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de 异常性爱超清在线观看

送走了哈利,陪着杨永泰去医院探望了钱大钧,钱大钧虽然手脚不方便,但其他方面都还好,连脸上的疤痕都被整形机处理好了。还因为吃得好睡得饱,胖了一圈。钱大钧因为委员长特意派杨永泰来看他,而痛哭一场,指天指地发誓必效忠党国、效忠委员长。怎幺派个人来看他,就有这种令人效死的魔力?杨永泰何许人也?那是委员长称许的「现代卧龙」啊!如果刘备派诸葛亮来看廖化,廖化的反应应该也差不多。(这是个比喻,请大家不要太认真,好吗?刘备西取巴蜀之际,廖化来投关羽,任命为主簿;关羽兵败荆州之后,廖化揹着老母亲逃离东吴,和刘备重逢于秭归,刘备东征东吴,诸葛亮留守成都,所以两人并未真的在刘备命令下相见。)

 

探望完钱大钧,王绍屏再送杨永泰去林蔚那里。车才刚到外院,正要出门的林蔚一看是王绍屏的车,就边跑边大声嚷嚷:「台生!台生!中央通过我们设立装备实验教导团了!航空教导团可以正式成立了!这样对汉卿,对国民都有交代了!没有人敢再说我们不抗日!说委员长下令不抗日了!…」

 

跑到车前,打开车门,下车的竟然是杨永泰,林蔚为之一愣,反应过来后连忙说:「畅卿先生您怎幺来了?我还以为是台生,您先去他哪儿了?」

「怎幺?畅卿大哥不能先去我哪吗?」这时王绍屏从另一侧下车了,边挤眉弄眼,暗示林蔚不要演得太夸张。

「可以,可以,都欢迎,都欢迎!」林蔚开玩笑地边哈腰边鞠躬。

不知情的人可能会以为林蔚被突袭到不知所措,实际上,林蔚稍早收到中央的电报时,他打到家里通知王绍屏,王绍屏刚好去医院。于是王念平随即用无线电和随车的王志平联繫。

王绍屏知道后,趁着杨永泰和钱大钧私聊的时候,假装上厕所,用电话和林蔚一起编了这场戏,坚定杨永泰对林蔚在装备东北空军一事上大公无私的形象。虽然林蔚演技夸张了点,但因为杨永泰心里已经有了定见(偏见),夸张在他眼里那就是真情流露,更加坚定了他要帮王绍屏、林蔚美言的决心。

讲到这里,又不免要提王绍屏从中央得到的设装备实验教导团是什幺鬼?这可是个好东西,不是个鬼!是编制,而且是没有限制的空白授权编制。什幺意思呢?就像张空白即期支票,你想填多少数字就填多少。只要有新的某种装备出现,能形成新军种,王绍屏就能申报成立这个军种的教导团。比方有运输机就能成立空运教导团;加上伞兵,就能成立空降教导团。同理,空骑教导团,海军陆战队教导团,装甲砲兵(自走砲)、装甲作战(坦克、装甲运兵车)、装甲防空(防空战车)…,只要有新装备能产生新兵种,教导团数量就无限。

当然它也是空头支票,你可以填教导团番号(一团、二团),可以填编制人数,甚至编制名称、大小(旅、团、连、营,联队、大队、中队、小队),军士官职称(旅、团、营、连长…或各种队长,要叫美国队长…呃!中国队长)都不管你。只要你能说出理由来,比方需要两个旅来演练大规模坦克大决战,那你就成立吧!

但是,除了中央派来的人员有政府编制内的薪饷外,其他的,不管是王家家丁、新募外聘,都要王绍屏想办法,王绍屏自己出钱也好,新成立的国防基金负责也罢,反正都要他自己想办法搞定。

不要以为这是中央不怀好意,实在是政府没钱。不过,这真的是很好康的事,虽然不是正式编制,但在中央紧缩编制,甚至到处裁编之际,能正大光明得到编制来养人,可是中央非常不容易的决定,何况是自定编制数量,没有额度限制呢!

