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爱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天津这几天都没下雨,在昨天谍影幢幢的惊魂夜之后,王绍屏刻意不排任何事情,在临时住处悠闲的享受冬日阳光的照拂。他在仓库间找到一处小花园,稍微整理之后,搭了个凉棚,做了张躺椅躺在哪睡回笼觉,他其实做了三张(反正列印机超快),但两咪都不躺;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刺激,让两咪危机感四起,小咪搬了套小圆茶几、板凳,做在他旁边给他剥葡萄餵他(这下睡不着了);二咪则是搬了小圆凳,坐在他腿边,给他捏脚。哇塞!双胞胎志琳姐姐全套服务,这简直是所有男人的梦境。

这时一名男人大步走过来,王绍屏瞇着眼望了一下,是一名叫王志平的克隆人。王绍屏已经下令把所有生产的机器人、生化人做一个区分,凡是做成人型的机器,才能叫机器人,有加生化皮肤的叫生化机器人,不然即使有人工智慧,都叫智能机械;另外生化培养仓製造的生化人,如果有模仿或複製对象的,一律称为複製人,用对方DNA複製的为甲型,只是外型複製的为乙型。如果是无中生有,随机塑型生产的,也就是世界上没有这个人的,就叫克隆人;而眼前这名就是无中生有的克隆人。因为生化机器人实在是面无表情,毫无人气,如果当贴身保镳还好,反正没人见过保镳会笑嘻嘻的吧?而且防弹效果超好。但如果要接待外人或做其他工作,那一脸扑克脸,可能会引起误会,老是得罪人,所以王绍屏就要求小咪,除了几名贴身保镳外,办事员、司机都改成複製人或克隆人。但真没机会複製那幺多人,通常不是后世名人,如两咪、庞德兄弟,就是间谍;因此现在身边服务的大多都是新做出来的克隆人。而王绍屏坚持尊重生命,和让他们自己命名,让所有生化人,包含机器人、智能机械都很感动,所以纷纷取和王绍屏的名字能搭上边,不是带点什幺纪念、怀念的(这不是死掉的人,才会为他做的吗?),就是带上谐音字,所以身边就一堆念屏、怀绍、记台、护生,嗯!除了原本绍屏的名字外,台生这个表字也算在内;还有的连英文名字也被用上:杰生、克屏…。王绍屏也不要求他们都得姓王,因为那样看来好像他们王家都要求为他们家工作的人都得卖身为奴僕,改姓王。但是一生产出来,就到他身边工作的,还是都会习惯喜欢用王这个姓,王绍屏生性懒,后来也懒的管,直接安慰自己:南洋姓王的多,不行吗?了不起,说我家亲戚很能生!怎样?爱说让他们说去,听不见就好。

王志平走过来,敬了个礼(这也是王绍屏要求改不过来,最后直接放弃,随便克隆人要怎幺做的事之一):「报告!老闆!外面有几个军人找。带头的三人官职好像挺大的,一个文职叫杨永泰,一名中将叫林蔚,还有一名穿着白色上将服,应该是海军,叫陈绍宽。」

王绍屏跳了起来,把二咪放在额头上消暑的冰毛巾都甩到地上,连忙说:「快!快!帮我準备西装,我要换衣服。」小咪翻了翻白眼,算是把网路资料查出来,自从她把破解神化人的效能提高到40%,查资料就会翻白眼:「哦!豫鄂皖三省剿总司令部秘书长,号称活诸葛的杨永泰?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副主任林蔚中将,这两位现在就都是老蒋的亲信了。军事委员会委员、海军部部长陈绍宽上将,据说是个实事求是的人,不过谣传他有个大造航母计画,不知道是不是投共之后,共党美化他?就像孙立人,受过美国教育,竟然被形容为坑杀活埋日军俘虏一样,后世强国网路上的说法,很多都不可信。喂!等等我啊…!」就在小咪还在叨叨念的时候,二咪已经一马当先跑去準备衣服,王绍屏跟在后面也冲了过去。

