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风云超清在线观看

昨晚和张少帅通完视讯之后,小咪就赶大家去睡觉,因为三点半得起来观看热河斩首行动的实况转播(听起来好像看什幺精彩球赛转播的感觉)。所以连林蔚和长辈团也都不例外,小咪还为他们都準备了客房和安眠仓,安眠仓是一种医疗型体力恢复舒眠仓,算是一种整合性科技。主要是为老是抱怨睡眠太少,总是感觉疲惫的王绍屏所製造出来的。这种医疗仓,会在人刚刚躺进去没多久,就用脑波调整器,将人类的脑波调整成睡眠时的状态,然后仓体会释放一种无色无味的含氧的催眠气体,让人体进入深层睡眠。等使用者完全进入深度睡眠后,仓内的医疗与体力恢复仪就会开始作用,修复细胞、内脏或肌肉损伤,并排除毒素、驱除肌肉堆积的乳酸,消除疲劳带来的腰酸背痛。

还有一种痠痛可能来自肌肉记忆或对某种伤害在潜意识内产生的动作恐惧。这种情况在棒球投手身上最明显,因为手臂受过伤,复原后某些姿势可能变形而不自觉,往往投出的球就无法像原来一样。比方廿和廿一世纪交际时,某些台湾旅美投手,在动过刀后,某些球种就不复原来威力。而安眠仓会透过神经电波扫描,找出潜意识或肌肉记忆中的创伤,透过神经电导刺激加以治疗。当然这种电波也会针对情绪上的困扰、过度思考的精神疲乏加以安抚情绪、思想中枢,达到真正休息的目的,让人一夜无梦,一觉到天明。

所以在安眠仓睡三小时,比一般睡眠八小时效果好很多倍。而且还能定时,调整修复进度和时间。当时间结束时,安眠仓会释放另一种含氧量更高,而且能让人感觉体力充满能量的气体,加上脑波调整到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刻,让人一从安眠仓起来,就感觉精力充沛。

九姊妹时间订的比较早,她们三点就起来,开始準备自助式早点,让三点半一到,甦醒的众人能够在盥洗后,有顿丰盛的早餐。可怜的张学良却没有这个待遇,在辗转反侧之后,三点钟不到,他就顶着一头乱髮、一双熊猫眼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扣上一顶大盘帽,连早餐也吃不下,就到自家地下室,王绍屏派人帮他新挖的战情室,盯着打开萤幕的分割画面,看着目前还空蕩蕩的飞艇着陆点和空无一人的满庄战情室发呆。

王绍屏边吃早饭边看今天的作战计画文件,当他一眼看到夫人们恶整出来的这个作战计画名称:泡汤行动,就忽然觉得有点头大。对于廿一世纪的人来说,泡汤这个词彙已经完全受到日语影响,变成泡温泉的意思。但在廿世纪中叶的台湾,泡汤是完蛋的意思。比方说:颱风来了,我的旅行计画泡汤了。或者:这次客户抽单,我的业绩奖金泡汤了。当然,王绍屏完全能理解夫人团是想一语双关的形容汤玉麟完蛋了,但是她们应该没理解到这个词语的用法大多是以第一人称开头。所以很像是:我们的计画泡汤   (完蛋)了!即使有些不吉利,但王绍屏决定无视自己感觉触霉头的想法,甚至也没和夫人团说,直接自己阿Q的认为就是个「到热河泡温泉的计画」。反正热河名称的来源就是承德避暑山庄内的温泉流进当地的武烈河,使河水冬天不结冰,反而蒸气冉冉上升,因此被称为「热河」而着称。

三点三十五分,从一百吋的大萤幕上,已经可以看到突击队员在某个无人山谷的空地上,开始鱼贯跑下飞艇,正在陆续整队。王绍屏最后还是决定没有直接曝光喜峰口附近的基地,而是将各式直升机放在基地外某个无人的山谷平地上。