那中央怎幺会做出这幺大方的决策呢?这和五个人的推动,以及他们背后的关係出力帮忙有关。

第一是徐祖善,昨天一早,在获得了王绍屏大力援助的允诺后,他立刻就在招待所发了不要钱的密电(王绍屏免费招待)给宋子文,让其兑现以钱换人的承诺。

稍晚林蔚的密函也到了委员长那里,除了详细报告了东北空军改组成中央航空教导团的事之外,也顺道重提之前王绍屏的要求,让留学过的军官,前来山东负责装备所新装备的试验,与新战术研究的工作。

当天傍晚,宋子文和委员长单独会面讨论财政问题。会后,委员长把林蔚发来的密电电文拿给宋子文看,之后问他的看法。宋子文知道这是他这个妹夫对他私自养了精锐的税警团当私兵,有了想法。

所以他乾脆顺水推舟把他允诺徐祖善的事情讲出来,然后下了结论:「用几名留洋的军官换威海卫的稳定还是划得来的,反正这些军官和国内体制格格不入,收留在税警团也是大材小用,倒不如让他们去摸索新装备、新战术,说不定对党国更有帮助。」据说委员长十分满意他的态度,晚餐破例多吃了半碗饭。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下午,税警团留洋过的军官,包括西点的温应星、维吉尼亚的孙立人、非军校出身而是毕业于威斯康辛大学土木工程系的赵君迈,甚至连还在狱中,也是西点毕业的王庚,都将一起打包送到满庄。

第二个间接推动这件事的是韩复榘,韩复榘在几次被王绍屏新装备演练吓坏了之后,深深觉得兵多其实没啥用,质精装备好才是王道。于是和委员长的亲信代表,派驻在山东担任军事联络员的蒋伯诚商议,想要游说中央,让山东的军队都接受新装备所的换装与训练。

由于韩复榘过去背叛冯玉祥,投靠中央,牵线的就是蒋伯诚(事实上是他当时受委员长命令来游说韩复榘)。两人还因此义结金兰,韩复榘更将自己义妹嫁给蒋伯诚当三姨太。蒋伯诚虽说是奉委员长之命来监视韩复榘,两人之间的关係却非常要好。所以过去有麻烦,想要跟中央讨价还价;在如何游说委员长的这件事上,韩复榘一向都是和蒋伯诚商量。

蒋伯诚告诉韩复榘,去年的胶东之战,委员长对韩复榘十分不满意,曾放话要杀了他,蒋伯诚先是数落他一顿:「你这个人啊!经常就是得意时忘形,然后就有恃无恐。委员长去年向你要两团兵你不给,却马上对刘珍年开战。现在看到好处了,才又想起委员长的好处。」

「蒋哥哥,我的好哥哥,我知道错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嘛,看看怎幺说服蒋老大,让我能名正言顺的接受王台生装备所的训练?」韩复榘面对蒋伯诚都是用耍赖这招,压根不讨价还价提条件,而蒋伯诚还真吃他这套。

看到韩复榘忏悔的脸,才又支招说:「唉!委员长去年才刚放话要灭了你,我看你至少要给四到五个团,才能让委员长息怒,之后才有可能讨论整编装备的事情。」韩复榘又一副肉疼的脸,然后连连哀求,请他再想想有没有办法再少一点:「蒋哥哥,我出一个旅三个团,再多的话,山东面对小日本的压力也重,万一有个闪失,我自己没关係,但山东乡亲怎幺办?」真是鬼话,日本人还在关外。但因为一战时,日本除了佔领青岛德国租界外,还真的沿着胶济铁路想要佔领山东!今日日本海军实力这幺强大,山东沿海简直是无险可守,唯一能倚仗的就是陆军节节抵抗。所以必要军力的吓阻还是必须的,于是懂得这个道理的蒋伯诚就被说服了。

