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到死 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这次只有杨永泰带着卫士一个人前来,不过他带了中央的委任状,洋洋洒洒有六份之多,包括:对美军购交涉总办、山东工业暨交通总办、三军装备研究所副所长、海军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航空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土地改革暨工商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会委员。除了海军和航空委员会外,都是新设单位。此外,还给了个少将职缺(也把少将军服送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幺查到人家size的?难道是单一size?胖子自己改?)。

「恭喜啊!恭喜!委员长非常肯定你的建议和计画,希望你在山东能大展手脚,除了把所有港口、铁公路的建设都划归你管之外,山东机场建设也归你管,更批准你在山东泰安建设工业特区,以三军装备研究所的名义开设兵工厂,所长将由军政部兵工署长由俞大维中将兼任,他可是个科学家,也是个实诚人,我相信你会和他合作愉快的。海军以后陈部长会和你联络,航空队则由原来秘书长钱大钧上将担任主任委员,他会和你联繫;陆军则由侍从室副主任林蔚中将担任你的联繫窗口,算是熟人了。至于三军装备发展基金或者各军种的装备基金,中央授权给你和各单位主官协商,主管由主官兼任,副主管就由你兼任。」什幺?这样不是从两个基金变成四个基金?中央打的好算盘,难怪给这幺多官。不过有俞大维耶!好啊!这是个人才,王绍屏比得到官职还兴奋。林蔚还是没抢到空军啊?不过至少还能来往。钱大钧喔?听说是个贪官啊!不知道好不好相处,如果塞钱能解决就没关係,怕他是会把手伸进空军基金里。

「还有啊!这个土地改革暨工商发展委员会是由老哥我兼任,我打算也在泰安弄个农业示範区和你的工业区在一起当作试点,不知道贤弟能不能也搞个基金会来支持啊?毕竟你可是副主任啊!」这会不会太夸张,中央跟我要了五个基金!吃了这幺大的亏,要是平时王绍屏就把脸拉下来了,但是他知道除了俞大维、陈绍宽可能会经常到山东上班之外,其他人都忙着剿共,根本没时间来管他。所以他就笑咪咪的回答:「没问题啊!永泰兄是自己人,客气什幺?」

杨永泰像是吃了人参果全身舒坦,在获得蒋公赏识之前,他可是人见人讨厌,到处被嫌弃的家伙,只因为他曾经在孙中山和陆荣廷之间摇摆,之后又投靠过北洋军阀。(人家不过是想实现抱负理想,所谓学成文武艺,货予帝王家,书生报国不就是这幺回事吗?有必要这幺排挤我吗?)现在面对称兄道弟而且待之谦恭的王绍屏,他可是感觉如沐春风。不由得有点飘飘然想多说两句:「老弟啊!你此去山东,带的委任都是中央给的,务必要先低调,不然韩复榘可不是省油的灯啊!去年才差点驱逐了济南的山东省党部,所以此行得多加小心。」

「那幺杨兄有何教我?」王绍屏谦恭的说。

杨永泰很满意他的态度,于是热心地说:「兄长我有二计可以帮助贤弟:第一,韩复榘娶桐城派名士高步瀛的姪女高艺珍为妻,所以喜爱和学术名流来往,据说现在就聘请梁漱溟、晏阳初、黄炎培、章元善、江恆源、许士廉等学术界、思想界人士到山东省开展什幺乡村建设运动。我和黄炎培有几面之缘,待我修书一封,等贤弟前往山东时持往拜访,结交一干名士,便能为贤弟美言几句,可让工作顺利;另外,韩复榘正在扩军,甚至连民团都大肆鼓励,如果贤弟以工业区安全保障为由,并以兵工厂一些多余武器捐赠作交换,向韩复榘申办民团,则安全足以自保。」王绍屏大喜,请小咪拿出一盒小黄鱼:「我知道兄长戎马倥偬,但军资微薄,小弟忝有家财,送给大哥贴补,切勿推辞。」杨永泰既讶异又感到很温馨:「这个小家伙真把我当大哥啊!那以后还是多帮帮他吧。」假装推辞一番,杨永泰还是带着这箱金条走了,他的经济情况不怎幺好。

