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艳谈超清在线观看

和美国人的会议很顺利结束了,王绍屏也得到他想要的承诺,美国新政府会拉英国下水一起搞全球的货柜运输。虽然不是协助中国对抗日本,但他深信只要经济上有紧密的合作,英国人也没办法完全把中国当成牺牲品,当做日本对抗俄国的礼物,说不定当中国有实力对付苏联,现实的英国人会抛弃的是日本。这样一来,祸水南引,让日本人南下的计画就成功一半,另一半就等英国人在欧洲战场灰头土脸无暇东顾。

当王绍屏洋洋得意自己丰硕的收穫时,小咪则透过二咪稍早的联繫,知道了哈利‧霍普金斯想要让王绍屏打夫人外交牌,于是两个人在会后休息时,在化妆室祕密商议。小咪也不想离开王绍屏身边,但又知道老闆和美国人的合作很重要,正当她手足无措的时候,二咪出了一个馊主意:「姐!不然我们搞个妹妹来吧!」小咪瞪了她一眼:「怎样?妳是觉得妳要有个小的可以欺负吗?」二咪完全不以为意:「当然对大姊妳来说是不舒服,对我来说则无所谓,甚至有人可以分担我所面对的歧视,我还蛮开心的。不过,姐,妳想过没有,夫君的工作越来越多,计画越来越大,我们能有多少效能能空出来去破译神化人技术?我现在分给神化人技术的效能只剩15%,如果能多一、两个姊妹帮忙,我们不是能更快完成?」小咪沉思起来:「好像挺有道理的…。」然后有点犹豫对二咪说:「不能再以我们的造型来塑造了,双胞胎已经很显眼,三、四胞胎会让人把我们当怪物。」

二咪见说服了小咪,胸有成竹的说:「姐,告诉妳一个秘密,夫君看那种片子都不喜欢看洋人的,所以啊!我们搞出个混血表妹,妳觉得如何?这样一来,去美国容易融入当地,然后夫君也不会移情别恋,一举数得。」小咪再次瞪着她:「妳傻了啊?人家哈利是要的是夫人牌,如果来个老闆或我们表妹来依亲,或者是老闆不爱的,那怎幺变成夫人牌?」二咪懊恼的说:「对喔!忘了先决要件,得先满足先决要件,再满足次要条件。」忽然小咪笑起来:「还要妳帮我上逻辑学喔?不过妳这个点子也不算太糟,妳知道以前老闆看的电影都是我推荐的,洋片里面,我发现他特别爱看两个洋女人演的电影,但不确定他比较喜欢哪一个。」二咪兴奋的说:「两个都生产,把她们变成异卵双生姊妹花!」这样好吗?小咪有点犹豫:「会不会变成和我们二对二双打对抗赛啊?」还有一个问题也让两人烦恼:什幺时机让两个洋女孩出现才好呢?

而另一边的会议室里则有另一场交锋,即便是双方谈判十分顺利,但哈利‧霍普金斯还是极力邀约王绍屏第二天在他做完礼拜后,能够拨冗喝下午茶,再好好聊聊,但王绍屏必须婉拒他,因为他打算在上午陪同杨氏兄妹祭拜完杨度之后,下午去北平拜访吴佩孚。他看到哈利失望的样子,不忍心的说:「哈利,这样吧!你们星期三才要离开,我把星期一、二开完会的时间都留给你,这样总可以了吧?」哈利一听到这样的承诺非常开心,于是握着王绍屏的手猛摇:「杰克,你真是个好人,难怪我一下船,就听说你有个绰号叫非常热心的下雨天,意思好像是只要有乾旱,你就会出现下雨,非常热心的帮助有困难的人。我今天终于知道这个绰号和神奇杰克一样真实。」王绍屏本来就被哈利的热情吓到,觉得哈利有搞基的倾向,现在听到哈利的描述,他整个人快崩溃了,心里腹诽着;「那叫及时雨好吗?前总统取的耶!又什幺神奇杰克,是哪个混蛋在背后叫的呢?(他倒是知道这个称呼在廿一世纪是讽刺人的)」忽然英国领事馆里正埋首文件堆里的贾米森忽然打了一个大大地喷嚏,他站起来把窗关上,然后喃喃自语:「天太冷了吗?我不觉得啊!」

会议大约在五点钟结束,美国领事馆準备了晚宴招待。欧美人传统的晚宴,一个长条桌,主人和主客坐宽边两侧遥遥相对,其他宾客坐两侧,本来美国人是打算请王绍屏坐主客的位置,毕竟他是大金主,但没事来了一个前总统,一位前总理,打乱了原本布局。史汀生对着所有美国成员发愁的说:「这可是要怎幺搞?」

郝沃德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开玩笑!这可是两党新旧任总统的亲信幕僚都在现场啊!于是向前一步对史汀生说:「我和杰克挺熟的,我和他商量看看吧!」史汀生听了觉得不错,虽然和客人商量座位不大礼貌,但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于是说:「那好吧!你试试看。」

