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的邻居超清在线观看

晚上十点,夜深人静的盘山法兴寺后山,一名小孩子快速的跑过一个山洞口。「你看到了吗?」王麻子眼睛好,才派他轮夜班守卫,陈大嘴只是没有夜盲症,但是却有近视,他回说:「看到什幺?我只看到一片黑漆漆的。」

「大嘴,你去叫小豆子出来,我出去看看。」小豆子和二黄是下一班,小豆子也是眼光锐利,夜间还能看到廿尺外的东西。「哎!我去叫,你等会儿。」但王麻子已经出去了。

陈大嘴带着小豆子回来的时候,王麻子坐在那发呆。「怎幺样?」小豆子开口问。「眼花了!」王麻子比平常冷淡。「你可以回去睡了。」王麻子接着冷冷的说。

「晦气!」小豆子咕哝一声,就往山洞里走,天这幺冷,把人叫出来,也不好声好气,不是晦气是什幺?

陈大嘴觉得不对劲,问道:「麻子!你怎幺了?没事得罪小豆子干嘛?他可是二当家的小舅子。麻子!麻子!你要干嘛?」接下来洞口就没声音了。然后一股暖风从洞口慢慢飘进洞内深处。

二咪扫描完毕,向王绍屏报告:「老闆,都睡着了。」

「好!把这些家伙全部複製成机器人,原本的人类直接灭了回收。让我们用这些複製机器人,送给日本便衣队一份大礼!」

家里客厅的时钟,分针刚好指向十一点,杨公庶忍不住站了起来:「二个小时了,不知道情况怎幺样了?」这时小咪推门进来:「他们回来了!」小咪一直坐在林肯上监控情况,等到王绍屏的吉普(又从基地开出来上飞艇)开进巷口,小咪才离开车上,进来告诉大家。接着三名女机器战士(二咪的建议),两人抬妈妈,一人抱着儿子进入客厅。

杨家一伙人都围上来,二咪在战士后面进来,甜甜地说:「睡着啦!天亮就会醒!人要放到哪?」杨公庶引导着女战士把人抬进房间,然后就出来紧紧握着王绍屏的手:「王先生太感谢你了!」「以后叫我台生吧!你可是我重要的合作伙伴!我看天津你不要待了,和我去山东吧,厂子让给朋友或者看怎幺处理都好,安全要紧。」「好!好!听台生的安排!」

这时曾昭吉真的很着急,连忙问:「我可和你去山东吗?我想好好研究一下你的大飞艇!」

王绍屏一个「好!」字,就让曾昭吉欢欣鼓舞地跳了起来。

杨庄因为嫁给老师王闿运的四子王代懿为妻,夫家在湘潭,这次来祭拜大哥已经是很难得了,所以不日就要返乡。杨钧隐居很久了,一直在湘潭教书,也很想跟着曾昭吉去见见世面,但得先陪妹妹返乡,于是开口道:「不知台生缺不缺文胆?」王绍屏一听杨钧有投靠之意,高兴的不得了,于是按师礼拜杨钧为师,安排克隆战士协助杨家兄妹返乡,再接杨钧到山东。

半夜十二点半回到住处,王绍屏吐了口气:「算是有基本的小班底了,还缺军人,蒋方震、杨杰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快落难的张灵甫,刚起步的孙立人可能都有机会。小咪啊!再看看那些倒楣、不得志的军官,品行良好,勇猛善战,尤其是保定军校出身的,帮我留意一下,我们来大挖角。」

小咪和二咪不解:「为什幺还要找这个时代的军人,我们自己就能培养许多干练的将军了!」

「灵机应变!灵机应变!妳们两没有觉得,依妳们两这幺高的等级,在做决策的时候,是不是还是习惯性去资料库捞资料?」两咪点点头。「那就是啦!士兵,甚至低阶军士官可以靠训练或程式输入、或用学习机学习,让一切都变成反射动作的反应,但是随着战场的扩大,很多谋略靠的是灵机反应,这是人类特有的能力,而且不是每个人都有,不然人类就个个都成名将了。我不希望我们队伍扩大了,失败却变多了。你看现在我们在山海关训练的五万人(土匪),我们根本找不到人指挥。如果遇到日本名将,比如山下奉文、冈村宁次、石原莞尔、海军的山本五十六,我们可能都会蒙受重大损失,如果打出国外,厉害的将领更多,加上将军和军队得磨合,需要时间,我们只剩四年左右发展,所以怎幺能不着急?」

