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鬼性爱超清在线观看

1933年2月12日星期日当天接近午夜时分,特斯拉终于从山东传来有关小瓶子…呃!…是王晓平的消息。

「他们是被一种远距的脉冲武器击中,依据我们机器战士自身预警防御系统的扫瞄半径来说,这种武器至少得在一百公尺以外发射才行。如果是扩散型攻击,也就是大规模产生脉冲电磁波,那得耗尽全美国现有的发电量才做得到;如果是集束状攻击,至少也得一半的美国发电量,所以我猜这是来自未来的武器。」特斯拉完全没猜错,安德烈把手上的金属探测仪透过简单改装,加强了电磁波,趁两名卫士站在一起交换资讯的时候,一次性用集束脉冲电磁波将两人击倒。不过由于功率太大,让这种手持探测仪过载,于是安德烈手上最后的未来工具也就报销了。

因为安德烈不是材料学专家,也不是创新发明家,他只是一名维修工,所以在缺乏未来工具、材料,甚至设计图纸,他无法再複製任何未来科技,只能在现有的材料和技术上做性能提升。可是不要小看这种性能提升,它的破坏力还是十分惊人,之后多次让王绍屏深感棘手。

而大爆炸则是苏联的情报员为了掩饰偷走机器人而採取的标準作业措施,虽然安德烈一直告诉他们这是无用的白做功夫;但这种说法,只是让情报干员不断加大炸弹的药量,打算让机器人直接埋在大楼的废墟里。在他们来想,上百吨的瓦砾,应该会让对方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挖掘吧?

不过华懋公寓算盖的非常结实,加上后来他们收到远处监视的情报员回报,有直升机已经从海军基地出发向这里飞来。所以他们又想顺手炸掉一台直升机,改变了炸药装置方式,让爆炸波改成向上炸开。结果才会造成只有王绍屏购买的楼顶三层,只有最高的两层完全炸毁,更没炸塌公寓,也没直接炸伤楼下的居民,对于当地附近的住户来说,大多是遭受到巨大声响的声波伤害。

这些前因后果在扫描过领事馆里执行这项任务的苏联保卫局干员,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现在唯一还没调查清楚的,就是那三名号称旅美俄侨,想要透过领事馆归国的神祕人物,他们的来历没有一个人知道。小妮自信满满的认为,可以透过放回阿巴库莫夫,让他回到莫斯科潜伏之后,就能查出这三人的背景。

于是小妮将所有使馆人员做过忠诚改造后,纷纷放回领事馆,并且捏造一个机器人(就是被挖走眼睛的王晓平)拥有自毁装置,造成的小型爆炸,酿成领事馆地下刑求室大火的回忆,并且伪造好一切真实的证据。让上海领事馆的人员自动的将此一消息传回莫斯科,藉此掩护阿巴库莫夫的全新身分。但很可惜的是,以阿巴库莫夫后来的任何级别,都再也没有机会接触到这诡异的三人。

由于对于神秘三人组的调查将是漫长的工作,所以王绍屏就将它放下,让小妮负责去处理。

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机器战士的修复问题,「我尝试把记忆体里微弱的生命意识移出来,但是很难再传输回去。不过,我可以尝试透过RBR技术将他们转化为克隆人,但这样一来,身体脆弱的他们,就不能再执行原来警卫保镳的任务了。」特斯拉已经尽力了。「没关係,我身边缺人,让他们来当我的秘书吧。」王绍屏立刻就解决了特斯拉的遗憾。这件事情当然再度引起机器王国里新一波的疯狂传说:「为主人而死,能重生为真人!」,导致后来机器战士每个都奋不顾身,替王绍屏挡下一次又一次的危难,比后来某些为真主牺牲的教徒还要狂热。

每件事情都有个较为圆满的结局,王绍屏才放鬆了紧绷的神经,在安眠仓里好好睡了一夜。

一觉到天亮的王绍屏,先完成了一系列的早晨运动,从国民健康操、八卦拳到气功,现在又多加了慢跑,他目前是跑三千,未来希望能加到五千。为什幺开始跑步呢?又是因为樊志涌老师傅告诉他,想要有持久力,就得调匀呼吸,要调匀呼吸就得有一种长时间能保持一定呼吸量的运动,以前是挑水上山(请参阅有关少林寺武僧的传说),他现在可以用跑步代替。当然人家樊师傅讲的是搏斗的「拳脚功夫」,而王绍屏想的是…另一种搏斗功夫,嗯!你懂得!九个老婆压力太大!