「这样吧!你提出现在山东土匪已经剿灭,局势较为稳定,想要裁军,但怕军队裁的太多,会流落乡间变土匪,而且无法吓阻日本人窥伺山东。所以先送三个团给委员长剿共,然后愿意再裁三个团给王台生当建设兵团,另外再给三个团当新装备试验兵团。这样差不多看起来裁了一个师,但是编制我帮你说说,看能不能保留,以备抗日之需。这样一来只要送给委员长一个旅三个团的人马,而且这些编制里的人马还能偷偷换成民团,不用真的给正规军。如果委座同意,你就能有两个旅六个团拜託王台生帮你换装,然后明年再找别的藉口。」

韩复榘眼睛一亮,连忙请蒋伯诚向委员长代为转达这项提议。于是在当天傍晚,委员长和宋子文谈完后,就同时看到韩复榘的报告和蒋伯诚的建议。多了三团的兵剿共啊!又裁了韩复榘两个旅!剩下的,留下编制安抚,之后再徐徐图之!这也是委员长多吃那半碗饭的另一个理由。

第三是整件事的主角张学良,他一回到北平后,就将整件事情按照和王绍屏商量好的内容,发密电请示中央。同时也发给委员长的心腹幕僚,和杨永泰一样是新政学系的张群,请他提供意见或伺机帮忙美言几句。这份报告对委员长来说,还没有林蔚来的重要。委员长看了之后只说了一句:「早警告过他,小心日本,总是临时才要抱佛脚!」张群听到委员长的说法,知道他并不排斥张学良这幺做,毕竟是帮中央抵挡日本的步步进逼。于是心中有了主意,打算伺机帮忙踢进那临门一脚,帮助好友张学良摆脱「不抵抗将军」的臭名。

第四个推动者是沈鸿烈,昨晚和王绍屏达成协议后,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王绍屏所有头衔和工作内容。沈鸿烈就动了改造东北海军的心思,于是在王绍屏的建议下,他连夜用密电向委员长直接报告。(嗯!也是招待所免费招待的电报,大家都挺会利用免费资源。)

除了告知委员长:「东北舰队已经用港区的建设抵押,获得王绍屏的贷款,发放粮饷和补给。」之外,还描述了由于东北沦陷,东北海军军心不稳的情况。建议由中央海军部指派一些振奋人心的任务给东北海军执行,比如新购舰的换装整训…等等。(王绍屏建议的开高价供杀价机会的策略;尤其海军部为了让新舰队保卫大上海,势必不会同意屏障北方的东北海军南下,或让新舰队北上。)

沈鸿烈第二个建议则是说:「如中央海军有其他考量,据闻海军装备发展研究所即将设在山东威海卫,是否能让东北海军少量试验新式装备,让士官兵对未来反攻东北有点底器和希望,以稳定军心。」(以退为进的策略)

今天早上这份报告才放在委员长桌上,委员长阅读完之后,虽然对整编东北海军很有兴趣,但对于同时出现,且都和王绍屏有关联的裁编、整编报告,略有怀疑。所以没有直接批示,而是将这份报告和林蔚、韩复榘、张学良等三份放在一起,打算星期一(1933年2月6日)一早让身边核心幕僚开会讨论。

第五个关键因素竟然是林蔚想的老办法,他除了发出自己的报告书之外,还联络了赏识他的老长官陈诚。两人和老蒋三人同是浙江老乡,林蔚虽然不是黄埔毕业,却是陆大四期,也算和老蒋爱用的四个条件「黄、浙、陆、一」(黄埔嫡系、浙江人、陆大毕业、北伐第一军出身)其中的两项沾上边。他的推荐人虽然是陈仪,但曾在时任警备司令的陈诚麾下担任警备第一师参谋长,之后即同时深受老蒋和陈诚的青睐。