为了保证突击队能控制住整个承德,除原有东北军主力三百人之外,小敏另外补充部分土匪兵和机器战士,让突击队增加到一千人。由于这次人数太多,除了原有的卅架休伊之外,另外多準备了廿架CH-47   契努克,除了运送人员外,还加送四辆M22蝗虫式伞兵坦克已备不时之需。并由喜峰口基地派出P39和A20各一个大队担任护航与地面火力支援任务。

突击队在整队完之后,分为三个突击中队,各自跑向自己所属直升机群,开始陆续登机。这次由唐聚五亲率一百人,直扑汤玉麟在承德的官邸;早在918之后,即由张学良派往协助唐聚五在辽宁打游击的黄宇宙,则率领第二突击中队一百人攻佔承德军火库。第三突击中队的目标比较零散,首先是在直升机火力支援下,控制各城门要道;并将汤玉麟直属第36师缴械(据情报显示,待在城内大约只有一千人);另外就是逮捕汤玉麟之长子汤佐荣、次子汤佐辅,及其兄弟汤玉书、汤玉铭、汤玉山、汤宝福等人。第三中队这八百人分别由郭景珊、李春润、王凤阁、梁福、孙秀岩…等人各自带领中队中各小组进行突击任务。

泡汤行动看似冒险,其实不然,首先是东北军120伞兵师已经早在半夜两点在山东登机,预定在早上五点半,即能增援空骑营突击队。另外,做事都会留一手的王绍屏,已经安排好喜峰口土匪军伞兵登机,将在稍晚起飞,在承德高空盘旋,视战局状况再决定是否投入。唐山的空骑机器战士的一个营,也在基地内整装待发,等东北空骑营突击队出发后,随即升空,预定飞到承德外五公里处待命。

四点十分,透过休伊长机的同步摄影机,北平和满庄两地战情室都已经能清楚看到不远的承德建筑。四点十五分,各中队开始低空分散飞行,各自分向预定突击目标。四点廿五分,第一突击中队抵达汤玉麟府邸,在狙击手使用无声狙击枪消灭几名警卫后,休伊各自运用下挂式火箭发射器先行发射催眠瓦斯弹。四点卅三分,在催眠瓦斯烟雾缭绕的掩护下,十架休伊轮番警戒,依序降低高度,开始让机上一百名突击战士进行绳索机降。

唐聚五一马当先在离地五公尺处,拉着绳索一跃而下。落地之后,唐聚五依照标準空骑突击準则,脸戴防毒面具,手持无声冲锋枪,蹲在机降点附近警戒。在一百名战士全部降落完后,唐聚五比出各自搜索的手势,各小组开始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搜索。运气非常好,四点五十八分,第一中队已经捕获首要目标,意外的还将回老宅开会后,留在家里睡觉的两名儿子汤佐荣、汤佐辅,以及府邸警卫队队长汤玉麟的兄弟汤宝福都顺便逮获。虽然汤氏兄弟父子吸入催眠瓦斯依然昏睡中,但唐聚五还是要求战士们按照準则规範,将一家四人捆牢关在柴房,派人严加看守,等待后续部队的接管。

即时得到消息的张学良终于鬆了一口气,决定先回去睡个回笼觉,之后再随何柱国的大部队赶往承德。张学良刚站起来,还没关的萤幕上出现第二中队黄宇宙的大脸,他边敲手上的小型摄影机边问;「有人听到吗?」满庄这头的众人开始笑到东倒西歪,但是他们还是没打开麦克风,把命令的权力留给张学良。

张学良只好又坐回位置上,按下控制桌上的麦克风按钮说:「这是燕巢,二号飞燕请说。」张学良似乎也没比王绍屏高明到哪里去,他的北平指挥中心代号是燕巢,各突击队的代号就是飞燕一、二、三号。