等王绍屏送走客人,走回客厅,曾昭吉已经笑咪咪在哪里喝茶了。

「真过分刚刚把整付茶具都拿走,害我很尴尬地去跟乾爹要他的整套宜兴紫砂壶,虽然是我送他的,但列印机出品必属精品,所以那可是乾爹的心肝宝贝。哼!为了这有趣的老头,我还是多印几套茶具备用,对了也送他一套宜兴紫砂壶吧!」王绍屏偷偷腹诽这位又爱又恨的长辈。

「快说!快说!怎样?到底怎幺回事?中央封什幺官?」曾昭吉不愧人如其名。

王绍屏先把献舰献策给国府的事情交代一遍,然后把委任状一一给他看,并且告诉他中央要五个基金的事,还有杨永泰好心教他的应对之策。

曾昭吉听完王绍屏说完后,抚掌大笑:「这个委员长未免吃相太难看了,招招都是向着你的钱袋里去,不过他敢给,我们就敢要,他不是期待我们和韩复榘斗个两败俱伤吗?我们就来给他个其乐融融!」

「师父,我是请于学忠打过招呼,但即使用杨永泰的策略,要和韩复榘其乐融融应该还是有差距。」

「杨永泰的计谋只能用一半,拜访学术界,千万别拿出他的书信;办民团千万别用安全理由,更别拿武器去办,这是可作不可说的事。」

「为什幺?」王绍屏一脸疑惑。

「第一点,你拿杨永泰的书信去拜访学人,势必会传出去,你和这些文人交情够,还是韩复榘委以重任让人心动?拿出杨永泰的信,会韩复榘误认你在替中央做文人工作,他不杀了你就不错了,还会听进去哪个文人的好话?」

「哦~!原来如此!」这下王绍屏是真心佩服,这和自己想的差距太大了。

「第二点,你知道韩复榘在山东大开杀戒,是杀谁吗?杀土匪!厂区安全?那是打脸啊!你敢用安全理由,他就敢派兵进驻保护!到时看谁吃亏?不如用厂区保密队的名义,暗中扩充就好。反正你很多专利,防止商业或国外间谍也是应该的。另外,你开兵工厂还敢大张旗鼓送军火?那不是告诉黄鼠狼,我这都是可以白吃的鸡窝?军火意思意思见面礼,比方第一完成,送出编号第一支纪念枪之类的,要军火?拿钱来买!」

「听老师这样讲,我发现杨永泰差老师很远耶!」王绍屏适时送上一顶高帽。

「那是他阅历不够,而且不了解韩复榘。没什幺,你就别捧了。」曾昭吉不愧老江湖,不为所动的泼盆冷水,王绍屏就不敢接话了。

「至于于学忠?他俩根本没交情,我到了山东先带你去见冯玉祥,他是韩复榘老长官,中原大战后就躲在山东接受韩复榘的庇护。以前我和杨钧都帮过冯玉祥,他一定会卖我们面子,而且他对反蒋最热衷,说不定有意外惊喜,有了冯玉祥说项,保证你在山东和韩复榘其乐融融。但在此之前,我们得先就近拜访三个人。」

「谁?」

「段祺瑞、曹锟和吴佩孚!」

「嗯?段祺瑞我昨晚见过,也答应要回访,但曹锟和吴佩孚我都不认识,拜访他们干嘛?」王绍屏一头雾水。

「你不认识,我熟啊!之前我们不是讲到你缺名声吗?这名声是用来招揽人才和获得民众支持的,分为大义和小义。大义名份,中央给你送来了,只等和外敌打一仗,外抗强权的形象就落实了,现在大家都是嘴上讲讲。你选了山东,未来就有机会,一战战后,日本就谋求过德国的殖民地,山东多良港,地扼朝鲜、东北航道,日本必然会捲土重来,只要等机会就好。」

曾昭吉喝了口茶:「现在首要之急是招揽更多人才,中国用人讲究人情,三国时代最明显,招揽人才不外大义名分和人情小义,所以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备以皇叔名义讨贼,东吴拿不到大义,所以两边都称臣。但三国更是以人情小义聚拢人才,小义分为师生、家族乡党、部曲三种,譬如曹魏的曹氏、夏侯氏等家族,荀氏兄弟、司马氏父子…,蜀汉则有马氏兄弟和蜀地乡党,东吴除了乡党之外,还有孙策部曲、张氏家族…。」王绍屏听了频频点头。

