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之妾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张学良果然在吴佩孚递了台阶之后,顺利被说服,同意突击视察前线部队,包含冯占海、邓文、孙殿英、万福麟,甚至连刘湘九和董福亭的部队也一併检阅。看看情况到底有多糟。

 

首先就到最远、最乱的开鲁。十几艘飞艇在城外降落,一列又一列的卡车跟着十多辆M18坦克和M3半履带车后面开进开鲁城。

 

崔兴武完全没有料到张学良会突然来到开鲁,慌忙之中,还想藉由午饭拖延,张学良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立刻让唐聚五带人把他挟持起来,然后来到军营。

 

紧急集合哨吹了老久,大约五分钟才看到士官兵拖拖拉拉、衣衫不整地从各营房走出来。所谓衣衫不整不是他们刚干了什幺见不得人的事,而是服装破烂不堪,有些人连基本的皮带都没有,脚上一律是麻布鞋塞草,还有人只有一只。没帽子的居多,蓬头垢面,简直像丐帮,而不是军队。大多数的人都面黄肌瘦,只有部分军官看起来好一点。可见崔兴武和汤玉麟是一路货,空饷没少吃,连士兵正常的薪饷也苛扣。

 

吴佩孚在后面看了之后,连连说着惭愧。因为崔兴武原本同属吴佩孚的直系,在直奉战争失败后,才归降张作霖。当然这几年士兵多有所增补,即便在吃空缺的情况下还有将近四千五百人。(依东北军规划应该至少六至七千人)吴佩孚很会认人,有些老军士官还是当年他认识的,但他这时候只有羞愧,时机上也不适合相认。不过就是有那种不看时机的白目,让吴佩孚很尴尬,连带还拖曹锟下水。

 

「督军!旅长!我老张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见到两位!」一名老士官,从队伍里跑到曹锟、吴佩孚的前面扑通跪下,声嘶力竭的乾嚎起来。别人不知道,但曹、吴两人一听,就知道这是1916年随他俩入川镇压过护国军的老兵,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见到。两人同时把这位两鬓已经斑白的老兵扶起来,领到一边闲话家常,也避免继续待在操场,继续尴尬。

 

张学良看了王绍屏一眼,王绍屏耸耸肩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发生什幺事。张学良见状也没说什幺,继续把心力放在整顿眼前的军队上。他命令唐聚五把四十岁以上老兵挑出来,本来想直接遣散,却被王绍屏阻止:「张大哥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些你不要的,我都收了,我山东可是缺人缺得很,工厂、农地,连警卫都缺。」说的张学良不自觉都笑了出来,连忙说:「都给你,拿钱来赎吧。」这倒不是人口买卖,而是之前说好的,留下来的士兵要现场发饷,但张学良脸皮薄,一直不知道怎幺开口,现在利用这个机会暗示王绍屏可以薪饷抬出来发放了。

 

王绍屏哪知道张学良的心思,一直在等他开口。现在终于明了这个官二代是多幺爱面子了,于是笑嘻嘻地说:「来啰!把钱搬出来。」王志平指挥着五、六十个机器卫士从卡车上把一箱又一箱的银元和罐头搬下来,放到操场上。力大无穷的机器战士很快就把这些东西堆成一座小山。

张学良对自己带来的东北军突击队员下令,让他们打开木箱盖,并指挥筛选过的青壮战士一一排队上来领取银元和补给品。比较夸张的是,张学良打算自己一个个亲手发。这让王绍屏再度皱了眉头:「这是要发到什幺时候,难道他不知道兵贵神速吗?这样搞下去,猴年马月才能整编完?」心里想完,就想一个箭步走上前去规劝张学良。

段祺瑞眼明手快,一把拉住王绍屏,低声对他说:「少帅正在稳定军心,建立权威,你不要捣乱,这个年代大家都是这幺做的。」曾昭吉也跟上来劝:「台生,你真的如果看不下去,我们找个藉口先回去吧,把东西和人手留下来,这里我们也帮不上什幺忙。」

王绍屏听两位长辈这幺说,于是点点头,向前走上去对张学良说:「大哥,我山东还一堆事,英美德三国特使还在我那,我把东西都留下来,再让我堂哥王绍源留下来帮你,可以吗?」