黄宇宙把摄影机拿远一点,向里面看不见的张学良行了个军礼,然后报告说:「遭遇些微抵抗,已经佔领目标。三名战士受伤,一名伤势严重已经后送。报告完毕!」

张学良差点也站起来回礼,忽然想到对方看不见,再度坐好回覆道:「了解!飞燕二号原地休息,等待命令。」黄宇宙说了声是,敬了个礼,然后又开始研究起摄影机,迟迟没有关掉,他自言自语的说:「真的看的到吗?」旁边他的副官也跟着说:「应该就像无线电一样,只能听到声音吧?」然后就对镜头开始做起鬼脸,边吐舌头加上挤眉弄眼,然后边说:「如果看得到。队长,你看我这样做,少帅应该会骂我吧?」张学良摀着脸边苦笑起来,他知道王绍屏那边一定是笑到乱七八糟:「真丢人,这是我手下哪个单位的兵啊!」这个副官叫胡大牛,他还真不是东北军,而是918之后黄宇宙招的义勇军,虽然为人有点搞笑,但打起仗来可不含糊。黄宇宙都没听到有人从麦克风里骂胡大牛胡闹,于是意兴阑珊的说:「不要浪费电了,还是关掉吧。」两个人的大饼脸终于从萤幕上消失,恢复一片漆黑。

张学良被这两人这样一搞,倒是没啥睡意了,反而又开始紧张迟迟没有回报的第三中队会不会发生什幺意外。

还真的被张学良料中,第三突击中队因为任务太繁杂,依据不同的任务分为不同人数的小组。攻佔九座城门由机器战士和土匪军负责,每座城门根据大小不同,分到十几、廿几个人;不过即便是人少,但机器战士的精準性是常人做不到的,他们可以透过具有红外线的双眼,顺利找到城门防守士兵的位置,然后精确地投入催眠瓦斯手榴弹,或是运用枪榴弹发射,没多久就不费真枪实弹,九座城门都被控制住。

麻烦不在城门,那就是在城内,第三中队遇上了两个麻烦。

承德主要就两条大街,一是清代的御路直通避暑山庄的西大街,另一条则是南营子大街,控制住这两条大街,等于就控制住承德交通。所以麻烦也不在这两条大街,毕竟突击队的四辆M22都在这两条大街上。而驻扎在蒙古营,由汤玉铭担任团长的砲兵第36团,由于装备落后、士气低落,几乎第一时间就被孙秀岩带领的百名突击队员缴械,汤玉铭也在军营里落网。

第一个麻烦是在南营子头条下口的操场胡同,那里有座军营,驻扎着汤玉书的骑兵第36团,根据情报显示,由于汤氏兄弟父子对所属部队侵吞空额、剋扣军饷。本来第36团是一个直属加强团,满编应为两千人左右,但实际仅有四百余人。第三中队队长郭景珊负责带三百人攻打这里,因为这里是离省公署,即前清原来的督统公署胡同最近,是护卫省政府的支援主力。

结果没想到,由于昨晚汤佐辅遭到中岛的威胁,汤玉麟获知后大发雷霆,而且担心日本人在城内发动奇袭政变,于是命令自己亲大哥汤玉书,连夜从驻扎在承德北部隆化刘湘九的108旅当中抽调一个满编团,大约两千人入住这个军营,提防日本间谍挺而走险。这个团三点半才到,才刚刚熄灯休息,很多人都还没睡着。先是休伊靠近要发射催眠瓦斯时,直升机的螺旋桨靠近的声响,已经引起许多士兵跑出营房来观看:倒底是什幺东西?

这些人跑到空旷的操场上,并没有吸入太多催眠瓦斯,由于人数众多,狙击手更无法一次消灭太多人。当「遭到攻击!」、「敌袭!」、「拿武器反击」…的声音纷纷响起,郭景珊已经知道偷袭不成,得改用强攻,于是下令休伊用火箭弹和侧面机枪开始攻击兵营里的士兵,巨大的爆炸声,让承德整座城市都惊醒。虽然这个军营很快就被突击队的火力压制,但拿到武器,躲起来隐藏在暗处,顽强抵抗的士兵,还是给突击队带来很的麻烦。

CH-47   契努克在军营操场降落后,第一个冲出直升机口的东北军突击队员,就被暗处发出的枪声撂倒。虽然只是腿部中弹,但也让后续下机的队员小心翼翼,拖慢了整个佔领的进度。

