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世界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听到共党来了,王绍屏吩咐夫人团把长辈们和林蔚找来,尤其是林蔚!私下接触共党可不是什幺好事,最好有个中央官员在现场监督、作证,以免到时候,被对方放出什幺乐于合作、已经签订密约…等谣言,自己都百口莫辩。

曾昭吉走过个通道就可以到王家,所以他最早到。听到共党又派人来,他不禁抱怨:「这些人真的很奇怪,老是缠着你不放,尤其你是他们从根子上反对的资本家,真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幺?」王绍屏笑一笑:「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师父,您以为他们造反的枪枝弹药、粮食、士兵都是大风颳来的吗?」在未来,王绍屏看一些有关民国时代的穿越小说,几乎所有作者总是不断强调什幺八大纪律三项注意,讲到国军那就是烧杀掳掠的土匪军,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当时他就觉得奇怪,国军又吃又喝,但还总是缺粮拖饷呢?装备也是落后的可以,连所谓中央军怎幺都还穿草鞋?如果说是全部是被军官吃了空饷,但基本上军官也没好到哪去。不过最让人疑惑的是,那八路军、新四军呢?不拿民众一针一线,那他们吃什幺?平价交易,那他们哪来的钱?他们有技术像王绍屏一样海量印假钞吗?

真的来到这个时代,他终于发现人家是怎幺搞的,其实有些大陆网路作家曾经说过这件事的真相,但是毕竟两岸文化差异太大,根本没感觉那些说法会是关键。真相的关键就是「吃大户!」:抄地主、工厂主的家。抄了地主、工厂主之后,分一点给佃农、工人,剩下就充作军资,而且让农民、工人一起参与抄家、批斗,这样大家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在稍加煽动,就不虞缺兵少人了。只不过抗战以前还做得保守,国府实力毕竟还是强大的多,地盘小一点。所以第一次国共内战,缺兵少粮的共军才会被剿到剩二万多人,开始所谓「长征」。

就在王绍屏陷入沉思的剎那,曾昭吉又说;「也不知道委员长怎幺想的,国内军阀这幺多,就非得剿灭这些人不可?」王绍屏又笑了笑:「因为他需要稳定仕绅,而且他需要个藉口。」稳定仕绅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毕竟军阀也不会打地主抄工厂。但是,藉口?那是什幺?这两个字让曾昭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因为王绍屏在磁浮电脑里看过老蒋的日记,他知道老蒋想透过剿共,将共党驱向西南,以便他插手西南军阀政局,为迁都做準备,以便进行抗日持久战。但他不能说,对谁都不能说,他自己也很清楚国府的保密状况。

会这样做,主要就是抗日没信心啊!中国实在太弱了,甚至他认为日本三日就能亡华。所以他才会在这一、两年(1931-1933)派人到处访问列强,希望能得到足够的奥援。

而且他真的还在明年(1934年)就会有重大收穫!将和德国签订一系列密约,德国将因此派了军事顾问到中国来,还卖了许多武器,甚至兵工厂的设备都将廉价的提供给中国。

德国甚至让自己的参谋总长塞克特将军担任中国陆军的总顾问,并派他的副手法肯豪森上到中国来,亲自训练中国的军队。直到希特勒在几次中日冲突后,发现日本较有实力成为挑战英法等列强的盟友后,才逐渐断绝对中国的支援。

「希望我这次热河的安排能给他一点信心,把心思转到建设上来!」王绍屏不禁悠然神往的想着。

正当曾昭吉想开口问问「那藉口是什幺」的时候,其他长辈团除了冯玉祥之外都到了,林蔚也紧跟在后走进大厅。

段祺瑞开口问:「冯玉祥呢?」曹锟一脸坏笑:「可能不敢来了吧?毕竟当过人家盟友,后来又清共,把人家剿得血流成河。见面也尴尬!」

这时冯玉祥走了进来,开口就说:「又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曹锟摸摸自己的光头尴尬地嘿嘿笑了几声:「当面我也这幺说!」一开始就想和冯玉祥一笑泯恩仇的,但是冯玉祥在刚接触的时候,架子实在摆得太大,让曹锟一直很不爽。