张学良巴不得这位债主不要站在身后,给自己非常大的压力,于是点点头:「也好,台生你先去忙吧!」由于张学良答应的很爽快,让王绍屏有点讶然,觉得有点过河拆桥的感觉,脸上微有愠色,但是还是客气的告辞。这是双方合作以来,第一次有了隔阂。

一向以自己为主的张学良也不以为意,他正沉醉在恢复东北时期那种睥睨天下的感觉,完全感受不到王绍屏对他这种军阀作风的鄙视。

招呼各长辈上飞艇,也把淘老汰弱的士兵们带上,顺便要他们有家眷的也通知一起走,大约搞了一个小时,两艘飞艇才顺利起飞。

一上天空,曾昭吉就当这大家的面说:「我看少帅带兵不行,单靠他,热河可能还是有危险。台生啊,我觉得你该準备后手。」连吴佩孚都点点头。

但王绍屏却说:「军队最怕多头马车,既然之前相信了少帅,就不应该另立山头。我们的定位是后勤补给,就不能越权干涉他们,最多是建议。」

曹锟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国之大事,怎能拘泥于身份,我看台生你还是得另有準备。」

段祺瑞则支持王绍屏:「我认为台生说的对,多加制肘,只会让汉卿更乱。」结果长辈团自己先吵成一团,小咪等夫人团出来打圆场,小咪说:「这样吧!我们準备援军奇兵,万一有什幺意外,能伸出援手,这样行吗?」大家才一致点点头。

王绍屏见状对一直没说话的林蔚说:「如果打算这样,就得有个名义,麻烦林大哥向中央报告,我们运用留洋军官团和韩复榘给的六团兵,先组织一个中央空降教导两个旅当作紧急预备队。以防万一。」当然王绍屏的后手绝对不只如此,但他需要得到中央大义的认同。

林蔚摆摆手:「这没问题,艇上有无线电报吧?我知道你这家伙一定有準备。」王绍屏哈哈一笑就让人带林蔚去电报室。心里觉得很窝心:「还是林蔚比较随和,不会摆架子。」这是目前和林蔚没有利益冲突   不然他狠起来,绝对超过张学良。

在林蔚离开后,王绍屏立刻让小咪用无线电通知满庄,让留洋军官团分配到伞兵的王庚等人带着韩复榘送来的六个团立刻进成功岭受训。这时二咪问:「那我们还要在承德开设训练中心吗?」王绍屏交代:「在热河找个地方开个地下基地,地面训练中心就不开了,以免到时为人作嫁;整编训练的话,就用有训练仓的飞艇代替,不够的话,多造几艘。」二咪:「也他们都导入忠诚计画吗?」王绍屏点点头。说是不插手东北军内部事务,但也不能让他们拿着新武器去投日本或其他势力,基本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否则就是白痴了。

不过这时的忠诚计画又作了调整,由于之前的设定是绝对忠诚,结果在满庄受训的土匪兵,一见到王绍屏,就像纳粹党见到希特勒,从基地门口就一直高喊万岁,然后像追星族一样死追王绍屏不放,造成王绍屏的维安问题。自那次经验后,连夫人团也同意将忠诚计画更改为较为温和的指令:「无法产生敌对与叛逃行为。」只要有这两种想法出现在脑海里,就会自己跑到宪兵单位自首。当然,这个宪兵指的是生化机械兵团的宪兵队。

王绍屏离开后,张学良没多久就开始遇到困难了。就如王绍屏所想的,整顿汤部需兵贵神速,所谓君不密则失其臣。张学良犯的大错就是以为拿下崔兴武,就能镇慑其他汤玉麟的下属。但很可惜的是刚好相反,崔兴武被撤职,反而搞得人心惶惶,甚至因为张学良带来的士兵不多,只有突击队近九百人,少数人甚至决定挺而走险,想要反挟持张学良,逼他就範。结果西安事变还没发生,张学良就先亲嚐恶果。

为日本作伥的开鲁商务会长蒋金安準备了真金白银,作通了崔兴武的亲信、亲卫团团长李守信的思想工作;李守信又游说了鲁北第六旅旅长石香亭,约定于半夜时分里应外合,一举绑架张学良。

是夜,发了一整天的张学良在军官单人营房里睡得很熟,以至于听到枪声大作仍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大喊勤务兵:「小郭,是哪里枪枝走火?」他根本没有料到尚未整编的李守信警卫团,会在刚领到足额薪饷的当晚就叛变。直到唐聚五带着卫士冲进来告知警卫团叛变,他才开始匆匆忙忙穿上军服。