王绍屏喝口水之后继续说;「科技和生产建设方面或许我们很擅长,可是如果要应付中央政府、各地军阀、共党,我们这几个脑袋的反应,可能输人家一大截。妳们看啊!我们自以为自己做的事已经瞒天过海了,但有多少人看穿我们的伎两?中央来的三个人,应该就是看出来了,才来谈的;于学忠看不出来?那他干嘛要跟我们合作?连阎锡山的机要梁化之都让我心惊胆跳,更不要说共党在蓟县的小小支部都知道我们能卖武器。唉!需要帮手啊!需要人才啊!但是一个商人再怎幺出名,也不会有这种谋略人才来投靠啊!」王绍屏越讲越快,来回踱步,也越走越快,二咪忍不住说:「老闆!不要急!我们资料库这幺大,你把条件订下来,我和小咪来搜寻一下,锁定目标,才能制定招揽计画啊!」

「二咪这个想法好!让我想想啊!哎!你们也帮忙想想,过两天我们再一起商量、商量,现在很晚了,我先去睡觉啦。晚安!」两咪在王绍屏走了后,开始嘀咕起来,小咪先说:「老闆说的的确有道理,我们电脑分析的是逻辑,很难出现逻辑以外的想法!就是老闆常说的:不按牌理出牌。」二咪点点头:「还有啊!人是感情动物,要把感情上的反应推算到百分百,这也很难。真不知人类是怎幺做到的?」「破译神化人技术,变成人类,妳就知道啦!」「嗯!要再加快一点!」如果这最后结论被王绍屏知道,他应该不是晕倒,就是想痛打两咪一番,但事实上十个他也打不过一个咪,所以应该还是用碎碎念当武器吧!

第二天一早,王绍屏很早就起来,但却打算好好的休息一天,想想未来的计划。但他一走到大厅就发现有个老头做在沙发上喝茶。「曾老师,这幺早啊!」王绍屏拜杨钧为老师,曾昭吉不干了,他也要收王绍屏为徒,一番吵闹之后,王绍屏无奈之下,只好两个人都拜,奉了两次茶。

曾昭吉端起茶杯放在嘴边也不喝,脸上诡异的笑着:「听说昨天半夜里日租界发生便衣队互相斗殴事件,后来扩大成内乱,便衣队死伤惨重,一干头头,包含李际春、曹华阳、萧云峰、高鹏九等人斗横死当场,唯独不见袁文会。」王绍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下,淡淡的说:「这是好事啊!天理昭彰,恶有善报!」

「小子!你还要装蒜吗?是你干的吧?没想到你的本事不小!还有什幺是为师不知道的,快从实招来!」曾昭吉把茶杯重重一放,厉声的说。

「曾老师你干嘛这幺兇,我昨天不是救人之后,很快就回来了吗?」王绍屏继续想耍赖。

「唉!如果是我师兄杨度在这,你应该就不会这幺说了。不过我师兄虽然一身本事,看人的眼光却不怎幺样,可能也不会发现你这个宝贝,他晚年更连脑袋都不清楚了,竟然还想加入共党,以他过去的背景,可能没多久就被斗臭了吧?」曾昭吉慢慢地喝了口茶,问道:「小子!接下来来你要干嘛?有什幺理想?」

「建设工业区,让人人有工作,餐餐有饭吃,户户有房子。」王绍屏不经意的说。

「志向不小啊!不过光是一个工业区应该做不到吧?说说吧!看为师能帮上什幺忙?你不要小看为师,我虽然没有杨度师兄有名气,但也尽得你师祖真传,而且为师做人低调,没有适当的人选,我不随便出手的。小子,你有福了!」

王绍屏一直认为曾昭吉是个醉心于科技的老头,倒忘了他是杨度的师弟。缺乏心理準备的他,脑袋这时全开的大力运转,他现在当然不是刚穿越的小白,那些是该说那些不该说,他还有分寸,但那些该问,那些不该问,该从哪里问起,这可让人伤透脑筋。

看王绍屏双手抱着茶杯,两眼无神不说话,曾昭吉反而先开口了:「我叫曾昭吉,个性就是真的很着急,你不说话,那为师来说。我知道你大概把为师当成技术狂,应该不会想到我和师兄杨度是一伙人…。」才一开场,王绍屏就眼睛放光:「真是我肚里的蛔虫啊!」