还好王绍屏花大钱给这些突击队员戴上全身防弹装备,这位士兵才没有生命危险。王绍屏提供突击队员的防护是从防弹头盔到防弹背心应有尽有,而且全都是用比凯芙拉更贵、防弹係数更高的迪尼玛纤维製成。以单位重量计,它的强度是钢的15倍,比同单位重量的凯芙拉高40%以上。在廿一世纪初迪尼玛通常用在车辆、船舰的防护上,直到价格降低才逐渐普及,用在防弹装备上。

由于操场胡同军营的意外,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尤其是日本人的反应。第三中队的第二个麻烦就是日本人造成的。中岛成子和日方暨满洲国的正式代表武部六藏就住在省公署南胡同北口的前清庆亲王的府邸里。

当炮声响起,武部六藏立刻穿好和服,脚蹬着木屐,跑到前厅,叫来守卫,想要了解发生什幺事。刚好中岛成子也跑了出来,于是两人推演了几项可能之后,怀疑是汤玉麟的部下因为拖饷而叛变。两人认为这是一次挟持汤玉麟就範的最好机会,于是招集所有身边护卫的一个小队(排),加上中岛成子特高课十多名干员,总计68人,换上夜行衣,就向着省公署北面的汤宅前进。由于武部和中岛已经来承德一段时间了,所以对于狭小的胡同小路非常熟悉,一开始也没引起突击队员的注意。

直到他们抄近路,通过省公署旁时,才被负责警戒的刘大川发现。刘大川是跟着李春润副中队长前来佔领省公署的三之三小队一百名突击队员的一员。在被选为突击队员之前是张学良警卫排的警卫员,擅长近身肉搏和远距离狙击,当他发现六、七十名可疑人物身穿夜行衣在小巷子里穿梭,以他多年担任警卫的经验,感到不对劲,依照以往习惯立刻用无线电呼叫小队前来支援阻击。如果他习惯了王绍屏他们生化机器兵团的战法,他就不应该呼叫队友支援,而是应该呼叫直升机的空中支援。

李春润听到刘大川的呼叫后,紧急调配廿名队员前往支援。这时就可以看出人力吃紧的缺点,一百名突击队员控制省公署的警备队及其队长汤玉山总共三百多人,已经捉襟见肘,再抽调出廿名算是非常不容易。但廿多人,即便是特种部队,面对六十多名训练有素的日军,正面阻击的压力就非常大,何况是毫无準备的遭遇战。

武部看到前方有大约廿来人,也是身穿黑衣的人影(突击队身穿黑色突击制服),直觉这是前来拦截的叛军,于是立刻下令小队散开掩蔽,并命掷弹筒班的三组掷弹兵立刻展开砲击。

于是完全不知道对方是日军的三之三小队突击队员,在这次泡汤行动中第一次出现死亡名单。三名突击队员被榴弹直接命中,碎片直接割断了一名突击队员的颈动脉,另一名则贯穿脑部,最后一名是大腿动脉破裂流血过多,后送时阵亡。

在砲声响起时,突击队员的枪声也跟着响起,刘大川在高处,也用着狙击枪一一点名掷弹筒兵,但还是有一门躲在他的视线死角,于是很快地砲弹就向他飞来,也怪他太心急,忘了教範中要求射击大约连开三枪左右就得更换位置。

当他看到自己的队友被榴弹炸飞的惨状,忍不住连开六枪还没想到要变换位置。等到他听到榴弹飞向自己的声响时,迫砲弹已经非常靠近了,他向左边滚下屋顶,但还是被在屋顶爆炸的榴弹碎片割裂了右手臂,顿时血流如注。他顾不得扭伤的左脚,赶紧用左手拿出急教包,拿出止血带,单手加上用嘴,捆好受伤部位上方止血,并把止血粉(廿二世纪更好用的凝血剂)拿出来咬着撕开包装,快速撒在伤口上。

当他照着学习机里反覆灌输的急救步骤完成自救之后,他才注意到己方的无声冲锋枪声已经稀稀落落;忽然想起来可以呼叫空中支援,连忙将无线电转到空中指挥频道展开呼救:「三燕三之三呼叫猎鹰,三燕三之三呼叫猎鹰,听到请回答。」还好王绍屏附赠的无线电也是耐摔的好货,否则刘大川这时就得欲哭无泪了。