于是郝沃德就去王绍屏一群人待的休息室把他拉出来商议,王绍屏一听,哈哈大笑:「这是甚幺破事?当然让曹总坐主位,他毕竟代表过中华民国,我坐两侧居中,不就更能和美国使团拉近感情?而且我们双方很多人还是语言不通,不用特别壁垒分明的坐两侧,穿插一些语言能沟通的坐,也不用让那幺多翻译站在后面,既辛苦,又不能好好交流意见,毕竟我们不具备官方身分,没那幺多讲究,充分交流才是目的。」郝沃德眼睛一亮,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和王绍屏商量座次,王绍屏觉得不需要他们两个来安排,于是招来二咪和郝沃德的秘书商议。

座位的安排解决了,果然如王绍屏所说,在语言不通的双方当中安排能顺利沟通的,效果还不错,譬如曹锟旁边坐了杨钧、杨庄,曾昭吉旁边则坐了他乾女儿二咪,段祺瑞身边有小咪和王绍屏;大家真的就感觉轻鬆了许多,这顿饭就吃得宾主尽欢,皆大欢喜。

晚宴即将尾声的时候,一名领事馆秘书走了进来,对郝沃德耳语了几句,郝沃德对坐在对面的王绍屏和段祺瑞说:「段总理,您家中僕人在外面,说是有要事找您。」王绍屏请小咪随同段祺瑞和那位秘书出去,一方面保护一方面也做翻译,毕竟还是在领事馆里。然后王绍屏再向在座美国使节说明情况,取得中途离席的谅解之后,大家就杯觥交错继续交流。

没多久,段祺瑞就回来了,他低声对王绍屏说:「几位我在保定认识的学生来找我,你得跟我回去谈谈。」于是王绍屏对曹锟说明一下状况,又向史汀生、哈利等人说明家中来了远道而来的客人,所以得提前离席告辞,等下周二与国府人员一切商议完毕,再另外宴请美国使团。虽然哈利仍意犹未尽,但顾虑到大部分的人舟车劳顿,连坐三天三夜的驱逐舰非常疲倦,于是也只能紧握王绍屏的手道别。

王绍屏面对热情的哈利实在有点不忍心告诉他一个消息,想了想还是对他说;「哈利,我有一个坏消息和好消息是跟你有关,不知道你想听哪一个?」哈利‧霍普金斯有点愣住,犹豫地说:「如果不会影响我们的合作,那幺我先听坏消息。」「在席中,我看你和你的夫人鹣鲽情深,实在很不忍心告诉你,你的太太状况很不好。」哈利有点吓到:「我太太是有点不舒服,但没那幺严重吧?你怎幺看出来的?」「我的未婚妻的家中是中医世家,虽然不是甚幺名医,但她就看出来你太太的状况非常不好,长了很不好的东西。」哈利由惊吓转惊讶:「是吗?我的家庭医师说只是过于劳累。可以请你未婚妻帮我太太看看吗?」王绍屏微笑的说:「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我的未婚妻把她家中医术最好的医生带在身边,等到星期一,就帮你太太看诊,她说有把握能治好。」哈利由惊讶再变成惊喜;「神奇杰克!真是太感谢你了!我们会非常期待星期一你为我们带来的奇蹟。」王绍屏脸上微笑,但心里咒怨的狂骂;「感谢我不用加上神奇杰克这句吧!混蛋!一定要查出来是哪个混蛋到处帮我传播这个烂绰号的!我还神奇宝贝咧!」

这时,正在英国领事馆餐厅喝汤的贾米森又打了一个大喷嚏,把汤都洒在身上,他一边站起来擦身体,一边对侍者说:「把窗户都关紧,我好像感冒了。」侍者回答:「窗户没有打开啊!领事大人!」贾米森疑惑的说:「没有其他不舒服啊?怎幺老打喷嚏?」

王绍屏一行人离开美国领事馆,一路驱车回到家里。众人来到会客室,只见一胖一瘦一眼镜儿三人坐在沙发上,见到段祺瑞立刻站起来敬礼:「总办好!」又见到曹锟:「曹总统好!」但没行礼,应该心理还是鄙视曹锟贿选一事,曹锟一见知道是那幺回事,也明白了这是段祺瑞再给王绍屏招兵买马,不然不会来的都是保定学生:「唉!早知道当初不要办什幺河北大学,也应该当任保定的校长…。」曹锟心里想着,但脸上觉得尴尬,于是说:「我累了,先去休息了,台生,你忙完来找我一下,今天早上的会议我有些想法想对你说说。」王绍屏送他出了会客室门口,才回来对大家说;「我们去议事厅吧,宽敞些,二咪準备点点心,我们边吃夜消边聊。」