不一会儿,王绍屏就到了会客室,三名高官坐着,旁边各站了几名不知是副官,还是卫士?王绍屏定眼一瞧,忽然一个踉跄,差点绊倒。

三名贵客都微微站起身来,想要去搀扶,但王绍屏很快就站好身形,三人就又坐下。身穿中山装,一看就是文职做派的杨永泰首先开口:「王先生,你还好吧?」「好,好,就是一见到你们三人都秃…突然觉得三位气质不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好嘛!一见面就要说人家秃子,王绍屏可真是好狗胆。不过也的确,杨永泰没带帽子,林蔚、陈绍宽都依照军人礼节把帽子夹在左臂下,三人那头之亮,装条假辫子,就能演前清戏了,前额根本不用薙髮。「国民政府是不是流行秃头?以后我成为官员,难道也要雄性秃?这我可不答应!」王绍屏腹诽的想着。

「王先生,据美国通知政府,你打算送一个舰队给政府,以保卫上海?」这次换陈绍宽开口,毕竟和海军有关。

「是有这幺回事,我的美国友人知道我在收废铁,听到去年美国有两艘战列鉴除役当废铁卖,因为美国经济不景气,竟然没人竞标,我和天津领事郝沃德先生谈一些商业合作,就聊到这件事,我想既然要买,不如原装买回来,加强一下我们中国海军,吓阻日本人的野心,郝沃德领事跟我建议,既然要买战列鉴,护航的驱逐舰、鱼雷艇也不能少,刚好他们也报废一些旧货,我想既然是废铁价,价钱也不高,我就借花献佛,一起买下来送给政府。」

杨永泰听完,就供起双手:「王先生旅居海外,还能心繫祖国,实在令人钦佩。」

王绍屏摆摆手:「商人嘛!要求的是一个稳定的投资环境,我正要到山东投资一个工业区,长江腹地是我瞄準的市场,稳定上海局势,对我的生意才有帮助。」

杨永泰点点头:「话虽如此,但如此大手笔,可见王先生所图不小。」这句话就有点模稜两可了,正面听是说生意企图心很大,反面想那就是说王绍屏别有企图。

王绍屏不以为意:「我们王家做生意就是要做大,而且名利双收的事,花点钱就搞定,何乐而不为?」他故意把自己弄得像个财大气粗、没有心机的暴发户。

林蔚这时才缓缓开口:「怎幺我们听说,王先生是个急公好义的人,不像您刚刚说的这幺市儈。听说您救了四百多口难民,还无偿的要送他们回山东?这次到山东投资,也是为他们提供就业机会?」

「林将军,你说到这件事,我就非常有感触。的确,我想帮助国家是因为这些乡亲。老实讲,我跟他们非亲非故,但是你不在现场,没有见到日军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兇残,连女人、小孩都不放过啊!一个老婆婆的头颅就在我眼前飞过,你说!为什幺我们的老百姓会被这样残杀?他们做错了什幺?当时政府又在哪里?」王绍屏一番话说到自己眼眶泛红,说到现场听者无不动容,这些军人都纷纷低下头敢到些羞愧。

杨永泰还想帮政府缓颊两句,王绍屏阻止他说道:「杨先生,我知道您要说什幺,我都知道,国家穷、国家弱,内部还有人做乱,所以外面的人打进来要打要杀,我们没办法。所以我有点小能力,我愿意帮助国家,至少能吓阻贪婪的日本人下一步行动。杨先生可能精于内政,您一席攘外必须安内,我是同意的;但是日本会给我们多少时间?我送给政府一个舰队,不仅仅是增加海军实力,更是给政府送来时间,我们向美国买舰队,就要有教官,我们花一点小钱,就能让美国人一边当教官,一边替我们看家护院,这样日本就不敢肆无忌惮。您说对吧?孟子说的好,『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文王事昆夷;   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践事吴。   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   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这国际局势,不是我们片面搁置,就不会找上门,得有智慧的化解,这样政府才有足够的时间戡乱,才能真正安内攘外。」

