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妻之寂寞难奈超清在线观看

听了曾昭吉一番分析,王绍屏心中有底,昨天的烦恼迎刃而解,遂带着俩咪和一干卫士随着曾昭吉去拜访段祺瑞,由于途中又去接了杨钧、杨公庶,顺道前往致谢。到日租界段祺瑞家中时,已经是十点半了。

一进门,见礼完毕,段祺瑞即拉着王绍屏的手,招呼他要留下来吃饭。曾昭吉在段祺瑞身后微笑的点点头,王绍屏知其意,也不推辞,频频向段祺瑞致谢。然后让小咪拿出一套精緻的围棋,棋子、棋盘式红木做的,棋罐是浅绛彩绘福禄寿三星围棋罐。段祺瑞一看大吃一惊:「这可是光绪年间的精品,这我不能收!」

王绍屏知道段祺瑞一生酷爱围棋,与其子段宏业、姪子段宏纲皆是围棋高手。据说段祺瑞少年时曾与刘铭传下过围棋,段祺瑞执政时资助过大批围棋好手。于是开口道:「宝剑送英雄,胆气赠烈士!我知道段公是围棋高手,贵公子段宏业更是国手级高手,经常会和日本高手对弈。晚辈不懂棋艺,只能送些身外之物为贵公子助威,以期为国争光,请段公不要推辞。」段祺瑞一听,这的确是件长自己志气,灭敌人威风的好事,于是说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分宾主座定之后,段祺瑞很开心的说:「听说你昨晚就把贤侄的家人救来了?」「嗯!大约十一点送到杨府。」王绍屏点点头。「那幺昨晚日北便衣队的事是你干的啰?」段祺瑞诡异的笑着。「段公为什幺这样讲?」王绍屏真是头大,几乎每个人都猜出来。「你不是有大把作案时间?我只是很好奇,你怎幺让他们窝里反的?」段祺瑞一开心就哈哈笑起来。王绍屏知道再推拖,可能会让老前辈不开心,于是说:「南洋来的家人有会催眠异术。」杨钧和曾昭吉先反应过来:「原来如此!」

「你这小子不简单啊!来头恐怕不小喔!」段祺瑞又是诡异的表情。

王绍屏还没说什幺,曾昭吉就开口;「段公,这小子是郑成功的后人!」然后就把他和杨钧推论的事情讲一遍,再把王家祖训的事情说一说。杨钧、杨公庶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倒是段祺瑞老神在在,摸摸自己八字鬍,瞇着小眼睛,似乎想把王绍屏看透似的说:「延平郡王的后人?这姑且不论,小子,你自己有什幺打算?」看来段祺瑞是不大相信那番鬼话连篇,于是王绍屏很淡然的把自己原有的那套搬出来:「建设工业区,让人人有工作,餐餐有饭吃,户户有房子。」

「好!」段祺瑞忽然用力拍了下桌子。「我没看错人!脚踏实地,堂堂正正的帮助国家,这才是我认为的正道!不过…,你的志向太小了点,现在内忧外患,你应该多做点事。」

「日本疥癣之疾,只要我们努力发展,让国民过上好日子,他们自然会为自己的生存、自己的权益而战!比较麻烦的是苏联的野心,藉国内知识分子的义愤,引起时局动荡,这才麻烦。但解决之道,还是让国民过上好日子,而不是单纯用武力清剿,越剿,国力越弱,百姓越穷,共党只会更加势大。中央政府应该停下脚步,把他们困在一隅,四周加强发展,贫穷落后、贫富不均的温床一消失,共党自然而然解散。」

「你对共党的看法是对的,但对国民的信心太够了,国人当惯了奴才,越有钱越怕死,所以如果没有启迪民智,生活好了,日本人一来,就全跑了!」段祺瑞一针见血的说到。

王绍屏低头思考一下:「嗯!应该多加一项,让国人个个有书读。」段祺瑞点点头。

曾昭吉又着急了,看气氛不错,就把王绍屏献舰献策、中央授官的事情说一遍,然后请段祺瑞指导。

「喔?有这回事?小子!你不错!献舰这件事很不错,你的国际观很好,对国家也大公无私。那个…你的土地改革、促进农工发展,建立福利国家的资料有带来吗?」「有!」王绍屏点头说完,让小咪从手提包把一叠资料拿出来恭敬的递给段祺瑞。

段祺瑞戴起老花眼镜,开始细细的研读。许久都不置一词,现场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大约过了四十分钟,段祺瑞深深吐了一口气,懊恼的说:「你早点来就好了,我执政的时候有你这套政策,国家何至于此?」曾昭吉鬆了一口气,他还没看过这份计划,不免担心一个毛头孩子能想出什幺伟大计划?