曾昭吉喝了口茶继续:「我不怪你,本来我就想让外面的人都这样想,我的恩师王闿运以帝王心术闻名天下,所以我的师兄弟每个人都被骚扰过,我和你另一个师父杨钧,我两约定不见天下至宝,我们不出山,所以我师兄醉心于诗文,我则以沉溺科学,并假装沉默寡言来逃避天下诸雄的骚扰。直到我们昨天遇见你,我和师兄认为你不是一个单纯的世家子弟,光是你一对未过门妻子就令人怀疑,要找到一对双生子不难,但要能有昨晚那股狠劲,那可不容易。加上我们听公庶说,你手上有一套套的新科技,我们就猜你的背景不单纯。」

王绍屏低头想,这该怎幺圆呢?曾昭吉看他不说话,自顾自的继续说:「我们猜你背后一定有个组织,而且是环绕着你们王家的组织,不然不会所有下人都姓王。而且这个组织的底蕴很深厚,否则不会所有下人都有军队般的纪律。我和师兄推论一个晚上,觉得最有可能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南明的郑家!敢称王,不敢称皇,只有郑家,最可能的是郑经第九子郑克垭,台湾陷落时,他年仅三岁,也就是郑经刚过世才出生,据说当时他的母亲王氏随郑经旧部逃往南洋,试图为郑家保留一点血脉。所以你们是从母姓,改姓王,刚好也符合延平郡王的封号。只是怎幺这幺久了,你们郑家后人才出现?这是我们一直猜不透的,我们先是猜想可能是日本侵华,拥有日本血统的郑家不希望中日交战,所以才介入调停。但你这小子对日本挺狠的,所以好像又不成立,这个答案就得让你告诉我了。」

王绍屏没想到古人这幺有想像力,能脑补成这样,连自己来自台湾都能猜到。不过,这倒是好的背景,可以利用一番,于是王绍屏皱皱眉头,有点为难的开口:「曾师父,我不能告诉你这幺多,我只能说你和杨师父博学多闻,连这幺久的事都能考据出来,至于你要的答案,我只能告诉你,祖训是:非有外敌入侵,不干涉中国事务。本来我们是视满清为外族,但现在五族共和,外敌的意义就变了,这就是我们回国的重大原因。」王绍屏既没正面承认,却又用个祖训的小谎,让曾昭吉自认自己的推理是对的。

曾昭吉点点头:「这就难怪了。918刚发生的时候,你们一定在全力準备,两年内能回国已经是不容易了。那你现在有何打算?」

「日本虽是疥癣之疾,但与俄人扶植的共党绝症併发,中国危矣!但国内时局纷扰,看似一统,其实仍是内斗不已,我们刚从海外回来,不知该如何是好,不知师父有何教我?」王绍屏言简意赅的表示自己求教之意。

「如果是一般人,我和杨师父都会劝他们避走东南,避日、俄之锋,取东南鱼米之利,潜心发展,你没看共党也是躲在江南腹地发展吗?但你不同,论基础,南洋就是你的基地,所以你现在要的名声,要的是大义,所谓名正言顺,名不正则言不顺。发展工业区是不够的,我知道那是针对共党,但要天下归心,则必须举着外抗强权的大旗,我猜不久后,共党也会这样干。不过现在天下易帜,名义一统,自立门户并不恰当,你选择韩复渠辖地发展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自立于中央之外,急缺粮饷,你的工业区能救他燃眉之急。不过,如果能够得到中央的认可会更好,我猜共党不久也会想到这招…唉!这都得怪我师兄张晃啊!教学生不挑人,国共两党都是他的门人啊!争相表现自己的学问,难怪内斗不休。」

就在曾昭吉感叹的时候,王志平进来在王绍屏耳边叽咕几句,王绍屏哈哈大笑:「真是的,想打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师父,中央的杨永泰来封官了,跟我去迎接一下。」

「什幺?杨永泰?他,我就不见了,也不要让他知道我在这。不过你快去快回,等下快给我说说怎幺回事。」说完,曾昭吉就挥手赶王绍屏快去门口接人,然后自己就转身找个地方躲起来。

  • 名称:火热的邻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5: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