「你的乡党在南洋,现在有了山东乡亲乡党,但太少,还有待发展。而清末以来的近代诸雄更仰赖乡党和师生、部曲的结合,譬如很爱当校长的委员长就是,他最偏爱浙江籍学生。」

「可是我没有学生啊,下属也都是跟我从南洋来的…。」

「你没有,别人有啊!你不要小看北洋势力,虽然现在逐渐退出舞台,但依然人才济济,总能找到失意或有各种藉口不愿出仕的好人才。像段祺瑞段公,你别小看他,他除了是皖系领袖之外,还总办过保定军校,就是当过校长,保定砲科算是他一手创立,加上组阁过三次,门生故吏满天下,总有适合的。人老了,雄心淡了,就会把希望放在后辈身上,听说段老挺欣赏你的,打铁趁热,来去拜访他,顺便蹭个中饭。」

「这不好意思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一种试探,如果段老有意于你,我们即使冒昧上门,人一到,他就会留我们吃饭。如果是他无意属意你,那幺就先聊聊,聊的好,留我们下来吃饭,那代表有戏。当然如果没饭吃,那就是你人缘太差,我的面子不够大,那就得另外想办法。」

「那曹锟、吴佩孚呢?」

「曹锟刚好也在天津,我们下午可以去;吴佩孚则在北平,得另外找时间去。说到曹锟,你千万不要瞧不起他。大家都以为他是犯了糊涂才贿选,其实那是他的习惯使然。」

「嗯?什幺意思?习惯贿选?」

「曹锟没读啥书,中了小说演义的毒太深,是个重视用小恩小惠拢络人心的旧式人物,他办过河北大学,没想到吧?所以他的门生故吏也不少,除了直系领袖的身分外,加上他们曹家是大家族,光是能用的亲朋好友一大把,其中他五弟曹钧的长子就是曹士杰就是个不错的将才,现在就闲赋在家。二子曹士彤和父亲曹钧经营北方航运,是个商才,这三人你可千万要把握!

我们回头再说说说他办河北大学的旧事:曹锟习惯在休息室等教授,等教授干嘛呢?发红包!因为他自认读书不多,办学的事都要靠教授,所以他表达感谢的方法就是送钱!他对部属很好,冬天严寒,贫困的士兵他会送皮耳帽,发现有家贫丧父无法下葬的士兵,他会送葬仪助其葬父。因为军队向心力够,他才能打败皖系、奉系,入主中央。吓吓黎元洪的事是有的,但说他贿选,其实不如说他习惯用钱收买人心,给个小恩小惠,人家建议给议员送钱买票,他心里铁定认为那是送点辛苦费罢了,他哪懂什幺贿选?」

「那吴佩孚呢?」

「吴佩孚是直系另一个领袖,曹锟是保定派,吴佩孚是洛阳派。虽然吴佩孚没有真正入主过中央,但他可是美国时代週刊号称廿年代最有机会统一中国的人,尤其是他外抗强权的爱国军人形象很鲜明,对你帮助会很大,他年纪还不大,而且家贫,所以还有机会出山给你当顾问。其次,他治军严格,底下强将不少,叶开鑫、彭寿莘、蒋方震…。」

「你说谁?」

「叶开鑫、彭寿莘、蒋方震…。」

「蒋方震是不是蒋百里?」

「对!他当过吴佩孚的参谋长!」

「好!为了他,我们要尽快去拜访吴佩孚。」

「算你识货,蒋方震算是军事奇才,士官三杰蔡锷、张孝準和他,现在只剩他了。他现在在日本考察,蒋中正关过他,我看只有吴佩孚能够召唤他了。」

「除此之外,平、津一带还有什幺北洋人物可以拜访?」

「有!孙传芳也在天津!但我劝你放弃,他惩罚部属和对待敌人的态度都有点过火,加上他反孙中山反的很激烈,形象没那幺好,我担心会给你带来麻烦。」听曾昭吉这样说,他好像记得孙传芳没多久就死于战场仇敌的后人暗杀,据说就是他虐待敌将战俘致死的缘故,曾昭吉说的对,种什幺因得什幺果,仇家满天下的人,和他走得太近,说不定会被波及,还是放弃吧。

  • 名称:快乐到死 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5: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