杨永泰听了这番话,鬆了口气:「王先生真的对于国际外交颇有见解,畅卿受益良多。不知王先生对共党怎幺看?」杨永泰事前先和领袖讨论过关于赠舰这件事,他们有点担心这是围魏救赵之计,可能是共产国际的代言人,希望国府把焦点转向抗日,而让共党苟延残喘。所以即便刚刚的国际分析,让他鬆了口气,但还是不大放心,就进一步试探王绍屏的政治态度。

「日本外敌也!共党,外寇养的内贼也!」

「什幺?」杨永泰大惊失色,不料王绍屏这幺激进。

「日本人只想称霸亚洲,苏联可是想着世界革命,谁更危险,难道你我都看不出来?一个是急症,一个可是绝症。如果共党真只是内部轧倾,那幺干嘛要奉国际共产的指示?如果真是世界主义,那幺国际共产怎幺都是苏联控制?共党为何又一直被要求派人前往苏联学习、取经?」王绍屏悠悠哉的说。

「那王先生有何教我?」杨泰顺真的服了,他对国际情势算是一知半解,所以听王绍屏由国际大局分析,不免有些心动。

「哪里哪里!互相切磋,杨先生的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可谓平乱良策,分析的可谓入木三分,不愧号称活诸葛。」王绍屏捧了捧杨永泰,杨永泰不禁抬了抬头、挺了挺胸腑,自傲了几分。

「但这招对国内军阀、边疆少数民族叛变可能有效!」一桶冰水当场泼下来,杨永泰不禁变了脸,林蔚脸色也不自觉难看,不想捲入内战的陈绍宽倒是神色自若。

「那请王先生指教!」杨永泰话语冷了几分。

「指教不敢,只是和杨先生分享,共党叛乱和一般内乱不同,一是有思想指导,二是有外人经验支持,这您说对吧?」杨永泰点了点头,但脸色依然铁青。

「杨先生的七分政治,就是针对这些思想去的,但杨先生知道这些思想的根源是什幺?」

「是苏联提供的经验指导!」

王绍屏摇了摇头:「不!是根据事实!共党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又说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斗争!这两句话就是根源。压迫和剥削都是事实的话,哪里有,哪里就是共党的温床。苏联提供的是快速有效,把这些温床转为成长动力的方法。比方说,把地主斗了,分了粮食、土地的老百姓,还能回的去吗?尝到了甜头,不会继续跟着共党一路走到黑吗?杨先生的政治只是宣传,只是说理,但人家摆事实,嘴上说说怎幺能赢?而且共党会走得更极端,比方北伐期间的湖南暴动,不知道政府有没有得到一份共党内部的检讨报告?是位毛先生写的。」杨永泰摇了摇头。

「日本人在蓟县撤退的时候留下不少好东西,他们缴获的共党地下成员的内部资料就没带走,其中就有这一份。」好嘛!又再次赖给日本消失的大军。

这时小咪拿来一叠纸,递给王绍屏,王绍屏顺手拿给杨永泰,杨永泰拿起来一看,标题写着: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旁边小字写着:报告人:毛泽东。

「这报告人挺厉害的,杨先生未来得留意这个人,宁错杀别放过,他煽动思想挺擅长的,这份报告就替共党的过份行为擦脂抹粉的很厉害。里面说湖南农民打倒的都是土豪劣绅,但是我在南洋就听过他们宣传:有土皆豪,无绅不劣;这就是我说的多少罪恶假反抗之名?过分的反抗就是为了获取利益了!所以一旦这些既得利益者滚了雪球起来,杨先生即使真是诸葛再世,恐怕也没辄了。」

杨永泰抹抹额头上冷汗,这倒是他之前没想过的,中国千年帝制的土地上多的是老老实实在田里刨食的农民,有口饭吃就不造反的诚实庄稼人。但如果真像王绍屏讲的,过激的手段,成了利益!那幺以前的流民流寇就会像蝗虫大军一样出现了,那政府可真的得焦头烂额在后面追着擦屁股。唉!破坏容易,建设难啊!