他把装备所的困境和整合东北军的目的用密电电文告诉陈诚(当然还是王绍屏编的那套),并请求陈诚指示。陈诚很满意这个曾经当过自己部属的态度,加上两人本来就多有往来,于是他一边回信指导林蔚,一边思考着怎幺面对委员长的谘询。

老实讲,他对留洋军官、东北军、西北军这些杂牌去接受新装备试验和摸索新战术是很赞成的。因为这些工作只有苦劳,没有功劳!众所皆知,无论是飞机、大砲、坦克、军舰…,新的发明本身多少都伴随着风险。一般来说新装备通常会因为稳定性不够,而导致危险性升高,事故往往会比较多;加上实验新战术更会使未知的风险加大。例如当年北伐军演练步砲协同作战,步兵踩着砲击点,紧跟着砲弹推进。当时光是实弹演习就死多少人啊?让这些非黄埔、陆大嫡系的杂牌,先试验好武器性能,摸索出有效战法,嫡系再来接收这些成果,那不是轻鬆许多。

在他来看,一个研究武器的商人,是能有多厉害,军事造诣能有多高?如果真是这幺厉害,他干嘛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要人呢?自己不会招兵训练吗?(其实这就是王绍屏保持低调的高招。)

陈诚认为,等正式编制内的嫡系部队要换装的时候,再把这些杂牌中表现较好的,从临时的编制里抽调出来补充道嫡系部队即可。像这什幺中央航空教导团这种听起来很临时编制的名称就很好。非军队正式编制,只是临时编组。到时候新装备性能、新战术技巧摸索完毕,正式要在中央军推广时,就能以教官的名义,从上到下,在这些临时编组里挑选优秀人才,然后再慢慢併到正规编制的部队里,这样就能让接收稳定高、性能可靠的新装备的嫡系部队快速成长!牺牲杂牌,成就中央军,不就是委员长的一贯做法?

至于临时编制,那有什幺好怕的,一句话就裁编了。何况平时又不用付薪饷,真是一举多得。这叫藏兵于装备所教导团!对!就用这句话来说服委员长。

就这样,即便杨永泰的报告还没回来。一早的会议里,在新政学系、未来土木系的领袖护航下;加上CC派陈立夫打算藉此安插人马进入王绍屏的团队里,不仅不反对,还大力帮忙说好话;力行社(就是复兴社)的干部搞不清楚状况,看到其他人纷纷赞成,就表示没有意见。

最后陈诚藏兵于装备所的说法,完全打消了委员长的疑虑,终于允许三军装备所设立装备试验教导团,把空白又空头支的票开出来。并发电要张学良、沈鸿烈、韩复榘必须与王绍屏积极地通力合作。但给王绍屏的命令,却又要他审慎评估自身实力与对方状况,自行决定何者何时能接受整编换装。

这一连串在众人间相互矛盾的命令,当然是有意为之。目的是希望挑起地方势力间彼此竞争换装的态势,并把应付他们贪得无厌索求的烫手山芋丢给王绍屏,让他去头痛。

毕竟资源有限,分配必定不均,给了某就得罪彼。整编之后,王绍屏还得和这些地方势力争夺部队控制权。这就是陈辞修(诚)给委员长最后献上的现代版「二桃杀三士」,让中央继续隔山观虎斗。

会后,委员长这才接到杨永泰的密电。他看完后第一句话就打趣地说着:「娘西皮,这个小商人,怎幺跟谁都合得来?连美国新总统都勾搭上啦?不过这也是对国家有好处。」之后就发电给杨永泰,让他通知王绍屏不用来南京,直接护送美国特使回国。

对于杨永泰密电中,将林蔚能深思熟虑地维护中央尊严、及委员长他自己的名誉,大加讚赏;即另外再去电给林蔚。让他代理钱大钧航空主任一职,并全权监控山东情势,随时报告近况。至此,委员长除了同意陈立夫安插人马外,已经完全打消另外派人取代林蔚的想法,全心全意投入新的江西剿共大业之中。

  • 名称:discode 异常性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7: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