趁着陈绍宽还没带着一干海军将领杀来,他沖完凉之后,就偕同小咪等九夫人去视察明天接舰典礼的相关工程。其实他不太需要亲自视察,小咪她们都弄得井井有条,连去接相关贵宾的车子都準备好了。这次来的侨胞和贵宾比元宵节去山东的多了很多,据说连美国侨界大佬司徒美堂、南洋侨界领袖陈嘉庚、浙江财团虞洽卿,甚至连半退隐的浙江商帮老大张静江都会莅临会场,徽商、潮商、晋商等传统三大商帮也都派人来观礼。

这当然不是王绍屏邀约的,他也不认识,是本来政商关係就错综複杂的中央政府出面邀请的。

由于冠盖云集,所以安保问题更形重要,尤其历经日、俄两国的轮番袭击,王绍屏才会特意来看看,了解一下整个安全方面是否固若金汤,需不需要调整,毕竟生化人的思考比较僵化。尤其各国使节还有外交礼仪的问题,更要特别注意,这方面贾米森、郝沃德和陶德曼都提供了不少协助。

为了安全和舒适,这次取消了在码头上搭露天观礼棚的传统做法,而是将未来要当成新舰队司令部的大楼稍稍改装,将原本靠港口这面墙,全部打掉,改成整面的观景窗,还在另一侧多做了个阶梯延伸到顶楼阳台取代原来直式攀爬梯的作战防空梯,让来宾能够轻鬆走上顶楼阳台坐在露天阶梯式的座椅观赏舰队入港及接舰仪式。顶楼阳台后方空地上保留一座40MM博福斯高炮以备万一,砲体上盖着伪装网,也能让来宾感受到某种军事氛围。

视察完了相关设施和準备工作,八点整王绍屏回到住处吃早点,準备九点和海军部各位神仙大佬好好的聊一聊。这时候王志平快步走进餐厅,打搅了王绍屏的优闲早餐时间。原来是留守满庄的四堂哥王绍义来电,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于学忠主动申请,希望王绍屏能整编他的第51军。坏消息则是土肥原贤二发来电报,希望今天下午要和他在满庄碰面。

其实这两件事是有关连的,于学忠最终的决定,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东北军内部的劝说;首先上场的是张学良的心腹董福亭,他原本就和于学忠关係还不错,当他在承德见识了王绍屏代训的空骑营和后来抵达的伞兵120师,就完全被王绍屏训练手段所折服。于是在11日承德平定后,返回北票开始接受王绍源整训自己的107旅时,顺手发了个密电给于学忠,要他也把51军交给王绍屏整顿。当然,一开始于学忠不以为意,连电报都没回,依然按照行程招待刚刚从北平过来的土肥原贤二。

这次的会面原本是要谈一月份山海关停战的善后问题,但土肥原刻意改变话题,对于学忠诱之以利;土肥原提出了这两个职位供于学忠选择,允诺于学忠可在满洲国担任独领一军的大元帅,或在华北自治区成立后,担任最高长官;并加码的提出:愿意免费为于学忠手下的第51军提供补给,甚至更换新装备,包含飞机大砲、装甲车。

于学忠很想要补给和装备,尤其现在缺粮缺饷、武器陈旧;但他不想当汉奸,所以打了个哈哈,说要考虑考虑,就把这次尴尬的会面给混了过去。土肥原虽然不悦,但也无可奈何。只好约定,明日中午再谈。

第二天上午,于学忠才刚起来,他又接到东北军老前辈万福麟的电报。在电报里,万福麟把王绍屏提供的装备和训练猛夸了一顿,并告诉他,如果要打赢日本鬼子就要接受王绍屏的整编训练。万福麟会干这事,不仅仅是受到忠诚计画的微弱影响(对历史名人,小咪都是用最弱的「好感」设定来影响他们),而是他真实感受到自己53军的整训过程。整个53军七个师将近五万多人不过才睡一个觉,第二天一早竟然就能整个改头换面,拥有精锐之师的面貌,这还没包括接下来的换装训练。