冯玉祥见曹锟承认了,也知道自己过往实在脾气太臭,于是就说:「是曹总统教训,那就算了。」然后走过去握了握曹锟的手:「小弟过去多有得罪,还请曹兄多多原谅。」在冯玉祥主动低头之后,大家又是一团和气。

王绍屏看大家都到齐了,就说:「麻烦各位长辈,还有林大哥了,没办法,他们又派人来了,只好让大家帮帮腔。」这时林蔚忍不住说了一句:「明明不是同路人,还要见人家,真搞不懂你。只能说你革命立场不坚定!」这时候革命两个字,无论在哪个阵营,都还是挺流行,不然人家还叫国民革命军呢!比红军、解放军都还坚定要革命!

听见林蔚的话,王绍屏觉得要好好说明一下自己的立场:「我从来就不是什幺革命分子!我向来都是改革的坚定信仰者。如果不是满清非要胡搞,连改革都要呼咙百姓,我倒不反对让他们君主立宪。」这下连曾昭吉都坐不住了:「这什幺话!你是延平郡王的后代,岂能和鞑虏妥协?」

「师父,各位乾爹,前辈、大哥,改革就是一种妥协啊!我从不相信革命之后第二天,就能改天换地。诸君不见法国大革命动荡多久?俄国革命呢?到现在还杀得人头滚滚。国家是进步了多少?

革命,我们就能一朝一夕赶上列强工业吗?能够国富民强?还是船坚炮利?

稳定的改革,社会安定下来,我们才有心力投入研究,投入开发,投入生产。只有专注发展,国家才会富强!革命的目的不就是要追求国家富强吗?但真的换个政权就能做到吗?

不要以为改革很容易,许多旧有势力会拖后腿,可能前进一步退三步,但改革就是改变人心,这比革命更难,可是才是真正的改变!

改革是藉由心灵的开放改造,创造革新,却能安定的生活;有了稳定的环境才能厚积薄发,累积才能从量变带动质变,国家才能快速富强!

革命说的好听,在我看来就是个懒人的做法!认为推倒一切,就能重新建立新秩序?这是鬼话!

中国五千年历史是这幺容易推倒的吗?混乱一阵之后,还是得回到稳定发展,还是得讲改革开放。

今天革这个命,明天革那个命,天天革命,哪有时间发展?那有办法培养人才?连海外人才都不愿意回来!缺乏发展中的反思,也没有深究这些新知识是不是适合中国,不过是把每个主义的缺点都带回来了吧?最后硬塞一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或是称为什幺中国特色改革?胡扯!国家不知耽误了多少发展的时间。」王绍屏把后来强国的发展史数落了一遍。

这时一个人的鼓掌声从门口传过来,原来身着中山装的刘少奇和穿着西装的陈赓已经站在那儿一会了。鼓掌的是刘少奇,但是他的脸上却写着不以为然的神情。

王绍屏见两人已经进来了,便说道:「两位请进,欢迎的话就不多说了,两位此行有何贵干呢?」算是一开场就不大客气了,连欢迎都不愿意说。

刘少奇尴尬的笑一笑:「我是听说王先生大力推动劳工工作保障,特来学习、学习,并且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合作,在全国推广。也算是刚刚王先生所说的推动改革吧!」刘少奇现学现卖,立刻把自己的意图冠上王绍屏的主张。

王绍屏立刻针锋相对的回答:「改革需要营造条件,推动完善的劳工保障制度得有足够的利润来支撑,我有!所以我愿意做,愿意示範,也愿意保证在山东,只要是我开设及分管的工业区都会一致推行。因为,我能保证所有厂商有足够的利润。但是全国,我就力有未逮了,毕竟我不是政府,越俎代庖宣布政策的推行是完全没有立场,也是违法乱政的。其次,就算我只是鼓吹,努力做示範,但我也没办法保证所有工商业都有利润。原因很简单,中国积弱不振,市场对自己人就不公平,如果贵党有兴趣,应该先考虑推动关税自主。如果没有关税保护,工商业生存都很辛苦,哪有多余的能力像我一样能保障劳工权益呢?」