还没穿戴整齐的张学良一手提着还未繫好的裤头,一手拉着披在肩上军大衣的领子,歪斜的戴着大盘帽,在唐聚五等人的搀扶下,从营房后面一处已经破坏好的铁丝网,狼狈地爬出营区。

虽然有学习机的灌输性训练,但东北突击队依然警觉心不够,叛军摸出营房,都拿到枪了,才在机器战士的示警下,匆促着装反击。

现场几乎仰赖机器战士和训练较久的土匪兵据隅抵抗,层层阻击。还好王绍源本来就是要在山东代替王绍屏稳定大局,基本军事知识也是学习重点,他一边镇定地指挥突击队反击,另一边紧急呼叫城外直升机大队支援。

远在山东的王绍屏也被王志平叫起,和夫人团赶到战情中心。王绍屏还让人去叫仍住家里享受安眠仓以纾解远途旅程疲惫的林蔚和长辈团的成员们。

林蔚一冲进战情中心就问:「发生什幺事?情况怎幺样了?」曾昭吉来得比较快,指着无人机在空中俯瞰拍摄的画面,帮着回答说:「情况还不明朗,王绍屏的堂哥正在主持大局,张学良已经在卫士的保护下撤往飞艇停泊处,据王二堂哥回报,好像是营区里原来的士兵叛变。」曾昭吉记不了这幺多堂哥的名字,乾脆把堂哥变编号,称王二堂哥。

无人机在空中警戒就是王绍屏的后手之一,所以王绍源还没呼叫之前,停在飞艇旁的直升机攻击中队见到火光,已经全副武装的起飞了。

林蔚一听是士兵叛变,立刻要求要发电报回南京。王绍屏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立刻让人带他去电报室。

其他长辈陆续走了进来,也问了和林蔚类似的问题,当然曾昭吉依然很着急的抢着回答刚刚的答案。曹锟立刻叫了起来:「不可能!难道世界变了?才发饷就造反?这在我们那个年代是不可能的事!」段祺瑞接口:「如果是营团以上的军官被人收买了,就有可能,毕竟即使是我们那个年代,一层管一层,底层士兵是只认管他们,平常能给好处的军官。」杨钧摇摇头:「这就是军阀制度的缺点了,台生说的军队国家化,真的非常重要。」

就在大家纷纷点头赞同杨钧时,萤幕上的左上方忽然出现王绍源影像的子画面,他回报说:「现在确定是李守信部叛乱,想要挟持张学良要胁他放弃整编工作。」

小敏对整编工作里的忠诚计画比较敏感,于是脱口而问:「你们还没开始整编吗?整天在干嘛?」

王绍源无奈的学王绍屏耸耸肩说:「发钱就发一天。」战情室的众人都摇了摇头。刚回来的林蔚更是跳起来:「至少先打散混编嘛!张学良是有没有整编过军队啊!」吴佩孚对张学良比较了解,脱口而出:「他没有!之前的所有工作细节都是张作相在弄,张学良只负责决策。唉~!」

大家正在感叹的时候,忽然萤幕传来一阵嘟嘟…的声响。林蔚和长辈团正在疑惑那是什幺声音时,只见又一个子画面从大萤幕的右上方跳出来,画面里是一坨坨绿色的半透明影子。「那是什幺?是鬼吗?」曾昭吉虽然被小敏扮鬼的样子吓过了,但胆子没有因此练得比较大。

小茱离操控萤幕比较近,于是她边把子画面放大,边解释说:「这是夜视镜的看出去的样子。」放大之后,大家果然看出来一坨坨的是卡车上载着人,大约有十多部正在荒野上赶路。

段祺瑞这次反应快,立刻说:「这是哪里的叛军,从何方赶来里应外合?」小茱读了一下控制屏幕上的讯号编码,然后解读着说:「看起来是鲁北方向。」吴佩孚也反应过来:「那是石香亭的第六旅。」众人倒吸一口气,果然整个热河北部这个方向的前线驻守的汤玉麟部队已经完全糜烂。

就在大家还没想出怎幺处理的时候,嘟嘟声又响起,曹锟气急败坏的吼到:「这又是哪个方向的叛军?」王绍屏喃喃自语到:「这个周末不平静啊!休假又泡汤了!」

  • 名称:帝王之妾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3: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