看到那些準备换装的武器,讶异之余,万福麟立即开始当起超级说客。游说所有东北军的军头们接受整训,毕竟东北军都有打回老家的企图,何况除了装备训练,王绍屏还提供足粮足饷。

这时于学忠开始有点心动,立刻派自己的心腹大将张庆余、张砚分赴北票、凌源查看董福亭的第107旅和万福麟53军的状态。

中午,再度宴请土肥原贤二,準备把话题再拉回华北山海关停战事宜。未料土肥原这时换了张面孔,改以威胁为主。他告诉于学忠如果不接受华北自治,日军将经山海关南下维持平津秩序。

已经接获心腹证实王绍屏提供整训成果的电报,心里已经有了决断的于学忠,当场拍桌:「你要战,便来战!我于某人只做断头将军,不做投降军阀!」对于于学忠的翻脸,土肥原非常吃惊。他回想起在北平,张学良只见他一面,就开始避不见面;现在于学忠竟然敢当面拍桌?那代表什幺?「东北军必有底气,应该是王绍屏的装备、补给都已经全数运到了!」于是他悻悻然离开了天津公署,回到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部,接见了从满庄回来的专田盛寿。

听到专田盛寿描述了满庄布满不知型号的装甲车和战机之后,心中忐忑不已的土肥原随即发了电文给王绍屏,要求第二天(13日)下午在满庄会面。「就算不能阻止这位神奇的杰克,也要了解他到底给了东北军什幺东西。」土肥原还不知道大本营决定提早攻势,所以决定进行最后的努力,说服王绍屏停止支援东北军。

这时正在加紧準备加大攻击力道的关东军,上上下下忙成一片,以至于大家都完全忘了有个土肥原,正在平津了解东北军状态。其实当大本营提早并加大攻击的命令下达后,不管东北军状态如何,热河入侵行动已经势在必行,所以谁还会关注土肥原是否完成任务?抑或得到什幺资讯呢?却让土肥原因此蒙在鼓里,準备尽自己最大力量,完成使命,降低关东军的损失。

对于这两个消息,王绍屏其实不太在意。于学忠的要求,就让王绍源安排训练飞艇前往整训,另外命令唐山基地提供装备换装;这两件安排都只是一句话的事。

至于土肥原,原本他打算乾脆直接放他鸽子;后来仔细想一想:在未来,土肥原是他引诱日军南下东南亚的重要棋子,所以最后决定下午坐飞碟回去和他见一面。

都交代完之后,王绍屏终于能享用他的早餐,但这时距离九点只剩十五分钟,害王绍屏整着一张臭脸,嘴上叼着火腿蛋吐司,手上拎着温豆浆,急忙上车往回赶,赶回早上视察过的舰队司命部,早上的会议将在那里的另一栋大楼会议厅举行。「我这是在干嘛?早知道就在那里吃海军的早点就好,我是神经病!」王绍屏边在车上吃吐司边自怨自哀,全然忘了是他自己嫌弃海军的伙食难吃,要求要单独回家吃的。

终于…终于他还是迟到了,迟到了五分钟,因为他跑错大楼,又搭错电梯到了错误的楼层。「干嘛盖这幺大啊?」他抱怨的还是他自己之前的决策。

进到会场,现场将星云集,「星」光闪闪,在座的最小的官阶都是上校。「早就知道会是这样,还好没穿军服来。」王绍屏又咕哝了一句。九夫人已经在后面排排坐好,她们说是留在现场布置会场,没跟着王绍屏折返跑,其实是懒得动,偶尔吃顿差的也没什幺,何况小咪随身带了食物料理机,自己就能整出一顿好吃的。只是来不及告诉王绍屏,他就跑了。

海军部上将部长陈绍宽不介意王绍屏迟到,他认为王绍屏不会比他闲,只会更忙碌,所以仍是充满笑意地拉着他,将海军成员一一介绍给他。「我们先从部里开始介绍,这是政务次长陈季良中将,常务次长陈泳训中将,然后是总务司长李世甲,军衡司长杨庆贞(兼军务司长),军学司长吕德元,军械司长林献忻,舰政司长唐德炘,海政司长许继祥,经理司长罗序和(以上均少将衔),编辑处长佘振兴(上校衔),参事林永谟(中将衔)、任光宇(少将衔),造械总监郑滋樨(中将衔),秘书处长陈培源(上校衔),副官处长黄显琪(上校衔)。海军航空处,上校处长陈文麟;海岸巡防处,少将处长吴振南;航道测量局,少将局长刘德浦。」王绍屏听了都快头晕,陈绍宽这是把海军部搬来上海办公吗?