「猎鹰三号收到,有话请讲。」无线耳机传来天使般的声音,让刘大川不由自主地挥了一下受伤的右手。「嘶~!我部在省公署西边五十公尺处遭到不名武装袭击,多名队员负伤,请求空中火力支援!」「猎鹰收到,即将前往支援,请发信号弹告知友军位置,避免误伤!」另一个声音在公共频道响起:「了解!立刻发射信号弹!」王绍屏提供的无线电设备将空中支援的回覆设为公共频道广播,以免重蹈美军在二战到越战期间,附近有不知情的陆上友军遭到误炸。除此之外,个突击队员身上都有特殊萤光标誌,让空中支援的武器官能透过夜视镜分辨敌我,进一步降低误伤的情况。

所以,还在和日军对抗的队友,已经透过空中指挥机的广播听到刘大川的呼叫和空中支援的回覆。

砰一声!只见一枚绿色萤光信号弹在刘大川不远的路口转角处凌空飞起。

很快地,答答的螺旋桨声响起,这对刘大川他们来说是天使的声音,但对中岛和武部来说却是恶魔翅膀的声响。大老远就听到咻、咻…几声,那是火箭弹的声音,再来就是爆炸声和哀号声。这时忽然出现空中喇叭的广播声,用着中文、日文轮番对地播放:「亲爱不知名的武装分子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前有火海,后无退路,放下武器投降,我军会宽大处置…。」接着日文再来一遍。

「这是小瑷的声音?!」在遥远的满庄指挥中心里,不只王绍屏有这样的反应,大家都在寻找失去蹤影的小瑷。

这话得从刘大川进行空中呼叫开始说起,当他开启了航空频道呼叫时,同时讯号也会传到战情中心。毕竟各中队附属的指挥长机就是完全和战情中心连线,所以当长机发现那群不明武装分子时,战情室也同步用直升机上的探照灯加上微光夜视仪的强化对比,非常清楚的看到不明武装人员的样貌,王绍屏一眼就认出中岛成子,于是随口说了句:「哈!真巧!竟然遇到老朋友。嗨!韩又杰小姐您好啊!」小瑷坐在二咪旁边,她对日本人很敏感,看到这些人的武装,她就知道是日本人。但是因为那件事发生时,她还没出生,所以她不知道王绍屏为什幺要那幺说。

于是低声问了二咪,二咪悄声对她说:「就是个日本狐狸精间谍,想在天津市长的宴会上勾引夫君,本来打发庞德兄弟去对付她,没想到让她跑了。当时真应该把她抓起来,像南云造子一样,列入忠诚计画改造她。」二咪根本没想到,那时还没有忠诚计画。但是小瑷听进去了,她的理解就是这个女人有改造的价值。自从捕获专田盛寿之后,她完全迷恋这种工作的成就感,现在又发现一个新猎物,她当然要生擒回来改造。于是她悄悄地溜进战情中心右后方的控制室,控制了长机的外置喇叭,然后就演出仿照台湾军方设计的这段心战喊话。

所有日本人听了这段喊话,都迷迷糊糊地放下武器。原因就是小瑷开启了这款喇叭当中的特殊催眠功能。这种功能不完全来自声音,而是在于随着声音一起播放出来的是一种接近脑波的生物电波,能够让指定目标按照指示来做。比方说小瑷指定了不明武装分子,于是突击队就不会受到影响,加上小瑷又用日语加强了母语优先的功效,所以只有日本人被催眠。

就这样,原本被压制的突击队员,在神转折的发展下,轻鬆的逮捕了这些日本人。但在此之前,包含刘大川,竟然个个带伤,无谓地付出三死十二伤的代价。只能说学习知识是一回事,习惯知识又是另一回事。

就这样,多花了四十分钟,三之三小队才大致控制了局面。但零星的反抗,得等到伞兵抵达后,才全部扑灭。

到了1933年2月10日星期五早上七点,泡汤行动终于在有惊无险的情况下,圆满落幕!

  • 名称:绿帽风云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1: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