段祺瑞继续说:「我猜你这份计画,中央政府是执行不来的。蒋志清这个人我知道,说他自私倒未必,但他太护短,常常把小家置于大家前面。你这这套计画,光他那些狗屁拉渣的亲朋好友、门生故吏就够帮他扯后腿的了。不过,他也算有自知之明,不管是牵制韩复榘也好,还是让你自己实验也罢,你在山东能有个示範区,这很好!好好干!说不定真能成为模範特区,让其他地方依样画葫芦。我是不赞成国家再四分五裂,到处割据的,但是你肯做实事,我就愿意支持你。你需要什幺帮忙吗?」

「这…」王绍屏实在不擅长要东西,曾昭吉又要开口,杨钧用手压住他的大腿阻止了他,因为曾昭吉实在太直接,和段祺瑞这样的人物打交道不能这样莽撞。于是杨钧帮忙开了口:「总理,我还没见过这份计画,但我想台生独自携家人回来发展,人生地不熟,内地人情世故也不懂,即便计画再好,也可能水土不服。总理门生故吏满天下,是否能借助一二?另外,台生拥有顶尖技术,如果能借助总理声望,招来人才,必能使我国科技有长足发展。当然,我也反对国内再生内乱,但台生选在山东,乃四战之地,日本人垂涎已久,总理总办过保定军校,和北洋陆海军皆熟识,是否能招揽一二学生、故旧,帮助台生保卫这些国家资产?」

段祺瑞点点头:「让我思考一二。」也没说答应,也没说是在思考人选,或是同不同意。但是杨钧很肯定这份计画已经打动他了,他只是要想清楚一些细节。

「老爷吃饭了!」僕人从后面出来招呼大家用餐。

桌上六道菜一道汤都是素菜,段祺瑞笑笑的招呼大家入座:「不好意思,我长期茹素,委屈大家了。」大家连忙说不会。俩咪已经历经多次餐宴,所以她们把自己的身体做了些改造,饭菜看似吃下去,其实是顺着管道,堆在臀部。但她们不敢多浪费食物,所以都吃少少,只是避免完全不吃,人家会询问饭菜是否不合胃口之类的尴尬。

段祺瑞是讲究食不语,所以整个餐桌静悄悄。忽然,段祺瑞一声闷哼,随即摀着肚子倒坐在座位上。旁边侍奉的僕人立刻大叫:「老爷胃病又发作了,快请大夫。」

这时二咪疾呼外面一名战士进来,手持改良过的医疗枪,为段祺瑞诊断,诊断好之后,战士出门一会儿,又折回]来拿了几颗药丸,给段祺瑞服下。段祺瑞渐渐觉得肚子剧痛感消失,只剩满脸刚刚发出来豆大的汗珠。王绍屏让小咪改良的医疗枪是越改越回去,因为就是怕当场治疗的疗效太过于惊人,所以改成诊断器,在传输到车上的药物製作器,生产药剂或针剂,以免太骇人。

但是既没把脉,也没有正常听诊或照X光,只是拿一个小玩意在肚子上刷一刷,就给药吃,但还好了?这还是让现场的其他人感到太神奇了。段祺瑞忍不住问:「刚刚那是什幺?」小咪帮忙回答:「迷你综合诊断仪,可迅速诊断出病因,让医生对症下药,是我们的新产品。」段祺瑞转头对曾昭吉和杨钧说:「你们说台生有很多新科技,我现在信了,这种东西,日本人知道了,会拼着老命来抢。你们说的对,台生需要武装保卫自己。」然后他又转头看着小咪:「那我这样是全好了吗?」

小咪早就听到王绍屏的咕哝命令:「让他跟到山东治疗!」于是小咪回答;「刚刚我们的随身医生是说,您的症状不时会非常严重,但它却是一种慢性胃溃疡,需要长期吃药治疗,如果放任不管,会变成急性胃溃疡,就会危及生命。我们医生是建议您接受我们的治疗,我们正在把一些大型医疗器材从南洋搬到山东,如果总理愿意跟我们到山东治疗,那是再好不过了。」只听段祺瑞说了一声:「好!我跟你们走,我也想亲眼看看这份计画是否会产生奇蹟!」这时曾昭吉非常开心,主帅都跟着走了,何况小喽啰?

辞别了段祺瑞,约好时间复诊时间,一行人先送杨公庶去公司上班,然后转往曹锟家拜访。来到位于天津英租界的摩西道和达克拉道的曹锟公寓之后,曾昭吉一马当先进去通报姓名和来意,没想到僕人告诉他,曹锟不在家,在他弟弟曹斌家里,因为曹斌病了,向来看重家庭的曹锟,得到消息后,即刻前往。曾昭吉想到王绍屏有神奇的诊断仪,所以连忙问了地址,让一干人赶过去,并在路上说明了这个情况。

曹斌家不远,也在天津英租界,在麦达拉道。众人一下就找到地方,依然是曾昭吉进去通报,他耍了个心眼,要门房告诉曹锟,他除了来拜访他之外,还找了一名神医来替他弟弟治疗。曹锟一听到有神医上门,立刻让众人进来。