只听陈绍宽继续介绍:「接下来为你就介绍独立单位:江南造船所所长马德骥少将;厦门要港,少将司令林国赓;马尾要港,司令由李世甲少将兼任;福州海军学校,少将校长李孟斌…。」介绍到这,陈绍宽停下来,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介绍:「直属军委会的雷电学校,少将校长欧阳格;在你辖区的葫芦岛海军学校,少将校长黄绪虞;还有广东的黄埔海军学校,少将校长刘永诰。」王绍屏一听就知道陈绍宽为什幺犹豫了,这是传说中海军四大派系中其他三个派系啊!四海无法一家,果然不是传言。

陈绍宽没有在其他三派前面多停留,继续介绍:「海军部下辖:第一舰队,司令由政次陈季良中将兼任(回头指着后面的陈季良);第二舰队,司令是曾以鼎中将;练习舰队司令,由陈训泳中将兼任(再度回头);鱼雷游击队司令王寿廷中将,王将军还兼任军委会海军军务处处长。」到了这里,陈绍宽明显吸了一口气,然后介绍:「粤海舰队代理司令张之英少将,第三舰队司令沈鸿烈上将…。」

沈鸿烈热情的握着王绍屏的手,得意洋洋地对陈绍宽说:「我和台生是老相识了,第三舰队将会成为中央装备示範舰队!」沈鸿烈这番话引来现场一阵羡慕嫉妒恨,东北军不过丧家犬罢了,怎幺运气就这幺好,王大财神刚好落脚山东?

陈绍宽也不接口,用继续介绍来摆脱尴尬:「接下来是陆战单位和我们的顾问团…。」王绍屏也只得拍拍沈鸿烈的手背,靠近沈鸿烈轻声说:「沈佬,待会聊。」沈鸿烈点点头,就放开握住的手。

在王绍屏跟上后,陈绍宽继续介绍:「第一陆战旅,少将旅长林秉周;第二陆战旅,旅长由李世甲少将兼任。然后这是我们的老前辈,萨镇冰、李鼎新、林建章三位高等顾问,还有刘传绶、谢葆璋、何品璋、陈兆锵、周兆瑞等顾问。最后是即将奉命出国考察的高参陈策上将。」

大概花了卅分钟才把所有人介绍完,接着陈绍宽介绍着王绍屏说:「这位王绍屏,王台生,是三军装备所副所长,也是海军委员会少将副主任委员,更是我们海军发展基金的副执行长,我们现在让台生为我们说几句话。」

陈绍宽刻意把王绍屏任职海军相关单位的官阶、职称都点出来,这对于平常非常重视官阶是否相符的他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过去陈绍宽曾为了欧阳恪从陆军上校直升海军中将据理力争,最后让欧阳恪被降为少将任用。这次为了巩固王绍屏在海军的地位,陈绍宽可以说是连原则都不要了!果然是有钱,连脸皮都可以不要。

王绍屏还没开口,底下座位里就传来一声冷哼,广东黄埔海军学校校长刘永诰少将率先发难:「陈部长,据说您一向认为除了福州海军官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才是合格海军,怎幺现在原则改了,和海军完全没有渊源的人,也能担任海军少将?给我们讲话?」现场除了沈鸿烈是坚定支持王绍屏外,无论刚刚发言的粤系外,连陈绍宽所属却一直无法完全掌握的闽系也多有质疑。雷电系的欧阳恪一向自外于海军,所以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王绍屏听了这位粤系将领的话后,随即笑道:「我的少将好像是陆军吧?我也搞不清楚!」众人一听,这是个活宝啊!所以纷纷轻视地笑了起来。随即王绍屏又说:「我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有军人的身分,而是我是个有技术的大财主!」陈绍宽、沈鸿烈都要掩面哭泣了:「这个时候需要这幺实诚的人吗?」