陈赓忍不住脱口而出:「没有关税保护,那为什幺你做得到!别人做不到?」

「因为,我有技术!先进的技术让我不需要关税保护,外国人也趋之若鹜。因为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那你就是垄断!吸血的资本家!」刘少奇几乎是叫着说。

「我透过技术创新,形成领先式垄断,这在马克思主义理该怎幺说…,对了!叫唯物历史观,是我投资造成技术变革,难道我不用回收吗?回收的目的是加大继续研究,继续保持领先,这不就是国家追求的先进、富强的模式?只是从我个人开始实现罢了!而且我不认为这有什幺可耻的。只要我行有余力,就推动保障劳工,再有能力,我就将技术散布出去,形成卫星工厂,引领国内工业升级。我不知道我有什幺错?我哪里吸血?倒是贵党不要像儒家一样在几个经典里摘章截句的研究死人的东西,多派几个人到各国学学科技,这样你们就不用老是想着如何掠夺别人的剩余价值,然后再当成自己的劳动价值了。」王绍屏讥讽的反击回去。

陈赓其实是个幽默的人,他一听王绍屏满嘴马克思主义,虽然只是皮毛。于是哈哈大笑的说:「原来是同志!」

王绍屏又再次针对地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句话就把同志推回去,变成对手。

这时刘少奇板起脸来说:「王先生,你这是什幺意思,打算与我党为敌吗?」

王绍屏满脸不屑:「我是个商人,进门都是客;但是我也是个爱国商人,如果对国家不利,那就是送钱给我,我也不欢迎!」

陈赓这时已经忘了自己挑起冲突,觉得王绍屏这人挺有意思的,虽然听起来不赞成马克斯思想,但仍推动了温和的社会主义;虽然不支持无产阶级革命,那也只是他的阶级意识使然。反而这个人说话听起来像是个民族主义者,他认为单就这点而言,在日本逐步进逼的情况下,这是个可以争取的对象,可以统一战线的对象;而且民族主义者通常不会介入国共战争。所以他就连忙打圆场:「别误会,我们的确是来做买卖的,也没有要对国家不利,而是希望对抗日有所帮助。现在日本人步步进逼,我党想组织游击队伍,北上抗日。听闻王先生这有些军火,不知是否能採购一二。」

王绍屏连想都不想,直接照历史上统一阵线的发展模式,讽刺地说:「你来的太早了,中日都还没正式打起来,至少要等中央宣布抗战,你们再投入吧!」虽是讽刺,但也有其他意涵。

在陈赓的耳里,他听不出来讽刺,只听见王绍屏没把话说死。这让陈赓感到有点希望,于是他决定回去重新商量好策略,并且等更好的时机再来拉拢王绍屏。所以拉着刘少奇连忙告辞,说下次再来访。刘少奇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跟着一起走了。

而厅内众人则是鬆了一口气,只有林蔚气呼呼地问:「你刚那样说是什幺意思?你不知道他们是在叛乱吗?」王绍屏耸耸肩:「我说大哥啊!你还是一样死脑筋。你以为我拒绝了他们,他们就不会再来了吗?他们会阴着来,会派人来偷、来学、来抢。我刚刚故意没有把话说死,断绝他们的希望,他们就不会希望和我正面冲突。

如果正面起了冲突,你以为以后会是这样见个面、开场会就解决了吗?如果真的冲突了,我花在防範、甄别间谍的精力和资源要比现在多更多。有个念想就不会走极端!算了,这是商人逻辑,说了你这个军人头脑也不懂。」只见林蔚依然气呼呼,表示他真的不懂。

就在王绍屏和共党高层唇枪舌战之际,另一群基层的地下党人,根本不知道高层派人来和王绍屏谈判,正在发动一场暴力袭击。袭击对象正是位于泰安,王绍屏开设的人才招募站。

  • 名称:感官世界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8: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