:「王副所长,您是瞧不起木炭汽车吗?」汤仲明非常为自己的发明感到骄傲,虽然其实算是仿製的二创产品,但依然是国内第一辆木炭汽车。

王绍屏抱歉的说道:「汤兄误会了,是我从未想过木炭能当作汽车燃料,这样和火车原理差不多,载重力应该不会太差,但是控制方便吗?」汤仲明一听到王绍屏的解释之后,知道自己太敏感,误会了,于是连忙说:「比用油的稍为差一点,所以大部分是用在货车,谁叫我们国内缺油呢?我带了一台过来,我们可以研究研究。」王绍屏这时往列车最后方加挂的平台货车看去,果然是有辆汽车正在卸货;于是两人说好等等看看木炭车的性能。

这段小插曲之后,俞大维微笑着继续介绍:「知道你还兼交通总办,所以把擅长铁道与结构工程的茅以升、淩鸿勛、林同炎三人带来;另外听说你还要开发工业区,工业业别太多,我现在只找到纺织工程专家顾毓瑔和机械专家周厚坤(中文打字机之父);还有,你还要弄土地改革嘛!你还真是有三头六臂,我帮你找来农业专家过探先给你把把脉。」几乎王绍屏要做的几件事,俞大维都带了人过来。

「还有这两位…。」俞大维有点吞吞吐吐,一看就知道这两人他不熟。

「我是叶秀峯,学矿业出身。」一位男士自我介绍着说;另一位女士则说:「我叫姜毅英,是来协助航空教导团破译敌军密码的。」

这两位好像临时被塞进俞大维团队的人,立刻引起夫人团的警戒,很快的小咪就回报说:「叶秀峯是中统的人,和陈立夫是同学,现职是中国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委员,不知道为什幺被派来了。姜毅英是戴笠刚选进中央警察研究所特训班甲班的新人,的确是密码破译专家,未来她会替军统工作。这两个应该都是中央情治单位塞进来的,难怪俞大维不熟。」

面对中央底下官员层出不穷的手段,王绍屏只能感叹:「真的多是有心人啊!」

  • 名称:甜蜜皮鞭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0: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