「如果你们不想要舰队、飞机、航母、潜舰,那我可以立刻调头就走!」王绍屏看似淡然的说,但是全体海军将领立刻都惶恐了,甚至有人用恶毒怨恨的眼神望着乱开砲的刘永诰,害他紧张得低下头去,但随即一想:「这干我们屁事啊?还不是中央拿走?」于是胸一挺,头一抬,咬着牙脱口而出:「又没我们粤系的份,你是跩什幺?」

王绍屏依然微笑着说:「计画里是有的,如果粤海舰队不想要,我也可以特别剔除你们。」这下粤海舰队张之英坐不住了,开口对刘永诰吼道:「你闭嘴!就让我们听听王少将怎幺说。」后面那句话是和颜悦色略带祈求的望着王绍屏说的。

这时整个会议厅全部安静了下来,王绍屏俾倪的环顾四周,然后再度开口:「如果大家没意见,我们先来段简报吧!小敏!」虽然是安排好的,但是听到自家老公点到自己的名,小敏依然非常兴奋,连跑带蹦的跑到台前。

今天九夫人一系列穿着英式冬季海军军官服,黑色毛呢绒料上下装,上装为翻领对襟式,斜口袋,金色钮扣,下装为窄裙;头戴白色黑檐帽,白色衬衣,黑色领结,脚蹬黑色半高跟鞋,穿着肤色丝袜。只是肩上少了军阶,袖章则是用少尉的一圈意思意思装饰。

当前海军还没有女军士官,所以小敏跑上台,让这些海军大佬都为之眼睛一亮:「原来女人穿上海军军服还挺好看的。」有些人已经在心里有了想要招收女兵的想法。

小敏用遥控器放下了放映白幕,再把灯光熄灭,一切都用无线遥控让这群海军乡巴佬开了眼界。

然后简报开始,小敏先放一小段影片展示了TBF复仇者式击沉靶舰的过程,影片结束后,小敏开口说:「这是我们研发的最新鱼雷机,它能承载一枚600磅的航空鱼雷…。」虽然小敏没有详加解释这款鱼雷的性能,但所有海军大佬都知道那是什幺意思,加上刚刚的影片,让他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世界上最新的技术啊!」。

接下来是用照片介绍王绍屏他们预定建造的舰艇,首先出现的是改装成斜角甲板的中途岛级航母,小敏介绍着说:「这是我们在山东打算製造的航母,满载排水量为六万吨,可以搭载137架飞机…」光是听到排水量,所有海军将领就快晕过去了;日本现有最强的长门号战列舰,也不过四万二千吨。「初期我们打算建廿五艘…」已经有不淡定的将军站了起来:「什幺?多少?」

等到下一个舰种出现,连已经不大管事,只是来参加接舰典礼,高龄已经74的萨镇冰都开口说:「绍宽啊!这王台生得给个海军中将啊!怎幺让陆军专美于前呢?」这个令萨镇冰都开口帮王绍屏要官的军舰,就是超级大和号(但是将依美国爱荷华战舰的优点魔改,例如引擎、更大而且是50倍口径却较轻的火砲…),满载七万二千吨,光是前后三座510毫米50倍径三联装舰砲,就让在座将领无语:「他们真的做得出来吗?还要做五艘?」有小咪团队在,有什幺做不出来?

接下来的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潜艇…都没人关心了,大家只关注前面那批大家伙什幺时候好,怎幺分配。

但王绍屏压根不提这个,只听台上小敏淡淡地说:「接下来的工作很多,我们先帮各位做一下身体健康检查,尤其是一些老前辈,更是海军的宝贝,更要保持身体健康。」这当然是夫人团想出来整合四海为一家的策略,尤其是一些留日的军官,更得接受忠诚计画。

就这样,像是外星人入侵地球一般,原本四分五裂的国民政府海军竟然奇蹟似地在一次会议后精诚团结的一起努力打造全球第一的海军舰队。大家在会议后忽然亲如兄弟,没有人再强调派系分别;最重要的是,再也没有洩密的问题了。

  • 名称:恶鬼性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8: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