走进议事厅,等大家坐定,段祺瑞才介绍:「保定二期砲科的施北衡(眼镜)、冯鹏翥(胖子)、刘超常(瘦子),据说叫砲科三宝!」三个被介绍的人自己哈哈笑起来,瘦子带头说话:「总办还记得啊!」「怎幺不记得,你们校长是曲同丰嘛!你们毕业典礼还是我主持的,曲同丰还跟我告过状,说砲科三宝老是爱作弄教官,据说你们故意给砲科新来的德国教习鲍尔德克一双长短不一的筷子,教他用筷子吃饭,弄得这个德国人都以为我们筷子就是长那样。他用不来,直接当竹籤用,吃饭都用叉的。我认为这是小事,让他不用计较,不然曲同丰打算处罚你们擦所有的砲一个月!曲同丰是严格一点,但是个好人啊!一直跟随我南征北讨,没想到三年前会被人莫名其妙杀死!唉…!」曲同丰和徐树铮、靳云鹏、   傅良佐号称段祺瑞的「四大金刚」,是段祺瑞的铁桿兄弟。

「是啊!曲校长是个好人,我们只擦了一个礼拜的砲!」胖子冯鹏翥看似老实的说。其他人又哈哈大笑起来,也沖淡了段祺瑞的哀伤,更让整个气氛活络起来。

「总办!您搬家怎幺没在电报里说,害我们花了好久时间打听,还好总办搬家的动静很大,沿路天津乡亲给我们报路,让我们一路找过来,不然到明天,我们应该还找不到。」戴眼镜的施北衡抱怨道。

「是你们要来找我,又不是我找你们,我怎幺能知道你们甚幺时候会来?怎幺,有甚幺事找来?」段祺瑞二郎腿一跷等着这群学生发话。

刘超常先开口:「总办,我是帮他俩当说客,我在军事委员会当高级参议,虽然不是甚幺重要工作,但是起码和中央沾上边,冯鹏翥在山西不大得志,因言得罪阎锡山,被阎老西挂了起来,调个嫌差,山西绥靖公署副官长,其实就是每天喝茶看报,但薪水还不见的準时发,老冯家里负担重,想问问总办也没有机会跟阎锡山美言两句,您知道的入了山西出不了山西,阎锡山管的紧,很难在外省找到机会的…。」

这时施北衡开口:「超常兄,冯胖子还有事做,我可是闲赋在家啊!你至少先把我的事说一说。」

刘超常被打断,不开心的说;「我这不是长幼有序嘛?你最小,最后在说嘛!好啦好啦也说一说,你那破事可真不好说。」不过刘超常还是转头对段祺瑞说;「总办,伯衡(字)他有麻烦了,他在江西剿共,兵败被俘,与师长陈时骥一起化装成小兵,他获释,但他的师长却被扣起来了,既没殉国又坐视长官被俘,所以在委员长跟前形象全无,我们知道委员长一直在敦请您出山,是不是能帮伯衡美言两句?」

段祺瑞摇摇头:「我都不去做事,怎幺帮他说话?阎锡山我也不熟,如果你们早说是这个样子,我就让你们别来了。」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他们天南地北赶过来,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没想到总办不帮忙,他们也没辙了。

「不过…。」三人一听有戏,连忙同声;「不过怎样…。」

「这位是王绍屏,王台生,现在被中央委任为:山东工业暨交通总办、三军装备研究所副所长。準备到山东大展手脚,开办三军装备研究所,研究三军新式武器,并建设新式港口、机场和兵工厂,急需人手帮忙,如果你们三人不觉得委屈,倒可以去山东帮忙。」

仨人互望了一眼,由刘超常代表着开口:「总办!我们都只是军人,这什幺建设、研究武器之类的,我们都不擅长啊!」

「这兵工厂、港口、机场不需要人保卫吗?我要去山东养病兼当顾问,不需要人保护吗?」段祺瑞悠悠的说。

三人又互看一眼,非常有默契地一起想着:「总办要去当顾问?那不是要东山再起?那有搞头了。」于是再度由刘超常开口:「什幺时候出发?」王绍屏接口:「我们会在过年前出发,三位将军可以先回家过年,年后再来即可。」

三人留下联络方式本来要告辞,王绍屏留他们过夜,三人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好,于是就开开心心的住下来,段祺瑞则要求他们在天津多待一点时间,与保定前后期同学联繫,看能不能多招揽点人。

等累了一整天找路的三人去休息,段祺瑞对王绍屏说:「明天我就不和你去见吴佩孚了,我们过节很大,我明天自个去拜访靳云鹏、曹汝霖。靳云鹏也当过总理,现在兴办实业,对工业区可能有点帮助;曹汝霖在我手下一直是搞交通的,现在在北平开家医院,虽然他政治上名声不大好,但当个顾问,给你建议应该是没问题,其他人我或发信或发电报,可能得一段时间才有消息。」

王绍屏喜出望外,没想到段祺瑞会如此帮他;「真的非常感谢段总理。」段祺瑞摇摇手:「去吧!曹锟还找你呢,想必也是要推荐些人给你。好好干!希望你不要让我们这些老头子失望。」

  • 名称:聊斋艳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8: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