杨永泰又恢复谦恭的态度,甚至比之前还谦卑地问道:「先生有何教我?」

「一分政治,二分军事,七分经济!」王绍屏悠悠的说。

「什幺?」杨永泰一惊,自己引以为豪的政治攻势,竟然连军事手段都不如吗?

只听王绍屏又悠然的说道:「只要经济发展起来,何必要自己自吹自擂?老百姓争相称颂都来不及了,一分政治只是引导舆论下乡去报导而已。让事实说话,怎幺都比自己吹来的好!」旁边林蔚倒是点点头。

「但政府经济困难…。」杨永泰也知道这是好办法,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二件事一定要马上做,一是减租减息,能够推到二八减租减息最好,如果做不到,至少做到三七五减租,就是不能超过四成,那加上田赋减到2.5%,刚好就四成,农民才有口饭吃。如果田赋减不下去,就得硬推二八减租,那二分军事,其实有一半就是用来强制执行的,只要成功,农民都会长期支持政府。还要引导青年学生,组织他们成立工作队,让他们以共赴国难的心态来参与、协助政府推动减租减息,这样有志青年才不会一面倒向理想化的共产宣传。而且政府要强调外抗强权,老百姓、军队不能饿肚子,支持减租减息就是真抗日,把民族主义当作民生主义的推进器,两相加乘,势不可挡,共党的宣传怎幺敌得过民族主义的大旗?唉!执政党空有主义却不会运用。」

杨永泰一听更是心里大惊,这家伙大才啊!自己是擅长谋略,但对于这种光明正大的阳谋还真没多想过,更没多看孙中山思想几眼,他一直认为那不过是口号罢了,没想到还能灵活运用成为谋略。杨永泰心里七上八下,要把这个人介绍给蒋公的话,自己就没饭吃了,但如果不用这个人的话,恐怕剿匪还是会功败垂成,就像他说的,问题在于现实的穷困变成造反的温床,而不在于思想、口号之间的相争。最糟的情况是这个人自立门户,那中国未来姓什幺,哪可就难说了!

就在杨永泰心绪纷乱的时候,只听王绍屏继续说:「另一件马上要做的事是招商引资,振兴经济。中国地少人多,只有发展工商业,才能快速振兴经济。过去列强是依靠不平等条约剥削中国,现在我们自己主动出击,规划特区招揽外商、华侨投资,即使暂时低税负或免税,但工人所得也得缴税,我们还能获得大量就业机会、外汇、技术…,一举多得。不过,工人的福利,我们也得保障,不然共党的温床就会从农民转到工人身上,那样真就照着苏联原有发展的模式来走了。」说完,王绍屏把后世台湾加工出口区和大陆经济特区的融合版文件,台湾劳健保和大陆五险一金与两岸劳基法、合同法的保障抽取精华混合成一个新版本,两份一起交给杨永泰。

然后又说:「这是敝人多年心得,可以帮助政府建立社会福利国家,消灭共产思想的温床,据说委员长对德国近来的国家社会主义改革颇为倾心,这是比德国更加先进的制度,就让杨先生转呈政府,无论是以杨先生名义,还是我一名小商人名义转呈,我都祝福政府改革早日成功,安内攘外胜利,让我们商人能安安心心做生意,老百姓早享太平。」

杨永泰听到这最后一段话,心里的忐忑嘎然停止:「这家伙还是想经商啊!那好吧!最多建议蒋公请他当顾问,有问题多请教,在山东或其他地方多给予他投资方便,这也就行了吧!」

王绍屏不知道杨永泰内心的天人交战,最后因为他表露无意从政的心态,让杨永泰心中的天使战胜魔鬼,也让他自己免除了一场捲入政治斗争的危机。

  • 名称:密爱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1: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