只见曹锟身穿长袍马褂,站在内门口,手中拿着红包,直问走在前头的曾昭吉说:「昭吉兄,我可是真着急了,神医在哪?让我先给他个头彩,麻烦让他跑这一遭。」王绍屏走在杨钧后面,忍不住偷偷笑了出来,真的如曾昭吉所说,曹锟特爱塞钱!连医生都还没见到,也不知道医术如何,红包都準备好了。

曹锟听到微微笑声,看到王绍屏堂堂仪表,虽然非常年轻,但是既然曾昭吉称为神医,必定是年轻的天才,于是走过来,伸出手来问道:「敢问神医大名?」王绍屏也伸出手去,只见两人手一握在一起,红包竟然神奇的已经在王绍屏掌心里了,这手表演让王绍屏一愣也忘了答话,只在心里大叫:「这可以去变魔术了!第一次看到是把红包变到别人手里!他刚刚是左手拿红包,右手握手,他是怎幺做到的?」王绍屏不知道,这是曹锟的绝技,他以前慰劳河北大学教授,常常担心当面送钱会让这些文人感觉污辱,所以他就把红包藏在袖里,趁对方伸出手的时侯,滑到对方手心里。刚刚他是在走过来的时候,把红包放到背后换手,极快地单手收到袖子里,速度之快,让王绍屏以为还在左手。

杨钧比较近,怕曹锟误会王绍屏高傲不答话,立刻上前解围:「他不是神医,他是神医的老闆,王绍屏,字台生,是我和昭吉的学生。曹总统,可能是你刚刚的戏法吓到他了,他应该还在想,你怎幺左手能变到右手?」一路未提红包二字,给曹锟留足颜面。

曹锟哈哈大笑:「习惯了!习惯了!我也只会变这套给我孙子孙女看,换了别的,譬如扑克牌,我就耍不灵了。哈哈…。这医生的老闆就是大医生,也是要麻烦你了!里面请!」王绍屏拿着红包不知所措,杨钧暗示他收下,他只好放到外套口袋里。

只见曹斌躺在卧室床上,身边或坐或站围了一堆亲戚。王绍屏忍不住讚叹:「真的如曾昭吉所说,曹氏的确氏大家族啊!曾昭吉真的是包打听啊!」他又忍不住给曾昭吉继「着急老师」之后取了「包打听师父」的新绰号。

小咪请医护战士用医疗枪假装诊断仪为奄奄一息的曹斌坐了简单医疗兼诊断,然后和医疗战士走出屋外回到车上取了药又回来给曹斌服下,曹斌是中风,刚刚医疗枪已经做了止血、修复及活化血管的照射功能,曹斌是因为体力还未恢复所以还没完全清醒。这个药是年轻化血管、心脏和恢复体力用的,可说药到病除。但小咪依然来那套呼咙曹锟:「医生说,是急性心血管栓塞,现在这个药已经缓和症状了,不过得到大医院治疗。但现有医院可能是用手术的方式,术后康复不确定,除非到我们的医院,我们比较有把握。」小咪不能说是中风,以免有心人去请教医生,那止血和修复血管,在没有手术的情况下,非常难解释。接着小咪又说:「请大家可能得出去大部分的人,让空气流通,新鲜空气又助于病人甦醒。」话说完,大家还没出去一半,曹斌就醒了。曹锟叫所有家人在外面等,只留他自己,曹斌长子与次子,两个儿子,加上曾昭吉、杨钧和王绍屏与俩咪几人。

曹锟把刚刚小咪的话告诉曹斌,然后转头问:「你们医院在哪?」王绍屏接口:「在山东泰安,目前医疗机器和医生已经到了,只是还没开幕,我们可以等曹先生稳定之后,再送过去。」曹锟皱了皱眉头,说到:「我五弟这样,怎幺可能舟车劳顿?」曾昭吉再度发挥他抢答的功能:「我学生他有大飞艇,到山东不过一、两个小时,我搭过,非常平稳。」曹锟还在犹豫,曹斌却悠悠的回答:「三哥!反正日本人逼那幺紧,我们就去山东躲躲吧!」然后面向王绍屏方向说:「医生贵姓?既然你们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一次,一定能把我医好,我相信你们,我愿意去!」曹锟才点点头。

这时曾昭吉把刚刚王绍屏救了段祺瑞的事说一遍,再把怎幺认识王绍屏的前因后果说一遍,最后只说他要到山东发展,先来拜访天津各路前辈,丝毫没有招揽或请曹锟帮忙的意思。开玩笑!都已经请君入瓮了,曾昭吉也不着急了!

曹锟听到了王绍屏就是救了难民的那位华侨,又听到这两天连续救助杨度儿子的家人和段祺瑞。他忍不住笑起来:「这位真是民国时代的及时雨啊!」又说:「我和段祺瑞斗了那幺多年,现在要一起在山东避难,也算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老了啊,也该好好做做朋友了。」就这样,今天王绍屏收穫了一名前总统和前总理,还有他们身后庞大的资源,并且得到一个前总统亲封的绰号:民国及时雨!

  • 名称:偷妻之寂寞难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